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6/13609453.html"}})();尊宝娱乐 >豪门浪荡史(未删节1…696章)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 250 部分阅读

第 250 部分阅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干死你这只母狗,淫荡的小**,让你哭着求饶。”

    “呃…恩…插死我吧,尽情地操我吧,我就是母狗,让我疯狂吧,恩…啊……”

    她拼命地扭动身体,脑袋也在摇动中。

    照着这个姿势干了一会儿,齐欢把她拉过来,让她双腿夹着齐欢的腰,玉脚顶着齐欢的屁股,向下压着齐欢干她,采取主动,又**了不少回合。

    那副淫荡相,齐欢想玩玩她,于是停止继续**了:“我累了,今天就玩到这吧,要想继续,说好话才行”“哥哥,不要停,我从来没这么爽过,第一次知道**这么舒服,求求你,干死我吧,我下面火辣辣的,好象有成百只虫子在爬一样,需要这样强壮的棒子来捅一捅,好痒啊,继续好吗?求求你,我什么都听你的,尽情地干我吧……”

    淫荡张晶晶哀求的叫着。齐欢用九浅一深的方式又搞了她一阵,搞得她**更加旺盛。又求齐欢说:“速度快点,使点劲,不要玩弄我了,让我**吧,求求你,好哥哥~~~。”

    “好,不过你什么都要依着我,这样我才让你舒服。”

    “可以的,什么都依你,我是你的奴隶,你想干什么都行,快干我吧,我欲火焚身了。”

    、齐欢加快**速度,操了大约两百多下,**狂喷,乳汁也兴奋地溢了出来,她用手使劲挤捏着**,奶水像喷泉那样溅到半空,又落到齐欢的背上,散射的到处都是,母狗呻吟地喊道:“我要**了,再快些,尽情地射吧,现在不是危险期,射在里面,让我感受一回男人吧……”

    一团温热的白色液体爆发了出来,**里填得满满的精液混合着**直往外流,顺着**小溪般的流出来,齐欢趴在张晶晶的身上喘息着,胸贴胸,脸贴脸的挨在了一起,汗水混合着,房间充满汗水,精液,**的混合气味。齐欢和张晶晶交合的很快乐。她渐渐清醒了,用香舌舔着齐欢的嘴。

    “你真厉害,我刚才真的好舒服啊,以后要多多指教啊。”

    还是那种可爱又淫荡的表情。齐欢笑着说:“还有很多姿势没试过呢,每个都爽得你要死,想不想试试?”

    “当然要,不过不是现在,我已经太累了,我知道你还有很多力气,暂时先饶了我吧,好不好嘛?”

    齐欢和她相视一笑,然后默默无语地舔着她身上的汗水。

    洗过澡以后的张晶晶,身上穿着吊带的紫红色背心,也没带奶罩,下身穿着灰白色的短牛仔裤,光着两只白嫩结实的大腿,看得齐欢心里直痒痒,恨不得现在就上床干她。进了屋里他们彻底放松了,整个晚上依偎在一起,互相打情骂俏,就好象他们是夫妻那样。

    后来他们一起去浴室洗了澡。浴室里,他们脱得一干二净,张晶晶**裸的身体让无数男人为之动情,成熟丰满的身材格外显得女人味十足,坚挺浑圆的**摸起来软软的富有弹性,齐欢揉搓着她的两只大**,依然会流出令齐欢口水欲滴的奶汁,齐欢抓着**吮吸着微甜的鲜乳,这场景足以令许多男人羡慕。

    齐欢一边给她淋浴一边抓捏着她高翘漂亮的屁股,手感好极了,搓着她的屁眼儿。张晶晶温热的身体不时的微微颤动一下。

    她坐在浴缸的边沿,齐欢跪在她脚下,把脸凑到她黑黑的阴毛下面,她扶着齐欢的头,齐欢温柔地舔着她的阴部,不知不觉地**又泛滥出来,小淫妇这么快就有感觉了,莫不是想让齐欢现在就操她。齐欢站起身,**也高高的站立起来,张晶晶饥渴地瞪着齐欢的老二,齐欢猛地抓起她两只大**夹起了齐欢的**。“帮我乳交吧,张晶晶。”

    她就这样托着**房边揉搓边挤压着玩弄齐欢的**。“舒服吗”“太舒服了,张晶晶的**房我好喜欢啊!”

    **完全包住了**,齐欢攥着**开始使劲地**起来,张晶晶低下头舔着齐欢的**,一番抽送后,**里喷出一股白色黏液全部溅到她的脸上、粉嫩的脖子上、还有**上。

    张晶晶用手全部抹下放进嘴里吞了。开始洗澡了,张晶晶用**擦上香皂给齐欢洗擦身体,齐欢的身体麻麻的,软软的,真是舒服死了,她用阴毛蹭齐欢的身体和腿,令齐欢飘飘欲仙了。真是想不到:平时秀雅大方的张晶晶动起情来还真是条母狗,心中暗喜。

    洗完澡后,齐欢抱着**的张晶晶上了她的卧床,齐欢平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她趴在齐欢的身上,大**贴着齐欢的胸,就这样他们开始狂吻起来,齐欢吸着她伸出来的娇舌,嘴对嘴,舌缠舌,两只舌头好象是两条蛇交缠在一起。不一会儿,她站起来忽然在齐欢脸上蹲下来了,这个姿势好淫荡啊,女人用大便的姿势蹲在男人的脸上,齐欢越来越觉得兴奋了,这骚娘们儿在想什么,竟然主动用这个姿势,难道想在齐欢脸上撒尿不成?齐欢暗想着……

    “帮我舔舔这里可以吗?我从没试过这个感觉,你愿意帮我实现吗?我对你现在已经毫不保留了,你可以尽情的玩弄我,我喜欢上你了”张晶晶有点羞涩地说。

    齐欢抱着她的美臀把**凑近齐欢的嘴上,轻轻地舔弄着,她很快就兴奋地淫叫起来,齐欢吸着**,轻轻舔着阴蒂,温柔地咬着**,用手拨弄着她的阴毛,总之用最能挑逗的方法玩弄着她的下体,她拼命用**蹭着齐欢的嘴唇,**偶尔埋没了齐欢的鼻尖,**流进了齐欢的嘴里,顺着脸上流下来。动作越来越激烈,张晶晶起身掉转身体直接把大屁股坐到齐欢的脸上,**对齐欢的嘴,压得齐欢喘不过起来,“呜…不要啊张晶晶,你想憋死我吗?偶尔要让我喘口气啊,你的大屁股坐在我的鼻子上,让我好难过啊。”

    齐欢奋力地说。

    “乖弟弟,你忍受一下好吗?我好舒服,啊…恩…我喜欢这样,让我有快感,满足我吧…”

    她边说话边发出呻吟般的哼声,菊花洞摩擦着齐欢的鼻尖,她用手开始搓弄**,**顺着**淌得齐欢满脸都是,齐欢张着嘴喝了不少,张晶晶的**当然由弟弟品尝,不能浪费啊。

    她终于舒服得差不多了便伏下身开始玩弄齐欢的老二,纤纤嫩手套弄着**,含在嘴里来回伸来进去,很快齐欢的**又恢复往日的雄风。让她舒服了这么久,现在终于可以操她了,她借着**的**慢慢地坐上齐欢的**,滑溜溜的,一下子就吞没了齐欢的**,齐欢伸出手开始搓起两只木瓜般的**,不时地掐一下早已挺起来的**,张晶晶有如电击般的快感。

    她开始缓缓地抽送齐欢的**,渐渐地变为身体直上直下坐向**,他们都很快兴奋了起来,她半蹲在床上两脚在齐欢身体的两侧,**插在**中,继续快速的送进送出,“恩…好舒服…啊…”

    她又开始**了。

    就这样**了一会儿后,齐欢要交换主动权,让她跪趴在床上,后背对着齐欢,齐欢用狗交式的姿势搞起她来,这是齐欢最喜欢的姿势,看到女人如母狗般双手扶在床上,挺起屁股,屁眼儿与**一览无余地暴露在齐欢眼前,齐欢爽极了,毫不犹豫地把**插了进去,按着她肥肥的屁股,身体一前一后的那样挺进挺出,大**快速直捣**狂喷的骚逼,张晶晶的淫叫声混和着汗水弥漫在空气中。

    齐欢把她的双手反缚在背后,一只手按着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按着她的头,把她按在床上,用身体压在她香汗淋漓的背上,由狗交姿势变为强奸姿势,使她完全听齐欢的摆布。

    这个姿势连续**了几百下,在她**时齐欢把精液射进了她的身体里,他们二人均软弱无力,她平趴在床上喘息着,齐欢则趴在她的身上,老二虽然软化了但还插在**中,精液从茎与洞的缝隙中流出来。齐欢舔着她的耳朵和玉颈。

    在这疲惫的状态下齐欢搂着她一起睡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张晶晶问齐欢:“我上午有半天工作,你在家里等我好吗?好好睡一觉,恢复一下精神,冰箱里有早餐,饿了就先吃些,我中午回家后再来照顾你,好吗?”

    齐欢睡眼惺忪地说:“这么早就去上班,把我甩在这里,好的,我等你中午回来?”

    齐欢起床以后在张晶晶家里悠闲地地待了一上午,大约十二点半的时候,齐欢听见高根鞋悦耳的踩踏声,接着门锁便被打开了。“我回来了,你在哪?快出来接我,想我了吧。”

    张晶晶欢快的声音传了进来。齐欢躲在门后偷偷看着她,穿上职业装的张晶晶总是令齐欢感到高雅和庄严,典型的成熟职业女性,怎么也想不到**的她竟然是如此的淫荡,虚伪的外衣下才是她真正的自己。齐欢从门后突然跳了出来,从背后抱起吃了一惊的张晶晶,齐欢胸贴着她的背,手隔着衣服抓起了丰满的**房开始揉搓。

    “你好坏啊,突然来抱我,这么心急,等我换了衣服洗了澡再说,外面天气太闷热,出了一身汗,让我休息会儿。”

    张晶晶请求地说道。

    这时齐欢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发现她今天格外漂亮,上身穿着白色的女性衬衫,也许是天热的缘故,或许是胸部大的关系,领口开得挺低,浑圆高翘的**顶着薄薄的衬衫,下身穿着短短的浅蓝色的裙裤,一双修长的美腿套着黑色的浅网纹高筒袜,鞋子已经脱在门外,是黑色的高跟鞋。

    她光着脚进了屋,齐欢顺势跟了进去,把门带上。张晶晶坐在床边流着汗准备脱衣服,她把一只腿搭在另一只腿的膝盖上,脚高高的翘着。齐欢走过去蹲了下来捧起她的美足:“张晶晶,你今天真漂亮,没想到你的小脚也是这么秀美,让我舔一下吧。”

    不等她回答齐欢抓起她抬着的脚贴向齐欢的脸上,深深地用鼻子吸了一下,好香啊,一股女人特有的足香加上刚脱下高根鞋的味道。隔着丝袜齐欢开始舔她的脚心,咬一下脚趾头,加上丝袜的光滑舔起来很有感觉。张晶晶笑出声来:“好痒啊,不要这样舔,而且我没有洗脚呢,很臭很脏的。”

    “不要紧,张晶晶不是说过什么都要依着我吗,我喜欢这样,等会儿还有更刺激的呢,今天让弟弟好好服侍你吧,你留宿我一夜现在报答你,保证让你爽歪了。”

    说罢齐欢开始脱她的丝袜,边脱着边用嘴从上到下地舔大腿,丝袜已经褪到脚踝处,齐欢双手各按着一只肉感光滑的大腿,开始轻轻地抚摩起来,不时地捏几下,齐欢伸长舌头舔着她的大腿内侧,口水流了她满腿上都是,大腿内侧是女性敏感部位之一,加上齐欢的技术令她很快舒服起来,她也忘记正在流着汗,低下头动情地望着齐欢,用手爱抚着齐欢的头,就像妈妈照顾孩子般的体贴温柔,女性都会激发出母爱的,尤其是对比自己年纪小的人。慢慢的齐欢开始舔她的小腿肚子,白嫩的小腿上丝毫没有赘肉般的肌肉块(,滑溜溜的捏起来富有弹性。

    第652章

    齐欢索性把丝袜整个从她脚上脱去,那只粉嫩柔软的小脚丫暴露了出来,是那样的美丽,纤纤玉足上染着粉色的趾甲盖,弯弯的足弓上翘的脚趾头,齐欢把嘴唇贴了上去,吮吸着脚趾头,闷在鞋子里的那股味道还依存一些,加上出过汗有股酸酸的香味,舔过女人足的男人都会有这种微妙的感觉,女人的脚也是敏感部位之一,有大男子主义的人不会享受到这种福气的,何况女人其实也希望男人能够舔自己的脚,这里是女人的最后一道防线。齐欢如今攻破了这道防线,舔着她的脚心,把美足含在嘴里来回抽送着,那双脚已经沾满了齐欢的唾液,湿漉漉地往下滴水。玩弄了一会儿美脚齐欢开始往上面进攻了。

    “张晶晶,看你热得浑身都是汗水,把衣服脱掉吧,准备洗澡了。”

    齐欢说道。“好的,洗了澡才干净嘛,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洗?”

    “我给你洗澡吧,你会舒服一点的,说好了,我今天会侍侯你的。”

    “呵呵,真是乖孩子”张晶晶开心的笑了。齐欢边欣赏着她脱衣服的模样,边想着下一步计划。很快的她解除了正装,摘下了粉色的蕾丝胸罩,脱下了同样是粉色的性感三角内裤。**房从罩罩里弹了出来,黑色阴毛呈现在齐欢眼里,这就是虚伪外衣下的淫荡身躯,不愧是妖艳的性感女郎,酮体芳香,身材是典型的骚女模样。

    她抖了抖长长的秀发,刚要起身去洗澡,齐欢一把按住了她,把脸埋进了她的乳沟中,乳沟里和**还淌着汗水。张晶晶先是一惊,说:“怎么又开始了,不是让我去洗澡吗?”

    “没错啊,我帮你洗澡,只不过是用嘴洗,用舌头帮你洗,愿意吗?”

    说完话齐欢便搓着她汗水露露的大**,舌头把上面的汗水都舔净了,手抓着两只**把脸夹在中间不停的挤压着,用鼻尖蹭着深深的乳沟,沉甸甸的大**好象又充满了奶水。

    “张晶晶,今天又这么多奶水了吗?我喝一些,帮你减轻点儿分量吧。”

    齐欢坏坏的说道,接着就像前几次那样吮吸着母乳。

    “讨厌啊,人家的奶水都快被你吸干了,你干脆当我的儿子吧,这么喜欢喝妈妈的奶水。”

    张晶晶娇嗔地说着,把齐欢搂在她的怀中,齐欢的脑袋枕着她柔软结实的大腿,嘴里吸着坚挺的**,一只手攥握着大于手掌的**。这场景真像是母亲给婴儿喂奶。

    “好啊,妈妈,我不叫你张晶晶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奶妈了,我天天来这里补充营养,我知道你的那里每天都会冲涨着许多奶汁,一天不挤出来就会往外溢。”

    “谁叫我**发育得这么良好,都这个年龄了还会生产乳汁。奶妈这个称呼不怎么好,不过我又多了个听话的儿子,正好我缺少个像你这样会服侍妈妈的儿子。”

    就这样27岁的熟妇竟然有个22岁的干儿子,由张晶晶的称呼变为妈妈。

    喝完了奶水,齐欢开始舔遍她的全身,本来差不多汗水快干了的身体经过齐欢舌头挑逗又开始发汗了,加上屋子里还没来得及开空调,室内温度挺高的。齐欢舔她柔软有弹性的肚子,用嘴盖住肚脐,舌尖舔着肚脐眼儿。

    舔她流着汗水的腋下,她肯定经常刮腋毛,可以看出上面有剃刮过的痕迹齐欢舔得她发痒的叫出声来,如果能不刮在好不过了。

    正面舔得差不多了,齐欢要求她跪趴在床上,双手与膝盖压着床的姿势,把屁股扭向齐欢。好人做到底,全身上下这里还没有被舔过,齐欢就破例照顾一下肛门吧。齐欢扶着她两片屁股,把脸朝向屁眼儿那里伸去,在鼻子接近菊花洞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臭味。

    “啊,不要,那里好脏的,我洗过澡后再说吧。”

    她有些慌张起来。“今早大便过了吗?里面有股味道。”

    “恩…是的,所以还是不要舔它,等齐欢洗完澡让你随便舔好吗?她羞涩的满脸通红。

    齐欢不容分说,把嘴挨了上去,的确有些臭啊,记得当时齐欢有点儿后悔了,既然嘴唇已经挨上了,而且她也没有做出反抗,齐欢就继续着这些程序,舌尖轻轻点她的菊花洞,每碰一下,她都有麻麻的感觉,身体不时地跟着颤抖一下。

    温柔的舔了一会儿,齐欢用手把两片屁股向外分开,夹住齐欢的脸颊,嘴堵在屁眼儿口上,一阵狂舔,就好象野兽那样狠舔起来,张晶晶她身子激烈的颤动,不知不觉地屁股跟着扭动,她摇动嫩腰,用屁股摩擦齐欢的鼻子和嘴,齐欢偶尔用嘴巴往肛门上使劲压几下。

    虽然齐欢看不到她的脸,但是齐欢想现在她正紧抓着床单,闭着双眼,咬着嘴唇,面色通红的边忍耐边享受的模样,齐欢朝肛口上多吐了一些口水,按揉着她的屁股,用食指轻轻插入鲜嫩的菊花洞,刚进去第一个关节,她就失声叫到:“啊…不是吧……那里不可以的,我会痛的,请不要伤害张晶晶了,我让你玩前面好吗?”

    “我只是用手指进入了一点你就这么害怕,又不是要插你那里,保证不会让你疼的,你说过要答应我任何要求的,不要反悔啊,我的好张晶晶…不,应该是我的好奶妈。”

    齐欢撒娇般的说着。

    “是妈妈才对,奶妈太难听了”“这么说你同意了?”

    齐欢继续缓慢地插入食指的。妈妈她低着头强忍着肛门被撑开,嘴里发出哼哼声。齐欢把指头从她的肛门里伸出来放入口中吸了一下,抹上些唾液继续慢慢地插进去,渐渐的,肛门有些松弛了,里面喷出温热的气体,齐欢扒开菊花洞往里面啐了口唾沫。

    这一下奶妈身子像电击一样抖了一下。齐欢看到时机差不多了,开始用右手中指深深地插入里面,往里面捅了几下,趁着唾液的湿润把中指在里面**起来,由慢渐快的速度进进出出,肛门也由紧闭的模样变为张着小口,好象等待齐欢更大的插入。

    “妈妈你是第一次被人用手指头捅屁眼儿吧?感觉如何?”

    “呜…呜…从来没有过…一点也不好受…求求你…饶了我吧……”

    有点失落的语气。

    “现在肯定不舒服,因为这是第一次嘛,你第一次**的时候不是也很痛吗?我把你后面打通,以后你会觉得那里比前面更爽的。”

    “会吗?后面很紧的,很容易就受伤了,你如果把我弄伤了大便的时候会痛的。”

    “相信我,不久你就会感激我了,别忘了我是个会服侍你的好儿子啊。”

    菊花洞现在已经微微张开了,齐欢这次塞入两根手指,又往里面吐了口唾沫,加快**的速度,齐欢站起身来,左手按着她的小细腰,右手的两根手指大力**里面,很快屁眼就老实了,乖乖地投降了,洞口大张起来,改为三根手指都没问题了。

    齐欢很快脱了内衣爬到她背上,她依旧是狗交的跪姿,这种姿势最适合这只母狗了。齐欢用老二摩搓着她的屁股和大腿,很快**就坚硬起来,当硬度到了可以插入肛门的时候,齐欢挺起**,往**上抹了些口水,又在她的屁眼儿上抹了一些。然后手握着大**对准张着大口的菊花洞一下子插到了底。

    “啊…救命啊……疼…疼啊…救命啊,受不了了,饶了我吧……”

    疼得她一连串地叫了起来,然后便俯下身去,变为胳膊肘支着床,脸贴在床上,由于这个姿势,屁股更加地抬高了起来,**依旧在肛门里插着一动不动,为的是撑开**。

    齐欢也俯在她的后背,手伸向垂着的两只**,为了使她减少疼痛齐欢开始双手搓捏**和**,按揉着软绵绵的大**,**那里开始缓缓地插送着,移动的距离不要太远,要不然她会疼的,就这样先在屁眼儿轻微地**。

    忽然,妈妈她把齐欢的一只手从**上拉向她的下体,这个动作说明屁股那已经不像刚插入那时的疼痛了,需要给她一下感觉,齐欢左手不停的捏揉着**,右手搓起了**,没多久那里就**潺潺了,阴部那有了感觉,肛门自然就少了一半的痛楚。

    齐欢终于可以来回**了,肛门张开的大口已经定了型,**在里面自由的出入。她的呻吟声也渐渐变成**声。齐欢使劲往屁眼儿里操了,每插一下她的**都会流出很多液体,齐欢用手指插进她的**,**操着肛门。 “二洞齐插的感觉怎么样,屁眼儿还痛吗?现在是不是很爽?”

    “呃…恩……开始舒服了,继续……让我**吧……”

    她**着说。齐欢加快速度操她的屁眼儿,也管不了她疼不疼了,过了这次她自然会觉得以后少不了肛交。

    她下面的水已经快汇成小溪了,在齐欢手指的玩弄下已经**四溅了。后面也差不多了,在**了百下之后,齐欢把浓浓的精液一齐灌进了她的肛门里,齐欢疲惫得躺在她的旁边,她仍旧趴在床上,闭着眼睛享受着那一刻的激情,屁股高高翘着,肛门口也大张着没有收缩,白色的液体从屁眼儿里流到床上,真不知道女人洞里灌满精液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应该热热的,烫烫的,很有填满充实的感觉吧。

    “舒服吗?”

    齐欢喘着气问道。“舒服死齐欢了,坏孩子,竟然把妈妈搞成这样……看我怎么惩罚你。”

    张晶晶也气喘嘘嘘,还是那种淫荡可爱的声音,这声音令男人都会着迷。

    “你都累成这样还怎么惩罚我啊。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我开后门了吧?”

    “真是的,屁股那里也能像这般玩弄,真没想到,我太喜欢你了,你让我得到很多乐趣,早认识你该多好啊!”

    妈妈激动地说。

    这天齐欢下班,正好碰到了司美春,司美春邀请齐欢到家里去,齐欢正好没事,就答应了下来,一进房後,齐欢立即把司美春拉往怀 ,火辣的嘴唇贴在香唇上,同时用手将她的旗掀了上来,顺手就要剥她的三角裤。司美春娇羞的,急忙身小往後一缩,粉脸微红的喘着:“你这样急做什麽﹖”齐欢吊儿郎当地笑着说:“你不是要报答我吗﹖我最喜欢女人丰满的臀部。”

    司美春逗他个媚眼,可是齐欢还是把她搂过来。

    两片火热的嘴唇紧合上,那条小得盖不住丰臀的三角裤,就在司美春的半推半就下,被拉到了大腿上。齐欢灵活的两手,各按在光滑白嫩的臀肉上,猛揪狂捏,恣意抚摸着。

    此时的司美春鼻息咻咻的,娇羞的扭动着腰肢,紧紧反抱着他。 突然,“拍!”

    一声肉击脆响。“哎呀!你好狠!”

    齐欢的手猛拍司美春雪白的屁股一下,痛得她狂叫一声,挣脱齐欢的怀抱。

    她鼓起粉颊,嘟起樱桃小嘴,瞪着他说着:“你怎麽啦,打得人家屁股好痛喔!”

    齐欢开心的道“小宝贝!快将衣服脱了,上床。”

    说着,齐欢开了橱门,自管自取了衣架,把衣服挂好,然後一下把身子脱的精光,先跳上床。

    一瞬间的速度,连司美春都没看清楚。她转身将房门锁上,熄了大灯,只留了盏红色的小灯泡。司美春走回睡房後,给齐欢个媚眼,便自动脱掉了旗袍,解下乳罩,丝袜,三角裤,全身一丝不挂地走到床边。

    齐欢两手上弯,枕在头下,一双大眼睛死盯着那美艳的**,忍不住的吹了口哨,乖乖隆得冬,司美春的苗条身材,真是天生性感的尤物。

    第653章

    一张成熟艳丽的脸蛋,在乌黑的秀发半遮半掩下,妩媚动人。白里透红的肌肤,骨肉均匀,两只又坚又挺的**,圆鼓鼓的,像两个雪白白的小馒头,虽不太大,仅一把抓,但是顶上两粒鲜红的**,是如此诱人。

    光滑细腻的小腹,凹凸玲珑的曲线,浑圆修长的**,延到大腿的根部。稍凸的**,乌黑一片,细柔的阴毛,在明亮的光线下,亮而微透着光泽,可惜大腿紧合着,无法见到迷人的桃源洞口。

    司美春看到他那付色眯眯的眼神,羞得粉面通红,微翘着小嘴,娇声滴滴着:“哼!看你这副色相,可真像动情的公狗般。”

    她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连忙右手伸下按在大腿根部的三角地带。

    一阵妩媚性感的少女羞态,齐欢看得淫心大动,丹田有股热气,直流小腹,那小二哥儿便不安分的翘起,慢慢的塾血硬涨了。他仰在床上,两手从头部下抽出,弯曲胳臂,愤起大臂肌,笑着说:“小宝贝!来欣赏一下男性美,我是样样好,我这样标准的男性身材,你是很少见到的。”

    齐欢的自吹自擂,司美春听了,娇笑的看着他。

    他有一付健壮的身材,结实的肌肉,虎背熊腰,的确很富男性的魅力。当她往下打量时,不禁涨红着脸蛋,整个人都发了呆似地直盯着。

    只见齐欢结实的小腹上,从肚子上部,延伸到大腿的根部,皆长满茸茸粗黑的阴毛,在乌黑的丛林中,有根粗大的**竖立着,高翘硬涨的雄威,慑慑逼人,直瞧得她心鹿乱跳,目瞪口呆。

    他看到她的神情,不禁大笅起来,出其不意,伸手一把将她拉到床上,翻身便压在洁白滑嫩的玉体上。随着他那肥厚的嘴唇,就如雨点般直落在她的粉颊和樱桃小嘴上,直把司美春吻的上气接不着下气。

    一双大手也不老实,各握着**按按捏捏,逗得那两粒红葡萄硬的像龙眼核。

    司美春被这种狂野的刺激,挑逗得浑身酸痒。那个久未受开垦的桃源洞,已不安的需求着,**已泊泊地自玉户口流出。

    齐欢此时,面对着美艳的**,真是忙得不亦乐乎。他低下头在她的粉颈,酥胸,每一个凹凸的地方,贪焚的吻着,两手狂摸乱揉**一阵後,分出右手滑下,把她浑圆的大腿分开。

    手指伸入她的腿根处,在已涨大湿润的**上搓揉着。一阵的直攻着塞地,弄得司美春脸儿发烫,气喘急促,娇躯发软,两腿舞力,骚水直流。

    她是被齐欢的拥吻,挑逗,爱抚之下,使得欲潮高涨,血脉亢奋,舒服的反手紧抱着他颈子,沉溺的如痴如醉之际。“宝贝!准备好,**要插穴了。”

    齐欢对於爱的事,可真经验丰富,丝毫看不清他有陶醉,迷恋的神情,反而相当理智的,望着她已春心荡漾的媚态。

    司美春“嗯”了一声,斜睨的揪着他,两腿立刻张的大开。她准备妥当後,齐欢笑笑地扶着大**,把涨得紫红的大**,对准润淜的穴口,先轻轻的摇荡着。“宝贝,我可要插进去喔﹖”“唔……你到底怎麽啦﹖要插就插,别问齐欢嘛!”

    司美春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她未曾和齐欢**过,不知他的能耐,只觉得他的**轻塞入**中,便觉得微微的穴口发涨,但因为想“答谢”他,本想要速战速决,早点哄射精,早点结束。“那我可要狠狠的插,不管你喔﹖”“好嘛,快点插,别再问了。”

    齐欢听到司美春的催促,便淫笑着,心中暗想:“好小姐,先让你来个下马威﹖待儿,你就知道。”

    他拿定主意後,两手便紧抱着她,腰干用力,屁股往下一挺,“滋!”

    的一声,大**藉着**的滑润,连根没入,直顶花心,接着就开始猛插。

    此时的司美春,才知道齐欢所说的样样好。粗大的**塞入玉户,涨得**似两片肉包般的裂开,痛得司美春是苦不堪言,要推开齐欢,却被他抱得喘不过气。

    下体受到他连续的撞击,** 被大**插的涨得火辣辣,这种粗暴的动作,是她从未尝过的滋味,比她开苞时还要痛一阵狂插,弄得司美春张着嘴,口中直叫着:“哎唷……哎唷……你…唔…你好狠…啊…啊…轻点…唔…你的本钱…太大…唔…痛…”

    齐欢越听她的哀叫,便插抽得更起劲。

    他似乎知道如何对付司美春这种女人,他的屁股不但不停,挺动的更用力。

    司美春此时又叫又打的,口中叫道:“哎唷…你…你轻点…啊…**会裂开…哎呀…不能再插了…好痛…唔…痛死了…”

    齐欢真是干穴高手,而且冷静够狠。

    他不顾她楚楚可怜,娇弱无力的呻吟,一手在玉户顶上那粒小肉球逗弄着,屁股挺送大**的速度,亦如柴般的紧烈着。双管齐下,对准同样的目标,逗得司美春实在妨不住。“哎呀…啊…我欢会没命…唔…啊…停…停…嗯…”

    这样的动作过了十分钟後。司美春觉得小嫩穴,渐渐的舒服起来。阴核再被挑逗下,她的身体就兴奋地抽搐一下,颤抖的滋味是那麽刺激,舒畅,而且大**在**狠命的抽送,尤其美爽。

    由於**被大**塞得紧紧的,每次****一下,大**头部的肉沟就刮着**壁,阵阵骚痒,穴内的花心儿也被撞顶得酥麻。司美春感到齐欢粗暴的动作,已不再是痛苦的折磨。

    相反的,却带给她一种迷人的风暴,而她也愿意陷落於此风暴中。只见她眼睛眯成一线,两手缠住齐欢的腰部,口中发出迷人的声音来。“唔…哼…嗯…嗯…”

    齐欢知道她不会再喊痛了,便不顾一切的屁股大起大落,来阵猛攻。

    他每次抽送都将**尽根,整根没入後,**顶紧花心麽旋了两下才再抽出来,弄得司美春欲生不能,欲殆不能,呻吟不已。“唔…啊……哼…你太会玩了…哼…我…我很舒服…嗯…啊…我会死…我…啊…”

    司美春的良叫声越大声,虽然口中叫得要死要活,可是,两手却紧紧的搂住他,好像怕他溜走似的。

    齐欢见她浪荡得可爱,**是拼命的抽送,如猛虎下山的勇猛,又狠次次尽根,狂顶花心,干得她浑身的骨子都浪荡着。司美春被干的到**的地步,两腿勾在他的屁股上,肥臀猛抛急扭地配合他的抽送着韵律的迎合着。口中哼哼唧唧的哼出极为诱人的浪声。“啊…哥…我要死给你了…哼…嗯…插死小妹了…啊…哎呀…我受不了…唔…哼…”

    齐欢感到她已进入情况了,下面的**更加狂暴在插着、顶着、磨着。“滋!滋!滋!”

    一阵的狠干,干得司美春的玉体如烈火在焚烧,浑身颤抖,香汗淋漓,喘气短促,她紧抱着齐欢扭、缠…舒服得魂飞九宵。

    “好哥…哥…齐欢的大**丈夫…啊…唔…可让你…你…玩死了…喔…干得小妹…舒服…唔…”

    司美春叫得那麽淫荡,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使她已像疯狂般的,摇摆她那肥美雪白的丰臀,死偭的迎合着**。

    一头秀发散得乱七八糟,媚眼半闭,两条粉臂紧紧缠在齐欢的腰际,银牙紧咬在他的肩头,来发泄她小**内的刺激和快感。“哎…大**哥哥…唔…痛快死了…哟…心肝亲亲…你…喔…你…干得我舒服…喔…唔…”

    齐欢微笑着,大**干得司美春欲飘上天,骚水直冒,花心剧烈的张合着,娇声不停的叫着:“唔…哎唷…我的大**…心肝…好美哟…唔…喔…爽死了…啊…插死**了…唔…

    用力顶花心管管我要…泄…”

    齐欢一听她要丢身,快捧起她的**,狠劲的大插大干。“哎…哎…哥…我不行了…啊…啊…亲哥…大**…啊…我要死了…喔…我我…哎哟…啊…我丢了…丢了…”

    这一阵急猛的**,直插得司美春死去活来,全身不住的抽搐痉挛,樱桃小嘴轻启直喘气。

    从未有过的极度**快感,使得她整个身子轻酥酥,就像飘浮在云端,到了浑然忘齐欢的境界。经过这阵疯狂的缠绵,司美春那娇柔的玉体,那堪如此此的摧残,只见她精疲力尽,四肢无力的昏迷过去。

    齐欢看着她这种样子,怜花惜玉之心不由而升。於是他忙将**整根抽出。

    一股股的**随着就涌出迷人的小洞。齐欢低头一看,那股乳白色的**涌出穴口後,便顺着屁股沟潺潺的流下。

    他忙伸手从床头,抓起一把卫生纸。忙了半天,他才翻下身子,躺在司美春的身旁,那根高翘的大**依然硬涨着。昨夜热爱的缠绵之後,两人沉睡到第二天的中午。

    这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和熙的阳光从窗户透入,室内一片明亮。当司美春托着疲惫的娇躯,披上薄如丝的睡袍,进入浴室冲洗时,阵阵“哗啦!”

    的水声,传到卧室内。

    也把睡得正熟的齐欢吵醒了,他转个身,仰卧在床上,用手揉揉着朦朦的眼睛习惯性的近床前第件事,在软床上点根烟,吞云吐雾着。

    不久,浴室的门被推开,司美春从 面走出。好一个美女出浴,只见她全身用条大浴巾 着玉体,酥胸半露,柔软的浴巾更显出她凹凸玲珑的曲线,两条白晢条长的**裸露着,在大腿的细皮嫩肉上还有几滴小水滴,在闪着,是如此光洁滑白。

    齐欢瞧得不禁淫笑地说道:“哇塞!宝贝来,让哥哥好好的欣赏一下。”

    “嗯!人家才不要,你去洗个澡,我去准备早餐。”

    司美春抛个媚眼给他,便扭着粉臀,腰肢款摆地走进厨房。

    望着那美好诱人的背影,齐欢看得一阵肉紧,精神振奋的跳下床,本想再搂着她,再给她一场娇声初啼,但想得时间尚很充足,不急一时。

    齐欢便带着愉快的心情,进入浴室内。很快地淋浴一番,洗过澡後,实在令人精神松懈下来,昨夜的劳累全部在此刻得到完全的恢复。

    他穿上一件最新流行的,充满男性内在美的内裤,故意展现出他一身健壮的舱擜和结实发达的肌肉,真有说不出的粗犷魅力。

    踏进餐厅时,司美春已在座位上等着他,桌上摆满牛奶、煎蛋、火腿、吐司、和一杯果汁及一杯人参液,可真营养、补身。

    齐欢站在房门口,摆出健美的姿势,唤着司美春道:“嗳!宝贝,你看!我的体格不错吧﹖”司美春随着话声,转头娇笑的打量着齐欢。

    他那张俊俏的脸孔,全身壮硕如虎,实俴她欣赏不已,再往下看,胯间被内裤梆紧的鼓凸凸一大包,想起昨夜那种要偭的滋味……司美春不敢再继续想,粉脸通红的,鼓起红颊,娇嗔的说道:“死鬼!牛奶都快凉了,还不过来吃。”

    齐欢如同被浇了一头冷水,自讨没趣地走到餐桌旁,拉开她身旁的椅子,无精打睬的坐下。

    第654章

    他看了看桌上的早餐,似不满意的垂着头喃喃自语:“牛奶﹖我最不喜欢喝牛奶。”

    司美春以为他不习惯喝牛奶,便不解的问道:“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喝牛奶,那麽你早餐吃些什麽﹖”“我早餐大部份都吃……吃奶!”

    齐欢一脸色眯眯的说着,右手往她坚挺的**一把握住。

    司美春冷不防齐欢来这一手,忙躲开身子,忿叫出声:“色鬼!你再不安份的吃早餐,我就不理你。”

    “好!好!我安份的吃,绝不胡来。”

    於是齐欢就乖乖的吃着,他不但吃得快,而且吃得多。才一会儿的功夫,桌上的东西都被他狼吞虎咽的塞进肚子内。

    看见那一付手忙嘴嚼的模样,心中甜丝丝的司美春,有难以形容的愉悦。有道是:“爱就是把菜吃光光。”

    等到齐欢吃饱了撑着肚子,司美春高兴地将那杯热腾腾的人参茶,端到他的面前,温驯的服侍着他。然後又飞身的进入卧室,等她出来时,浴巾已换上粉红色的绒睡袍,手中拿着打火机和香烟。

    齐欢见她那麽的体贴,善解人意,不禁脱口叫好。“宝贝!你可乖啊!”

    司美春斜睨他一眼,喜上眉梢地,将点着火的香烟,温柔的递到他的口中。

    心中大乐,齐欢便一把顺势将她搂到怀,抱起柔软的玉体,司美春的大美臀就坐在他的大腿上。司美春娇媚的两条粉臂缠抱着他的颈子,一双水汪汪的美目揪着齐欢的俊脸。软玉温发抱满怀,齐欢的右手不老实地,在她**上搜索着,而且伸入她的睡袍内。

    司美春的睡袍内没带乳罩,两只坚挺,滑嫩的**,就被齐欢一手握着,揉着,两粒已发硬的小巧**,更是受到捏揉着。

    少女的**对於性的挑逗,非常的敏感,这麽的握揉、捏弄,直逗得司美春浑身酥痒不已。她春心荡漾的享受着,身不由已地将头偎在齐欢的肩头,满脸通红,媚眼紧皱成一线,小嘴轻启着,唔出发情的声音。“嗯…哼…唔…唔…嗯…”

    “宝贝!怎麽了﹖是不是动情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