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8/13609489.html"}})();尊宝娱乐 >水牛村女人们的呻吟声穿透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节

第1节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水牛村地处于西南的一座大深山里,地势低洼,四面环山,可谓是山清水秀,气候宜人,四季如春。此地虽美,但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村民们则是浑然不觉,甚至还会抱怨自己为什么会生在这个犄角水牛的鬼山村里?

    因为这里村落偏远,交通不便,所以能走出水牛村的村民并不多。

    一直来,这里的村民们都过着女耕男猎的生活。基本上,生活还是无忧的。

    ……

    王水生16岁那年,曾试图去村长那儿借钱做盘缠,打算走出这水牛村,去大城市里谋生。

    但,事实证明,他只是异想天开,因为村长那儿压根就没有钱可借。

    也许,如果他父母尚在的话,没准还能想办拼了老命凑点儿盘缠给他,让他走出这水牛村,去大城市里吃香的喝辣的。

    不过命运作弄人,在王水生刚懂得偷看邻家阿婶上茅房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夺走了他父母的生命。

    之后,他则是跟着姑妈长大的。

    不幸的是,第二年的那场泥石流也夺走了他姑父的生命。

    所以后来,可以说是姑侄俩相依为命。

    他姑妈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天生丰|腴,肤色白嫩,模样好看,面相娇媚,独显风|情,自然是惹得村里的那些单身汉犹如闹春的公狗似的,没事就围着他姑妈转悠着。

    起始,他姑妈还算矜持,依旧保持着一个有夫之妇的传统作风,但她的男人毕竟不在了,时间一长,也就难以坚持了。

    更何况,这女人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以想象他姑妈又如何抵挡得住孤夜的寒意?

    所以渐渐地,他姑妈也就春|心动摇了,也常常会在孤夜里渴望一个温暖的怀抱……

    如今这王水生已经是18岁的大小伙子了,关于他姑妈的那点儿心思,他自然是看得出来,只是彼此都没有挑明了说而已。

    所以在他16岁的时候,他就想走出这水牛村了,一来是想去大城市谋生,二来是给他姑妈一个自由的空间。

    只是一直都没有盘缠,所以他也是没辙。

    后来,为了给他姑妈一个自由的空间,他白天都会上山狩猎,逢上赶集,则是去集上卖点儿兽皮什么的,同时也想将盘缠给凑足了。

    待村里的那些单身汉掌握了王水生的行为时间之后,个别大胆的也就趁着白天趁虚而入,偷偷地溜进他姑妈家,开始是借口借什么东西,后来混熟了,也就是猴急地抱着他姑妈扭身就朝床前而去,噗通一声就给放到了……

    反正他姑妈已经是焦渴已久,望水止渴,所以赶上这等好事,自然是迎合而上……

    随即,在屋外的窗户前,便可听见屋里的木床被摇嘎得吱呀吱呀地响,随着这节奏便是他姑妈略带羞涩的嗯啊的闷哼声……

    ……

    这天,王水生嗅着一路的草木腥味,背着猎枪沿着崎岖的、长满杂草的山道走至村里的老虎山山脚下时,忽然一摸腰,这发现自己今日个忘记带水壶了,于是他止步怔了怔,挠了挠后脑勺,最终还是决定转身了,打算下山,跑回去拿一趟水壶。

    毕竟这是六月天,天气热,要是上山打猎没有水喝的话,那可真是要了命了。

    就在王水生转过身,沿着山谷往回走了一小段距离后,他望着前方,忽地意外地一怔,慌是止步了,像是生怕惊飞前方的一只山鸡似的……

    随后,他忙是反手把住背后的猎枪,小心翼翼地半蹲下,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右前方看……

    瞧着他这紧张的样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才恍然得知,原来他是发现了春光无限……

    此刻,只见右前方有一位约莫30来岁的村妇,身着花格衣衫,蹲在前方的一颗野山茶树树荫下,隐约可听见呲呲的水声来,像是在方便……

    偷偷地、怔怔地目睹着这一幕,不觉地,王水生整个人都呆了、傻了、木了、头皮麻麻的……

    此刻,他无心去打量那村妇的模样,只顾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她那儿看……

    不过这也不是他初次目睹那物了,早在他9岁的时候,就有一次偷看邻家阿婶的经历了。

    要命的是,每次只能偷偷地瞄上几眼,却又不敢触及,更别谈深究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