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8/13609494.html"}})();尊宝娱乐 >水牛村女人们的呻吟声穿透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6节

第6节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王水生走近她的跟前,缓缓地止步,嘿嘿地一乐:“嘿。说吧,正香妹妹,要我帮你做啥?”

    “也没啥啦。”潘正香笑微微地回道,“就是这被罩太大了,我一个人拧不动,想要你帮我一起拧这被罩。”

    听着,王水生忙是伸手到背后,取下背上的猎枪,转身,将猎枪在码头的后侧放好,完了之后,他回转身,面向潘正香:“来吧,我来帮你拧吧。”

    见得王水生这等热心的举动,潘正香开心地、笑嘻嘻地乐了乐,然后偷偷地、莫名地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她就转身去木桶里拿过了被罩来……

    接着,一个人攥着被罩的一头,一同拧了起来……

    在被罩被渐渐拧成绳的同时,水滴哗哗地拍打在了码头的青苔石板上……

    当越拧越紧时,潘正香显得有些吃力了,竟是跟着被拧动被罩弯下了腰来……

    王水生抬头瞧了潘正香一眼,见她那吃力的样子,他忙是怜香惜玉道:“正香妹妹,拧得差不多就得了吧?”

    “嗯。”潘正香应了一声,又忙是言道,“再拧拧吧,拧干一些,干得快些。”

    “好吧,那你攥紧一点儿哦。”说着,王水生又是抬头看了看潘正香,像是担心她不够力……

    然而这一次,无意中,王水生一眼扫到了潘正香的衣领内,不觉暗自愣神地一怔,发现那里面竟是春光无限美好……

    那对嫩的鼓荡的物体正在随着潘正香的动作颤抖着……

    由于水牛村女人没有戴罩子的习惯,里间一般都是穿着肚|兜的,所以潘正香正玩着腰,自然是能瞧见了都瞧见了,包括那两小点桃红在内……

    王水生怔怔地、偷偷地瞧着,不觉感觉嗓子眼有点儿发干了,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不知不觉地,他那个地方就撑起了一顶帐篷来……

    由于是这码头上,时不时会有人路过,所以王水生自然是有些矜持,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自个羞得两颊火红,倍感好糗。为了掩饰那顶帐篷,他也缓缓地弯下了腰来。

    与此同时,他忙是挪开了目光,望向了水面……

    然而他心里却又是在想,正香妹妹的那两小点红跟李秀娥的怎么不一样呀?她的是红娇嫩,李秀娥的则是暗红发乌……

    就在这时候,潘正香见被罩拧干了,便是笑微微地抬头望了王水生一眼。

    这一望,她忽地怔住了,怔怔地瞧着王水生,慌是担心道:“水生哥哥,你怎么流鼻血了呀?”

    “啊?!!”王水生糗态地一怔,不知所措道,“我流鼻血了吗?!!”

    “嗯。”潘正香忙是担心地点了点头。

    “嗯?那?”王水生糗态地愣了好一会儿,“没事。可能是天气太热,上火了。”

    “哦。”潘正香有些不解地应了一声,一边担心地瞧着王水生,一边从他手里收回被罩,侧转身,将拧干的被罩扔到了另一个空木桶内。

    王水生慌是转身,迈步到了码头边上,在水边蹲下,然后忙是用手捧水洗了洗鼻孔……

    潘正香转过身,仍是担心瞧着王水生:“你没事吧?”

    “没事。”王水生一边洗着鼻孔,一边回道。

    见王水生洗干净了,像是没事了,潘正香这才嘻嘻地一笑,然后言道:“水生哥哥呀,我们俩明天一起去赶集吧?”

    “嗯?”王水生愣了愣,然后回道,“你去吧,我不去。我这两天没有猎到猎物,没有兽皮卖,去镇上也没啥事,所以就不去了。”

    忽听王水生这么地说,潘正香立马就不高兴了,扫兴地白了他一眼:“那你明天陪我一起去镇上不行吗?”

    “那……”王水生瞧着潘正香不高兴了,他暗自想了想,然后婉转道,“那明天一早再说吧,好吗?”

    “明天一早再说,什么意思嘛?”潘正香仍是很不高兴地冲王水生翻了个白眼,“要答应就现在答应嘛,明天一早再说,黄花菜都凉咯!”

    “那……”王水生瞄了瞄潘正香,瞧着她那不高兴的样儿,还撇着小嘴,他咬了咬牙,才勉为其难地回了句,“那好吧。”

    “……”

    一声鸡啼,曙光出现,又是一天开始了.

    东边鸡公山山头上又露出了红日的笑颜来……

    慢慢地,东升的红日映红了整个鸡公山山头。

    在红日出来后,清晨的水牛村愈来愈清晰地浮现在了村民们的视野……

    早起的村民们习惯了提着裤子就往屋侧的茅房跑去了……

    村头忽然传来了一声狗吠,看来是有人早起出村了?

    ……

    吱呀的一声木门被拉开的声音,便见王水生从他的里屋走了出来。

    来到堂屋,抬头一望,正好一眼就瞧见了村里的单身汉刘大全正鬼鬼祟祟地、轻手轻脚地从他姑妈的里屋出来……

    刘大全忽见王水生出现在了眼前,他忙是囧态地嘿嘿一乐:“嘿。这么早呀?”

    王水生则是极不高兴地白了刘大全一眼,说了一个字:“滚!”

    刘大全听着,还厚着脸皮地嘿嘿一乐,才忙是转身朝堂屋的大门走去,慌是抬手扒开木门闩,然后吱呀一声拽开半扇门,就挤身溜了出去。

    随后,便见王水生他姑妈一边整理着衣衫,一边从里屋走了出来……

    他姑妈跨过门槛,忽见王水生已经伫立在堂屋中央,被吓得脸色一怔,微微往后缩了缩身,暗自骂道——刘大全个冒得好死的,老娘叫他早点儿走,偏不,这不又被我家侄子发现了不是?

    王水生瞟了他姑妈一眼,闷闷不乐地没有吭声.

    他姑妈见他如此,暗自一怔,然后忙是冲他糗态地微微一笑:“嘻。水生呀,你刘大全叔他……是真心想跟姑妈好的。”

    听得姑妈这么地说,王水生暗自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又是冷眼瞄了姑妈一眼,说了句:“那是你们大人的事情,我管不着。”

    “可你……”

    “天天早起看着个野汉子从这儿走出去,我心里当然不舒服咯。”

    “那……你又说大人的事情,你管不着?”

    听得姑妈这么地说,王水生心里有些矛盾,于是他便是说了句:“我上茅房去了。”

    说完,他转身就朝门外走去了,去茅房了……

    ……

    一会儿等王水生从茅房出来,回到堂屋的时候,便听见他姑妈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像是在弄早饭了。

    于是,他也就直接朝堂屋后方的厨房走去了,打算去洗漱了。

    他姑妈一边在菜板前切着菜,一边瞄了王水生一眼,暗自想了想,便是言道:“水生呀,你今日个还是别和潘正香一起去赶集了吧?你知道的,人家是潘村长的女儿,要是被潘村长瞧见了,肯定会不高兴的,以后还指不定潘村长会怎么样为难咱姑侄俩呢?”

    王水生听着,便是不屑道:“切。他个潘驼背能怎样呀?要是太过了,老子一拳送他上鸡公山去打鸣得了屁。”

    “没大没小的,人家可是村长!”

    “村长个鸡儿呀?什么事都为他自家着想,就是村长呀?老子尿他他是个村长,老子要是不尿他他就是个鸡儿。”

    “……”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