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28/13609500.html"}})();尊宝娱乐 >水牛村女人们的呻吟声穿透树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节

第12节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他正这么想着,他姑妈也焦急地从堂屋的门槛迈步出来,来到他的身旁,扭头瞧着他,着急道:“我就说吧,说要你别跟潘正香一起上街去赶集,这不,潘村长找上你了不是?指定是因为潘正香的事找你的!”

    王水生听着,扭头瞧了他姑妈一眼,一边缓缓地站起身来,一边回道:“就是因为潘正香的事,老子也不怕。”

    说完之后,他拿着猎枪扭身进了堂屋。

    他姑妈见他这样,老是对她爱答不理的,她这心里也是憋屈,心想,老娘也没有欠你个讨债鬼啥,你别老是这样对待老娘!老娘只是你姑妈,你9岁就没爹没娘了,是老娘将你个讨债鬼拉扯大了,为了你个讨债鬼,老娘几年没敢谈男人,算是对得起你个讨债鬼了……

    现在老娘是跟刘大全有来往,哪有怎么啦?老娘要是再不和男人那个啥,再过几年,等老娘老了,就算想要那个啥都不行了……

    他姑妈正这么想着,王水生又从堂屋的门槛迈步出来了。

    他姑妈扭头一瞧,见他身背着猎枪的,忙是问了句:“你上潘村长家,干吗还背着猎枪呀?”

    王水生则是回道:“阵势不对,老子就一枪送潘驼背那个龟儿子的上鸡公山打鸣得了个屁。”

    “你个讨债鬼说的啥话嘛?!!”他姑妈焦急道,“你……你要是敢那样,难道你自己就不想活了吗?!!”

    “活在这水牛村也是生的伟大、活的憋屈,与其这样,还不如来个痛快呢?再说,老子要是一枪解决了潘驼背,不知道有多人要感谢我呢?就潘驼背那个龟儿子的,什么不是为了他自己呀?分田分地的,离家最近的田地都是他家的,凭啥呀?老子要是猎杀了一头野猪,还得分他一腿肉,这又是凭啥呀?”

    “人家是村长!!!”他姑妈又是焦急道,然后趁他没有注意,上前就伸手一把抢过了他背后的猎枪,“今日个这猎枪给姑妈收起来!!!”

    说着,他姑妈就拼命地拽着猎枪。

    王水生回头一瞧他姑妈,暗自愣了愣,也没打算跟他姑妈争吵啥,也就顺从了他姑妈,将猎枪交给了他姑妈,只是说了句:“不用猎枪,老子照样能一拳送潘驼背上鸡公山上去打鸣。”

    这时,他姑妈威胁了一句:“你要是敢,姑妈就死给你看!”

    “唏。”王水生一声嘲笑,“你舍得下刘大全那个龟儿子吗?”

    忽听王水生说起了这事,他姑妈急了:“姑妈的事,你管不着!”

    “我也不想管。我只想告诉你,既然想跟刘大全那个啥,那就体体面面的嫁过去,然后我名正言顺地叫他一声姑父得了屁。别老是整那偷偷摸摸的,让人家瞧着,还说三道四的。”

    听得王水生这么地说,他姑妈忍不住眉开眼笑地一乐:“呵。你同意姑妈的事了呀?”

    王水生则是回道:“我经常看着刘大全那个龟儿子的在你那屋进进出出的,我也没说啥不是?”

    说完,王水生有些不耐烦地说了句:“好了,我去潘驼背那个狗|日|的家了。”.

    随后,王水生下得堂屋门前台阶,便是扭身朝上村的方向走去了。因为潘村长住在上村。

    他沿着弯曲的田埂一边走着,一边心想,格老子的,没准潘驼背那个龟儿子的找老子不是因为潘正香的事,而是……因为老子昨天在镇上打了刘刚镇长的儿子?可能就是刘刚镇长派人找来咱们水牛村……

    这么地一路猜想着,也就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潘村长家门前。

    这村里的房子都差不多,都是土墙瓦房,家门前是一块平整的禾平,用来晒谷子的。

    房屋的右侧是茅房。

    王水生到了禾平上,不觉缓慢地放慢了步子,暗自心想,他娘卖个西皮的,要是因为潘正香的事儿,老子一会儿说啥呢?要是……又是因为昨天老子打了刘刚镇长儿子的事儿,老子又说啥呢……

    这么地一想之后,他又是心想,格老子的,老子还是先去他家茅房想想吧?

    于是,他忽地一扭身,就朝右侧的茅房走去了……

    由于村里各家的茅房都没有门,所以王水生到了茅房门前,也就扭身就进了茅房。

    然而当他刚进茅房,就传来一声尴尬的声音:“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呀?”

    吓得王水生猛地一怔,慌是止步,抬头一瞧,只见一位陌生的女子蹲在坑上。

    那女子大约二十六七岁的年纪,衣着光鲜,模样耐看,有种成熟的女人韵味,不像是水牛村人,像是从城里来的女子。

    那女子甚是尴尬地蹲在那儿,见王水生愣怔怔地瞧着她,她急得脸红脖子粗的,有些生气地重复了一句:“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呀?”

    这时,王水生顺眼瞄了她那话儿一眼,只见一片黑乎乎的,然后才回了句:“这都没门,我敲啥呀?”

    “那就麻烦你先出去好吗?”那女子像是很有素质,压住心中的怒火,说了这么一句。

    “哦。”王水生这才愣过神来,应了一声,然后便是退步往后而去……

    但在他快要退出茅房时,他又是情不自禁地顺眼朝那女子的那话儿瞄了一眼。

    气得那女子正想骂人了,但她还是压住了心中的怒火,只是在心里恼道——看毛呀?没见过呀?有啥好看的呀?趁人之危,真是个龌龊的男人!

    ……

    待王水生退出茅房之后,不觉心想,格老子的,潘驼背家怎么还有个这么好看的女人呀?这是谁呀?老子以前怎么没有见过呀?难道是潘驼背家城里的亲戚来串门了?他|娘|的,这城里女人就是不一样,长得就是好看……

    就在这时候,潘村长从堂屋迈步出来了。

    这潘村长有点儿驼背,所以村民们都在背后叫他潘驼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