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30/13611331.html"}})();
    17始终都在桌子下边,他肯定是在骚扰陆阿姨,可在这种场合,我什么都不能说,

    于是,我故意不明就里地问道:「是吗?怎么了?我觉得没什么不对啊?」

    「你看妈妈的表情,太不自然了,像是在掩饰什么?」

    「会不会不舒服啊?」

    「要是不舒服的话,妈妈一定会说出来的,也用不着这样啊?」

    「可这是咱们的订婚宴,阿姨没准是硬撑着。」

    「不像是不舒服,妈妈不是那种硬撑的人。我看多半是那个混蛋谢博康搞鬼。」

    「他是你二叔啊,你怎么说他是混蛋啊?」

    「哼,去年才认回来的,以前不就是个二世祖加混蛋吗?回来之后,我一直

    觉得他看妈妈的眼神不对,对妈妈不怀好意。」

    「倩倩,再怎么着,阿姨也是他大嫂,也不会那么做吧。」我打着马虎眼,

    虽然我知道,这几乎是无济于事。

    「他那种混蛋,有什么不能做的,你看妈妈周围,左手边是爸爸,爸爸一直

    和大家说说笑笑,还不住的碰杯,右手边就是那个混蛋了,他的左手一直都没有

    拿上来过。你再看妈妈,左手一直在桌子下面,右手也不时地放下去,还不是那

    个混蛋在欺负妈妈吗?」

    我没想到倩倩很早就看穿谢博康,此刻,我已无法再装傻充愣的和稀泥了。

    可在这样的场合,即便是看穿了谢博康在侵犯陆阿姨,也不能够对他怎么样。于

    是,我说道:「倩倩,就算咱们知道那个混蛋欺负阿姨,现在也只能默认,这里

    不是揭穿他的地方,更不是给阿姨出头的地方。」

    「华伟,这个我知道。现在,我唯一想确定的就是那个混蛋是不是真的欺负

    妈妈。」

    「借故掉了点东西,撩开桌布,也许就能看见,你真的愿意看见那一幕?」

    我问道。

    「我不想看,我怕我接受不了,掀了桌子。华伟,你帮帮我,好吗?」倩倩

    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我。

    「唉,你非要这么做吗?」

    「嗯,我一定要知道那个混蛋是不是真的欺负妈妈,华伟,帮帮我。」倩倩

    再次恳求我。

    「好吧。」说着我故意碰掉了钥匙链子,一串钥匙掉在地上,我弯下腰捡钥

    匙,倩倩随手拉起我眼前的桌布,我清楚地看见另一端的桌布下面,谢博康的左

    手在陆阿姨的两腿之间游离着,她紧夹着双腿,左手死死抓住谢博康的手腕,却

    仍然无法阻挡博康对她的侵犯。

    捡起钥匙,倩倩问我:「他真的在欺负妈妈?」

    我点了点头,心里在想:还需要证据吗?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我一定要让这个混蛋付出代价的!」倩倩冷冷的说。

    「倩倩,这个事情是你们的家事儿,必须得谨慎,不能草率,否则,对阿姨

    会很不利的!」

    倩倩说:「嗯,华伟,我知道的,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

    吃完饭,送走了亲戚们,老爸老妈也回家了,邵叔叔去送倩倩的爷爷奶奶了,

    我和倩倩基本没事了,准备去找同学。

    下了楼,见陆阿姨准备上楼,倩倩说:「妈妈,你怎么没和爸爸一起走,还

    干嘛啊?」

    「这不咱们当初订饭店的时候没订上,我找了这里的一个朋友帮忙才订上的,

    人家帮了咱们的忙,又是你们订婚的喜事儿,这不咱们两家人商量着给人家包了

    个红包,我现在给人家送过去。你们下午干嘛去?」

    「华伟的同学打电话了,我们准备过去!」

    「哦,那你们去吧,我先上楼了。」

    我们走到楼梯拐角处,陆阿姨向着走廊里走去,而谢博康则鬼鬼祟祟地跟在责任编辑:ad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