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30/13611382.html"}})();
    68上,昏暗的路灯下,满地都是枯黄的树叶,一阵晚风吹过,枯黄的树叶居然形成

    了一个漩涡,转过几圈之后,裹挟着更多的枯叶飞了起来,风儿散去,树叶又纷

    纷落落地飘散着落到地上,看着起起落落的枯叶,又想起了乔伊的毒誓,我拿出

    手机,拨通了倩倩的电话:「喂,倩倩,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只要时机合适,就可以实施了……」

    ……

    (十三)、幽禁

    初冬刚过,一场中雪如期而至。起床之后,外面已是一片银妆素裹。微微开

    了一点窗户,一股清新的冷风飘了进来,真是好不惬意。我出神地看着窗外纷纷

    落落的雪花,一片一片落在地上,这时,手机响了,是陆阿姨打来,说邵叔叔下

    午要走了,中午一家人一起吃个饭,叫我也过去。

    挂掉电话,我去了陆阿姨家。吃过午饭,小坐了一会,邵叔叔送倩倩的爷爷、

    奶奶回家去了。陆阿姨收拾完碗筷,坐在沙发上,斜靠着我的肩膀。

    「宝贝,怎么没见谢博康啊?」

    「谁知道啊,联系不到,手机关机,估计他不是赌博,就是喷云吐雾去了。

    怎么?你特别想见他?」

    「谁想见他了,我是觉得叔叔要走了,他也应该过来啊。」

    「过来什么啊,他也就是刚回来那会儿装了几天,现在基本上又和从前一个

    德行了。」

    「哦。宝贝,刚才你说的喷云吐雾,难道是吸毒?」我问道。

    「是啊,有什么惊奇的?已经很久了,开始没发现,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以前光知道他赌博,没想到居然还吸毒?这俩爱好可都是无底洞啊?宝贝,

    你还给他钱吗?爷爷奶奶知道他的那些爱好吗?」

    「不给又能怎样?这是家事儿,不能用常规的方法来解决的,更何况,他又

    抓着我的把柄,在没有特别好的办法之前,只能如此了!爷爷奶奶应该不知道吧,

    他是认了亲了,可是一直没有在家里住过,通常也就是半个月二十天回去一次,

    要点钱,然后就再也见不着人了。老两口那我也没法多问,岁数大了,万一不知

    道,一问问出事儿了,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陆阿姨无奈的说。

    「宝贝,这么着也不是个办法啊?那个王八蛋肯定会越来越变本加厉的。」

    「我知道,目前就这么着吧,别说他了,添堵。」

    「好的。宝贝,倩倩和我抱怨,本来回单位实习,你非要人家去上海培训,

    每天忙的要死,还没有假期。」我转移了话题。

    「没办法,我也是为了她好,才这样做的,谁让她当初不好好学呢,只能上

    个中专,即便是明年毕业了,也只是个大专,现在好多人都是本科,再不想办法

    让她在专业上镀镀金,她哪儿有什么竞争力啊?」

    「宝贝,倩倩知道你是为了她好,她也就是发发牢骚。不过,你想的倒挺周

    全的,是不是倩倩明年毕业了,还要接着上本科啊?」

    「这个看她自己了,18岁以前的事情我可以管,18岁以后的事情,自己

    做决定吧。」

    「好民主的妈妈啊!呵呵……」

    「毕竟成人了吗,再管也不太合适了。」

    我和陆阿姨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神侃着,直到邵叔叔回来后,我就识趣的

    离开了。

    出了陆阿姨家,我漫无目的地转悠着。一直很喜欢看雪,很喜欢下雪的时候,

    天地之间的那种浑然一体唯有银色的那种意境,可是这种时候总是可遇难求,总

    算是等到了这种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的。

    整个下午,我都在雪里走来走去,快到黄昏了,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正准备责任编辑:ad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