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30/13611385.html"}})();
    71「华伟,事情的严重性我知道。 可是刚才你说那个混蛋是小梅的小叔子,究

    竟是什么意思啊?」

    「这是小梅家内部的事情,你很想知道?」

    「这个……,既然是家事儿,你不方便说,就算了吧!」

    「其实说出来让你知道也无妨,毕竟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没什么不好说、

    不能说的了。」

    随后我把谢博康的经历、他与陆阿姨的关系以及他如何**陆阿姨和陆阿姨

    被迫委身于他的经过都告诉了乔伊。

    听完之后,乔伊咬牙切齿地拍着茶几说:「这个下三滥,我非杀了他不可。」

    「乔伊,你还不明白吗?现在这种情况,杀他很容易,只要给他一针,注射

    过量了,那小子就完了,而且还能不露痕迹,但是可以这样做吗?以小梅的个性,

    想要收拾他,绝对不会太费劲,可是小梅为什么一直迁就于他?就是因为有很多

    不能够收拾他的原因,这其中最主要是就是小梅公公婆婆这边。」

    「公公婆婆?难道因为公公婆婆就任由这个混蛋欺负自己吗?」乔伊不解的

    问。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小梅今天的一切都是公公婆婆给的。一般的婆媳是合

    不来的,可是小梅和婆婆的关系一直都非常融洽,就像母女一样。谢博康过继给

    人这件事儿,一直让老两口非常内疚,好容易回来了,老两口是什么样的心情,

    小梅忍心破坏这种局面吗?公公婆婆岁数都不小了,那个王八蛋如果突然间一下

    子死了,无论什么原因,老两口都会受不了。」

    听我说完,乔伊沉默了,想了好久,才说:「华伟,我知道了,小梅的底线

    就是留着他这条命。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既不能放,也不能杀?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肯定不能放,但是你敢杀人吗?」

    「……」乔伊无语了。

    「为了小梅,你敢吗?」

    「你呢?」乔伊反问我。

    「不敢!」我缓缓地说出了这两个字。

    我说完乔伊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其实我也不敢!」

    「乔伊,这个没什么,既然咱们都说了实话,不敢杀人,况且小梅也肯定反

    对,那杀人的事儿,咱不做,也别再说了,咱还是想其他办法吧。」

    「嗯,华伟,只要不杀人,其他的事情我都会去做的。可是眼下我实在是想

    不出什么好办法!」

    乔伊说完后,我若有所思了良久,然后出去看了看陆阿姨,又看了看谢博康,

    回到客厅,我说:「乔伊,…办法…我倒是有一个,但是我想问你几个问题,需

    要你准确的回答。」

    「你快说啊!」乔伊催促道。

    「乔伊,前段时间你说的你朋友他们的军火交易,是真的吗?现在做完了吗?

    我需要你最直接的回答。」

    「是真的,还没有做完,还有最后一批军火,因为缺少合适的人选,所以没

    有做完。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先别问我,继续回答我的问题,这个军火交易究竟是怎么回事,雷士和

    腾达不是死对头吗?怎么会进行交易呢?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

    「好的,我告诉你。我听乔纳森和阿库查说,雷士目前资金紧张,急需融资,

    但是不太顺利,他们有一批军火,可以转让,正好一个外省的黑帮需要军火,但

    是这个黑帮的老大和腾达的老大是结拜兄弟,本地任何的黑帮想要和这个外省黑

    帮做交易,都得通过腾达集团,否则根本做不成,可是雷士和腾达是死对头,这

    桩交易从哪里看几乎都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后来,雷士的老大找了省城的一

    个大哥出面说和,腾达的老大这才勉强给了一点面子,同意中介,所以这次的交责任编辑:ad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