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35/13611964.html"}})();尊宝娱乐 >【地狱芳华】(3)(重口虐文/恶魔庄园的性奴改造) / 最新章节列表 > 4

4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4“哦,我知道了。”炎魔直起身来,恢复淡然的神态:“看来想给你一个整

    洁的好印象的企图落空了啊。”

    晚餐后依然是**之欢的时间,然后炎魔回他自己的房间,阿兰娜洗完澡,

    擦干净床垫,然后溜出房间,沿着盘旋的楼梯,爬上屋角的露台,月色已经洒满

    了荒原,清冷的光芒在凹凸不平的石墙上投下她斑驳的影子,她站在那儿,静静

    凝望天边矗立的耀眼光柱,蓝白色的光辉如同利刃直刺天穹,几乎照亮了三分之

    一的夜空,最后化作愈来愈淡的白痕,溶化在黑暗里。

    “是个有趣的家伙。”她在心里低语着,嘴角微微扬起。“和你捉捉迷藏,

    也许是个好游戏呢。”

    好几天以后,库朗迪斯才头一次问到她的身世。

    “你是从哪儿来的?”领主切着盘子里的肉排。

    “坚戈里的妓院呀……哦,之前我在一个叫西里瓦玛塔的领主那儿,在哭号

    高原的中立区。”

    “呃,我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人类总有人类的世界吧?”

    “希瓦兰,你们称作第五界门的地方。”

    炎魔皱起了眉头:“第五界门已经关闭两百来年了。”

    阿兰娜从勺子里啜了口汤:“我是个重生者。”

    “哦?那你的运气还真不错。”

    “是啊,一贯如此,特别是碰到您这样仁慈的主人呢。”她歪着头坏笑着,

    露出浅浅的酒窝儿。

    “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不是一般平民家的女儿。”

    “嗯……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您呢,我母亲……是个将军。”

    “女将军?说说名字,也许我听说过。”

    “她叫木莲。”

    炎魔的眼睛打了几个转:“东方人?那我似乎不熟。”

    他沉默了片刻,嚼掉一整块面包:“让我再猜猜……你应该不会是寿终正寝

    才来这儿的?”

    “看来的确是头上不冒火的才聪明呀。”她淡淡地笑了笑:“我在人间只活

    了二十八年。”

    “那可真是……呃,看来你的运气并不是一贯都好啊。”

    “也许上辈子把坏运气都花光了吧。”

    “好吧,最后再猜一次,你是怎么来的?疾病?”

    “哈,这次猜错啦,我是死在恶魔手上的。”

    “嗯?这可不太对劲……灵魂通常都带着复仇的恨意,可你看起来……并不

    憎恨恶魔?”

    “恨?”她叹了口气,垂下眼帘,苦笑了一下:“有什么必要吗?我只是个

    女人罢了,在人间也好,地狱也罢,都不过是个玩物,起码在这儿,当个**儿

    不会被看作大逆不道,是吧。”

    炎魔思索了半分钟:“这个话题太伤脑筋,”他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边,站起

    身来:“看来,我们还是多讨论讨论你的骚屄儿为妙。”

    日子一天天溜走,每天的生活倒是大同小异,库朗迪斯每天准点来到手术室

    玩他的“游戏”,然后准点出门,晚上准点归来,准点用餐,准点**,他喜欢

    带着古怪的笑容调侃几句,但从没谈过什么关键的内容,战争、宫廷,或是他每

    天的工作,他全都没提过。不过也有两件事情在变化,一是城堡正在一天比一天

    干净漂亮,二是阿兰娜的奶头和尿眼儿一天天越来越大了。

    其实循序渐进也并没花太多时间,二十多天后炎魔头一次享用了她下身新开

    辟的**儿,虽然那个紧窄的洞口看上去还是比**小上一圈,炎魔开始冲刺责任编辑:ad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