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593/13636122.html"}})();尊宝娱乐 >鼠之妖途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九十七章 约战皇城

正文 九十七章 约战皇城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但是事情不是总那么一帆风顺,在s市的金眼雕是第一个倒霉蛋,成为妖王子手下的亡魂。[www。abc169。com 更新最快]得到这个情况的猫王暴跳如雷,但是考虑再三之后,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去报复的实力,一个妖王就不是他现在惹的起的。再说,不就是一个手下一个走狗吗,死了就死了吧。

    所以他很呕火的咽下这口气,并吩咐手下别再去s市送死,并严禁手下去招惹妖王子一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他却觉得千年也不晚,反正自己的时间现在有的是,可以慢慢等机会。

    但是他还没等等来自己报复的机会,却等来了在北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自己放在这里的高层几乎在同一时间被暗杀的消息,而且大笔的资金被暗杀者划走。猫王这次是真的狂怒了。

    三年的心血几乎是毁于一旦,三年栽培的势力,差点被连根拔起。猫王现在在毁了那张报纸后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默默的坐在自己柔软的位子上考虑了良久。

    猫王在考虑,自己是不是现在就动用自己的一张底牌。不过这张底牌按照某个游戏规则他只能动用一次。他还想用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

    最后还是报复的念头压倒一切。猫王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不弄明白是谁给了自己这么狠的一刀他是不会静下心来的。黑虎心经本来就不是什么修身养性的功法,他的副作用就是让修炼者有种难以压制的兽**望,渴望杀戮,渴望血腥。

    尤其是才开始修炼这种功法的时候,杀戮的念头特别的强烈。只有在进入功法的第三层后,才有自己克制的能力。所以黑虎才耗费自己的时间和真元帮自己的这个弟子快速的达到这个境界。

    现在的黑猫虽然已经能够很好的克制自己的**,但是在这么强大的刺激下,他骨子了的兽性和黑虎心经所产生的暴虐一起发作了。

    他伸手拿起自己手边的电话,沉思了半天,还是拨出一组号码。

    龙七最近觉得自己的精神很反常,时不时的心情异常的烦躁,脾气暴虐,甚至在心底产生出对鲜血的渴望。这是他最近五十年来从没有过的情况。龙七虽然觉得很反常,但是没怎么往心里去,他把一切都归根于因为自己侄子出事而心情不好上,他根本没仔细想过这中情况对不对头。而藏于他灵台的心魔,也在用自己的神念去引发他的反面情绪和阻止他往这方面考虑。

    龙七正烦躁的在自己的卧室里走动,现在的他很少有安静下来的时候,心头越来越烦躁的情绪让他寝食难安。这时他房间的电话响了。

    龙七的眉头皱了皱,他有点奇怪,自己的这个电话很少有人知道,自己的同门虽然都知道,但是他们间却有钟更直接更有效的联络方式,所以很少或者说根本就不用这个玩意。那么是谁给自己打电话呢?

    龙七的心里一动,一丝邪邪的微笑爬上他的嘴角,他伸手把话筒拿了起来。

    “龙七?”话筒里传来一个久违的声音。龙七笑了,他懒散的回答了一句:“是啊,黑猫,我就知道是你找我,怎么你现在想要我做什么?记住只能有一个要求。”

    打电话的确实是猫王。猫王和龙七之间,在三年前黑猫刚来北京的时候有一个小小的故事。

    那时候的黑猫还不太懂得收敛自己的气息,所以被法门的人无意中发现。所以龙七被法门派出来查看情况。龙七很容易的找到黑猫,但是因为黑猫当时并没做什么让龙七值得出手的事情,所以龙七就口头警告了一下这个嚣张的妖怪。

    但是没想到就是这个警告惹恼了黑猫,毫不客气的回敬龙七,就凭你的那点本事,那点修为还在我面前充什么大尾巴狼,说实话,不是我对法门还有点顾忌我现在就拿你当点心……

    龙七当然得教训一下这个看起来虽然肌肉壮实到恐怖却怎么看也没什么深浅的家伙。不过黑猫却在两个“人”进行“友谊”切磋前提出是不是带点彩头,龙七同意。

    最后讨论的结果就是,如果黑猫输了,任凭龙七处理。而龙七输了,却只要为黑猫做一件事情,什么事情,等黑猫想起来再说。

    双方都以自己名字发誓履行自己的承诺。交手的结果吗……

    龙七输的很惨,非常的惨,他根本没想到世间竟然有这么恐怖的怪物。根本就是打不死甚至是打不坏的铁金刚。龙七用飞剑对人家的拳头,结果是惨败……

    龙七输了,而且输的心服口服,对于自己的承诺龙七干脆的告诉黑猫,只要不超过他龙七接受的底线,他绝对会履行自己的承诺。

    黑猫开始提这个赌注的时候,根本也就是抱着好玩的心理,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黑猫却越来越看中龙七的这个承诺,因为他对法门的实力已经有了越来越深刻的了解,知道法门远远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强大。龙七在黑猫的心里成为他如果和法门有所冲突的情况下,一个可以利用的筹码。

    但是今天黑猫却不管了,他只想通过龙七了解一件事情,就是谁毁了他几年的心血。

    龙七现在却很兴奋,他现在甚至在渴望黑猫提出点刺激性的要求,现在的龙七心里充满负面情绪,从心底里渴望杀戮,渴望血腥。

    现在的黑猫和龙七还真合辙,几乎都是同样的心态——想找人发泄自己的怒火。

    “龙七,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是谁毁了北京的贩毒组织。”黑猫阴冷的声音传进龙七的耳朵里,“告诉我这个,咱们就算两清!”

    龙七一愣,他真的没想到黑猫想要他做的竟然是这个。

    “黑猫,贩毒的那些家伙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你……”龙七刚要损黑猫两句,却突然想起某种可能。

    “不错,那些家伙都是我的手下,这个网络也是我一手组建的,但是他们现在被毁掉了,我只想知道是谁他吗干的。”黑猫的语气里充满狂暴,他接着恶狠狠的问,“难道是你们法门?”

    龙七笑了,哈哈大笑,根本不理睬电话那头黑猫狂暴的咆哮声,好半天龙七才笑够了,对黑猫说:“和法门只有一丁点的关系,最后那些小喽罗的资料是通过法门的手交上去的,但是你的那些直属手下,比如那只黄鼠狼就不关法门的事情了,杀他们和搜刮你的资产的另有其人。”

    黑猫听龙七这么说他的语气却突然的冷静下来,平静而冰冷的问了句:“谁?告诉我,然后咱们两清。”

    龙七停了一会,才慢声细语的说:“一只叫修米的老鼠精和他的兄弟们干的,如果你不知道谁是修米…”

    龙七还没说完,就听电话里一声闷响,然后听筒里传来电话断线的长音,龙七微笑着把电话轻轻的扣上,他的心里现在充满愉悦的感觉,然后龙七放声大笑,笑声说不尽的阴冷邪异甚至悲凉……

    黑猫在龙七说出修米两个字后,胸膛里和脑海中除了怒火就没有别的了,龙七下边说的什么根本就没听见,话筒在他的手里麻花般酥脆的解体掉落,然后一股恐怖强大到极点的杀气从黑猫的身体里宣泄而出,这次黑猫根本没法也没想去控制,偌大的房间,里面的一切摆设,家具被瞬间全部摧毁,甚至房间的顶部,都有落石泥土在哗哗的往下掉落……

    黑猫发出一声宛如被踩断尾巴的悲鸣,他的身体一纵,直接从那个向上的通道往地面飞去,那架上下的电梯,在他身体的撞击下成为碎片,黑猫的身体离开地面后,还是毫不停留的向上冲,穿破两层楼板,然后在漫天的水泥碎屑中消失在空中。在原地只留下他那两个目瞪口呆的信徒。

    黑猫的身体在高空冰冷的气流中高速的飞行,身边那呼啸的罡风,四周那冰冷的温度,让他的大脑渐渐的冷静下来,他把自己是身体在空中停住。伸展开自己的四肢仰面朝天的躺着。

    “修米”这两个字,和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意义,黑猫已经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修米这两个字代表的不仅仅是那个顶着这个称号的小老鼠。还代表他背后的一股势力,冯晓童,修缘,甚至还有他们身后的那几个可怕的魔头。而修米,那只他最讨厌的老鼠,却又是这股势力在外界的代表者。

    所以他明知道在s市,是谁毁了自己的手下金眼雕,却没敢报复,而且退出那个区域,但是今天……

    所以说,不是冤家不聚头,现在他的基业,他的心血是又毁在那只老鼠的手里了。黑猫的心里开始第几十万遍的问候起修米的所有女性亲属。他现在只有一个愿望,把那只讨厌的老鼠措骨扬灰。

    回想起自己跟那只老鼠交手的情景,那急速接近的地面,那一阵阵昏天黑地的晕旋,那尾巴被强力扯住的生疼,让黑猫的身体开始发抖,多少年了,黑猫总是避免自己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他害怕想多了自己会发疯。

    黑猫在高空一声凄厉的号叫,体内汹涌而霸道的能量开始疯狂的运转凝聚,他对着地面挥出自己的拳头,一个黑色的能量团,凝聚成一只张牙舞爪的老虎的形状,从高空带着隐隐的轰鸣撞击到一座山峰上,马上宛如几吨炸药爆炸的威力,让那座山峰整个变成微小的碎石四处飞散,在原地失去自己的踪迹。

    修米最近过的很舒心,吃的好,穿的暖,性生活愉快,学业也小有成就,已经知道凡是东西都可以分为抽象和具体的两方面了。比如老婆,修米觉得自己现在有两个紫霞,一个是具体的,一个是抽象的。

    面对修米的这些领悟,冯晓童是彻底晕菜,他现在只有一个愿望,不求别的,赶紧把自己的后方安顿好,修米现在领悟到一个老婆可以想象成两个的方法,但是他却在想象着怎么把两个女人鼓捣出一个明白。

    虽然都是一和二的问题,不过冯晓童觉得自己的课题可比修米的那个什么哲学深奥的多了,最起码凭他自我感觉远远超越修米的智商,现在还是一点头绪没有。而修米却好象已经研究出点什么来了。

    紫霞最近却感觉很没意思,胡芳现在好象已经对出去游玩购物没多大的兴趣了,整天待在家里不知道琢磨什么,不就是一个迷恋冯晓童的小丫头吗,喜欢就留下,不喜欢就让她走,如果觉得还不放心那就吃掉不是什么后顾都没有了?真弄不明白胡芳天天琢磨什么。

    紫霞虽然为妖良善,但是考虑问题的时候还是站在妖怪的立场上,在她看来,作为一个妖精吃个把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况是对自己有威胁的人类。

    修米正坐在宿舍里捧着本哲学书研究他的抽象与具体,突然王乱跑了进来,进门就开始嚷嚷:“老大,快出去看看,好象有‘人’给你下战书了,就写在那教学楼的墙上,吗的,真他吗嚣张……”

    修米一愣:“怎么回事?”王乱回答:“您自己出去看吧,现在整个学校都乱套了,用手指在水泥墙上写字啊,还……算了你一看就明白了。”

    修米满头雾水的和王乱来到学校办公大楼的前面,还没走到跟前呢,就觉得头晕,天那,这有耍活龙的还是怎么着,怎么这么多的人啊,比菜市场都热闹,而且人声鼎沸。

    修米的眼神不错,抬眼一看那大楼的正面马上明白了,那上边不知道谁用什么方式写了一行大字:“小老鼠,月圆之夜,紫禁之巅,如果不来我把这个学校灭了。猫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