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7/27604/13638645.html"}})();尊宝娱乐 >天葬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9章 悟劫

正文 第39章 悟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无垠的天际,一道青光一闪即没,天痕的速度很快,比吴昊御虹的速度还要快上一分。[手机小说:m.Abc169.Com]

    黄昏的时候,吴昊被天痕带到了一座破庙前,庙的环境很好,前方是一条清河,后方是一片山林。

    庙中已经破烂不堪,几乎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些许石雕经过时间的流逝,也是化作了泥土,已经看不出是什么雕像。

    喝了几口清水,又吃了几块干粮,吴昊虚弱的身体得到了缓解,已经开始独自行走,这一点也不夸张,上万的数量,几乎将吴昊所有的精气都付之一空。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已是深夜,半月当空,今夜的星光很亮,吴昊靠椅在庙墙上,观望着星空。

    星空依旧,一颗金色的半月与一颗蓝色的星球几乎并列,但此刻吴昊却知道那颗星球不是地球,但应该跟地球差不多吧?吴昊心中不禁想到。

    就在这时,吴昊前方忽然出现一只小蟾蜍,蟾蜍想着庙外爬去,当趴到庙门前时,门前突然出现一条蛇,蛇张口便将蟾蜍吞入腹中。

    吴昊稍一失神,刚想收回目光的时候,蛇突然一口将蟾蜍吐了出来,而后便爬到草丛,之后消失不见,而那个小蟾蜍身上正在冒着些许黑汁,一股恶臭随之传来。

    吴昊微微一笑,他知道这是蟾蜍的自卫方式,但紧接着吴昊的神色一变,眼神中闪过一丝凝重,他想起了独孤老人对他说的话。

    当时独孤老人也对吴昊举过一个例子,雄鹰跟小鸟的例子,当时吴昊并未特别在意,但是现在想起,吴昊有种突悟的感觉。

    雄鹰吃小鸟,这对于小鸟来说是一个劫,蛇吃小蟾蜍,这对于小蟾蜍来说,也是一个劫。

    劫!劫为何称之为劫?有人说是天地万道所化,为了磨炼人的意志,也有人说修道一途本就是逆天之举,天地不准,自会降劫。

    而吴昊却认为,劫字由去跟力组成,便可理解为卸力,然而何为卸力?通俗来说就是削弱你的力量。

    小劫可以削弱一个修士的气力,大劫可以令一个修士身死道消,然而这只是劫败的结果,那么渡劫成功呢?修士便会实力更胜。

    但这朗朗华夏,修士何止百万?成功渡尽天、地、人三劫,进军永生的修士的又有几人?屈指可数!

    劫,人人具之,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亦或是蝼蚁!

    劫,无处可避,与天地万物共存,是一种规则,冥冥万道的一种!

    劫,生灵之难,既然避无可避,那么就不如坦然面之,所以吴昊认为:堪破生死便是劫!

    然而此后是劫的终点,还是起点?吴昊不知,因为他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天、地、人三劫之后真的是破劫吗?劫真的没了吗?永生之后,甚至圣人之后,难道就真的可以躲开劫字吗?

    吴昊心中疑惑,但随即一叹,自己想的太多了,那个传说中的层次,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揣摩的。

    静下心神,吴昊再次望向星空,脑中回忆着自己这二十多年的片片刻刻,一道流星划过,吴昊的双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缓缓起身,吴昊望向星空的眼神随之坚定起来,口中喃喃道:“从此我便是天地万道的劫,而天地万道也就是我的劫,我不会斩杀任何一名对我没有敌意的人,但也不会放过任何一名对我有敌意的人。”

    吴昊的眼神越来越坚定,其中还夹杂着一丝桀骜,桀骜中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丝无法无天的气息。

    吴昊向着庙外走去,眼中精光四溢,边走边说:“从此我为众生之劫,众生为我之劫,我为一点,众生为一点,天地做秤砣,这便是劫,这…便是公平!”

    吴昊说完便感觉无尽的乏力传来,他实在太累了,今天不仅精力疲惫,方才的一番感悟,使得吴昊精神方面也是略显疲惫,依靠在破庙的墙角,吴昊缓缓闭上双眼沉睡了过去。

    中午吴昊大战众修士的小镇上,血色雾气已经彻底散去,街道上到处都是染血的武器,但唯一诡异的是,此地竟然一具尸体也没有,但浓重的血腥味却表明了此地刚有过一场大战。

    “你确定就是这里吗?”一名中年人望着街道上诡异的一幕问道,中年人俊朗非凡,长袍上有一个字:道!如果吴昊在这的话,肯定会知道这人是道教的。

    “没错,恳请道友除魔啊,今日我等遇到此魔,看其还未大成,便想早日解决这个祸端,没想到此魔卑鄙阴险,竟然是隐藏修为,数百名修士为了掩护我俩,全被这个大魔给杀了啊!”

    一名提刀的老者,正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那名拿弓的老者闻言,立即附和道:“此魔绝对可以与前些日子出现的太古魔体相并论啊,甚至比太古魔体还要有威胁的多,恳请道友勿必禀报道教掌教啊…”

    中年人闻言眉头微皱,太古魔体他也亲自参与过围剿,可怕之处他可是亲眼见过,这人竟然可以与太古魔体相比?

    虽然中年人心中不信,但是看到眼前诡异的一幕时,中年人心中又是一番犹豫,片刻后中年人说道:“邪修人人得而诛之,就算两位道友不说,我们道教也会做的。”

    “老夫代表小镇多谢道友了,道友是不知道啊,那魔一来,烧杀淫掠,那简直是无恶不作啊,道友这番决定,无疑是为天下苍生做了一份大事啊,定会名垂千古…”两名老者再次对着中年人奉承道。

    中年人闻言露出一丝笑意,但眼神中却带着一丝鄙夷,两名老者虽然看到了中年人眼中的鄙夷,但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人家道教的实力摆在那。

    “好了,你俩随我一起去见掌教,另外再派几个人去通知其他教派。”中年人说完便化作一道长虹离去,两名老者相视一眼,对着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话,随即向着中年人离去的方向而去。

    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起来,中州南域诸多宗派却行动了起来,密密麻麻的修士自山门掠出,道教、法教、儒教、阴阳教、墨教、浩气宗皆派出了弟子前去寻魔。

    一些无宗门的散修都震惊了,一群散修聚集到一起在此议论,散修中一名八字胡少年正在啃着鸡腿,指尖一道金光亮起,嘴角浮现一丝猥琐的笑意,口中喃喃道:“小爷掐指一算,便知天地万事,早跟你说了有血光之灾,还不信,嗷呜,这鸡腿真好吃…”

    周围的散修怪异的望了八字胡一眼,当看到八字胡的吃相时,皆暗自鄙视了一番,便继续议论起来。

    “这次是干吗?这么大的排场,比上次围剿太古魔体都要大啊!”

    “谁知道呢,管他干吗干吗了,关咱们什么事?既然是如此大的排场,那人定不简单,咱们还是安稳看戏吧…”

    “听说近日又出了一个魔,这个魔比太古魔体还要厉害,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昨日一战就斩杀了数千名修士…”

    “哪啊?我听说昨天一战直接把一个镇子给平了,死亡人数达万计,但那魔功法诡异,可以将尸体弄没了。”

    “不知道别乱说好吗?什么叫把尸体弄没了,都让那个魔给吃了,那魔一顿饭就可以吃三四千人呢!”

    “……”

    如果吴昊在这的话定然会吐血,周围散修的话语越来越离谱,直接从数百人到了上万人,最后一名修士直接说吴昊一个眼神就把一个国家给灭了。

    舆论的力量是强大的,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皆义愤填膺,一起踏上了屠魔的路程,一炷香时间过后,此地所有的散修要么一起屠魔,要么就跟着去看热闹,整个场地只剩下了八字胡一人。

    八字胡将鸡腿的最后一丝肉咬下,舔了舔手中的骨头,随后漱了漱手指,缓缓起身望向破庙的方向说道:“罢了,小爷我就帮帮你吧!哎,一个太古魔体就够小爷我伤神了,现在又来了个无恶不作的大魔!”

    八字胡虽然这样说,但眼神中却带着兴奋与期待,这种眼神就犹如那种他乡遇到故知的兴奋,一道长虹升起,八字胡向着破庙的方向而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