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3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是个哑巴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再吵我们可就要走了。”另一名男孩说着,示意他们两人停下。

    “都是她,还没醒过来就已经惹麻烦了,真讨厌!”子纱气鼓鼓的说着,恨恨的瞪了床上的小人儿一眼。

    “是你自己净惹麻烦还好意思说别人,真不知羞。”子杰双手环着胸,瞥了她一眼说着。

    “不是说了不要吵了吗?再吵要是让师傅知道了,我们都得挨训了。”年纪稍长的那名男孩说着,看了看床上的小人儿,对几人说道:“你们说,她什么时候会醒啊?不会就一直睡下去吧?”

    “谁知道呢!我看到她就觉得讨厌!真不知师傅为什么要弄了这么个人回来,你们看她身上穿的那件衣服,就是我家的下人也不穿这个,那么差的质量,估计一定是什么穷人家的孝。”另一名女孩子琴嫌恶的说着,毫不掩饰自己讨厌她的目光。

    另一名男孩子源一听,了然的笑道:“我看你是嫉妒她长得比你好看,女孩子就是这样,见到女孩总是要比美,没人家美就嫉妒人家,我家的那几个妹妹,也就是这样,真是没趣。”

    子琴一听,气呼呼的说:“你们男孩子还不是一样,看到人家长得美就多瞧两眼,这会她还没醒呢!你们就帮着她说话了,要是她是个丑八怪,我看你们早就躲得远远的了。”

    “那当然,爱美之心谁没有啊?我爹娶了那么多个小妾个个都长得如花似玉的,谁会没事娶个丑八怪回家看着啊!”

    几人在床边说起了话来,而那原本昏睡着的小人儿,慢慢的醒了过来,在朦胧间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却没有睁开眼睛,跃入脑海里的画面,停落在了昏迷前的那一刻,她看到了她的娘亲死在那些黑衣人的剑下了,看到了那一地的鲜血,看到了那一地的残肢……

    娘亲死了,以后她再也不能扑到她的怀里撒娇了,以后再也不能看到娘亲宠溺的目光了,以后再也不能听她唱着小曲哄她睡觉了,以后再也不能……

    她好想哭,但是她不能哭,娘亲不喜欢她哭,娘亲说墨墨是个听话的乖孩子,乖孩子不能哭。娘亲死了,那她这是在哪里?她是回家了吗?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却不是自己那熟悉的房间,而是一间简陋的小茅屋,还有那站在床边不知在吵什么的几人。

    “咦?你醒啦?你叫什么名字?”子杰最先发现她睁开了眼睛,当下惊喜的挤到她面前去,他发现,她睁开后的眼睛好美,比子纱和子琴的美多了。

    小人儿静静的看着他们,并没有说话,平静的目光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倒是几人受不了这股安静,开口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看应该是个哑巴吧!要不然怎么不会说话呢!”子纱脆生生的说着,小小的年纪说起话来却是一点也不留情。

    “你别胡说,她怎么可能是个哑巴。”子杰说着,凑到床边说道;“我跟你介绍一下吧!我们在青山都是子字辈的,我叫子杰,排向第三,他是二师兄子源,他是四师弟子立,她是五师妹子琴,她是六师妹子纱,还有大师兄子砚没在这里,他被师傅叫去别的峰办事了,我现在告诉了你我们的名字了,你是不是也要告诉我们,你是谁啊?”

    小人儿还是静静的看着他们,没有说话,但是脑海里却是搜索着他所说的信息。她是碧落山庄的大小姐,从三岁时娘亲就教她识字,加上她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很多的事情她都知道,青山,她不止是在书中看到过,平时也听娘亲和爹爹提起过,那是四大名山之一,天下古武的宗师,这世间的武学皆是出自四大名山,只是,三年一收弟子,却是极严格的,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青山里面了?

    看着她连笑也不会笑一下,更别说有什么表情了,原本凑到床边的子杰不由皱了皱眉头看着床上的小人儿说道:“不会真的是个哑巴吧?”说着,身体已经退离了一点床边,眼中也没了刚开始看她时所冒出来的金星了。

    “连表情也没有,说不定还是个傻子。”一旁的子纱说着,小脸上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神色。

    “她都在这里睡了三天了,师傅应该还不知道她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吧?你们说,要是师傅知道了,会不会把她给丢出青山?”子源双手环着胸说着,目光瞥了那床上的小人儿一眼后便移开了,他虽然喜欢看漂亮的美人,但是对这么个只有四五岁的奶娃儿还是个哑巴的,还真的不怎么感兴趣。

    一旁的子立听到他们的话,拉了拉身边的子杰说道:“三师兄,既然都看了,我们还是快点走吧!要是师傅看到了,我们会被罚的。”说着,还有些担心的往外面看了看,生怕他们师傅会突然间出现在外面。

    子源睨了他一眼不屑的说:“你好歹也在这凌峰呆了两年了,就你这胆量,连子纱和子琴都比不上,真没有一点当师兄的样子。”

    被这么一说,子立不由低下了头,连看都不敢看他们一眼。他平时胆子就小,虽然师傅教给他们的都是一样的,但是他的领悟力却低,总是跟不上他们,不止是二师兄看不起他,就连子纱和子琴也看不起他。

    “好了二师兄,我们看也看过了,趁着师傅没发现,我们现在回去练剑吧!”子杰说着,目光已经不再看向了床上的小人儿,正准备和几人一同离开的时候,这时,门外却传来了一个令他们浑身一震的声音。

    “你们都在干什么?”一名身匆色衣袍的中年男子负手站在茅屋外面,平凡的面容却有着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威仪,眉宇间散发出来的气势以及那凌厉的眼神,直叫人不敢直视。

    听到这个声音,站在床边的几人一回身,果然见到了那令他们不敢放肆的身影:“师、师傅。”几人规规距距的站好,恭敬的唤了一声,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他那蕴含着威严的目光。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