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3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食不知味
    身着宽大灰色衣袍的凌成瞥了他们几人一眼,顿了一下,便道:“都出去练武!”

    “是。”几人齐齐的应了一声,恭敬的向他弯下了腰行了一礼,连忙往外面而去,不敢再回头多看一眼。

    凌成瞥了一眼几人走远了的身影,这才迈步往里面走去,来到了床边停下了脚步,面无表情定定的看着躺在床上睁着眼睛静静的看着他的小女娃,良久,这才伸出了手摸上了她的额头,见已经退了烧,这才开口道:“好好休息。”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娘亲呢?”看到他转身往外走去,床上的墨墨开口了,虚弱的声音透着一丝沙哑,她的娘亲死了,那娘亲的尸体呢?是谁把她送进了青山?她的爹爹知道她们出事了吗?好多的问题想问,但喉咙却疼得厉害。

    凌成顿住了脚步,回头瞥了她一眼:“有人把昏迷的你送到了我这里来,至于是谁,这个你不必知道,你的娘亲我也不知道在哪,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这是里青山凌峰山,我是这里的峰主凌成,也将是你的师傅。”

    “我要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墨墨从床上坐了起来,精致的小脸一片的苍白,因这个病,整个人也消瘦了不少。

    “回家?”凌成脸色微沉的扫了她一眼,沉声说道:“你以为青山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要不是我欠那人一人情,你以为我会收你为徒?想回家可以,除非你学有所成,否则你一辈子都得呆在这山上!”声音一落,衣袖一拂,转身大步的走了出去。

    听到他的话,墨墨鼻子泛酸,她想回家,她好想回家,一直都跟在爹爹和娘亲的身边,可是如今,娘亲死了,她好伤心,她好想回到爹爹的怀里大哭一场,她好想娘亲,真的好想娘亲……

    四周无人,她扑在床上蒙头盖住了被子,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她呜咽的哭着,小小的哭声带着几分的压抑,不敢哭得太大声被别人听见,来到了陌生的地方,没有了亲人在身旁,小小年纪的她只感觉到无助与彷徨,好想回到爹爹的身边,好想念娘亲温柔的声音……

    茅屋外面,一身灰衣的凌成站在窗户边静静的看着,看着那蒙头盖着被子小声哭着的小女娃,微板着的面容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良久,直到那里面传来的哭声渐渐的消停了,看着那缩成一团盖在被子里的小小身影,顿了一下,这才走了进去,轻轻的把蒙头盖在她头上的被子拉低了一些,看到了那张熟睡过去还带着未干泪痕的精致小脸,暗叹了一声。

    这年仅四五岁的小女娃,真是太小了,放眼整个青山的弟子也没有一个这么小的奶娃儿,她醒来的表现倒是让他很是诧异,这么小的一个小娃儿竟然也有坚强的一面,想起她刚才问起她的娘亲,便想到了那个人说小女娃是一场厮杀中的幸存者,想必,她的娘亲应该也是已经死了,这么小就经历了这样的事情,这让他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丝怜惜之情,帮小女孩盖好被子后,这才转身离开。

    太阳西落的时候,床上的墨墨被饿醒了,摸着咕咕叫着的肚子,她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这简陋的茅屋,最后目光落在了那中间放着的一张四方形的桌子上,下了床,迈着短短的两条腿往桌边走去,看着那比她还要高出半个头的桌子,她费力的站到了椅子上面,这才拿到了放在中间的水壶,倒了杯水喝了起来,清凉的水一润过喉咙,浑身顿觉舒服,只是,喝水却不能填饱肚子。

    就在她正怔怔的发呆着的时候,小茅屋的门被推开了,两个比她大上两三岁的小女孩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小篮子,墨墨认得她们,她们就是早上的那两个小女孩。

    “真讨厌,师傅竟然要我们提饭来给这个哑巴吃,我在家里时都是有人侍候着的,到这里没人侍候那也就罢了,却要侍候别人,还是一个看起来一身穷酸模样的哑巴!”子纱气呼呼的把手中的篮子重重的放在桌面上,双手叉腰的瞪着那正看着她们两人的墨墨:“喂!小哑巴,这是给你吃的!”

    “我不叫小哑巴!”墨墨静静的看了她们一眼,并没有立刻去拿那篮子里的饭菜。娘亲一直教导她,做人要有骨气,不能任人欺负,就算是打不过,也不能让人白白的欺负去了。

    “咦?原来你还会说话的啊?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呢!”子琴笑盈盈的说着,看着墨墨的目光却是带着轻蔑,一个穿着穷酸衣服的小女孩,估计也是穷人家的孩子,哪里可以跟她们这婿身大家世族的小姐相比,师傅要她们来给她送饭,真是也不怕她吃了哽死了。

    墨墨静静的看着,并没有开口,她知道这两个人不喜欢她,同样的,她也不喜欢她们。瞥了她们两人一眼后,她便拿过了桌面上的饭菜放在了自己的面前,肚子很饿了,跟她们过不去,但也不能跟肚子过不去,吃饱了她才有力气。

    篮子一掀开上面盖着的布块,便闻到了一股饭香味,虽然比不上家里,但却也能填饱肚子,拿起了筷子端起了饭,看也不看那站在她面前的两人便吃了起来,一边吃着一边想着,她真的不能回家了吗?那爹爹怎么办?爹爹知道了娘亲死了,会不会很伤心?爹爹见不到她,会不会以为她也死了?

    “五师姐,你看,净吃白饭也吃得下,看来还真是穷人家里出来的孩子。”子纱鄙夷的看着那净吃着白饭的小女孩,漂亮的大眼睛里尽是对她的厌恶。

    “看她的衣着和样子就知道了,跟咱们是没法比的,我们走吧!别跟她呆得太近了,小心被传染到那股穷酸气。”子琴掩了掩鼻子说着,嫌恶的瞥了那正低头吃饭的人一眼,挽着旁边的子纱便朝外走去,连门都懒得去帮她关。

    而墨墨根本就没听到她们到底在说什么,脑海里净在想着事情,就连面前的菜也都忘了去夹,只是一个劲的往嘴里扒着饭,食不知味的吃着。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