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4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学扎马步
    凌成看了他们几人一眼,便沉声说道:“习武之人,必需打小练好基础,只有根基稳了,那才能练出好的武功,修为才会没有上限,除了子砚子源子杰三人可以开始练习武技之外,你们几个,都到那边去把马步扎好。”

    “是!”子立子琴还有子纱恭敬的应了一声,便朝一处空地走了过去,像模像样的扎起了马步。

    子情看了他们一眼,便也跟着走了过去,在几人的旁边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扎起马步,只是,她这才半蹲下来,便也传来了凌成低喝的声音:“你这是什么马步?有你这们扎马步的吗?连个马步也不会扎?”

    被当着几人的面训着,子情一声一吭,任由凌成一手捉着她的小胳膊把她整个人往下一按:“半蹲着!两脚和肩膀的宽度一样,腰挺直,再蹲下一点!”

    子情半蹲着身子,弯着的双脚和挺直着的腰还有那得平放在身前紧拧着拳头的手让她很不舒服,但是见其他几人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没有动,她便也咬着牙忍了下来,可谁知,凌成竟然还拿了两块不大不小的石头给她。

    “拿着,手记得要伸直,不能垂下来,一定要保持这个姿势,如果做不好,今晚没饭吃!”凌成沉声说着,面表表情的脸带着几分无情的气息,一点也不因为她只是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而有一点的迁就,依旧按着另外几人的标准一样训练着她。

    凌成座下的几名弟子,皆是有些身份地位的人,出身都不低,早在他们被送上青山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在家中修炼过武功,多多少少都是有点武功底子的,这让他们学起来事半功倍,这简单的扎马步,他们在家中已经练习过,但在这里,凌成每个早上都会要他们扎上两个时辰的马步,才让他们去习武,虽然几人不满,但也不敢多说什么。

    四大名山,虽然青山排在最四,但是青山的各类武技和心法都是一流的,只不过功法虽好,但修炼的人在上限上总有限制,比喻一套擒拿爪法有七招,这七招大部份的弟子们却最多只能学了个四五成像,若再加上心法内力不足,又会无法发挥出这四五成的功力,到最后,杀伤力十足的一套擒拿爪法到了弟子们的手里因为多方面的不足就会变成一套完全没有杀伤力的武技。

    在修炼功法的同时,武技和心法是同样重要的,若有了武技却无足以匹配的内功修为,便会发挥不出武技的威力,而天下间的武技和心法皆出自四大名山,但各门各派却总有多少不同,那是因为武技和心法传了下去后,众弟子却无法发挥出它的精髓,以至于变了味,再有的便是被有些人加以琢磨,后来形成了他们自己门派的独门武功。

    在这个古武大陆上,每一名修炼者在十岁那年都会以能量气息召唤出自己的幻兽,十岁的召唤仪式也是极其重要的,有的人能召唤出战斗力十足的幻兽,也有的人会无法召唤出属于自己的幻兽,若是在十岁的召唤仪式上无法召唤出幻兽的,那便代表永远都无法召唤出幻兽了,拥有幻兽的人同样的被人视为拥有不可忽视实力的人,因为幻兽会随着进阶越来越强大。

    幻兽品阶:幻兽,灵兽,圣兽,神兽,各一到九星级。

    幻兽属性:金木水火土属性,自然系,风雨雷电。

    武道玄气品阶:橙武者,红武士,黄武师,绿武宗,青武圣,蓝武尊,紫武神,白玄武尊,金玄武神,地玄尊者,天玄尊者。每阶各一剑级到九剑级。

    凌成在一旁教着子情扎马步,而子纱几人则时不时的偷偷往旁边瞥了几眼,听到子情一直被训着,子纱和子琴都微微弯起了嘴角,眼中尽是幸灾乐祸的笑意。

    “不对!你这姿势又错了!”不知说了多少次了,凌成好好的耐性也几乎被磨光了,看着面前小小的孩童,他的脸色沉得可怕,他在这里一手一脚的教着,她却马步也站了半天也扎错,还有那伸直平放着的手,让她平伸着却总是斜了下去。

    一个看似简单的马步,却也让子情的心情跟着沉闷了起来,她本来就是照着他说的做的,但是她才五岁大,体力根本跟不上,就算她有心想把马步扎好,但是没一会半曲着的脚就酸了,还是酸得几乎站不稳的那种,再来一个就是那伸直着平放的手还要拿着两块石头,本来平放着就已经很费力了,却还要拿着两块石头,她小小的人儿哪里受得了啊?

    一直被训着,手也酸脚也酸,气打一处来,扔丢了手中的两块石头,又站直了身体,脆生生的喊着:“我不学了!”她听娘亲说过,打好基础固然重要,但是方法多得是,可不一定得这样死板的扎着马步。

    她的一声不学了,旁边的几人都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那黑沉着一张脸的师傅,暗想着师傅会不会一掌拍过去把子情给拍扁了?还是把她给赶出青山?要知道,师傅在青山的地位可是不低的,拥有着雄厚的实力不说,更是很受青山弟子们的尊敬,别人想拜他为师都找不到机会,而子情却敢这样大声的拂了师傅的面。

    然而,凌成并没有像几人所想的那样一掌拍了过去,只不过那黑沉着的脸一看便知也气坏了,他一双带着威严的目光紧盯着子情,浓身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怒气,半响,沉声说话:“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学了,这凌峰的杂务全部交由你来做!现在给我去挑水,把那前面的大水缸挑满了,否则今天没饭吃!”蕴含着怒气的声音一落下,衣袖一拂,转身大步的离开。

    “笨蛋,竟然惹师傅生气,活该被叫去做杂务。”子纱睨了子情一眼,幸灾乐祸的笑着。

    “真是太好了,以后的杂务不用我们几人轮流做了,我早就说了,看她一身穷酸样,本该就是个打杂的,凭什么跟我们一起跟着师傅学武呢!”子琴高傲的扬起了下巴,睨了子情一眼后继续扎着她的马步。

    子情看了她们一眼,并没有说话,目光在周围看了看,最后落在了那放在屋前的木桶那里,走了过去,却见自己只比木桶高出半个头,想到要提起这么桶水,她不由皱了皱眉头,两手拿起了木桶便找水源去。

    木桶虽然大,但是只要她不提那么满,还是提得动的。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