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4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打杂
    看着她提着木桶离开,几人又继续扎着他们的马步,他们跟她可不同,只要每天扎上两个时辰的马步,便可以开始练武,几人的年纪虽然是不大,但是实力在青山众多的学子中却是不弱的,这除了他们本身的天赋不错之外,更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实力雄厚的师傅。

    而在另一处习武的子砚和子源子杰三人见到了她提着木桶离开,几人相视了一眼后,便也不再理会,刚才师傅和她的话他们都听到了,敢那样惹师傅生气,活该得去做杂务。

    在这青山里面,想要有立足之地,除了本身的实力是最重要的之外,也要有靠山,看她虽然长得是不错,但是那一身朴素的服饰却是让几人都认定了她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罢了,这样的人,又没有实力在身,想在这青山生活,往后的日子可没那么容易。

    另一边,子情走了好长一段路才找到了一条小溪,她把木桶往溪里装了一些水后便两只手提着往回走,因为力气不大,所以也只能提得动半桶还不到的水,再加上一走一晃的,待把水提到大缸的时候,桶里的水只剩下没三分之一,搬了张椅子垫脚,她把水往缸中倒了进去后,又往小溪边走去。

    两个时辰过去了,子纱几人也跟着到了另一边去练武,几人所练的武功都不同,凌成是根据他们本身的体质而教的武技,几人一起练武,倒也时常切磋,子砚的基本功练得好,出拳拳拳带劲,是稳扎稳打形的,而子源练的是剑法,他在剑法在几人中是最精通的,而子杰则精通暗器,子立在武技方面比不上几人,不过他精通隐藏气息,而子琴则精通掌法,子纱的轻功则在几人当中是最高的,这不仅是因为她本身的天赋,更是因为她家族的独门轻功微波步,虽然她只学了个几成,但那轻功却是几人所不及的。

    溪边的子情擦了擦汗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脚,因为来回不停的走着这带着沙石的路,鞋子已经被磨破了,还起了好几个水泡,每走一步都是痛的,但是她却咬着牙根忍了下来,她知道,这里不是家里,说了出是没用的。

    往溪边蹲下,手中的木桶又装了一些水往回提着,一点点的往那大缸里倒,几个时辰过去了,大缸里的水却才倒了一半,眼看就要中午了,如果不能在中午之前把水提满,那大阳会很晒的,到时会更累,想着,也不顾脚上传来的疼痛,便加快了脚步,而耳边却在听到那屋后的一边传来的练武声时脚步微停顿了一下,朝他们那里看了一眼,见他们一个个认真的都在练武,目光微敛,顿了一下便往溪边走去。

    而就在她的身后,一身灰衣的凌成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朝那边的几人看了一眼后,目光便落在了那朝溪边走去的小小身影上,看到了她那双破了的鞋子和身上被划破的几个口子的素衣,目光微闪,转身离开。

    正午时分,练武的几人都停了下来,准备休息一下后可以吃饭,当几人在树下坐下后,便见到那抺小小的身影还在提着水,身上的小衣裙被水淋湿了不少,一双鞋子也磨破了,却还是一吭不吭的走着她自己的路。

    “师兄,你们看,好好的不学武,偏偏有人喜欢做这些下人做的事情,瞧她那样子,一身脏兮兮的,真难看!”子纱拿着一片大叶子扇着风,不屑的目光朝那边的子情瞥了一眼。

    “那是,她哪能跟你和子琴比啊!你看她连身上穿的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衣服,而且那衣服穿在她身上也好几天了,真不知道她怎么受得了。”子杰也一脸嫌恶的瞥她一眼,开头觉得她长得还不错,不过看她那样子,还真的是难看死了,衣裙都被水打湿了,而且身上那件朴素的小衣裙看起来又脏兮兮的,和他身边的子琴和子纱一比,那简直就是天和地没法比。

    坐在他旁边的子琴和子纱一听,两人的小脸都骄傲的扬起,她们不仅有着出色的容颜,还有着俗的家世,如今是青山凌峰山的弟子,出了青山,她们是家族中的小姐,那地位,根本就不是脏兮兮的子情可以相比的。

    “虽然说长得还算可以,不过那安静过头的样子,还真的让人喜欢不起来。”子源睨了那垫着脚往水缸里倒水的子情一眼,又道:“她来这都几天了,我就没见她笑过,一个不会笑的木头美人,啧啧,没趣。”

    旁边的子杰撞了撞他说着:“嘿嘿,二师兄,是不是她若是会笑不是木头美人你就会过去帮忙啊?我可是记得你帮了不少子琴和子纱的忙。”

    “子琴和子纱是我的师妹,你看她们两人娇滴滴的,不用她们两人开口,我们也应该知道粗重的东西当然不能让她们做。”子源一脸理所当然的说着,还不时朝子琴的子纱眨了眨眼。

    看到他朝两人放电,子杰笑嘻嘻的说:“二师兄,连五师妹和六师妹都不放过调戏,要是让师傅知道了,少不了要训你一顿。”

    “得了,别净是说我,你又不是一样。”子源睨了他一眼说着,双手垫着头往身后的树身靠了下去,好不悠闲的看着那抺小小的身影提着大木桶又往溪边走去。

    子立看着那抺小小的身影,挠了挠头说:“师兄,反正我们也闲着,要不我去帮子情提一些吧!要不然她提到可以吃饭还提不满那一大缸的水。”说着就要站起来却被旁边的人又拉了回去,一个不留情便又跌坐在地上。

    “谁让你去的?你敢去看我们不收拾你!”子杰恶声恶气瞪着他,又瞥了那朝溪过走去的身影一眼,从鼻子中哼出了一个音说:“她把师傅惹怒了,你以为师傅以后还会都她武功不成?顶多这辈子就是在青山这里当个打杂的,一个打杂的又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去帮她做事了?我可先警告你啊!你要是敢暗中帮她,别说我们不讲师兄弟的情份。”

    子立一听,看了看那走远了的子情,又看了看旁边看着他的几天,慢慢的低下了头,师兄和师妹他们好像都很不喜欢新来的小师妹,他虽然可怜她,但是也不能跟师兄师妹他们作对。

    “好了,去吃饭吧!”大师兄子砚的话一出,几人都静了下来,站了起来后便朝大茅屋走去,他们这里的饭菜,都是青山食堂里做好了送来的。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