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5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私心作怪
    哪知,子情看了他一眼,一脸正经的点了点头说:“嗯,很像鬼。”不过鬼应该没他这么贪吃。

    “老头我哪个地方像鬼了?你竟然说我像鬼?哪里像了?哪里像了?”他一听连着追问着,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打算。

    子情指了指他身上那件宽大的黑袍,又指了指他白色头的头发和胡子:“就这两样,怎么看都像,还有就是,你走路是没有声音的。”半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说:“像是不用脚走路,直接飘过去的。”

    “那叫轻功,那叫轻功知道不?小丫头不懂就不要乱说,什么鬼不鬼的?想当年我也是一风度翩翩的俊美男子,当时不知迷倒了多少无知少女,现在人老了,没用了,三餐都吃不饱,又得东躲西藏的找个地方当个窝,身上的这件黑袍好歹也跟了我几十年了,我可是一直都不舍得丢。”

    老者似真似假的说着,只是目光在看着那件黑袍时却是流露出一丝令人看不懂的丝光,手指轻轻的摩擦着那件黑袍,似在怀念着什么一样,突然间有些走神。

    “我要回去睡觉了。”子情突然站了起来,把东西收拾了一下便准备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原本有些走神的老者听她这么一说便也站了起来,拂了指身上沾着的草屑说:“小丫头,下回有好东西记得留一份给老头我,记住了,不能跟别人提起我,我也走了,下次再来看你。”说着,黑色的影子一闪蓦然消失在原地。

    子情一看,只看到那像风一样卷过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目光扫过了地面,发现连熬蛇汤的那个铁锅和仅剩的半锅蛇汤也被他顺手牵羊般的顺走了。

    次日,一大早,子情便起身穿好衣服后,拿着扫把准备去打扫,来到平时扫落叶的地方,远远的就见他们几个人还跪在那地上,一个个见到她出现,都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样子,装作没看见他们,自顾自的在他们的前面走了过去,开始她的打扫。

    子纱和子琴恨恨的瞪着她,就是因为她,他们才在这里跪了整整一夜,在她没来凌峰之前,师傅除了平时对她们严厉一些之外,根本没这样处罚过她们,想到这,心下更加的气愤,她们在家中都是父母手心里的宝,何曾受过这样的气了?既然不能明着来,那她们以后就跟她来阴的!她们还就不信斗不过她了!

    不多时,凌成也走了出来,依旧一身的灰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当他一出现,众人当即异口同声的唤了声:“师傅。”

    “嗯,你们起来吧!”凌成沉声说着,示意他们起来。

    听到这话,几人这才人地上站了起来,子砚他们几个男的倒还好,子纱和子琴两个女的,一站起来竟然是连站都站不稳,还好旁边的子杰扶住了她们两人,才免于两人摔倒在地面。

    “谢谢三师兄。”两人轻声说着,娇美的小脸朝他露出了一抹微笑。

    “嗯。”子杰点了点头,直到她们两人站稳后这才放开了手,恭敬的站在凌成的面前。

    凌成瞥了那在一旁扫地的子情一眼,沉声说道:“你们先回去换身衣服,把昨日为师所教的再自己练习着,今天我要教子情剑法与心法,你们也可以到一旁观摩着。”

    几人诧异的看了他们的师傅一眼,师傅竟然要亲自教那个子情剑法的心法?她来这里也不过短短的几天,连基本功都还没学,师傅就要教她心法和剑法了?想当初他们来这里时也是学了一个多月的基本功,师傅才开始教他们心法和剑法的,今天竟然对那子情那么好,到底是为什么?

    几人虽然心下不满,却也不敢表露出来,只得恭敬的应道:“是!”至少,他们还可以在一旁观摩,这样一来,师傅教子情什么,他们也可以从一旁学习着,他们就不信,就子情那个样子能比得上他们的修炼天赋。

    “子情,你跟我到那边去。”凌成说着,迈步走上前,前面的空地上走去。

    经过昨天,子情倒也不是很排斥这个师傅,师傅待她的好,她还是感觉得到的,虽然不知道是为是什么,但对她好的人,她也会同样对她好的,这是娘亲教她的,别人若待你真心,你就要以更真诚的心待之。

    来到平时众人练武的空地,凌成这才停下了脚步,正准备开口说话,却见那被他叫去换衣服的几人竟然也跟在了他的身后到来了,几人身上的衣服全换了,不过看样子是只换了衣服并没有梳洗,这倒是让他多看了一眼,这几个人平时可不见有这速度。

    子砚几人快步来到一旁,他们本想着梳洗一番后再过来的,但是子杰说要是师傅暗中偷教了什么厉害的心法给子情,那我们就吃亏了,于是,几人顾不得梳洗,只换了一身衣服后便匆匆赶来,师傅待子情的偏心他们都看在眼里,说不定师傅还真的会教什么厉害的心法给子情也不一定,所以他们当然不能落下了。

    凌成收回了目光,看着面前的子情开口问:“你可识字?”想要修习心法必需会背,若是不识字,学起来就麻烦多了。

    一旁的几人听到这话,轻蔑的目光扫了那静立在那边的子情一眼,就她那一身寒酸的模样,她能识字?穷人家的孩子有的一辈子都无法上学堂,更别说请夫子了,而她也就四五岁的样子,怎么可能识字!

    他们几个,是看准了她不识字的。

    子情定定的看了面前的凌成,顿了一下说:“我娘亲教过我一些。”她娘亲是教过她一些,但是因为她拥有超强的记忆力,无论是什么,只要一遍就会记住,所以习字根本难不倒她。

    听到这话,凌成微微皱了皱眉,教过一些?

    一旁的子纱私心的不希望子情能学到东西,注意到了凌成的皱眉,当下便说:“师傅,心法估计她是不识得字无法修炼的了,不如,你先教她武技吧!反正她现在还小识的字也不多,就是过两年再修炼心法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