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5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惊人天赋
    凌成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目光中带着的冷意让子纱心头一震,当下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说。凌成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掠过,顿了一下这才说道:“若是不识得字,那我念你就努力记下,心法和武技必需同时修习,若是落下了一个,都无法成为绝世高手!”

    听到了这话,子情这才说道:“师傅,你可以把心法的书给我,我若是有不懂的再去问你。”谁说她不识字了?她超强的记忆力只要念了一遍都会记得,但是,娘亲曾经说过,不能让自己的一切暴露在别人的面前,锋芒太露会为自己招来麻烦的。

    “嗯,也好。”凌成沉声应了一声,这才说道:“今天我先教你一套剑法,你可以看看能学到多少,若是有不懂的,就说出来。”说着,目光扫向了旁边的子砚几人,又开口说:“你们也好生看着,这套剑法的精髓,能学到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是!”几人恭敬的应了一声,眼中难掩兴奋的神色。平时师傅每个人都依他们自身的长处教给他们不同的武技,如今可以再多学一套,他们自然是欣喜,只是,每一套武技都是深不可测变化多端的,能否参透又在于个人的悟性,他们不求能学个十足,若能学个七八成也就心满意足了。

    凌成瞥了他们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子情的身上,飞身一跃从树上折下了一条不大不小的树枝,在半空中翻了个身稳稳的落在地上,把手中树枝多余的树叶除去,这才来到了几人的面前:“看清楚了!”

    低沉的声音一落,身形蓦然一动,那条树枝拿在他的手中就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剑一般,树枝在半空中划过,带出一声凌厉的咻咻咻之声,看似不带一丝杀气,却锋芒暗藏,杀机四溢,树枝柔中带刚,看似简单却似内有乾坤使人参之不透,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的自然,一招一式柔中带刚,很难想象出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能舞出这样的一套剑法来。

    蓦然,缓慢的动作一变,速度由缓渐渐的加快了速度,他的身形一快起来,手中的剑式也跟着快了起来,像影子一般划过,看得一旁的几人眼花瞭乱记住了前面的记不左面的,一急起来,心头越乱,原本记了个七分的剑式几乎渐渐的忘却了,而那在前面舞剑的凌成手中的树枝却是划过了一声声凌厉的呼啸声,猛的一个挥过,似利剑一般的劈在了地面上,一股能量气流竟然顺着他手中的树枝迸射而出。

    “咻!砰砰砰……”

    一声凌厉的气流声划过,当树枝击中了地面时,地面上蓦然响起了几声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地面的尘土因这股气流的爆破飞溅而起,当尘土渐渐的平息下来时,凌成反手把树枝收于身后,像握着利剑般的姿势看着他们:“记下了多少?”

    子砚几人相视了一眼,一时间没人开口,顿了一下,子源这才说道:“师傅,那个、我只记下了五成。”几人中,也只有他最精通剑法,但是今天他却只记下了五成,而且这五成还不一定能参悟得透,他都如此了,另外的几人更不用说了。

    凌成看了他们几人一眼,便移开了目光,把视线落站在一旁的人身上:“子情,你呢?”

    而就在凌成与他们几人说话的其间,子情半低着头敛下了眼眸,把刚才他所舞的一整套剑法在脑海里再想了一遍,集中着精神以至于凌成在叫她都没有听见。

    “子情?”凌成微皱着眉头,有些不满她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走神了,而且还是在他教她剑法的时候。

    “啊?师傅,什么事?”终于听到他在叫她了,子情本能的抬起了头,神色茫然的看着他。刚才他说什么了?她只顾着回想着刚才的剑式,没有听见他的话。

    一旁的几人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不屑的目光带着几分的轻蔑扫向了她,就连最精通剑法的二师兄子源都只记下了五成,就她那个模样估计想记下一招也难,真不知道师傅到底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

    “刚才的剑法你记下多少了?”凌成又开口问了一遍,低沉的声音完全听不出喜怒。

    听到这话,子情定定的看着他,眼眸中似有光芒闪过,却无人看懂。她全都记下来了,但是她可以说吗?一时间,顿了再顿,就是没有回话,开口骗他,她不想。

    “算了,你记下了多少就自己先学着吧!过几天我再看看你学会了多少。”凌成说着,走了过去从怀中取出了一本心法说:“这本心法你拿着看,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说着,把书递给她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看到他大步离开的身影,子情突然开口喊了声:“谢谢师傅!”子情注意到,虽然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应,但是他的脚步却在那一瞬间顿了一下。

    “二师兄,你的剑法是我们几人当中最好的,你能记下了五成,但我却只记下了三成,不如我们一起去那边练,你也好再指点一下我们。”子琴开口说着,娇美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来到了子源的身边。

    旁边的子砚也开口笑道:“子源,走吧!我们去那边把师傅刚才教的练一遍,我也只记得到一些,你也帮我看看有哪里是我记错了的。”几人中子源的剑法是最好的,要练剑法,自然要找他指点。

    “好,那我们去那边吧!”子源笑着点了点头,不屑的瞥了那静立在一旁的子情一眼,这才与几人转身离开。

    子情看了他们几人离去的身影一眼,这才把手中的心法放进了怀里,又走到了大水缸边拿起了两个水桶往溪过走去。剑法,她记下了,但是她练习一定不能让他们看见!白天多挑一些水,能让她的身子骨硬朗一些,也能让她的力气大一点,这对她以后的修炼是一定有帮助的!

    走到了溪边,这才把水桶放在了一旁,拿出了怀里的心法静静的看着,一目十行的记下后,又闭上了眼睛慢慢的回想了一遍,这才把书放进了怀里,挑起了两半桶水往回走着。

    而就在她走后,那隐身在不远处的凌成慢慢的走了出来,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了她那单薄瘦小的身上……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