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5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谁动的手脚?
    白天,子情还是把大水缸的水挑满了,晚上,她修炼师傅给她的内功心法,几天过后,最明显的就是在提水的时候她可以两手伸直的提起两桶水不洒一滴,脚下的力道与双手的力道都随着每天的煅烧而加强着,而在这凌山峰内,除了一直暗中注意着她的凌成,没有人知道她正在慢慢的变强着。

    今天,把水缸的水挑满了之后她便闲着没事了,平时只在他们的面前随便的比划着第一式的剑式,而那聚在一起修炼的几人一直也认为她只记得这第一式,一个个更是对她打心底浮起了不屑与轻蔑。

    拿着师傅给她的木剑,子情走到了一块空地上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前几日那套剑法的第一式,师傅说,这这套剑法叫轻风剑法,若是能悟透其中的奥秘,这套剑法的威力无穷。

    而这套轻风剑法一共也才九式,每一招的威力都是不容小窥的,看似简单的一招若是运用错了,就无法发挥出这一式本身的威力与精髓,每一天,她都要一遍遍的练习着这第一式,一遍又一遍的悟着这一式的精髓,虽然没有注入什么内功,练习起来的速度也是极为缓慢的,在别人的眼中她所练习的那一式根本就被她舞得不伦不论,但其中的感悟如何,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练习了一个多时辰后,她自顾自的转身往自己居住的茅屋走去,她要去砍两块木桩回去放东西,要不然她的小茅屋里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摆放东西的地方。

    而那在一起练剑的几人一见她又离开了,也跟着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子纱瞥了那渐渐走远的身影一眼,说道:“你们说,她那一式要练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这都练了好些天了,她却还是练着那一式,真没用。”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各人,师傅都没开口,就更不用我们去理会了,就她那模样,估计就是苦修个十年也无法成为青山的风云弟子。”子源睨了那离开的身影一眼,一边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剑,当目光触及那被她咬着还留下印记的牙印时,原本带着笑意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该死的!他每一回看到了这个牙印就像在提醒着他,他曾被那个可恶的子情险些咬下了一块肉!这对于他来说,无疑的是一种耻辱!时刻的提醒着他的耻辱!

    子琴注意到了子源脸上的神色,当下便开口问道:“几位师兄,我们真的就这样放过她?师傅虽然说不准我们再欺凌她,但我们若是想教训她,方法多得是!”

    一旁的子砚和子立听到这话,两人只是朝他们看了一眼,并没有开口。子砚虽然也不喜欢那个子情,但是师傅已经发话了,他并不想再去惹师傅生气,而子立则觉得她也不过是一个比他们还要小上几岁的孝,这样一而再的找她麻烦确实不好。

    子杰见子砚和子立都没有开口,便对子琴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原先第一眼看到子情时,倒是觉得她长得很是精致,喜欢不已的,但是她的眼中没有他们,从第一天开始便是如此,而他的喜欢也从那一刻转变为讨厌,讨厌她的安静,讨厌她一副什么也不关她的事的样子!

    看了他们几人一眼,子琴扬唇一笑:“前面不远处的树上有一个蜂窝,我们去摘了,然后丢到她的茅屋里去怎么样?”漂亮的大眼睛带着几分兴奋的笑意看着他们几人。

    “大师兄,四师弟,你们两人怎么说?”子源开口问着,目光落在一直如旁观者一般的两人身上。

    两人相视了一眼,子砚率先开口说:“师傅已经下了命令,不要去惹她,我是不打算再惹师傅生气了,至于你们想做什么我是什么也不知道,我要去练功了。”声音一落,他看了几人一眼便迈步离开。

    子立一见他走了,连忙说道:“我要陪大师兄练功,你们刚才说什么我也没听见。”自己不参与就不要知太多,否则师傅一问起来,他还真不知怎么回答。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玩我们自己的,现在,先来说说谁去摘那个马蜂窝?”子杰说着,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

    “子纱的轻功最好,不如就由她去摘吧!”子琴笑说着,不等她开口又说道:“子纱,子情处处与我们作对,你身为我们的一份子,轻功又是几人中最好的,这事没有人能比你更为合适了!”

    子纱迟疑的看着她说:“五师姐,可是那马蜂窝那么高,而且里头的马蜂应该是不少的,要是一个不小心我被马蜂剌到了怎么办?”她虽然年轻小,但是也不笨,他们几人又不是说不会轻功,凭什么就是她去了?

    “要不我来吧!我的轻功虽然比不上子纱的,不过要跃上那棵大树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的,就这么说定了,这事交给我去办吧!”子杰爽快的说着,朝周围看了看,又转身对子琴问:“子琴,你说的那个马蜂窝是在哪里啊?我怎么没看见?”

    “三师兄,在那边,我带你们一起去吧!”子琴说着,转身往后面的树木走去。直到来到了那棵大树的不远处,她才指着上面的那个很大的马蜂窝说:“你们看,就是那里了。”要是这东西砸到了子情的茅屋里去把她扎个半死,那真是痛快极了!

    “你们在这边等着,我去摘下来。”子杰说着,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衣,准备用来包住那个马蜂窝。

    子源看了那个马蜂窝一眼,开口提醒道:“小心一点,在外衣还没把那个蜂窝包住时,一定不能碰到它,要不然那里面的马蜂跑出来会把我们扎个半死的。”

    “知道啦!我会小心的。”子杰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飞快的来到那树下,内力一提,脚尖一点,轻身跃了上去,手中的外衣正准备包住那个马蜂窝,谁知在同时,那马蜂窝突然间晃了一下,整个就这么毫无预警的掉了下来,里面的黄头马蜂一拥而出,嗡嗡直响。

    “啊……”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