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5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她想知道他是谁?
    子杰惊呼一声,身影迅速的往下一纵,拿着手中的外袍包着自己的头一边运起轻功迅速的逃走,带着惊慌的声音一边大声的喊着:“快走!快!快!”

    “啊!是黄马蜂!快走!”

    原本在一旁看着的几人见子杰头上包着外衣竟然朝他们跑了过来,当下惊得飞快的动气往前掠去。黄马蜂可不是一般的蜂,若是被扎到了不止会很疼,还会肿起一个大包,想到这,几人都拼命的往四处跑着,他们可不想自己的脸肿起一个个难看的大包。

    “三师兄,你别、别跟着我!你跑别处去!”轻功不错的子纱急得团团转,她的轻功在几人当中是最好的,本来可以甩掉那些追着她的黄头蜂的,但是她三师兄一直跟在她的身后跑,那衅头蜂也都跟在了他的身后追,这样一来,她就是拼命的甩也甩不掉了,眼见那衅头蜂越来越多,不由急得眼眶微红。

    “我、我、啊……痛死我了!”子杰刚想开口,谁知一只黄头蜂竟然隔着他的外袍一剌狠狠的扎到了他的额头上,痛得他倒抽了一口气,原本因跑了好几圈而有泻慢的脚步被这一剌激又是健步如飞。

    倚在树上的某一个身影,看着那底下抱头乱窜的一个个狼狈身影不时的惨叫着时,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最近几天闲着没事他都会来这里转转,这一转,看着那个小丫头天天比划着同一招,倒是看上瘾了,听到这些人想着算计她,自然就不能让她随便被欺负了,心念一转,闪身跃入另一棵大树上,快得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根本无人能捕捉得到。

    另一边后山的林子中,子情拿斧头一下下的往树身上砍去,宁静的林子中除了不时传出的砍树声之外,便只有那鸟儿鸣叫的声音以及树叶被风吹响的沙沙声。

    “砰!砰砰砰!”

    突然间,一抺黑色的身影双脚倒勾住树枝,头往下倒去,白色的头发垂了下去,他双手环着胸,一脸的笑意:“小丫头,原来你在这里啊!老头我找了你半天了。”

    斧头才一举起,正打算一斧头重重的劈落,却突然间冒出了个白花花的脑袋来,拿着斧头的手一顿,看了那怪异的老者一眼:“我在砍树。”要是她刚才快了一点,这斧头就砍到人脑袋上去了。

    “老头我看见了,知道你在砍树。”老者笑眯眯的说着,脚下力道一勾,原本贴在树身上的身体便也跃了上去,坐在了上面说:“刚才老头帮你做了件好事。”说着,一副你快问我快问我的模样看着她。

    “这大白天的,你不怕被人看见了?”子情的斧头又砍下,人小力气也不够大,砍了好一会了也没能把这棵大树砍断。

    原本兴致正好的老头一见她一脸不感兴趣的模样,不由微微提高了声音:“你不问我做了什么事?你不好奇?你到底是不是孝来的?怎么能没有好奇心?”

    子情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会,不知道他既然不想让人知道他的存在,为什么却总是出现在她的面前,顿了一下,又扬起手中的斧头继续砍树。

    “哎,真是个闷葫芦。”老头瞥了她一眼,自顾自的说:“刚才你的那些师兄姐们商量着要拿个黄头蜂窝送给你,老头我好心的把那一窝的黄头蜂送了给他们,现在一个个都被那扎得哇哇大叫,啧啧,被黄头蜂扎了,没了三五天那大包可不会消。”想到那几人东窜西跳的模样,老头的眼睛又笑眯成了一条线,果然还是多出来走动走动的好。

    “小丫头,最近有没打什么野味吃啊?上回那锅蛇汤,啧啧,真是让我回味无穷。”

    “没有。”她应了一声,头也没抬的继续砍树。难怪刚才听到前面的惨叫声,原来是这样,脑海里一边想着事情,手里拿着斧头一边的砍着,当她想起那老头时,抬头往树上一看,已经没了他的身影。

    周围没有人,她拿出了木剑开始练习着那一套清风剑法,剑随心动,小小的身影舞起剑来有模有样,那熟练的招式与木剑上凝聚出的一丝丝细小的能量气息,一点也不像是刚学剑法没多久的人。

    树林中,其中的一棵树上站着一名白色的身影,刚毅却不失俊美的容颜如同天人一般,卓绝的身影,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势,一身的尊贵气息,给人一种贵不可攀的感觉,他看似温柔,浑身却透着丝丝冷峻,那一双蕴含着无限锋芒的深邃黑瞳有人无人能穿透的流光,此时正落在那前面不远处的小小身影之上。

    突然间,他踏风飞落地面,白色的衣袂在风中轻轻的拂动着,悄然无声慢慢的走近那抺正在练剑的身影,性感的薄唇微动,少年的声音清如深山中的泉水,不紧不慢,却沁入心扉:“错了,应该这样。”

    随着那悦耳的声音一落下,在子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年从身后靠近了她,修长的手掌包住了她的小手,另一只手环住了她的小腰,脚下步伐一移,被两人握着的剑随着少年的舞动而动了起来,似流水般的剑法,似轻风般的身影,子情的手随着木剑的挥动而移动着,她的目光专注的注意着剑法与自己被带着移动的步伐与身影,一点点的记了下来。

    她虽然有过目不忘的天赋,但是没人看她练剑,没人给她指点,有时就算是自己做错了也没有发觉,这几天一直练着这套清风剑法,但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她一遍一遍的回想着清风剑法的招式,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错在了哪里?

    今日这人手把手的教她舞了一遍,她似茅塞顿开,看清了自己一直没看到的误点,清风剑法舞得越发的顺手,虽然现在体内能量不强,但假以时日,她定然能发挥出清风剑法的威力!

    只是,这人是谁?心念一动,身形同时停了下来,心底升起的一个念头,她想知道,这人是谁?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