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5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与子之情
    一转身,映入眼的是一身价值不菲的白衣,丝滑的布料触感很是舒服,白衣上,有着以黑线勾勒出来的几朵白云,她与他靠得很近,他身上的气息扑鼻而来,很是好闻,却不同于女孩的清香,再往上看,如墨般的黑发垂落在胸前,再往上看,是一张令人看了一回就忘不了的俊脸。

    刚毅的轮廓却不失俊美,深刻的五官如同是上天精雕细刻的一般,剑眉飞挺锐利如剑,黑瞳深邃尤如古井深潭,鼻梁高高挺起,薄唇微微抿着,出色的五官配上了那刚毅的轮廓,令人见了久久无法回神……

    她怔怔的看着他,眼中有着惊艳,有的错愕,有的不解。这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一个人,只是,她从没见过他,这凌峰山也很少有外人来,他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还教她舞剑?

    “记下了吗?”少年的声音再次传出,比先前多了一丝温度,看向她的眼中也柔和了几分,见趴在他怀里仰着头怔怔的看着他的小女孩,少年难得的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也正因为这一丝的笑意,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真实。

    听到他的声音传来,子情这才回过了神,见自己竟然趴在他的怀里,连忙往后退去,一边说道:“记下了。”稚嫩的声音听不出情绪的波动,一双清澈的眼眸紧紧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你是谁?”

    “在这里还习惯吗?”少年没有回答她的话,又问了另一个问题。

    而子情听到了这话,心下生了几分的疑惑,见他一双深邃的眼眸紧盯着她看,当下应道:“日子久了就习惯,在这里,师傅待我很好。”看着他,又问:“你的名字?”

    见她固执的想知道他是谁,少年眼中多了一抺笑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上的发:“名字很重要吗?”

    子情点了点头:“嗯!”

    “为什么?”

    “因为我想知道。”

    “辰,你可以叫我辰。”少年说着,只因女孩的话而唇角微扬。

    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她的唇角也微微的扬起一丝笑意:“我叫子情。”此时的她根本没注意,这是她来到这里露出的第一个微笑……

    “执子之手,与子之情,子情,我记下了。”他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条水滴形的项链:“好看吗?”

    “嗯。”她应了一声,那项链中间垂落着一滴紫色的水滴,似玉,又像是水晶,晶莹剔透很是美丽。

    “送给你的。”他说着,走上前在她微怔的瞬间帮她戴上:“不要取下来,也不要被别人看见。”这是紫水玉,有强身健体之功效,更能解世间奇毒,冬暖夏凉,是世间少有的珍宝。

    “可是我没东西送给你。”娘亲曾说过,不能随便收别人的礼物,收下了,就要回礼,可她现在没东西可以送给他。

    “没关系,你只要答应我,不要取下来就好了。”

    “好,我永远都不会取下来!”稚嫩的声音带着一抺坚定,清澈的眼眸看着面前的少年,心下则想着,他所说的执子之手,与子之情,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这才乖。”他唇角微扬,露出了一丝笑意,目光看到她才砍了一半的树,便问:“你砍这树做什么?”

    “我的小茅屋里只有一张桌子,砍了木桩可以搬回去放东西。”她看了那砍了半天也没砍断的大树一眼说:“这树太大了,不太好砍,总是砍不断。”

    少年一笑,说道:“没关系,我帮你。”带着笑意的温和声音一落,拿过了她手中的木剑说:“把你的木剑借用一下。”说着,走向了那棵大树,原本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把小小的木剑,被他接过手后,竟然渐渐的被复上了一层青色的光芒,隐隐有一股剑气的呼啸声在涌动着。

    一旁看着的子情惊讶的看着他,青色的玄气光芒?是说,他是一名武圣?运用了玄气之后,那把小小的木剑也可以砍断了那棵大树吗?

    只见,白衣飞扬的少年手中持着那把泛着一股青色光芒的木剑,蓦然一扬手,手中的木剑往那棵大树劈去,咻的一声划过,一道青色的玄气从木剑上迸射而出,划过了那棵大树,咔嚓的一声大树整棵被切断了,在倒下之际,白色的身影往上一跃,手中的木剑在半空中挥舞着,几道青色的玄气划过之后,几块切得整齐的木桩应声而落。

    “砰砰砰……”

    少年来到她的身边,把手中的木剑递还给她:“你自己搬得回去吗?”

    “可以。”子情点了点头。

    “嗯,那就好,我要走了,下回再来看你。”他温和的说着,深邃的目光中泛过一抺不知名的光芒,一身冷意褪去的他,像极了一个温文尔雅的人。

    “好。”子情应着,心下因他的一句我下回再来看你而期待着,然,却不知,这一别离,再次相见竟然是几年后……

    少年一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踏着轻风飘然离去。看着那飘逸卓绝的身影在她的面前消失,子情这才收回了眼眸,一边暗想着,辰?他也是这青山里的人吗?他是哪座峰的弟子?青色的玄气,他竟然已经是武圣了么?看着地上的已经切好的木桩,她把木剑别在腰间,这才走过去抱起木桩往自己的小茅屋走去。

    次日清晨

    凌成看着面前的几个徒弟,见他们除了子砚子立和子情之外,另外的几人竟然都被黄马蜂扎得一张脸肿得老高,嘴唇紧抿着,微板着脸,沉声问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弄成这样了?”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的看了一眼后,子杰这才小声的说道:“师傅,我们不小心把树上的黄马蜂窝给弄掉了,所以、所以……”

    “今天本来是想让你们去看看青山里的召唤仪式的,不过你们几个弄成这个样子,我看就不要去了,子砚你们几人去吧!”凌成沉声说着,目光在几人的身上扫过。

    ------题外话------

    亲们若是喜欢的,记得收藏支持哈o(n_n)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