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7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以退为进
    墨成轩是修炼之人,耳力非比常人,就算是那外面的人的声音压得很低,他也依旧听得清晰,当那邪传入了他的耳中,他回过了身,凌厉的目光朝那名躲在他身边的女子射了过去,黑瞳中,有的只有愤怒与无情,哪怕那女子长得娇艳柔美,也并没有一丝的怜惜之情。

    “你是什么人?”低沉的声音有着上位者的威仪,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冷血无情。

    女子拢了拢身上的衣裳,带着怯意的声音小声的说着:“公子,我、我叫林婉倩。”她轻声说着,小心翼翼的抬眸朝他看了一眼,又飞快的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墨成轩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虽然依旧黑沉着脸,但心下却是痛苦不已后悔莫及。他曾经答应过柔儿,这一生,绝不碰第二个女人,而今天,竟然因为醉酒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愧对柔儿,愧对他们之间的感情!

    他墨成轩一生从未失过礼数,如今对这名女子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若是扬长而去那不仅他会落下骂名,他碧落山庄更会受人指责,虽然昨夜迷迷糊糊,但这名女子的清白确实毁在他的手里,柔儿出事才三个月,他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这让他情何以堪?

    见到他眼中闪过悔恨的神色,林婉倩咬了咬唇,开口说道:“公子,你不用为昨晚的事情自责,婉倩得公子相救,这才逃过了那两人的魔掌,婉倩无父无母,孤苦无依,没有能力可以报答公子的大恩,昨夜以身相许,是婉倩自愿的,婉倩不会要公子负责的!”

    她的声音一顿,双手捉紧了自己身上的衣裳,轻声说道:“婉倩这就离开,不会再跟着公子了,公子放心吧!”她说着,移着脚步就朝门外走去,打开了房门,又向他行了一礼,这才往外面走去。没人看到,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她敛下的眼中划过了一丝不知名的幽光。

    墨成轩静静的看着她离开,并没有开口唤住她,虽然她的清白毁在他手里,但要他把她带回碧落山庄,带回他与柔儿的家,他真的做不到!做不到……

    “哎呀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晕过去了!”

    突然间,楼下传来了惊呼声,墨成轩默默的坐在房里,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但那记忆却是一片的模糊,依稀只记得一些。目光朝那凌乱的床上看去,那里已经干涸的落红显眼的染红了那白色的床单,似在告诉着他,就算昨晚的记忆是模糊的,但是发生了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就算他多么的不想承认,那也是真的发生过的!

    “不好了墨庄主,刚才你房里的那名小姐在楼下大门口晕过去了!”店小二匆匆来说着,气喘喘的看着房里的墨成轩。

    听到这话,墨成轩眉头微拧,站起了身走了出去,来到了楼下,看到了那已经被人扶起来趴在桌面上的娇艳女子,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了一会,便迈步往外走去,低沉而带着威严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说出:“让人把她送到碧落山庄去。”

    看着他自己往外面走去,小二不由不解的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喃喃的说着:“奇怪,这墨庄主不是要回碧落山庄吗?怎么不自己顺便把这位小姐带回去?”

    “说那么多做什么?去!找个人叫辆马车,把人给他送回去。”掌柜的说着看了那女子一眼,也走开了。

    而在凌峰山的山顶,子情独自一人坐在那高高的山顶之处,目光看着那前面绿油油的一片树林,思绪不由飘远了。

    她在这青山已经三个多月了,爹爹找不到她,应该会很担心吧!可她身在这青山之中,又出不了青山,她应该如何告诉爹爹她还活着?如何告诉爹爹她在这里?

    “丫头,在想什么呢?”老者无声无息的来到她的身旁坐下,伸了伸腰看着那底下的一片树林,黑色的衣袍在晨风中微微的拂动着,他侧过了头看着旁边的子情一眼,正好看到了她还不来得及收起的悲伤与担忧:“怎么啦?那几个小家伙又欺负你了?”

    子情摇了摇头,轻声说:“没有。”因师傅放了话,所以他们这阵子都没再找她的麻烦,不过她倒是听到了白逸前段时间天天骑着白纹虎王在青山中走动着,像是在找她的踪影。

    “没有?你这样子分明就是有事,说吧!有什么跟爷爷说,爷爷帮你出头。”老者说着,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闻言,子情转过来脸看向了他,平静的眼眸定定的看着,顿了一下,开口说道:“爷爷,你能帮我一个忙吗?”三个月了,她担心爹爹伤透了心,她好想可以下山回去见他,但知道现在下山是不可能的,但至少也应该捎个信告诉他,她还好好的活着。

    “什么?你说,要是爷爷能帮上忙的,自然是帮忙。”老者笑眯着一双眼睛说着,眯着一条线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有些好奇她竟然会开口要他帮忙,要知道,自他认识她以来,她什么事都是亲力亲为不假他人之手,这会怎么会想到请他帮什么忙了?

    “爷爷,三个月前,我和娘亲回外公家时在路上遇到了追杀,娘亲为了救我,被那些黑衣人杀死了,而我当时躲在草丛中,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在我的面前死去,到了最后我晕了过去,不知是谁把我送到了这里,成为了师傅的徒弟。”

    子情的话才说着,顿了一下,看了老者一眼又继续说着上:“我在这青山已经三个月了,起初来这里人生地不熟,还时常遭受到他们的欺压,现在已经好多了,今天在这山顶上坐着,看着那树木过后的另一边天空,想起了家中的爹爹,他若是找不到我,定然会很担心的。”

    “你想要我帮你带个消息?”老者诧异的看着她,挠了挠头讪笑着说:“若是别的爷爷我可能是帮得上忙,不过这个,还真的不太好办呢!”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