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8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惊人进步
    闻言,她点了点头:“嗯,子情知道了。”她会努力练好内功心法,让自己变得强大,只有强大,她才可以保护她要保护的人!同样的事情,她决对不会让它经历两次!

    看着那已经升起来的太阳,她站了起来说:“爷爷,我先回去了。”每天早上她都要去挑水煅炼身体,把自己的体格练好,起初感觉很吃力,不过现在挑水对她来说已经是很轻易的事情了,再练上几个月,就可以不用再煅炼体力了,到时就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修炼内功心法上面。

    “去吧去吧!记得叫你那古板师傅给你捎个口信回家。”老者朝她挥了挥手,自己则伸了伸腰说:“爷爷我还要在这里晒一会太阳。”刚才顾着看着她在那里进阶,自己都没休息到,刚升起的阳光暖暖的,最是舒服了。

    “嗯。”子情笑着应了一声,这才往下走去。

    从凌峰山顶上走下来,约一柱香的时间,当她来到平时众人练武的地方时,见子砚他们已经在那里各自各的练着,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她从没跟他们说过话,就是看到了也当没看到一样,对她来说,他们全都只是陌生人,与她无关的陌生人。

    走到了水缸边拿起了两个木桶就往溪边走着,这三个月来,每日的提水已经成了她的习惯之一,自在两脚上绑上了铁片后,除了沐浴的时候拿下来之外,就连睡觉时她都绑着,这样的训练了三个月已经习惯了两脚间的重量。

    见子情在他们的面前走过,子源停下了手朝她瞥了一眼,眼中带着几分愤恨的神色,每当看到他手上的那个被咬出来的牙印,他就直想把她捉起来狠狠的打上一回,奈何师傅交待过他们,谁若敢再对她动手就不止是惩罚一下就了事的了,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不得不忍了下来!

    子琴看了他一眼,说道:“二师兄,这都三个月了,你还在想着怎么收拾她呀?还是算了吧!免得又惹师傅生气。”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师傅会这么偏心?虽然是板着一张脸,但是对她却是那么好,她一个乡下出来的丫头,到底凭什么让师傅那样偏心了?”子纱微嘟着小嘴说着,一脸的愤愤不平:“我们都是出自名门世家的,哪一点比不上那个丫头了?就不知道师傅到底看中了她的什么!”

    子立看着子情离去的方向,低声说道:“她也还真的就那次之后就没再跟我们说过一句话,也没再叫过一声师兄。”当日她在师傅面前说不会再叫他们师兄,也不会把他们当成师兄,还真的就没再多看过他们一眼,就是从他们的旁边经过,也不会跟他们说话。想到这,心下不禁有些黯然,他当时如果站出来帮她,也许她就不会这样了。

    “哼!谁希罕当她的师兄了?她来我们凌峰山已经三个多月了,你看师傅那日教的那一套清风剑法她学到现在还在学第一招,就她那个样子,还是别跟她扯上关系的好,免得丢人现眼。”子杰见几人都停了下来议论着,自己也停下了手,双手环着胸口冷声的哼着。

    听到这话,几人这才想起子情还真的一直都在练着清风剑法的第一招。子立问着身边的子源说:“二师兄,你的剑法是我们几人当中最好的,你觉得子情把那清风剑法的第一招练得怎么样?”

    一听这话,几人的目光都落在子源的身上,他们几人虽然也习着剑法,但是剑法毕竟不是他们的专长,也看不出那子情学的那一招学得怎么样,不过学了三个月了还在学第一招,估计就是整个青山也不会有人像她这样愚笨的了,要知道,修炼不仅要有天赋,更要有悟性,若是参悟不透个中精髓,那就算是让她知道了一整套的剑法也发挥不出那套剑法本身的威力。

    “切!就她那个样子,练了三个月了还在练第一招,这不明摆着的吗?还用问怎么样?”子源轻蔑的说着,一脸的鄙夷。他在这青山也几年了,还没见过有人像她那样愚笨的,竟然学了三个月了还在练第一招,估计就是再练个十年也练不出个什么样子来。

    而在几人说话间,子情两手提着两桶水慢慢的走了回来,她步伐沉稳,两手平放而开,走路身稳双肩不摇,提着两桶满满的水一滴也不洒出,只是,那对她心存轻蔑之意的几人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一点。

    从茅屋中走出来的凌成却注意到了,他不仅注意到了这一点,更注意到她身上的气息有些不一样了。从这里到溪边的这一段路,她提着这两桶水却气息平稳,不急不燥,单单这一点就已经不简单,想不到短短的三个月,她竟然有这样的进步,这样的修炼天赋,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师傅!”

    看到他们师傅出来了,子砚几人连忙站直了身体恭敬的唤了一声,在他嗯了一声之后,几人连忙各归各的去修炼着。子砚叫了子立当他的对手,练习着最近新学的拳法,而子源则和子琴在比划着,两人过着招,想在实战中提升战斗力以及反应力,子杰在练习着暗器,轻功较好的子纱一边往半空丢着石子,让子杰的暗器在一瞬间击出,以此练着他的眼力手力以及精准度。

    子情走了过来,看到了他,便轻声唤了一声:“师傅。”

    “嗯。”凌成点了点头,目光在她的身上停顿了一会,这才移开。

    把提回来的水倒进了水缸,她又往溪边走去,一边想着,等天色晚一点他们都回去的时候,再跟师傅说吧!到时她还想问一下当日是谁救了她?又是谁把她送到了这里?

    从她身上收回目光的凌成把目光落在了那一旁练习着的几人身上,看着他们的进度,目光微闪。在他的这几个徒弟当中,子砚与子源的身手都是不错的,只是,两人的修炼天赋却是有限的,子砚虽然是稳扎稳打型,但是却不懂变通,不懂得灵活运用所学,而子源,剑法是不错,但是却心高气傲,这对修炼者而言是最避忌的。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