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8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 你悟性不高
    “师傅,我有一点不明白,怎么我这暗器射出去了,打中了目光但是那力道却不足,而力道运足了,目标却又击不中,这是怎么回事?”子杰来到了凌成的面前问着,因为最近练来练去总是不顺手,自己又想不明白这问题是出在哪里,师兄他们又不是学暗器的,自然也无法为他解惑,所以只能问师傅了。

    闻言,凌成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你做一次给为师看看。”说着,负手而立站在一旁。

    “是!”子杰应了一声,示意子纱做好准备。

    而原本练着的几人听到了子杰的话,也都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他们这两天也听到子杰说他的暗器总是射不准,不是力道掌握不到就是目标击不中,听到师傅要指点他,他们自然也得在一旁看着,他们发现不到的问题,师傅是怎么发现的?

    “三师兄,可以开始了。”子纱说着,手中拿着一些小石头,准备抛上半空。

    “好,那就开始吧!”子杰说着,做好了准备就准备射出暗器,不想在这时听到了他师傅的声音。

    “慢着。”凌成瞥了他和子纱一眼,严肃的面容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听到他的话,子杰微怔,回头问:“师傅,怎么了?”这不是正要开始吗?他怎么喊慢着?

    “你平时都是这样练的?”凌成问着,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威严,目光落在子杰的身上,刚才他出了茅屋时就看见他这么练,不过以为这只是他闲散着练着放松一下,谁知他竟然想这样练给他看,他记得,他有教过他怎么练暗器的,怎么练着练着,倒成了这个样子了?

    被这么一问,子杰愣了愣,而后点了点头说:“是啊!”这样练有什么问题吗?

    闻言,凌成眉头微拧,沉声问:“为师第一天教你暗器时,就已经说过怎么练了,起初你是那样练的,但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是谁教你这样练暗器的?”低沉的声音,似乎带着一股不满,那严肃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了子杰的身上,看得他心虚不已。

    见他避开了他的目光垂低下了头,凌成突然开口说道:“把那半空中的两只鸟打下来!”

    一听这话,子杰连忙朝天空看去,见到那半空中飞着两只鸟儿,连忙出手朝它们射出了暗器,谁知暗器却在那两只鸟的身边射过,只掉下了一根鸟毛晃悠悠的飞了下来,正好掉落在他的头顶上。

    一旁的几人看了想笑不敢笑,因为他们师傅在看了子杰所射出的暗器后,那一张已经常年板着的脸越是黑沉,估计他们若敢在这时笑出声,一定会吃不完兜着走。

    “你确定你有练习?”凌成沉声问着,凌厉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似要把他看穿一般,有点吓人。

    子杰连忙点了点头说:“有!师妹一直帮着我一起练的,由她手里抛出的东西,我通常都是会射中的,只是这个力道掌握得不是很好。”

    “看来你是没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像你这样练暗器,就是再练个十年也练不出什么来。”凌成说着,目光从他身上扫过,眼角瞥见提着两桶水的子情正从不远处走了回来。

    “师傅,您能说明白一点吗?我还是没听懂。”子杰挠了挠头,没弄明白他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他的暗器不好?再练个十年也练不成什么来?但是他的暗器在几人当中已经算是最好的了,平时也都是一百发里有九十发是射中的,只是刚才在师傅的面前失了平时的水准了。

    凌成瞥了他一眼说:“没有人在要杀你之前告诉你他要杀你,你若不能做到眼到心到手到这三到,那你这暗器也不用练了,你让子纱帮你往半空中抛石子,但是这样的练习根本不是练习,因为她已经告诉你,她准备随时出手,你要做好准备,今天在这里你连那从半空中飞过的两只小鸟也射不下来,他日,若对方是要杀你的人,你的这一错手,已经失去了先机,双方对战,你必死无疑!”

    听到这话,原本在一旁想笑却不敢笑的几人神色都凝重了起来,因为师傅的这一番话,不仅是对子杰有用,对他们也是同样的道理,若他们无法做到精准的取人之性命,眼到手到的灵活运用自己的武功,那在应敌的时间,躺下的那个极有可能就会是他们自己!

    被这么一说,子杰心头猛然轰的一声炸开,瞬间明白了问题出在了哪里。确实,如果是对敌的话,敌人不可能会告诉他何时出手,如果他不能做到在敌人出手时准确的取了对方的性命,那死的那一个,就会是他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后背不由泛起了一丝寒意,心头不禁升起了一股后怕,若是今日师傅没有点明白,而他自己也无法明白到这一点,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当下,他连忙愧疚的跪了下来:“师傅,徒儿知道错了!徒儿日后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这样的错误,一次就已经够了。

    凌成看了他一眼,沉声说道:“暗器重在精,准,快,眼到心到手到,你虽然勤加练习,但是悟性不高,好好参透吧!”声音一落下,衣袖一拂,转身离开。

    听着他们刚才说的话,子情抬眸看向了那已经走远了的身影,不知怎么的,她感觉刚才师傅的话不止是对子杰所说,更是对她所说,看到他已经大步离开,她想了想,放下了手中的两个木桶,跟在他的身后而去。

    而子杰听着他的话,怔怔的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愣了好半响,这才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那天空中飞过的鸟儿,手中的暗器再次的射去,竟然还是射偏了,不由咬了咬牙,拳头一拧往后山而去。

    “三师兄!”

    子纱唤着,想要跟上去,却被他们拉住了:“让他一个人静一下吧!被师傅那样说,他心里怕也不好受。”子杰自恃甚高,如今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连两只鸟儿也射不中,又被师傅当面批说他悟性不高,怕是心里很难受吧!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