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9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被抽离的记忆
    听到这话,几人都沉默了,似带着叹息,也有着无奈。见状,雪柔朝自己的身上看了看,见自己所躺着的,是水晶柜子,这水晶柜子是他们灵蛇岛的宝物之一,有强身健体之神效,自己一向身体都是很好的,怎么会躺在这里面?

    凝神想了想,谁知头却疼得厉害,不由双手抱着头,低呼着:“啊……我的头,我的头好痛……”脑海里像有什么一闪而过,却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只知道疼了厉害。

    “柔儿柔儿,你先放松下来,别想那么多。”中年美妇连忙安抚着,一手轻拍着她的后背,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眼中尽是心疼的神色。

    “娘亲,让我来吧!既然柔儿已经醒过来了,我们还是把她送回她的院子好好休养。”老大,龙镇铭沉声说着。

    雪柔从中年美妇怀里抬起了头,带着一丝迷茫与痛苦的目光看着他们几人,无助的问着:“爹,娘,大哥,二哥,我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的脑海里除了你们之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无助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哽咽,双手捂着胸口说:“我好像不见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心里好难受,好难受……”她的脑海什么也想不起来,心里空荡荡的,像是有什么东西不见了一样,很难受。

    听到她的话,中年美妇不由抬起衣袖拭了拭溢出来的泪水,看到她这么难过,她这个当娘的,心里又怎么会好受……

    见几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像是等他开口一样,中年男子不由轻叹了一声,走到了她的面前,深沉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一脸无助的女儿,这才开口说道:“你在外面出了意外,当你大哥和二哥找到你时,几乎以为救不回你了,因为用了药效的反应,你的墨发在一夜间变成了银丝,有些记忆可能也会随着消失了,不过这都不要紧,重要的是你活过来了。”

    他绝对不会告诉她,在帮她治疗的时候,他已经抽离了她的一些记忆,让她忘记了那个墨成轩,忘记了与他的一切,既然上天让她经历了那样生死,就代表着要把他的女儿送还给他,他相信,只要过一段时间,她就会淡忘了那一切,重新生活!

    龙镇铭和龙铭哲两人听到这话,不由暗叹了一声,他们知道爹因为气那墨成轩竟然让柔儿经历了这样的生死,所以才会在治疗的时间抽离了她与他之间的一切记忆,但是这样,对她真的是好的吗?他们不禁自问着,这样对他们最疼爱的妹妹,真的是最好的吗?倘若她有朝一日记起得一切,到时又会怎么样?

    “可是,为什么我会觉得不见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雪柔喃喃的问着,她的心空空的,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她知道那是很重要的,很重要的……

    “你是身体还虚弱,才会出现那样的感觉,放心吧!等休养好了,就不会再有那样的感觉了。”中年男子说着,转身对龙镇铭说:“抱你妹妹回去休息,让人好生侍候着。”

    “是。”龙镇铭沉声应了一声,走上前,弯腰把坐在水晶柜子里的雪柔抱了起来,放轻着声音说:“柔儿,大哥送你回你的院子。”说着,便抱着她大步的往外面走去。

    看着他们两人离开,中年美妇人不由轻泣出声:“夫君,我们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让柔儿忘记了与墨成轩的一切,这样真的是对的吗?”

    “哼!那个墨成轩,连保护自己的妻女的本事都没有,凭什么就想娶我的女儿了!让我的女儿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如今就连外孙女也估计是九死一生,这样的人,他哪一点尽到了为人夫为人父的本份了!当初就是我太心软!这一次,我绝不会再让我的女儿跟着那样的人!”中年男子沉声说着,衣袖一拂,大步的往外走去。

    龙铭哲走上前搂住了自己的娘亲,轻声安慰着:“娘,你就别担心了,这事情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柔儿与墨成轩往后会怎么样,这都是他们的命,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中年美妇点了点头,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像想起什么的问着:“对了,哲儿,小墨墨有消息没有?那可是柔儿的孩子,我的外孙女,现在这样也没了消息,到底是死是活也不知道,柔儿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连她的孩子也忘记了,那孩子,还那么小……”说着,不由份的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娘,你不要哭了,我和大哥都已经派了人出去暗中查找,如果小墨墨还活着,我们一定会知道的,你别伤心,小心身子。”龙铭哲安慰着,又道:“以后在柔儿的面前,娘亲切不可提起小墨墨与墨成轩。”

    “嗯,娘知道了,我去看看柔儿。”她说着,一边拭着泪水,一边往外面走去。见状,龙铭哲不由暗叹了一声,也跟着大步的走了出去。

    另一边,青山之中,凌峰山里,跟着她爷爷学医毒的子情这一天清晨背着一个小竹篮就往后山而去,她已经开始学习识别药草了,有时她会到后山中采一猩以用的药草回去晒干,继而自制成药。

    在采药到捣药到制药的过程中,她享受到的是一股别人无法体会的乐趣,当制成了一瓶药末时,她会很有成就感,越是感兴趣,越是有心去钻研,知道了师傅已经把话带给了她爹爹,现在的她已经放下了心,平日里练习心法和武功若是累了,她就背着小篮子上山采药,放松着心情,这样平静而忙碌的日子,让她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当她来到后山时,突然间察觉到一道带着探究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那样直勾勾的,不移不闪,令人想忽视都难,顺着那道视线寻去,她抬头往半空中一看,不由目光微闪。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