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09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暗中下药
    白逸微勾起唇角,桃花眼中带着笑意的说:“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免得到时又弄个假的来糊弄我。”说着,目光落在她背着的小竹篮上,问道:“你背着竹篮上这里来做什么?不用练武吗?”

    “我帮药谷的药师采药,采好了药再回去练武。”子情说着,抬眸看着他:“师兄,时候不早了,你也快点回去吧!”

    白逸一挑眉,双手环着胸口斜睨了她一眼说:“我怎么觉得你像是在赶我走似的?你一个凌峰山的弟子,怎么帮起药谷的药师采药了?日子过得太悠闲了?”

    “上回我的手擦伤了,上过药师那里几次,药师人很好,教我一些简单的草药知识,我有空就帮着采些认识的草药送到药谷去,等一下我还要去练武,要是让峰里的其他弟子看到我和你在一起,又不知会说出什么话来了,所以,师兄,你还是先回去吧!”

    桃花眼半眯,白逸勾唇笑道:“好吧!反正知道了你在这凌峰山,我现在也还有事情要去做,还真的没空在这里逗着你玩,下回吧!咱们下回见。”说着,张扬而显眼的红衣一扬,脸带笑意的飞身离开,一瞬间的时间,就消失在子情的视线了。

    看到他离开,子情这才轻叹了一声,双手拉了拉肩上背着的竹篮,这才继续往前走着。她现在抽出了一些时间帮药师采药,这样一来也可以掩饰爷爷教她医毒之事,而且她也可以大大方方的到处采药研制,因为众人都认为她是帮药师采的药,不会想到她自己也学着制药。

    走在山上,一边寻找着对自己有用的草药,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着,当她背着一竹篮的草药绕过后山准备先回自己的屋子时,却见两抺不算陌生的身影悄悄的潜入了她的屋子,见状,她屏住了呼吸,找了个地方隐藏起来。

    如今小有所成的她,想要隐藏她身上的气息已经是很容易的事情了,就算她的实力还太弱,但她的敏锐却是极其少有的,平静的目光看着那两人进去后就把茅屋的门轻手轻脚的关上,她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做什么,所以静静的在暗处等着。

    她知道那两个人偷进了她的屋子,绝对不会是有什么好事的,因为那两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子杰和子纱两人。师傅已经说过,让他们不要再找她麻烦,其他的几人倒也安份了不少,只有这两人,一而再的对她动了心思。

    子杰和子纱两人轻手轻脚的进了茅屋,打量了一下这简陋的小茅屋后,两人来到了桌边,子纱不时朝外观看着把风,以防那子情突然间回来了,一边压低着声音对子杰说:“三师兄,你快一点。”

    “放心,那个死丫头这回准又上山去帮药师采药了,没那么快回来了。”子杰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包药末,打开了桌面上的水壶,把役全倒了进去,再拿起那个水壶摇了摇,让里面的役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才把那盖子盖好。

    “好了,我们走吧!等那个死丫头回来一喝水,看她不中招!”子杰压低着的声音带着一股兴奋,像是很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似的。

    子纱看了看那个水壶,有些担心的问:“三师兄,那,这事要是让师傅知道了怎么样?”虽然他一直说不用担心,但不知怎么的,她就总觉得有些不安。

    “你不说我不说,师傅怎么可能会知道?再说了,这药无色无味,那个死丫头是不可能喝得出有什么不同的,走吧!我们等着看好戏就得了。”子杰说着,一边推着她往外走着,再把茅屋的门关好,两人这才悄然离去。

    等他们离开了,子情才从树后慢慢的走了出来,看了他们两人离去的方向,这才缓缓的往自己的小茅屋走去,推开了门,把背上的小竹篮放在了一边,这才开始打量着屋子的四周,一点点仔细的检查着。

    往前走了几步,目光落在了桌面上的那个水壶上,水壶边的那些白色粉末让她移开的目光停顿了下来,拿起了水壶的盖子,伸出一根手指在水壶的边上一划,把洒落在边缘那些不易察觉的白色粉末抺了起来,拿在面前仔细端详着,又闻了闻,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在桌边坐了下来,目光定定的看着那壶茶水,半响,这才移开了目光,看着外面那已经渐渐西落的夕阳,平静的眼眸微闪,走到了床边盘膝而坐,开始修习内功心法,像是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不曾发生过一样,平静得让人看不出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直到,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大约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床上一直修习着内功心法的子情这才睁开了眼眸,平静的目光一片的清冷,带着点点不符合年龄的气息,她轻呼出了一口气,这才下了床,来到了桌边,拿起了那个水壶,提起隐藏在身体里的玄气气息,小小的身体一跃,迅速的往渐渐暗下的外面而去……

    这个时候,那些人一定是修炼后正准备去吃晚饭,这个时候动手,绝对的神不知鬼不觉。既然他们一而再的想要惹她,那她只有把他们的一番心意原封不动的还回去!她倒是想看看,他们在她的水壶里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轻盈的身法带着一丝的诡异,悄然无声的来到了子杰的房中,在这凌峰山里,因为这里的弟子只有少少的几人,所以每一人都各自有一处茅屋,除了她的茅屋比较偏僻之外,其他的几人都相隔不远。

    当她来到子杰的房中时,走到了桌边,把手中水壶里的水往他的水壶里倒进去了一半,这才轻身离开,带着剩下那些被下了药的水,往子纱的茅屋而去。

    她不会跟他们斗,但也绝不会让他们欺负到头上来!若以为她年纪尚小就好欺负,那他们就错了!

    同样的把被下了药的水倒进了子纱的水壶里,子情这才悄然离开,把水壶清洗后回到自己的茅屋里,这才往吃饭的地方慢慢的走去,半敛下的眼眸闪过一抺精光,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知道那药到底是有什么作用的了。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