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01.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把被子掀开
    她洗濑好后,走出了房门,平静漆黑的迷人眼眸泛过一抺幽光,好看的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轻移步伐往前走去。小小人儿,天生丽质,素颜难掩其出众神采,一身素衣,墨发轻束而起,留下几缕垂落身后随风飘扬,衣袂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拂动着,带着一股飘逸的神采,她,没有孩童的调皮纯真,却有着一股不符合年龄的淡然优雅,刹那间眼中流动的光芒,更为她增添了一股摄人的风华。

    清眸中清冷的光芒一闪而过,唇边的笑意加深了。今天,她要去看戏,看看他们到底给她下的什么药,看看他们今天变成什么样子了?

    来到前面他们两人的屋子前时,见门外已经围着另外的几人,子琴拍着子纱的门,娇美的小脸带着焦急与担忧一边喊着:“子纱,子纱你怎么了?快开门啊!让我们进去看看,子纱,子纱?”

    “三师弟,你怎么了?怎么跟子纱一样把自己关起来了?快开门,要不然我们撞门进去了!”子砚开口喊着,严谨的神色微拧着眉头,子源和子立两人都站在他的身后,同样微拧着眉头看着那紧闭着的门。

    今天早上他们一起来,就听到了两声尖叫声,以为他们是出了什么事了,连忙过来看看,谁知他们却把门锁得紧紧的,任他们怎么叫就是不开门,真是急死人了,也不知道他们两人到底是怎么了?

    “大师兄,子纱这边也不肯开门。”子琴来到了子砚他们的身边说着,不时回头看着那传出呜呜哭声的屋子,眼底尽是掩不住的担心。

    子源看了子杰的屋子一眼,对子砚说道:“大师兄,他们两人都不知出了什么事?既然不肯开门,那我们就把门撞开吧!”

    子砚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那没传出声音的屋子一眼,微皱着眉头说:“我们只是在今天早上听到过那两声尖叫声,从我们来到这里,除了子纱的房里传出哭声之外,子杰一直没吭一声,这样吧!四师弟,你去把师傅请过来。”

    “不用了,说吧!又出什么事了?”

    这时,凌成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双手负于身后,灰色的衣袍随着他的走动而微拂动着,他大步的来到他们的面前,威严的目光在他们几人的脸上扫过,意外的见到子情也站在一旁,心下不由微讶,一向关于这子砚几人的事情,她都不会多注意一下的,怎么今天倒出现在这里了?

    察觉到凌成的目光,子情移步走了过去,来到他的面前,轻身行了一礼:“师傅。”她知道她的出现引起他的怀疑了,不过她原先也并没有打算瞒着他。

    “嗯。”凌成应了一声,收回了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这才转身了子砚问:“子砚,这是怎么回事?”清晨的那尖叫声他自然也听到了,原先以为是子情出什么事了,没想到却是子杰和子纱两人。

    被点到名的子砚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师傅,今天早上起来时我们听到尖叫声,连忙出来看看,才知道是从子杰和子纱的屋子里传来的,事后的我们拍门让他们开门,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子杰只是紧锁着门一声不吭,而子纱的屋子里则传来一声声细细的哭声,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这是怎么了。”

    闻言,凌成走到子杰的门前,沉声喝着:“子杰,开门!”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令人忍不纂身一凛。

    “师、师傅……”屋子里,传来了子杰的声音,那声音像是蒙头盖在被子里,与平时有些不太一样,那声低唤,带着恐惧,带着无助,令门外的几人听了不由眉头紧皱。

    是什么事竟然让子杰的声音听起来那般的恐惧与无助?

    “撞开!”凌成沉声喝着,子砚当即上前,一脚踢开了那扇门,砰的一声,门板落地,碎成了碎片散落在地面上。

    凌成带着身后的一众弟子走了进去,看到了那蒙头盖着被子躲在床上的身影时,不由微微拧起了眉头,沉声问道:“子杰,出什么事了?”这子杰在他门下也有几年时间了,还没见过他这么模样,到底是怎么了?让他竟然躲进了被子里不敢见人?

    “不要过来、你们都不要过来!”被子下,子杰惊慌的大喊着,只是那声音,令站在屋子里的几人都不由眼中出现深思。

    这声音怎么……

    站在凌成身边的子情清眸中掠过一丝幽光,唇角含着浅笑的看着那躲在被子底下的身影,那身影缩成了一团,用被子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他们也看不出被子底下的他到底是怎么了?看到这般模样的子杰,她不由敛下眼眸沉思着,那药,到底是什么药来的?竟然让子杰这般的羞于见人?

    “师傅,这?”子砚迟疑的看向了身边的凌成,不知这到底要怎么做?是出去?还是上前把他的被子给掀开?

    凌成微沉着脸,威严的目光落在那缩成一团的身影上面,沉声喝道:“把他的被子掀开!”一个男子怎么可以这般的缩头缩尾?有什么竟然能让他躲在被子底下不敢见人!他倒要看看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子砚领命上前拉开他的被子,不想被子底下的子杰紧紧的揪住了被角一边喊着:“不要不要!不要掀我的被子!”

    一旁的子源上前说道:“三师弟,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在师傅面前这样蒙头盖着被子成何体统?快点把被子掀开,要不然师傅可要生气了。”

    “三师兄,我们都是同门师兄妹,有什么事情就一起解决,你就把被子掀开让我们看看吧!师傅也在这里,就算你有什么不舒服,师傅也一定会帮你的。”子琴也上前说着,她还担心着那边的子纱,所以想快点看看这三师兄到底是怎么了?

    站在床边的几人一个眼神示意,各自拉住了一块被角,猛的把被子掀开来,然,当被子被掀开,一声带着惊慌的尖叫声响起,同一时间,屋里的几人看到那因惊慌而回过头来的子杰时,一个个不由脸色微红目光微闪,错愕不已的看着他,因不可思议而张大着的嘴巴足以塞下一颗大鸭蛋。

    ------题外话------

    嘿嘿嘿,我以为会写到了,没想到还没写到,看出来那是什么药了吗?哈哈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