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0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后悔万分
    而跪在地上的子杰听到外面那带着哭意的声音,则抬起了头来朝那被子砚和子琴拉进来的子纱看了一眼,见她以衣袖掩脸,只露出一双带泪的美眸,心下不由一震,莫不是,她由女变成男?身体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想到这,心头不由一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明明把这遗进了子情那死丫头的水壶里的,怎么反倒是他们自己中了招?带着震惊的目光朝站在师傅身边的子情看去,见她竟然唇角含笑的看着他,清澈的明眸中带着一抺看好戏的神色,他猛的一个激灵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指着她怒喝着:“是你!是你对不对!”

    愤怒在胸口腾升而起,只觉胸口处的火焰几乎爆体而出,子杰双手紧紧的拧成拳头,咬牙切齿的盯着她,青筋浮现,骨头的声音中咔嚓的作响,那神色,如同被激怒的凶残野兽,恨不得扑上前把她撕成碎片!他们给她下药,他和子纱都中了招,而她反倒没事,除了她,还会有谁?一定是她做的!一定是她做的!

    子纱站在一旁低低的抽泣着,一耸一耸的削肩和美眸那止不住的泪水引起了几人心底的怜惜之情,一屋子的人,唯有凌成板着一张威严的脸,抿着唇,一双带着锐利光芒的眼睛扫过他们众人,眼底一片的幽深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子情站在凌成的身边,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好看的唇角带着那似有若无的笑意往前走了一步,清澈的明眸平静的看着面前的子杰,不紧不慢的说着:“虽然你现在变成了女儿身,但也不能随便含血喷人,你中的那个阴阳散,师傅都说了,那是五毒门的邪恶东西,我自从被师傅带进凌峰山就从未走出一步,何来那个阴阳散?”

    她的声音一顿,平静的目光打量着面前胸前微微凸起两点的子杰,又道:“再说,这么多的人,为什么唯独你们两个中了这个阴阳散?而你,又怎么会指着我说是我做的?难道你看见我给你下药了?还是看见我藏着这个阴阳散了?”

    淡淡的声音,却带着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那平静而淡然的眼眸,不知在何时变得清冷如冰,落在子杰的身上,仿若置身冰窖之中一般,一股寒气打脚底涌起,冷入心扉,令他不由打了个寒颤,然,待他再朝她望去时,却见她神色平静而淡然,清眸深似一汪深潭,让人窥之不透,摸之不清,仿佛刚才所见的那一幕,只是他的错觉。

    是错觉吗?应该是错觉!她一个小小的女孩,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气势与令人胆寒的冰冷目光?一定是他看错了!

    听着他们的话,再看子杰和子纱说不出半句话来,凌成心下也有些底了,眼角瞥了那因他刚才的一拍而随着桌子打碎的水壶一眼,威严的目光落在子杰和子纱的身上,带着威压的声音沉声的一喝:“你们两个给我跪下!”

    强者的威压顺着他的目光迸射而出,在他那蕴含着威压的目光之下,子杰和子纱两人扑通的一声跪倒在地,而这时,因子纱惧怕凌成的威压而浑身颤抖无力的双手垂落在地上时,她一直掩着的容貌也随着露了出来,映入了屋里众人的眼中,直把众人吓得倒退了好几步,只差没尖叫出声。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看到子纱那张长着胡子的脸时,还是被吓了一跳,试想想,娇美如花的脸上,精致的下巴却冒出了胡子,那模样,要说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察觉到他们的目光,子纱羞得连头都不敢抬起,只差没把头钻进地底下。

    “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凌成沉声的一喝,一身威严尽显,凌厉的目光紧盯着跪在面前的两人,板着的脸上除了严肃还是严肃,那一身令人无法忽视的威压,直逼跪着的两人。

    子杰和子纱浑身一颤,在他的威压之下,只觉头顶上如有着一股强大的压力直逼他们,让他们连喘息都觉得困难,两人深吸了一口气,颤声的说着:“师傅,我们、我们真的不知道。”

    凌成目光一眯,蕴含着威压的声音蓦然一喝,那中气十足的低沉声,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大胆!你们是以为,我查不出来吗?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老实交待,我或许可以从轻发落,若是不然,让我查出来,必将你们逐出青山!若真的驱逐出山,到时,别说是青山不会收你们,就连另外的三大名山也不会收你们!你们,可想清楚了!”

    听到这话,除了子情之外,屋里的众人都是浑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严肃的凌成,他们都知道,被驱逐而出的弟子,另外的几大名山是不可能会接收的,如果真的驱逐出青山,那,他们两人就无法再进入四大名山修习武功心法了,这代表,只能到一些小门小派里修习,一生将不可能会有所作为!

    师傅竟然说出了这话,看来是为这事真的动怒了。子砚几人复杂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子杰和子纱,心下隐隐也有些明白,师傅会这样说,难道也是猜想,这阴阳散是他们两个带进来的?只是,既然他们带进来,又为何会是他们自己中了招呢?

    今日,若是不向师傅说实话,师傅若查出来,他们势必会被驱逐出山。想到这,几人不由焦急的说着:“你们快说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向师傅解释清楚。”

    而子杰和子纱两人听到了凌成的话,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惊慌的不停摇着头说:“不要,师傅,不要,我们说,我们说!”师傅若真的徹查,一定会查到的,到时,到时他们一定会被逐出青山的,他们不能被逐出青山,哪怕是说出了实话而受到多么严厉的处罚,他们也不能被逐出青山!

    一旁的子情在听到他们的话后,那抺浅浅的弧度轻轻的往上扬着,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她要的,就是他们把自己所做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出来!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