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0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理所当然还回去
    凌成板着脸,威严的目光紧盯着跪在地上的两人,缓了一缓神色,这才沉声开口:“说!”威严的声音夹带着一股强者的威压,虽然与平时说话的声音并无两样,却令人忍不住的心头一颤。

    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子砚几人不由微微拧了拧眉头,看他们这神色,难道,这阴阳散真的是他们两人弄进来的?在凌峰山里用这种药,师傅定然不会轻易饶恕,看来,他们这回真的是麻烦了。

    子杰咬了咬牙,抬起头看着一脸威严的凌成说道:“这、这个阴阳散,是、是我们让人拿进来的。”如果早知道会弄成这个情况,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自找麻烦!

    听到他的话,凌成的目光一片幽深,微板着的脸色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威严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两人,沉声问道:“既然这阴阳散是你们弄进来的,那你们是想用这个药散来对付谁?”

    “我们、我们……”子杰的子纱相视了一眼,垂低下了头,不敢说话。

    “说!”凌成双眼一眯,蓦然沉声一喝,带着怒气的声音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威压迸射而出,直逼着跪在地上的两人,顿时,强大的玄气威压充斥在这小小的屋子里面,空气中,弥漫着那股强大的玄气气息,直叫人体内血气翻滚,心头无法平静。

    被这么一喝,两人不由浑身一震,在那股摄人的气势之下,皆不约而同惊慌的抬起了头,指着站在凌成身边的子情说:“她。”

    “大胆!”

    凌成怒喝一声,同时从椅子上咻的一声站了起来,中气十足的声音一落下,强大的威压猛的从他的体内释放而出,像一头被惹火了的猛虎,趴在他的身上咆哮着,他大步一迈,站在两人的面前,居高临下一身怒气的看着面前瑟瑟颤抖的两人,怒声喝道:“我已经下过命令,凌峰山里的弟子,都不准再纠缠着她,不准再私底下找她的麻烦,你们可有把我的话听进耳中?今天竟然敢从外面取来这等邪恶的药,你们当真是大胆!”

    “师傅,我、我们……”看着盛怒的师傅,两人惊得说不出话来,颤抖着身体,趴在他的面前不敢抬头。

    一旁的子砚几人听到他们两人的话,心下震惊之际却又诧异,惊的是他们竟然敢从外面拿了那种邪恶的药散回来对付子情,诧异的是,他们拿来算计子情的阴阳散,怎么就皆被他们两人自己吃下去了?这当中,到底还有什么是他们所不知道的?

    子情半敛着眼眸,平静的目光看着地面,静静的站着,仿佛面前他们所说的皆与她无关一般,那淡然平静的神色,倒是叫一旁的子砚几人不由朝她多看了两眼。

    难道这事,与她有关?

    子源目光微闪,瞥了那垂首静立的子情一眼,上前一步说:“师傅,这阴阳散既然是他们两人用来对付子情的,那,怎么又会用到了他们自己的身上去了?”他敢肯定,这事定然跟子情那个死丫头脱不了关系!

    跪在地上的子杰和子纱一听,连忙说道:“师傅,我们虽然拿了这个阴阳散回来,但是我们都还没有拿这个去对付子情,但是我们昨天回屋后喝了水睡下,一觉醒来就成这样了,师傅,一定是子情,一定是她害我们的!”

    两人声声指责着,两双眼睛冒着愤怒的火焰瞪着那一脸平静垂首而立的子情,恨不得扑上前去把她撕裂了!如果不是她,他们怎么会变成这不男不女的模样?如果不是她,他们也不会被师傅发这么大的火,还面临着险些被逐出青山的可能!

    听着他们的话,凌成缓了缓神色,回头看了站在身边的子情一眼,沉声问道:“子情,你怎么说?”

    子情慢慢的抬起头来,平静而淡然的清眸扫过了子砚几人以及跪在地上的子杰和子纱,最后才落在凌成的身上,不紧不慢的开口说着:“昨日我采邑来,看到他们两个鬼鬼祟祟的进了我的屋子,我就躲在一旁看着,等他们走了我再进去,在桌面上的水壶边发现了一雄末,因为不知道是什么粉末,所以我就把那水壶里的水往他们两人屋里的水壶里面倒,把他们拿来的东西,还了回去。”

    她淡淡的说着,平静的声音听不起一丝的起伏,但那听着她说话的众人,却是震惊的看着她,找不到言语来形容他们此时心中的震撼。

    以子杰和子纱两人的实力,竟然被她躲在暗处而不自知?而她竟然能趁着众人毫无所觉的潜入了子杰和子纱的屋子把那下了药的水倒还给他们?如今更是连掩饰一下也不掩饰,直接把她所做的事情以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平静的说了出来,除了凌成之外,众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她的话,如同一颗巨石一般投入了众人平静的心底,激起了一圈圈的涟漪,令人久久无法平静……

    在她说出了那一番话后,没人看到,凌成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两下,那半敛下的威严目光中掠过了一丝的笑意,一闪而逝,快得没人察觉,再一抬眸,他依旧是那一张威严而古板的脸,蕴含着威压的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两人,沉声问道:“你们不是说,你们没有对她下药吗?”

    “我们、我们……”在他那蕴含着强者威压的目光之下,两人连话都说不出来,垂低着头,悔得连死的心都有了,早知会这样,他们怎么也不会那样做!

    子源衣袖下的双手拧成了拳头,目光紧盯着子情,又开口道:“既然你知道他们给你下了药,你当时为何不禀报师傅?”

    又一次的听到子源的声音,子情抬眸朝他瞥了一眼,淡淡的移开了,看着地上的两人说:“我又不知道那是阴阳散,本来还以为他们特意为我加的什么‘好东西’,我与他们又没交情,怎么好意思让他们这么费心机?当然就得把东西给还回去了,这还东西,总不用告诉师傅一声吧?”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