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0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你说,怎么处罚?
    听到这话,子源气得牙狠狠,愤恨的瞪了她一眼后移开了目光,而一旁的子砚和子立子琴三人,则错愕不已的看着她,仿佛压根不认识这么一个人似的,地上的子杰和子纱也抬起头,怒目瞪向那一脸平静淡然的子情,却在瞥见那板着一张脸的凌成时,两人讪讪的低下了头。

    子情淡淡的看了那子源一眼,清眸中一片的幽深,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只见她瞥了地上的子杰和子纱一眼,往前走了一步,来到了凌成的面前硊下说:“师傅,子情自拜在师傅门下,自是谨遵师傅之命,刻苦修炼武功心法,从没想过与谁过不去,也没动过害人之心,然而他们却一而再的想要加害于我,师傅,子情年幼,又没有自保的能力,子情还想活着出山,请师傅为子情作主。”

    一旁的子砚几人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那硊在地上垂低着头的子情身上,她说她年幼,没有自保的能力,却能把子杰和子纱两人玩得团团转,让他们两人自食恶果,还得面临着被逐出青山的可能,如今等待着他们的,还不知会是怎么样的处罚。

    子杰和子纱两人身中邪恶之药阴阳散,又被师傅怒责,如今她又请师傅为她作主,看来是没打算轻易放过他们两人。她虽然是年幼,但是却心思谨密,今日这样的场面,皆是她一手引导出来的,她让子杰和子纱两人中了自己所下的药,却又三言两语的撇清了关系,今日这样心思玲珑础础逼人的子情,着实是让他们很是意外,仿佛与他们平日所见的那个沉默寡言的子情判若两人一般。

    凌成缓了缓神色,蕴含着威压的目光扫了面前的三人一眼,眼底一片的深思,像在考虑着要怎么处罚他们两人似的,半响,这才沉声说道:“子情,你先起来吧!”

    “是!”子情依言站了起来,静静的走到一旁站着。

    “你们两个。”凌成把目光落在子杰和子纱的身上,低沉的声音与刚才与子情说话的声音相比,显然多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威严。

    “师傅……”两人低声的应着,不敢抬头。

    “对同门起了加害之心,你们说,为师应该怎么处罚你们?”凌成沉声问着,蕴含着威仪的目光直视地上的两人,他负手而立,普通的宽大灰袍着身,笔直而挺立的身影,凌厉而威严的目光把他那一身强者的气息尽显了出来。

    两人一听,连忙说道:“只要师傅不把我们两人逐出青山,我们随师傅如何处罚都毫无怨言!”事到如今,他们只希望师傅能网开一面,不要把他们逐出青山,如果被逐出了青山,不仅是另外的三大名山无法容得下他们,就连他们回到家族中,只怕也得受人白眼。

    一旁的子砚几人一见,也在凌成的面前硊下:“师傅,他们两人已经知道错了,求师傅对他们网开一面从轻处罚吧!”

    “做错了,就要罚,他们动了加害同门之心,这本应逐出青山,但我念他们两人年小一时糊涂,帮而给他们两人一次机会,但是这罚,却是怎么也少不了的。”凌成沉声说着,威严的目光扫过了硊在地上的子砚几人说:“我门下弟子不足十人,你们身为同门师兄妹,本该互相帮助,却不想竟然起了内斗,今日他们两人受罚,你们几个也难得跟着受罚!”

    “师傅,我们……”子琴不服的想要开口,却被身边的子砚拉住了衣角,这才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凌成扫了他们一眼沉声说道:“子杰和子纱,两人各打四十鞭,子砚子源子立子琴几人,各打十鞭,由子砚执行,现在,全部给我到外面去领鞭子!”威严的声音一落下,衣袖一拂,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子源愤恨的抬头瞪了那站在一旁的子情一眼,低声喝道:“你满意了吧?我们个个都得挨鞭子,只有你不用,真不知道师傅到底为什么这么偏心你!”

    子情一脸平静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看着他们几人淡淡的说:“你们还不知道吗?就是因为你们一直咬着我不放,若不是你们对我心存加害之心,又怎么会面临这样的处境?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说着,往外走去,突然脚下步伐一顿,头也没回的说:“师傅对谁都是一样的,只是,你们让他失望了。”

    听到她的话,身后的几人心头蓦然一震,怔怔的看着那慢慢往外面走去的小小身影,她明明是那样的瘦小,却有一股令人不可侵犯的威仪,她眼中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清冷,一点也不像一个五岁大的孩童。几人怔怔的低下了头,回想着她所说的那句话,他们让师傅失望了吗?

    “咻!啪!”

    鞭子在空气中划过的声音带着一股的凌厉,啪的一声毫不留情的抽落在那趴在长椅子上的子杰身上,随着鞭子的抽落,那外衣不由染上了一条血痕,子杰忍不住的痛呼出声,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身下的长椅子,企图减轻身上的痛楚。

    “啊……”

    听着那一声声难以忍受的痛呼声,在一旁等待着受罚的子纱不由双脚颤抖着,美眸中尽是惊慌,三十大鞭,这三十大鞭子打落在三师兄的身上他都痛成这样,那打落在她的身上,她岂不是得皮开肉裂?如果在她光滑的肌肤上留下一条狰狞的疤痕,那、那如何是好?

    想到这,她的脚步不由往后退着,心底一片的害怕与后悔,早知道会这样,打死她也不会与三师兄一起去向子情下药!

    凌成负手而立,在一旁监督着,看着那趴在长椅子上的子杰和抽着鞭子脸带不忍的子砚,蕴含着威严的目光闪过一道幽光,沉声喝着:“给我重重的打!若是手下留情了,那就再重新打过!”不给他们一个难忘的教训他们都不知道记住他的话,子情那丫头,一看就知道绝非池中之物,这几人若是再执意与她作对,迟早得死在她的手里!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