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1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冷眼看惩罚
    听到他们师傅的话,在一旁站着的子源几人都不由别开了眼,不忍去看那衣袍上已经浮现血痕的身影,虽然说都有内功护体,这三十大鞭也要不了他们的命,但是这皮肉之痛却是怎么也少不了的,他们男的倒还好,咬咬牙忍忍就过去了,只是子纱,她还要挨三十大鞭就有点让他们心有不忍了,毕竟她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三十大鞭抽在她身上和抽在他们的身上那是截然不同的。

    “咻!啪!”

    鞭子抽落的声音,是那样的令人心惊,凌厉的风声在空气中划过,咻的一声打在那趴在长椅子上的子杰身上,子杰死咬着牙,双手紧紧的抱着身下的长椅子,实在痛得忍不住就大叫一声,听得那一旁的几人心带不忍。

    执行鞭打的子砚原本还想下手留几分力道,但一听师傅说出那样的话来,也不敢手下留情,生怕自己的手软反倒会害了子杰再受多三十大鞭,所以打起来那叫一个的狠,看得子纱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子情淡淡的看着,平静的目光看不出她在想什么,那清眸中一片的幽深,似一汪深潭,蕴含着无法窥知的神秘。

    看着那布满血痕的衣袍,看着子砚抽下最后的一鞭子,她慢慢的敛下了眼眸,这三十大鞭不会要了他们的命,但却是一个严厉的警告,师傅并没有把他们逐出青山,估计是念及那多年的师徒情份,他们从四五岁进入青山,跟在师傅身边几个年头了,师傅虽然严厉,却不会无情,看在师傅与他们今天挨了这顿鞭子的份上,她可以把过往的一切一笔勾销,但是若再惹她,到时就算是师傅不出手,她也会出手要了他们的命!

    “子纱!”凌成沉声的一喝,威严的目光扫向了那退到一旁发抖的子纱。

    被他这么一喝,子纱猛的抬头看向了那已经从长椅子下来的子杰,他正被子源几人扶着,一张脸上尽是强忍着的痛楚,见他背后的衣袍浮现着一条条的鞭痕,她不由脸色惨白的退后着:“师、师傅,这、这三十大鞭打在我的身上,虽然不会要了我的命,但是一定会留下疤痕的,师傅,求求你开开恩吧!你罚我别的,罚我别的好不好?”

    凌成眉头一拧,威严的目光扫了她一眼说:“可以。”

    一听这话,子纱顿时惊喜的看着他,然,却在听到他接下来的话时,心里升起的一丝希翼跟着消失无踪。

    “收拾东西,离开青山你就可以不用挨这三十鞭子。”凌成沉声说着,威严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师傅,我们代子纱受罚吧!她毕竟是女孩子,这三十大鞭打在她的身上她怎么受得了?”一旁的子源和子立几人说着,想要帮子纱受了这三十大鞭。

    凌成冷冷的睨了他们一眼,继而把目光落在拿着鞭子的子砚身上,沉声说道:“子砚,别因为她是女的就手下留情,做错了事若连这点惩罚都接受不了,那也不配当我凌成的弟子!”

    低沉的声音带着不怒而威的强者气势,那冷冷的一眼更是让几人心头一震,不自由主的把到嘴边的话全咽了回去,看着他那板着的一张铁面,众人知道,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今天子纱这三十大鞭是挨定了!

    子纱咬了咬唇,带着怯意的往子砚的面前走去,俯身趴在那张长椅子上,带着惧意的声音有着强装出来的坚强:“大师兄,你打吧!不要手下留情,我、我受得了的!”说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身下的长椅子,闭上眼睛等着那鞭子抽落时背部传来的疼痛。

    “六师妹,你忍忍吧!”子砚说着,挥起鞭子就朝她的背部抽落,那黑色的鞭子一扬起,咻的一声在半空中划过一声令人心惊的凌厉声音,啪的一声抽落在子纱的背上。

    “啊……”

    一声尖叫蓦然从子纱的口中传出,子砚没有停顿半分,他一鞭接一鞭的抽落,为了让她快一点结束这疼痛,只有快点把三十大鞭打完,啪啪啪的鞭子抽落声,伴随着那一声声带着哭意的痛呼声响起,划过了天际,消失在云端中……

    最后的一鞭抽落,子纱整个人也随着跌倒在地面上,子琴连忙跑过去把她扶了起来,焦急的问着:“子纱,子纱你怎么样了?”

    “师、师姐……”被扶起来,子纱整个人倚在她的身上,一开口,眼睛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子琴安慰着,见子源已经上前领鞭子,便把子纱扶到一旁坐下说:“呆会我去药谷那边拿些邑来,放心,不会留下疤痕的。”

    “嗯。”子纱点了点头,擦了擦眼泪,一动,不小心扯到了背后的伤,整个人僵硬着原来的姿势不敢乱动。

    另外的几人一人十鞭很快的打完了,十鞭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小意思,虽然背后的痛意不减,但是却也不会像子杰和子纱那样连动都不敢乱动。

    威严的目光扫了他们几人一眼,沉声说道:“今日这顿鞭子,是让你们记住,身为同门,若是不能做到和睦相处,那也不能暗中加害!你们几个与子情打一开始就不和,为师看在眼里,既然你们与她相处不来,那就各做各的,不要净给我弄出一些内斗,往后若是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就不会是一顿鞭子的事情了!你们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几人连忙应着,师傅都这样说了,他们还有怎么样?难道还想着弄到被赶出青山不成?

    听到这话,凌成的脸色这才缓了下来,沉声说道:“子砚去药谷拿些药给他们擦一擦,至于子杰和子纱所中的阴阳散,这个得让我去问问药师能否配出解药,下去吧!”

    “是!”几人齐声应着,这才相扶着往房里而去。

    “师傅,那子情也去练武了。”子情轻声说着,就准备离开,不想被他唤住了。

    “子情,你等一下,为师有话与你说。”

    ------题外话------

    亲们,若是觉得文文还可以,记得收藏支持哟o(n_n)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