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11.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干嘛配解药?
    听到他的话,子情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到他的面前,平静的目光落在他威严的脸上,轻声问道:“师傅,什么事?”

    凌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说:“虽然你与他们合不来,不过都是师傅的徒弟,为师知道你年纪虽小其聪慧却是他们所不能相比的,若是他们与你作对,根本不是你的对手,这次是他们不对,对你起了加害之心,师傅也已经处罚过他们了,师傅希望,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若是可以,就试试能不能和睦相处。”

    闻言,子情顿了一下,轻声说道:“师傅,我知道他们都跟在您身边几年了,多少都有师徒情份,我可以把以往的事情一笔勾销,但愿他们能明白师傅的苦心,往后不要再对我起了加害之心,毕竟我不可能任人欺负而不还手,至于相处,那还是免了。”她不认为她能跟他们相处得来,还是自做各互不相干的好。

    “那好吧!为师也不强求,你好好练武吧!为师也要去找药老问问那个阴阳散有没解药。”凌成说着,转身迈开脚步就往药谷而去,灰色的衣袍随着他的走动而扬起,他负手而行,那背影给人一种孤寂而寂寞的感觉。

    子情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离开,心中突然有些好奇,她进这青山也有好几个月了,却从没听过师傅有家人,难道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的?顿了一下,她看了一眼那几间每,这才转身离开。

    她来到了后山中,开始练习着清风剑法,虽然清风剑法只有九式,但是每一式都是看似简单实则复杂,若不能悟透其中精髓,学到的也只是这九式的皮毛,根本无法发挥到多大的作用,她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第二式,目前正在练着第三式,越是往上,感觉就越难领悟。

    小小的身影舞着木剑在林中跃动着,轻盈的身影翩飞似蝶,舞着手中的木剑,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像在欣赏着优美动人的舞蹈一般,完全看不出那优美的剑招中暗中蕴藏着的凌厉杀意,木剑在空气中划过,慢中带快,蓦然剑尖的一指,凌厉之气迸射而出,随着她剑锋招式一转,脚尖轻点,轻盈的身体凌空的一跃,似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穿透树叶落在那树枝上面,手中木剑一收,反手握于手后,稳稳的站定。

    “爷爷,你什么时候来的?”她轻声问着,唇角微扬,一抺淡淡的笑意出现在那樱红的唇边。

    茂盛的树叶中,传来树叶摇动的沙沙声,不一会,白花花的脑袋就从那绿油油的树叶中冒了出来,老者看着那站在对面树枝上的子情,咧开嘴就笑道:“不错呀!竟然连爷爷躲在这里都让你知道了,你这进步还真是神速啊!”

    “是爷爷你没有刻意隐藏,要不然子情哪里会知道。”她轻声说着,在树枝上坐下,微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木剑。

    “子情丫头,这一大早的,怎么就那么热闹啊?发生什么事了?”老者倚在树枝上笑眯眯的问着,黑色的宽大衣袍,白花花的头发,让他整个在倚在那绿叶中很是显眼。

    把玩着木剑的子情抬头轻描淡写的说:“也没什么,就是那个子杰和子纱两人中了阴阳散。”

    “阴阳散?毒门那男变女女变男的邪药?嘿嘿,中了这个,要是没有毒门的解药,一般的药师都是无法配出解药的,唉?他们怎么会中了这阴阳散的?这青山里竟然有毒门的人?”老者一手抚着白花花的胡子想了想说:“老头我好像记得,青山是不收毒门的人。”

    “那阴阳散本来是他们拿不对付我的,正好被我发现,我就给他们送回去了。”子情说着,又问:“那这么说,药谷的药师也解不了?”

    “哈哈哈,原来是你这丫头搞的鬼啊!”老者一听仰头大笑着,一边摇了摇头说:“就药谷那个药老头,他的道行还太浅了,是解不了这阴阳散的,要是换成你爷爷我,不用半柱香的时间,解药就配出来了,不过呢!其实这个不用解药也是没什么事的,最多三个月后这药效一过就恢复原来的样子了。”

    子情一听,不由一笑道:“那他们看来得三个月不敢出凌峰山了。”若是知道这个阴阳散过一段时间药效就会消失,师傅是不会特意去毒门找解药的,因为毒门是下三流的门派,为正派所不耻,他不可以会为了这个而登门寻药。

    “来来来丫头,这个药给你,下回他们要是敢再对你动了念头,你就往他们身上下一点,保准让他们哭爹喊娘的叫个不停!”老者从怀里摇出一个小瓶子往子情抛了过去。

    子情伸手接住,拿着那小瓶子在手中看了看,不解的问:“爷爷,这是什么?”说着,打开了盖子闻了闻。

    “嘿嘿,这是爷爷特意为你研制出来的奇痒粉,只要一点点,就能叫人浑身如万虫千蚁在爬着一样,痒得叫人受不了,越是抓越是痒,要是没有解药,就算是抓破了皮肤浑身血淋淋的也无法止痒。”他得意的说着,眼中尽是骄傲的神采。

    子情微怔,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转了转手中的瓶子说:“爷爷没制解药吧!”不是怀疑,而是肯定,以他的性子,不可能制出了这样的夜会去制解药的。

    “你这丫头,真笨!制解药做什么?要是要给人家解,干嘛还去下啊?一旦下了,当然得让他好好的吃吃苦头了,你放心吧!这东西不会死人的,顶多就是让人生不如死。”他漫不经心的说着,笑眯眯的目光落在对面的子情身上。

    果然。子情唇边的笑意加深了,轻声说道:“嗯,子情知道了。”

    “嘿嘿,丫头,我们好久没吃野味了,今晚准备准备,咱爷孙两大干一场怎么样?”想起野味,老者不由咽了咽口水,一脸的期待。

    “好,这就交给我吧!爷爷你晚上过来。”子情说着,从树上跃了下来,稳稳的落在地上说:“我现在去打些野味回来。”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