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2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找死
    伸手轻轻的推开房门,映入眼底的是一抺白色的背影,只见,那人悠闲坐在桌边,面向着里面,洁白如雪的衣袂垂落在地面上,如墨般的发丝微束而起,此时,他一手微抬,似乎正在喝着茶,听到了她推开门的声音,那微抬着的手微微的一顿,轻轻的放下,慢慢的转过身来。

    “回来了。”低沉而性感的声音,带着一股不易察觉的温柔不紧不慢的从那性感的薄唇中传出,如春风拂过大地一般,轻轻柔柔的,令人心头一阵舒爽。

    当他转过脸来,当她看到那张熟悉而陌生的俊美容颜时,平静的眼眸中不禁闪过一丝诧异:“辰?”面前的人,那出色而绝尘的身姿,那刚毅却不失俊美的容颜,那尊贵又带着疏离的气质,这不正是那五年前曾经见过一面的辰吗?

    五年前他悄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又悄然离开,五年来不曾有过一个消息,她都几乎快把他忘记,而他今日又突然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据她这五年来的了解,他,不是这青山中的人,对他,她有着好奇,好奇他到底是什么人?好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不就几年没见,不认识我了吗?”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深邃而迷人的黑瞳落在子情的身上,看着那小小的女孩如今已长成纤纤少女,唇边的笑意不由加深了几分。

    子情瞬间恢复平时的平静与淡然,移动着脚步轻身走上前,在他的旁边坐下,这才问:“你怎么来了?”青山中有规定,不是受邀请的外来人是不能进入青山的,他能避开青山里的众人来到她这里,他的实力,想必定是很强,不过若是让别人知道他出现在这里,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当年回我回去后,就进入了闭关修炼,前阵子才出关,便想着过来见见你。”他开口说着,不知怎么的,他就把这几年没来看她的缘故给解释了。

    “喔。”她淡淡的应了一声,平静的神情看不出什么。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见她半敛着眼眸静坐着,便开口问:“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看样子,几年没见,她与他都生疏了,如今的她,连抬眸看他都不敢?心头有着几分沉闷,不喜欢她对他这样淡然的神色,仿佛他在她的眼中,只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她抬眸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还好。”声音一落,又移开了目光。

    见状,俊眉不由微微一拢,沉声问道:“你就没有话想跟我说吗?”这样的疏离,真的让他心头无端的生起怒火。

    听到这话,她把平静的清眸落在他的身上,见他俊美的容颜微沉,原先挂在唇边的那抺笑意也不知在何时已经敛去,似乎正在生气一般,周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寒意,她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有些不确实的问:“你在生气?”她惹他生气了吗?好像没有吧?

    “我没有生气!”低沉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股压抑着的怒气,他伸手拿过水壶,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喝。

    “你明明就在生气。”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平静的诉说着事实。真是个怪人,几年没见,今天突然跑到她这里来生气?

    拿着杯子的手一顿,并没有把杯子往唇边凑去,而是拿在手中轻轻的椅着,轻呼出一口气后,他这才抬眸看向她,低沉而性感的声音悠悠而出:“我并不是故意不来看你。”

    子情微怔,轻轻的点了点头:“嗯,你刚才已经说过。”

    “所以,不许用这么疏离的态度对我!”低沉的声音霸道的说着,在看到她没反映过来的怔愣神情后,不由轻叹了一声,把手中的杯子放下,语带温柔的说:“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一走五年了,只要有时间,我都会来看你。”

    她怔怔的眨了眨眼睛愣愣的看着面前突然一脸温柔的男子,没反映过来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他到底在说什么?她怎么感觉一句也没听懂?是她的悟性变低了吗?还是他说的话太过深奥了?

    “子情,子情你在没啊?”

    突然间,白逸的声音从小茅屋外面传来,那带笑的声音中似乎还带着几分的兴奋。房里的两人听到这声音,神色不一。

    辰在听到那外面传来的男子声音后,好看的眉头不由轻轻的一拢,深邃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幽光,而子情在听到这声音后,第一时间是从桌边站了起来,越过辰的身边往门外走去,一边说:“我去拦着他,你快走。”

    深邃的目光微闪,他微微挑了挑眉头,优雅的从桌边站起身走向了那被子情顺手关上的房门边,透着那门上的小缝往外看去。

    “师兄,找我有事?”子情走向了他,拦住他往前走的步伐,轻声问着。

    “原来你真的在这里啊!”在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子情,白逸妖孽般的脸上绽开了一抺魅人的笑意,伸手很是自然的就去搂住子情的削肩。

    看到他的魔爪又伸向她的肩膀,子情不禁无奈的说:“师兄,你的爪子。”这几年来,他总是有意有意的不顾她的意愿伸手就搭她的肩,用他的话说,那是熟络才这么亲近,别人想要跟他这么亲近他还不愿意呢!

    “唉!你就别老盯着我的手看,咱都认识这么多年了,师兄对你怎么样你是清楚的,搭搭肩搂搂腰的又不会少块肉。”白逸一脸邪魅的说着,见她正要挣脱开,不由伸手一搂把她往自己的身边带,同时大笑出声说:“走走走!进你屋子里去,我给你带好东西来了。”

    屋里的辰在看到白逸那只爪子搭上子情的肩膀时眼中寒光一闪,又在见到他伸手一搂就把她搂进怀里时,性感的薄唇不由微微的扯动着,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个森冷的笑意,一抺冷冽的笑意在唇边绽开,周身的气息也随着他内心的变化而在这一瞬间变得尤如千年寒冰一般,森寒而冷冽的气息弥漫而开,一时间,屋子里的空气都下降了不少,直觉冷风嗖嗖的扫动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