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2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只是朋友?
    “有什么好笑的?”白逸黑沉着脸站了起来,伸手拂去了脸上沾着的草屑和沙粒,又拍了拍身上沾着的尘土,半眯着的桃花眼越过那唇角还隐隐带着笑意的子情,继而落在她身后的屋子里,带着怒气的声音随着从他的口中而出。

    “是谁?给我出来!”

    刚才他迈过门槛的时候,后膝盖被一股暗劲击了一下,那股暗劲中带着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威压,直叫他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影,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那么狼狈的与大地来了个亲密的接吻,本以为那人应该已经离开,谁知还隐藏在这暗处!

    可恶的他竟然察觉不出那人到底隐身何处!只觉心头一股怒火汹涌的窜起,见良久也没人走出来,他不由大步的再次往屋子里走去,打算揪出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人。

    “师兄,你……”看着一脸黑沉的他,子情连忙上前,才开口就被他打断了。

    “你站一边!今天我没把那个人揪出来我就不是白逸!”

    你本来就不是白逸,白逸不过是你在这青山的名字罢了。子情在心里低喃着,见他一脸的怒意,不由轻叹了一声,本来他都要走了,辰怎么突然动手了?刚才没声没息的,她都以为他已经离开了谁知还在这里,这会,要如何圆场?

    “哦?是吗?”

    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冷冽与漫不经心不紧不慢的从空气中传来,分不出来自哪个地方,似乎并不把白逸放在眼中一般,对他的话感到不以为然。

    听到这个声音,子情不由轻叹一声,看来今天还真的是没完没了了。以辰的修为,相信要悄然无声的在白逸的眼皮底下离开那是轻而易举的,谁知他刚才出手现在竟然还出声了,她先前可是一口咬定这里没有别人来过的……

    而听到这从空气中传来的男人声音,白逸那半眯着的桃花眼果然回过来瞥了子情一眼,像是在质问着,你不是说没有别人来过吗?那现在这个是什么?

    无奈,子情只有轻声说道:“师兄,他是我的朋友,你还是先回去吧!”这都互不相识的,怎么两人还没碰面就一副水火不容的样子?真不知道要是两人碰以一起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

    “朋友?青山中可是规定,除了批准,否则是不能随便进来的,一旦随意擒闯,被捉获可得治下重罪!”半眯着的桃花眼往周围睨了一眼,口气不善的说着,冲着对方是个男的!冲着子情这么护着他,他见了就不爽!

    “哦?我倒是想知道,你能不能找到我在哪?”漫不经心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的传来,听得那本就怒火中烧的白逸更是一阵恼火!身上的玄气气息,在这一瞬间随着他怒意的腾升而从他的身体弥漫而出。

    眼见从白逸身上弥漫而出的绿色玄气气息在空气中涌动着,他那一身红扬而显眼的红袍也随着呼呼的扬起,一身的怒气似乎在膨胀着,周身散发着阴鸷的气息,很是骇人。

    子情不由轻叹一声,白逸虽然对她还算不错,但是她知道他的手段也是极其残忍的,他的性情随心情而定,他开心时可以笑脸迎人,不开心时可以一脸阴鸷如同地狱来的恶魔,认识几年,她虽然没见过他的手段,但是却听过不少,估计再不制止,还真的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当下,轻移步伐走到他的身边,垂落在身侧的其中一只手状似无意的抬起拢了拢耳边的发丝,不经意间从他的面前拂过,平静的眼眸落在他的身上,她轻声说着:“师兄,我扶你过来这边歇会吧!”

    正在愤怒的白逸听到这话,一脸的莫名其妙,看着近在身边的子情疑惑的说道:“我平白无事的干嘛去歇会?我还要把那个人给揪、揪……怎么我的头有点、有点晕……”他的话还没说完,身边涌动着的玄气气息在一瞬间消失无踪,脚下步伐轻晃了两下,似乎想到什么似的,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神色淡然如初的子情,最终意识支撑不住,渐渐的陷入昏迷,身体也跟着向她倒过去。

    暗处的辰见到这一幕,深邃的目光不由闪了闪,白色的衣袍轻轻一弹,优雅的从门后走了出来。他还真没想到,几年不见,她在用医面竟然也有如此天赋,当真是令他惊讶,刚才那一手,状似无意,从她衣袖中散出的不是粉末,似乎只是一股香气,竟然能瞬间令一名绿品阶的武宗毫无抵挡之力的倒下去,真是不简单。

    深不见底的黑瞳在见到那靠在子情身上的白逸后,眼中幽光一闪,白色的衣袖一拂,一股暗劲从他的袖中拂出,袭向了那红色的身影。

    子情微怔,感觉那靠在她身上的白逸蓦然被那股暗劲弹了出去,待她回过神,白逸已经整个人摔在她的床上,而因为中了迷药的关系,那重重的撞击竟然无法令他吭一声。

    她有些歉意的看了毫无意识的白逸一眼,本来不想对他用药的,但是再不阻止,事情真不知会闹成什么样,她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回过头,见辰已经来到她的身边,不由开口问道:“你怎么刚才不走?要是让山里的人知道了,你会很麻烦的。”

    黑瞳中光芒微闪,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低沉的声音缓缓的问道:“你这是在关心我?”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是朋友。”清眸平静的看着他,虽然这是她与他的第二次见面,但是她从他看她的目光中,以及从那年他教她练剑,帮她劈树,送她项链,她总觉得他应该中就认识她的了。

    但他不是青山的人,而她那时也才来青山不久,他怎么会认识她?隐隐的,猜测到一些她所不知道的事情,也许,她得找个时间问问师傅,当年,是谁救了她?是谁把她送进了青山?

    “只是朋友?”他微微的皱了下眉头,敛下了幽深的眼眸低声的呢喃着,抬眸看着面前一脸平静淡然的她,在她那双清澈的眼眸中,看到了倒映出来的自己。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