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2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章 无言的情
    听到这话,她反而顿住了,心法口诀是很珍贵的,在青山之中,高级的心法并不是每一名弟子都有资格修炼的,像一般资质平凡的弟子只能修炼中下的心法,高级心法是被珍藏着的,只有那些天赋出众的弟子才有资格修炼。

    而,他们凌峰山这里,青山发配下来的心法分上中下三层,她所学的是高级心法,也就是师傅打小让她修炼的那个,原本以为那心法是青山里的,但后来才知道那是师傅自己珍藏着的,她所修炼的高级心法与子砚他们所修炼的是不同的,虽然同为高级,但从师傅事后叮嘱她小心藏好的神色中可以看出,这比青山的高级心法一定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为凌峰山这里的弟子只有少数的几人,所以师傅打小用的都是上好的心法让他们修炼着,也正因为是人数极少的原因,师傅的每个弟子在这青山之中的实力也属于上乘的。

    修炼者,以心法辅助武功,两者缺一不可,若是有精湛的武功却无相应的心法相配合,也发不出其中的威力,所以,心法在这个世界上,是极其珍贵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年那些人会想要抢夺她娘亲的凌天心法的缘故!

    而辰所说的心法,若真能让品阶比她高的人也看不出她的品阶来,那定然不是一般的心法,那么珍贵的心法,她又怎么可以随便就学了?

    见她微低着头微皱着眉心似乎在想着什么,他不由问道:“怎么?你不想学?”

    闻言,她抬起头来,清眸对上了他深邃的目光,说道:“心法是很珍贵的,若这心法真的能让比我品阶高的人也看不出我的品阶来,那更不是一般的心法,我又怎么可以学。”

    听到这话,他深邃的黑瞳落在她素净的脸上,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的说:“原来你担心这个?”好看的唇角微微一扬,又道:“你所担心的,都不是问题,我既然能让你学又怎么会计较这个?”

    “可是……”她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抬手阻止了。

    “你这有纸墨吗?我帮你写下来。”他说着,目光朝屋子里一扫,这才想起,她这简陋的茅屋是不可能会有这些的,当下不由微顿,俊眉轻拧。

    见他俊眉轻拧,子情顿了一下,轻声说道:“我这里没有纸墨,你念一遍我听就可以了。”以她的记忆力,只要一遍就可以完全记住,根本无需纸墨。

    闻言,他微扬起眉头,黑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低沉的声音这才缓缓而出:“我念,你照做。”

    “好。”她轻声应允着。

    “顺任、督两脉上行汇于大椎穴,于右肩井穴入掌心,气满鼓支,掌起平胸。五指下垂,气贯入指,十指内扣、回拉,手丝为一,回气丹田……”

    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他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子情慢慢的合上了眼睛,顺着他所念的提气运行,渐渐的把她身上所隐藏着的玄气气息压直丹田处,原本周身弥漫着的那股不易发觉的玄气气息也随着她心法口诀的运行而渐渐的变淡了,直到在她的身上消失不见,看不到一点踪影。

    深邃的黑瞳不由掠过一丝诧异的神色,没想到她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记下他的口诀,顺着他的口诀运行着,如此迅速的就把她身上的玄气气息隐藏了起来,这样的天赋,当真是令他惊讶,难怪在这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她的修为进步如此之快。

    见她忘神的进入修炼当中,深邃的黑瞳中不由闪过一丝无奈,优雅的从桌面站起身,深深的看了那进入忘我境界的子情一眼,正准备转身离开之际,眼角扫到那躺在床上昏迷过去的少年,黑瞳中闪过一丝精光,当下迈步走了过去,伸手两指挰起了他的衣领,像老鹰捉小鸡一般的把他给挰了出去。

    出了茅屋,顺手帮她关上了房门,顿了一下,脚下踏风而行,来到了那离另外几人的茅屋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把手里挰着的红衣少年往树下一扔,伸手弹了弹身上纤尘不染的白衣,这才伸手一弹,解开了他身上的穴道,白色的身影一拂,踏风而行,眨眼间消失在原地,只留下那趴在地上昏迷着的白逸……

    “师姐,你看我最近的轻功进步了没有?”

    轻快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只见,一身粉色衣裙的子纱在半空中踏风而行,两手平衡的张开放在两边,娇美的脸上带着迷人的笑意,此时,她正回过头去看着那在她身后不远处走着的子琴。

    “谁不知道我们几人当中就你的轻功最好了?不过子纱,虽然你的轻功好,不过还是要跟二师兄学学剑法,论剑法,就咱们二师兄最强了。”一身红衣的子琴笑说着,她那束着腰带的细腰间别着一条软鞭子,这几年来,她不止在掌法在有所进步,更是使得一手好鞭。

    “我倒想和三师兄学暗器,反正我轻功好,打不过时可以逃走,若是再会暗器的话,就更好了,不过我平时跟着三师兄学,见他的暗器功夫一天天的提升着,但是我却学不到皮毛。”她轻身落地,两手交叉着放在身后倒退着走着,有些气馁的说着。

    闻言,子琴一笑,艳美的脸上扬起了一抺明艳的笑意说:“就算怎么样,你也比那个子情强,她可是学了这么些年,还是那个老样子,除了会去山上摘草药之外一无是处。”师傅一直交待着让他们好好与她相处,但是怎么也相处不来,就她那个样子,别说是几位师兄了,就是她们两个也看不起她,真不知道师傅为什么一定要他们几人尝试着与她交好!不过也正因为师傅的交待,他们这几年倒也没再与她作对,有时就算见到了,也会打个招呼。

    一听她提到了子情,子纱的脸色微变,这几年来,她对子情可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畏惧,当年她中了阴阳散的阴影一直跟随着她,也正是从那件事情开始,她一直不敢与她作对,就如师傅所说的,她斗不过她,若是硬要与她对着干,到最后,苦的只会是她们!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