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31.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一脸阴鸷
    子琴见她在听到子情的名字后神色略显紧绷,不由噗哧的一声笑开了:“瞧你这样子,哪像平时的你?自从那年你和三师兄被她摆了一道后,一提起她你就脸色剧变,真不知道你到底怕她什么?”

    闻言,子纱粉嫩的樱唇微动了动,却没有说话,反而慢慢的垂下了头。怕她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从那以后,每一回见到她,心底都有些莫名的恐惧,尤其是一接触到她那平静而清冷的目光时,那股感觉更甚。

    带笑的眼角流转间,瞥见了那一抺显眼的红,子琴不由诧异的说着:“咦?那是谁?怎么倒地上了?”声音一落,不等子纱回过头便拉起了她的手往那边走去。

    “师姐,你慢点。”还弄不清状况的子纱本想回头看看,谁知就被她那么一拉,脚下步伐微微踉跄她连忙步伐一变,这才稳住了身影。

    拉着子纱越是走近,子琴一脸明艳的小脸不由浮上了惊讶的神色,看着那并不算陌生的容貌,她错愕的低呼出声:“白逸师兄?怎么会是白逸师兄?”

    听到这话,子纱也微怔,连忙一看,这一看同样错愕的低呼着:“白逸师兄怎么倒这里了?”虽然她们与白逸师兄不是很熟,但是这几年来常见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往子情那里跑,这会怎么会倒在这里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快,先把他扶起来再说。”子琴说着连忙蹲下去把倒在地上的白逸扶起来,一旁的子纱见状,也连忙帮忙。

    上下的打量了一番,见他身上没有伤口,子纱眨了眨眼睛,有着不确定的说:“师姐,白逸师兄这是昏过去了?”看他的样子,像是昏迷中,只是,以白逸师兄的实力,怎么会无端的昏迷了?还昏迷在他们凌峰山里了?

    “师兄?白逸师兄?你醒醒……”

    子琴轻摇了摇他的身体,一边不停的唤着。她一直喜欢着白逸师兄,谁知他的眼里却一直只有子情的存在,平时就算是遇见她顶多只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有时更是连一个招呼都没有,这么近距离的与他接触,还是第一次,想到这,美艳的小脸上不由微微泛上一层红晕,美目含羞带怯,小女儿家的姿态尽显无疑。

    感觉着有人在椅着他的身体,神识还没恢复过来的白逸第一时间本能的便是伸手一拂,一股玄气气息在顺着他的衣袖弹出,蓦然把围在他身边没有防备的两人给重重的击飞了出去。

    “砰砰!哎哟……”

    两声重重的落地声响起,伴随着痛呼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没有防备就被击了出去的子琴和子纱揉了揉摔痛了的身体,慢慢的从地上坐起来,委屈的看着那蓦然睁开眼睛的白逸,一脸无言的控诉。

    蓦然睁开的桃花眼中阴鸷的精光一闪,带着狠厉的寒光扫过周围,最后落在了那趴坐在地面上的子琴和子纱身上时,阴鸷的光芒这才慢慢的隐去,精光内敛,取而出现的是疑问:“怎么是你们?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刚才出于本能的警戒,他在第一时间身体就做出了攻击,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是她们两人。

    “白逸师兄,我们练武回来,见你倒在地上便过来看看,谁知你却对我们出手。”子琴语带委屈的说着,这才与旁边的子纱相扶着站起来,伸手拍了拍衣裙上沾着的草屑。

    听到这话,半眯着的桃花眼慢慢的敛下,一手轻扶着额头,感觉头还有些微晕,不由想起了在晕迷前的那一幕,当时,是子情对他用的药,他知道子情常往药谷走动,自己也经常在青山各处采集草药,但没想到她竟然有那样厉害的迷药,连他都能在一瞬间被迷倒,而且那下药的熟练手法,竟然连他都看不出来。

    但是该死的她竟然敢对他下药!想到这,一张妖孽般的俊脸不由浮上了一片的阴鸷,浑身顿时散着浓浓的骇人气息。

    “师兄?白逸师兄?”两人小心翼翼的唤着,见他坐在那里拧着眉头一脸的深思,脸色神色也阴沉不定的变换着,瞬间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骇人气息更是令她们两人不由微退了一步,不敢太过靠近他的身边。

    阴沉着脸的白逸抬眸瞥了她们两人一眼,蓦然红色的衣袖一拂,如鬼魅一般的飞窜而起,迅速的往子情的茅屋掠去。

    “白逸师兄好像去子情那里了,子纱,走,我们跟去看看。”一旁的子琴眼见他朝子情的茅屋而去,心下好奇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便想拉着身边的子纱一起去看看。

    “师姐,你没看到白逸师兄那张脸阴沉得可怕吗?要是跟去的话,小心他拿我们两个当出气筒,还是算了吧!”子纱低声说着,她可不想自找麻烦。

    听到这话,子琴咬了咬唇,微跺了一下脚恼火的低声骂着:“都是子情那个小贱人!整天勾引着白逸师兄!”

    子纱一听她咒骂的话语,连忙惊慌的看了看周围,见到没人时这才松了一口气:“师姐,你怎么又骂她了?师傅可是交待过,我们不要找她的麻烦,尽量跟她交好,要是这话让她听见了,可不好。”

    “哼!你怕她,我可不怕她!”子琴冷哼了一声,微抬起下巴说着。

    见状,子纱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她,最后轻叹了一声对她说:“师姐,我们去找大师兄他们一起练武吧!”说着,硬把她给拉走了。

    另一边,当子情轻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睛后,却见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平静的眼眸中不由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

    都走了?

    低下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感觉着体内的玄气气息全都压在丹田处,实力品阶已经被她隐藏了起来,素颜上不由绽开了一抺浅浅的笑意。

    这样一来,她就不用再担心着了。当下,站了起来拿起放在床前的木剑便往外面走去。没人打扰,最好就是去练练剑法,然,当她才走出门,却见到那抺红色的影子一身怒气的往她这里飞掠而来,想起先前的一幕,唇边的那抺笑容不由有些僵硬……

    ------题外话------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亲们可别忘了送上一份贴心的小礼物给最疼爱你的父亲哟!另外,亲们若觉得文文还算合胃口的,记得收藏支持哈,动动手指点击放进书架,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码字的动力哟o(n_n)o

    最后祝天下所有的父亲都快乐o(n_n)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