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3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愤怒离开
    “该死的你!你竟然敢对我下药!”

    人还没到子情的面前,愤怒的咆哮声就已经传入子情的耳中,她轻叹了一声,往前走了几步这才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看着那抺朝她而来的红色身影,直到他来到她的面前时,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白逸师兄,你还没平静下来吗?”她淡淡的说着,平静的神色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

    “你什么意思?”白逸微拧着眉头,半眯着桃花眼看着她,一张妖孽的俊脸,此时一片的阴沉。

    “我用迷药把你迷晕也是为你好。”她淡淡的说着,从他的身边慢慢的走过,拿着木剑的手微转着,一边看着手中的木剑,一边把玩着那把木剑玩。

    听到这话,白逸脸上神色又阴沉了几分,红色的衣袖下拳头紧拧着,蕴含着怒气的声音带着一股玄气的喝着:“为我好?你当时要不是用药把我迷倒了,我非把那人揪出来不可!”

    子情微顿下脚步,微微皱着眉头转过身看了他一眼:“师兄,你难道忘了我说过,他是我的朋友吗?他是来看我的,难道我会放着不管,让你们两个闹起来?”她倒觉得这只是一件很小的事,真不知道他到底在生什么气。

    再说,以他的实力,定然不是辰的对手,如果当时她不阻止,只怕到时吃亏的还是他。

    闻言,白逸的脸上阴晴不定,不知在想着什么,以着一种打量与探究的目光盯着她,良久,这才问:“那迷药是你自己研制的?”那样厉害的迷药,连他这个实力的高手都能在一瞬间昏倒,当真是不可思议,他敢肯定,药谷那边若真的研制出这样厉害的迷药也不可能会给她。

    “嗯。”她轻声应着,那本来就是她自己研制的,没必要瞒着他。

    听到她的肯定,桃花眼中难掩闪过的一丝惊讶,他与她相识几年了,都还不知她竟有此能耐。顿了一下,魅人的桃花眼半眯,又问:“那个人是谁?”

    子情抬起清眸淡淡的看着他,并没有言语,只是半响后,淡淡的说:“师兄,你问太多了。”这是她的事,她与他,也只有着同为青山弟子的关系,若不是因为他曾经救过她一回,她根本不想与他有太多的牵扯。

    “以我们这么多年的情份,我还不能问?”他挑眉,心下浮上一丝不悦。

    手中的剑一转,她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若不是因为这一点,师兄认为,你我会站在这里谈话?”她的认可并不代表他可以越距,对他,她并没有想到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诉他。

    从没被人这样说过的白逸一听这话,原本缓下来的神色不由又阴沉了起来,紧抿着的薄唇似乎在强忍着内心的愤怒,衣袖下拧成拳头的手青筋浮现,他冷冷的看着她,冰冷的声音带着难掩的愤怒的说着:“好c好!”声音一落,他冷哼了一声,红色衣袍一拂,如风一般的往回掠去。

    该死的!他怎么对她的,她不会不知道!可今天竟然对他说这样的话!什么叫若不是因为这一点,你我就不会站在这里谈话?难道这几年来,她都是看在曾经他出手救过她的份上两人才能有如今的闲时谈笑?难道她就看不到他对她的心意?

    “该死的!想我为了你暗中帮你除掉了多少麻烦,你今日竟然为了另一个男人这样对我!”白逸气不过的咒骂着,红色的衣袖一拂,一股雄厚的玄气气流化做一股利刃猛的朝那周围的树木袭去,咻咻的几声划过,硬生生的把那些粗壮的树枝的切断了,被气流划过的树叶,凌乱的在空气中飘飘荡荡的散落一地。

    这几年来,就因为他时常与她走近,不少的女弟子都暗中找她的麻烦,他知道后不止一次警告那些女弟子,甚至为了她不惜杀鸡儆猴让那些人不敢再去招惹她,谁知她竟然无视他这几年来的心意,当真是可恶!

    放眼整个青山,比她美的女弟子大有人在,对他献殷勤的更是多不胜数,而他就是鬼遮眼了,别人都看不见,只单单看到这么个不卖他帐的!心头憋着一股愤怒似乎要喷胸而出一般,他蓦然手心一转,提起一股雄厚的玄气能量,挥掌就朝树林中击去。

    “砰!砰!砰……”

    树林的那边重重的爆破声传来,平静的眼眸不由微闪,本想练剑的,但是手中的剑提起,却发现有些心念不一,微微皱了皱眉头,她轻叹了一声走进屋里放好木剑,这才慢慢的往林中走去,打算散散心后再回来。

    一身素衣的她,独自一人走在树林中,茂盛的树叶遮住了头顶的阳光,徐徐清风拂面而过,温柔而舒爽,像极了母亲温柔的手一般。如丝绸一般的墨发随着清风的撩动而轻轻飞扬着,发丝上的两条白色的丝带随着墨发舞动,给人一股飘逸空灵的感觉。

    素色的衣裙在轻风中舞动着,裙袂飞扬,纤细的身影,散发着一股高贵的优雅气质,小小年纪的她已经难掩身上夺目的光彩,更不用想,他朝会是怎样的一个绝代风华,然,在她的身上,却又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冷,似乎有着拒人于千里的冷漠,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她微眯着眼睛,享受着这片清幽雅静的环境与令人身心放松的清新空气。

    突然间,当轻轻吹拂而来的一阵清风扑鼻而来时,那清风中所夹带着的淡淡血腥味,却是让她半眯着享受着这片清静的眼睛慢慢的恢复了原来的平静淡然,清眸中的深处,多了一抺深思,神识外放,目光朝周围扫了一眼,最后落在了前面的一处地方。

    轻移着步伐,慢慢的朝前面走去。这里是凌峰山的地盘,怎么会有血腥味?以她学医毒以来,只要一闻便能知道那血的味道并不是动物的,而是人的。

    凌峰山内,怎么会有受了伤的人?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