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5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三章 当众表白
    看了神色各异的众人,青山山主笑了笑,说道:“因先前那召唤仪式几乎让整个青山都震动了,不少的弟子和幻兽都被那股强大的威压所伤,我还得去看看他们有没怎么样,冷师侄,若有什么需要就找凌峰主。”声音一落,白色的衣袍一拂,他便转身离开。

    见山主一离开,凌成转过身,沉起了脸,威严的目光直射着那正盯着冷绝辰的白逸,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沉声说道:“白逸,你是一重门的得意门生,也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应该有个分寸,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当着众位门主和峰主以及众弟子的面说出那样的话来,你可知,这会让子情的声誉受损?”

    刚才还没走过来,就听到他那样大声的喊出了那样的一句话,什么子情是他内定的夫人?子情如今不过才十岁,就算他真的对子情有意思,那也得等她长大再说,又没经过她爹爹的同意,又没经过他这个当师傅的同意,他竟然就敢那样说,真是太过放肆了!

    站在一旁浑身散发着疏离的冷冽气息的冷绝辰幽深的目光朝他瞥了一眼,便淡淡的移开了。内定的夫人?说得倒是轻巧,他看中的人,岂是别人可以窥觊的!目光扫过了那一身黑袍面色苍白却还不离去的白煜一眼,微微敛下了眼眸,性感的薄唇微勾。

    他的子情,好像在不知不觉中给他引来了不少的情敌呢!

    被凌成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诉着,白逸脸色也是一阵难看,朝那静立在一旁,微垂着头敛着眼看不到她神色的子情一眼,继而又开口说道:“峰主,我知道我在说什么,而我说的,也是我心里所想的!我对子情是绝对认真的!”

    说着,他无视错愕着的众人,显眼的红色衣袍一扬,大步的走上来,来到子情的面前,伸手拉起了她的一只手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心里,妖孽般的面容带着无比的认真与郑重,那双桃花眼紧紧的锁定着面前一身素衣着身怀中抱着白色小鸟的她,带着一丝紧张而又期待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

    “子情,我对你是认真的,你可以给我个机会吗?”

    听到这话,辰那幽深的目光闪过一抺冰寒而冷冽的光芒,冷冷的射向了那一身红袍的妖孽少年,冷冽的目光继而落在了子情那被他紧紧握住的手里,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抺冷酷而带森寒的笑意,周身蓦然弥漫出一股冷嗖嗖的剌骨寒风,冷冽的气息在他的周围散开着,令旁边的众人触及之际,都不由打了个冷颤。

    好可怕的男子c强大的森寒气息!他的一个眼神,几乎可以把人冻僵把人摄住,触及他那双冰冷而带着寒气的幽深黑瞳,就如同整个人置身寒谭一般,从头到脚,从里到处都被那剌骨的寒气包裹着,令人止不住的心生恐惧。

    他身上那简单而不失尊贵气质的白袍在那股冷冽的气息之下轻轻的拂动着,墨发微微扬起,刚毅而不失俊美的容颜看似与先前的神色无疑,唇边更是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然,却浑身散发着致命的危险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青山的众名弟子,原本就还没散去,听到了这样的话,一个个更是顿住了脚步,一双双的目光都朝他们几人看去,只因是太奇怪了,那里站的几人,个个脸色各异,目光闪烁着,都不知在想着什么?

    而凌峰山的峰主凌成,此时一张威严而古板的脸更是黑沉得可怕,置于身侧的双手因为怒气而紧紧的拧成了拳头,浑身散发着一股怒气,那威严的目光正盯着把他无视了的白逸,看到怒气高涨的他,众人的心还真是一提,不由为那胆敢挑战他威严的白逸挰了一把冷汗,生怕他一个愤怒一掌就朝白逸拍了下去。

    站在凌成身后的子砚几人,此时更是复杂的看着神色认真的白逸,他这几年经常往他们凌峰山跑,他们知道他对子情是与别人不一样的,但没想到,他竟然会钟情于她,而且,看他的样子,可不像是开玩笑的。

    旁边的白煜此时也是微皱着眉头,看着一脸认真的白逸,目光闪了闪,不知在想着什么,只是一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那里,似乎因为他的话而升起了烦燥,一股郁闷的感觉充斥着心头,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似的,很不舒服。

    不少的女弟子既羡慕又嫉妒的看着那一身素衣的子情,真不明白她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怎么就能让那一个个优秀的男子另眼相看了?论容貌,那子情也只称得上清秀,论天赋,她更是比不上众人。

    可今天,白煜师兄就连身体还没恢复也跑来观看召唤仪式了,这让熟悉他的众人很是不解,想往年他根本就对这召唤仪式不感兴趣,请他都不来,这回却拖着虚弱的身体也来看,再观他今日的举动以及那不离子情身上的目光,根本分明就是冲着那子情来的!

    越想心下越是不甘,以她们的条件,竟然输给那个子情了,怎不叫她们气愤!

    感觉着无数道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半敛着的眼眸闪过了一丝不明的光芒,看着那被白逸紧紧的握住的手,这才慢慢的抬起了头,清澈的眼眸平静而镇定的看着面前那一身张狂红袍的白逸。

    众人屏起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心下好奇着,她会说出什么话来?是拒绝?还是接受他的表白?白逸是青山的风云人物,容貌天赋都是一绝的,如今他这样当众表白,怕是没有几个女子拒绝得了吧?

    只听,淡淡的声音不大不小的从她那水润的樱唇中而出,同时,她也不紧不慢的抽回了自己被他紧握着的手:“师兄,你对子情有恩,这几年来对子情也很照顾,子情很敬重你。”有邪,不用说得那么清楚,她相信他会明白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