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5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六章 让你见鬼去
    “去吧!”辰点头说着,回头瞥了那站在门外的子砚一眼,依然坐在桌边,并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

    原本被子情抱在怀里的小鸟悠悠转醒,拍了拍翅膀,便从她的怀里飞了出来,停落在她的肩膀处,一双红色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子情半侧过脸看了它一眼,便移着步伐往外走去,当子砚不存在的越过他的身边。

    见她往师傅的屋子而去,子砚看了那还坐在她屋子里的冷绝辰一眼,便也转身离开。

    坐在子情屋子里的辰神色悠哉的喝着茶水,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响着,半敛下的眼眸让人看不透他此时到底在想着什么?

    “师傅,你找我?”她来到凌成的屋外,见门正开着,便走了进去,轻唤了一声。

    “子情,坐吧!”凌成示意着,让她坐下。

    闻言,她静静的走过去,在桌边坐下。而那停落在她肩膀处的白色小鸟则歪着头,红色眼珠子呆呆的往周围看着,似在打量着凌成的这间屋子。

    瞥了那停落在她肩膀上浑身雪白的小鸟一样,威严的眼中闪过一抺让人看不懂的幽光,他沉声问道:“这就是你召唤出来的幻兽?”

    “嗯,师傅可知,我的这只幻兽是属于哪一类的鸟?”她自然知道师傅叫她来是因为子源的事情,既然他没开口说,那她也不会特意提起,再者,她也确实不知,她的这只幻兽到底是什么幻兽来的?

    从回来到现在还没能好好打量一下她的两只幻兽,那放在腿上双手手腕上缠着的那一条,也不知是什么来的,呆会回去之前,也许得去找爷爷问一问。

    看到她如此镇定和平静的神情,凌成不由叹了一声,真是不简单的人儿,如今也不过才十岁,遇事就能如此的冷静,他日更是不用多说。

    目光再次移向了那只白色的小鸟,打量了一番,见它一身雪白的羽毛美到极致,一双红色的眼珠子在那身雪白的羽毛衬托之下,更是令人有一股妖艳的感觉,而它的头顶似乎有些微微隆起,也许是还小的缘故,目前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尾巴之处更有几根较长的雪白羽毛垂落着,让它整体看起来很是美丽,只是单单这一外表,就已经不是一般的鸟类可以相比的,至于会是什么类型的幻兽,他还真说不上来。

    “为师看不出你这只幻兽是什么类型的。”凌成说着,低沉的声音一顿,威严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肯定的说:“不过却知道,今日的这场震动与你脱不了关系。”

    闻言,她心下微诧,继而唇边扬起一抺浅浅的笑意,轻声说道:“什么也瞒不过师傅,今日召唤仪式上的震动,确实是与子情有关,只是子情也并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的。”

    “虽然不知你的这只幻兽是什么幻兽,不过为师却知道绝对不是一般的幻兽,今日山主召集了各让主和各峰的峰主讨论着这件事,众人都没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我看山主的样子,想必是多少知道一点的。”

    他的声音一顿,又说:“其实以你的实力,如今足可自保,又怎么还不想让人知道你的实力呢?”在他的几个弟子当中,年纪最小的是她,他最不了解的也是她。

    子情浅浅一笑,抬起清澈而平静的眼眸看着他,说:“师傅,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我只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她只是在走她自己的路,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待她,更不介意别人说她是武学废物,她知道她不是,这就已经足够了。

    听到这话,凌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顿了一下,说道:“我还想问一下你,子源说不出话来是不是你动的手?”

    目光朝外瞥了一眼,同时应声道:“是。”她并没有否认,而是直接的承认了,师傅是知道她常往药谷走动的,经过今天这事,想必多少知道她对医术略有涉足。

    原本心下已有些了然,如今再听到这话,他不由轻叹了一声,果然啊!她比他们慢习武,如今的实力竟然已经超越了他们,帮着药师采药多年,竟然也习得一身好本事,怕是药师也得自叹不如了。想到了那此时躺在床上一脸痛苦的子源,他看着她问:“子源被他伤到气门,连药师都无法治疗,你可有办法?”

    “师傅想要我帮他治疗?”她眉梢微挑的问着。

    “你给他吃的那个药,药师已经说了,解药没那么容易配制,除了你,还有谁能解去他的哑药和治好他的伤?”凌成反问着,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闻言,子情敛下了眼眸,淡淡的说:“师傅,从我来到凌峰山,我就对他们没有好感,这几年更是如此,若各过各的,我不会找他们的麻烦,但是这一次,是他先惹的我。”淡淡的声音一顿,她又道:“虽然我不介意别人如何看待我,也可以放任着没听见时他们的骂语,但是我听见了,却是不会装作听不见,既然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与其污了众人的耳,倒不如让他闭上嘴。”

    “你真的不打算治他?”

    她抬起清眸,眼中一片的淡然,不紧不慢的说道:“平白无故的救人,不是我的风格,而且,还是救一个我讨厌的人,更是不可能。”

    听到这话,在门外听了有一会的子砚忍不住的大步走了进来:“那你要怎么样才肯救他?”原来,子源说不出话还真的是她下的手,只是,她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已经有了那样的身手?

    凌成朝他瞥了一眼,并没有说话。而子情朝他瞥了一眼,则淡淡的移开了,当他不存在。见状,子砚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怒声低喝着:“再怎么说,子源说不出话来也是你弄的,你难道就没一点责任吗?他被冷绝辰伤到了气门,药师已经说了,伤得不轻,若是无法治疗他的修炼生崖也将到此为止,你难道就想看着他这样吗?”

    “他为什么会说不出话?”子情抬眸看着他问着,神色平静而淡然。

    “不是你给他吃了那哑药,他怎么会说不出话!”子砚沉声喝着,声音中有着一丝怒气,气她那过份的冷静,气她那一副事不关己的漠然。

    “那我为什么让他说不了话?”她淡漠的问着,见他一时语塞,脸色涨红,便淡淡的移开了眼:“事不关己就别强出头,他那样的下场,是他自己惹来的,就算是我让他说不出话的又怎么样?我若一日不愿治,他便一日说不出话!”

    子砚脸色涨红,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怎么的,却因她说的话是事实而无法反驳,想到她先前说的不会平白无故的救人,顿了顿,说道:“只要你把他的伤治好,让他可以开口说话,我可以以千金酬谢!”金钱对于他来说,那是用之不完的,他完全有能力付给她酬劳。

    听到这话,凌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心下暗暗摇了摇头,银子?她又岂是钱可以推得动的。

    子情唇边扬起了一丝嘲讽的笑意,瞥了他一眼,说道:“真是物以类聚。”也许千金可以请得动别人,但是,却请不动她,更何况,她从不缺银子。

    被她这样嘲讽着,子砚脸色有些难看,皱了皱眉,沉声怒问:“那你想要什么?”

    “我有说过我要帮他治疗吗?”子情淡漠的说着,一脸的不近人情。若是别人,她倒是可以救,只不过,这个子源,她真的很讨厌,既然讨厌,又为何要去帮他?

    “你!”子砚气结,却也奈何不了她,不由看向了凌成:“师傅,子源也是你的弟子,你就任由她这样乱来吗?”

    凌成微微皱了皱眉,子情不肯帮他治,他也不能逼着她,弄不好她再给他下几样药下去,那不更麻烦?本来想劝劝她的,不过看她这样子,估计是不会为子源治疗的了。

    见他说出这话,子情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目光中带着几分不悦的说:“枉你还是师傅的弟子,跟在师傅身边也是最长的,没想到却说出这样的话,师傅若是由着我来,他就不会叫我过来了,既然你这么希望我治好他的伤,那好,我给你个机会,就看你敢不敢接!”

    被她这么一说,他不由歉意的朝凌成看去:“师傅对不起,徒儿只是担心过头了。”

    “无妨。”凌成说着,并不在意,倒是有些好奇,子情想做什么?

    “你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子砚开口问着,眼中带着不解。

    子情微微扬起了一抺笑容,说:“先前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会平白无故的救人,更何况,那个人还是我讨厌的人,不过看在你这么为他着想和担忧的份上,我倒是可以给你个机会,银子什么的,我是不缺的,倒是身边缺少个护卫。”

    “你想让我当你的护卫?”子砚声音微提,错愕的看着她,见她的神色不像在开玩笑,不由皱起了眉头。别说他在这凌峰山是大师兄的身份,就是出了凌峰山,他也有着不俗的地位,给她当护卫?她还真说得出来!

    凌成听到这话,只是微微挑了一下眉头,似乎对这个主意不反对,静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人。

    “你不是想我救他吗?这就是条件,还是说,你口口声声想让我救他,只是说说而已?”子情睨了他一眼,既然他想当好人,那她就成全他。

    闻言,子砚看了他师傅一眼,目光中浮现着深思,顿了一下,问:“你确实你有把握能让他恢复如初?”

    “除了我之外,就算你找遍四大名山,你也找不到一个人可以治他这气门之伤,更没有一人可以解得了我下的药。”她淡淡的说着,清眸中透着一股自信的神采,整个人更是耀眼得令人怔愣。

    看到这样的她,没理由的,让人心下信服,毫不怀疑她这话的可信度,子砚沉声应道:“好!只要你能让子源恢复原来的样子,并且不会留下祸根,我就当你的护卫,任你差遣!但是,也得有一个期限!”

    “十年。”她说着,清眸落在他的身上:“在这十年里,我的命令你不能违抗,若有人想杀我,你得在前面挡剑。”既然送上门来的,不利用就真是浪费了。

    听到这话,子砚整张脸都黑了下来,挡剑?她当他是什么?心下怒火燃烧,却还是僵硬的应道:“好!”不就十年吗?他就不信这能难倒他!

    子情微扬起唇角,绽开了一抺淡淡的笑容,蓦然素手一弹,一道玄气击中了子砚的胸口,他闷哼了一声,微张开了嘴,与此同时,一颗药丸也随着被子情弹进了他的口中,入口即化,消失无踪。

    “你给我吃了什么?”子砚皱着眉头看着她,心下却是震惊于她刚才所露的那一手,那样快的速度,那样快而精准的手法,竟然连让他反应的机会也没有,在青山五年,她竟然藏得这样深,把所有人都瞒过去了!

    见师傅一脸的平静,似乎见怪不怪的样子,他这才知道,原本师傅早就知道她的实力,所以才一直叫他们不要与她为敌,就是怕他们斗不过她。

    “防人之心不可无,谁知道我救了那子源后你会不会反悔,这药丸,只是我闲时研制出来的,死不了,不过,每个月若是不吃一次解药,那是必死无疑,还是死得很惨的那种。”子情凉凉的说着,神色悠闲的瞥了那脸色铁青的子砚一眼。

    凌成暗叹了一声,这同样是他的徒弟,怎么两人就相差那么多?这子砚,从一进门就被她牵着鼻子走而不自知,这才说了多久的话?竟然就把他自己给卖了,十年?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看来他日后的日子可没那么容易过了。

    “师傅,若没什么事,那我先回去了。”子情站了起来,对着旁边的凌成说着。

    “嗯,去吧!”凌成点头应允了一声,目光在她和子砚的身上看了看,最后轻叹了一声。

    移步往外走去,无视着那脸色难看的子砚,此时的子情,唇角微扬,心情大好。一出门,就见那正从山道上而来的子青,看到他,唇边的笑意加深了,朝他走了过去:“子青,你怎么来了?”

    身后,屋子里,凌成拍了拍子砚的肩膀语气深重的说:“其实你跟在她的身体倒不是件坏事,慢慢的相处,你会了解她其实是个心思玲珑剔透的人,你看她与子青,子青真心待她,她也还以真心,只要你待她是出自真心的,相信她不会为难你的,他日就算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她也一定会相助于你。”

    闻言,子砚神色复杂的朝那抺走远了的白色身影看去,见她与子青边走边说着,素颜上带着柔和的笑意,就这么看着子青与她,确实是没有与他们相处时的淡漠与疏离。

    回头朝凌成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师傅,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着,便也转身离开。

    “子情,这就是你的幻兽啊?好美,这是一只什么品种的鸟类?我怎么没见过?”子青看着那停落在她肩膀上的白色小鸟,一双眼睛里尽是欣喜。知道她召唤出幻兽来,他心里高兴不已,这样一来,就算她的实力再怎么不好,以后幻兽的品阶高了,也可以保护到她。

    是什么鸟类?她心里也在想着,蓦然,一个声音传入了她的脑海里。

    “主人,我可不是鸟,我是凤,是凤!”

    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丝妖孽般的魅惑,比起白逸更多了一股妖邪的气味,令子情怔了怔,脚下步伐也是微微一滞。

    她偏过头,目光轻轻一闪,看着那只此时正偏着头看着她的幻兽。是它在说话?眼角瞥见子青似乎没有听见那声音一样,仍自顾自的一脸兴奋的旁边说着话。

    “主人,我是扬,是你的幻兽,现在是用神识在交流,外人是不知道的。”妖邪的稚嫩声音懒懒的传来,无形中自有一股张狂的气息存在着,声音一顿,又道:“主人,那条缠在你手腕上的,是火爆龙,那家伙很害羞,但是脾气不怎么好,动不动的就喷火,主人你要多防着它点。”

    子情微怔,目光落在那缠在手腕上的红色幻兽上,原来,这是一条龙?她原先还以为这是一条蛇呢!

    “该死的扬你干嘛怂恿主人防着我?”

    另一道带着稚嫩的怒吼声蓦然在子情的脑海炸开,像平地一道惊雷似的,轰的一声震得她耳膜翁翁作响,听到那怒吼声,子情不由眼角微微抽搐着,连脚步也停了下来。这两只幻兽到底是搞什么鬼?这么大声的吼,她的耳朵脑膜哪里受得了啊?

    “子情,你怎么了?”旁边的子青见她停下了脚步,脸色有些难看,不由关心的问着:“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怎么脸色有些难看?早上的召唤仪式是不是被那股威压伤到了?要不我陪你去找药师看看吧!”

    她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说:“我没事。”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对子青说:“子青,我有件事想麻烦你。”

    “你和我就不要说麻烦了,有什么事你就说,只要是我能做的,一定会帮忙的。”子青拍拍胸膛说着,虽然他长得没有子砚他们耐看,但已经长开了的脸比起几年前那瘦弱的样子已经大有看头。

    子情淡淡一笑,清眸落在他的身上说:“好,那你帮我找一窝刚出生的小老鼠来,必需是还没开眼还没长毛的。”

    “刚出生的小老鼠?子情,你要那个干嘛?”他诧异的问着,刚出生的小老鼠没有开眼,也还没长毛,身体带点温热,粉嫩粉嫩的,但是怎么看着还是觉得恶心,她要那个干什么?不会是想养着玩吧?想想,他都觉得恶寒,鸡皮疙瘩也都直冒出来。

    “呵呵,当然是有用处了。”她轻笑着,清眸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幽光。

    “那好吧!现在我正好有空就去帮你捉一窝给你送来。”说着,他转身就要走,走了几步又停住了,回头说:“对了,你要是身体不舒服,就去找药师看看,别硬撑着。”

    “嗯,我知道了。”她轻笑着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开,直到他走近了,唇边的笑意才敛了起来,脸色微沉的开口:“你们两个,给我安份点!”这两只幻兽,竟然在她脑海里用神识在吵个不停,她只觉脑袋里轰轰直响,被搅得头都有些痛了。

    蓦然的这么一喝,原本正在吵着的两只幻兽乖乖的闭上了嘴,总算恢复了安静了。

    缠在她手腕上的火爆龙从她的衣袖中窜了出来,趴在她那白色的衣袖上,微抬起头,有猩怜兮兮的看着她,稚嫩的声音带着几分的委屈和羞怯的说:“主人,你别听那可恶的扬乱说,我是主人的幻兽,绝不会害主人的。”

    “啧啧啧,爆龙,爷还真是怎么看你怎么不顺眼,你说你堂堂一条公龙,怎么就弄得跟个母的似的?还害羞?还装委屈?得了吧你,看得爷都会快受不了了,你说你,就你这样跟爷争什么争?乖乖呆在主人体内不出来不就好了?偏偏要跟爷争,还在那召唤仪式上弄出了那么大的震动,羞涩就羞涩,争不过爷居然还发脾气的怒吼,你还怕没人知道你这条火爆龙降临是不是啊?”

    被这么一说,火爆龙怒撑起龙身,仰起了长着两个角的龙头怒目瞪向了那悠哉的站在子情肩膀上的扬,像被说急了似的,怒吼出声:“扬你这混蛋!信不信我喷火烧你!”

    扬下巴一抬挑衅的朝它瞥了一眼,其中一只翅膀微动了动,似乎在说着,你来啊?看看谁厉害!

    子情一头黑线的侧过头看着那停在她肩膀上的扬,这是只公的没错,只是,这自称爷?她怎么听着怪怪的?这两只这么奇怪的幻兽,真的如辰所说,是上古神兽?

    “好了,你们两个先给我安静一下。”她轻叹了一声开口说着,看着手上的火爆龙说:“扬说你叫火爆龙?那我以后就叫你火龙和扬吧!”

    两只兽兽没意见的点了点头,她是主人,想怎么叫都可以。

    “你们两都是上古神兽?上古神兽都是可以幻化为人形的,你们现在是什么级别的?”她问着,有些好奇,如果这么两只幻兽化成人形出现在她面前,那会是怎么样的两个人?

    “主人,我们都是一星级的上古神兽,想要幻化为人形,得等品阶到了三星级时才可以随意的变幻。”扬说着,妖邪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慵懒,上古神兽的威压若有若无的自它那声音中散发出来,听着那稚嫩的声音,像是刚诞生不久的娃娃一般。

    它和火爆龙都是主人体内玄气所凝聚而成的幻兽,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一个身体里面隐藏着两只强大的上古神兽,自然是斗个你死我活,本以为只有一个能被召唤出来,谁知它们两个都同时被主人召唤了出来,这倒是出乎它们意料之外。

    “那我先跟你们说一下,既然都是我的幻兽,那就好好的相处,还有,别用神识在我脑海里面吼,我的脑膜和耳朵都会受不了的。”

    “是。”两只兽兽应了一声,乖乖的低下了头,没再斗嘴。

    “你们不是可以进入我体内的幻兽空间的吗?进去吧!在里面好好修炼,有什么事的话我会叫你们。”子情说着,目光落在两只幻兽的身上。

    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两道光芒一闪,咻的一声进入了她的体内,消失无踪。耳边终于清静了,她不由轻呼出一口气,这才看向了她爷爷所居住的方向,今天不知爷爷去洞里天了没有?本来还想着去问问他这两只幻兽是什么幻兽,不过看样子,上古神兽和一般的幻兽不同,才召唤出来就已经可以与她神识相通,这是普通的幻兽不能相比的。

    移步往自己的屋子走去,远远的便见那抺白色的修长身影站在门口,似乎在等着她,她一怔,他怎么还没回去?目光轻轻一闪,移步往前走去。

    “回来了?”辰看着她,黑瞳一柔。

    “嗯。”她轻声应着,说:“你不是说累了吗?怎么还不回去休息?你的屋子,他们已经帮你打扫好了。”

    “你师傅叫你去,可有为难你?”他没有答她的话,反而开口问着,低沉而性感的声音中,带着一抺关心。

    “没有,不过,我答应帮他治疗。”她说着,走到了里面倒了杯水喝。

    听到她的话,幽深的黑瞳微闪,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她并不是会容易妥协的人,怎么会答应帮那人治疗了?然,还没等他问出,她便似乎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似的,不紧不慢的说着:“有利可图。”

    “有利可图?”他眉头一挑,轻念着这四个字。

    子情淡淡一笑:“不过至少也让他痛上一阵子,虽然答应了帮他治疗,可没说要让他马上恢复。”惩罚,还是要的,只是不知到时他们那几人若是知道,子砚得当她十年的护卫时,那脸色会怎么样?那几人虽然与她并不友好,但是对子砚却是一直很敬重,他们的关系也是一直很好的,要不然子砚也不会为了子源而做出这样的决定。

    呵呵,冲动下做出的决定,到冷静下来,他是否会后悔那就不得而知了。

    闻言,辰唇角微微一扬,说道:“一个月后青山会和天山的弟子比试,到时应该会很热闹,你可有兴趣参加?”

    “没兴趣。”她摇了摇头说着,又道:“不过到时会去看看,天山为四大名山之首,倒是有些好奇门下的弟子实力会是如何?”

    “总的来说,比起青山的弟子,有过之而无不及。”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笑意的说着。天山能为四大名山之首,门下的弟子实力自然是不弱,而这青山,姣姣者却是不多,不过,若是她,怕是四大名门之中也少有人能与她相提并论了,她的天赋,可说是百年难得一见。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带着磁性的声音沉声说道:“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我也回去了,若有什么事,可以去找我。”

    “好。”她点头应了一声,目送他离开,想了想,也跟着走了出来,一个拐弯,踏风而行,往她爷爷居住的地方而去。

    她爷爷居住的地方,是位居青山一个偏僻地方的山洞,这个山洞周围长着树木环绕,不易被人发现,约莫半柱香的时间,还没靠近那山洞,便闻到了空气中传来的野味香气,她微微一笑,顺着那股香味寻去,果真在某棵树下看到那翘二郎腿躺在吊网上面,手里拿着烤好的野味在吃着的黑色身影。在他吊网的旁边,有着一个刚灭了的火堆,上面还架着半只已经烤好的野味。

    “爷爷。”她轻声唤着,朝他走了过去。

    听到这声音,老者回过头,看到她的出现不由咧嘴一笑,笑呵呵的说:“子情丫头来啦?来得正好是时候,来来来,这是爷爷刚烤好的野味,你也吃点。”说着,从吊网上翻了下来,从那半只烤好的野味上扯下了一只腿递给她。

    她接过拿在手里,便笑问:“爷爷,今天你有去洞里天观看召唤仪式吗?”

    “你的召唤仪式,爷爷怎么能不去?当时我虽然离得远了点,不过还是看得一清二楚,子情丫头,那股震动,不会就是你弄出来的吧?”老者一边吃着,一边问着。

    闻言,她一笑,说道:“爷爷,我召唤出了两只幻兽,那股震动,是那两只幻兽的威压弄出来的。”说着,在他怔愕的目光中,轻唤了一声:“扬,火龙,出来。”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两道光芒咻的一声从她的体内飞闪而出,当老者定睛一看时,不由怔了怔,惊呼连连。

    “哇!子情丫头?这真的是你的幻兽?这、这、这一条不就是龙来的嘛?你看看它头顶上的两个像珊蝴一样的角,啧啧啧,真是有趣极了!”老者惊奇的呼叫着,丢开了手里的烤肉,伸着泛着油光的手就要去捉那条飘浮在半空中小小的红色火龙。

    “臭老头你别碰我!”火龙怒瞪着一双金色的龙睛,红色的龙身上窜起了火焰,咻的一声便闪开了,只见它弓起了身子,似乎要跟老者大干一场似的。

    连龙身都没摸到就被骂了,老者怔了怔,吹胡子瞪眼的瞪着那条火龙,双手叉着腰的喝着:“你这条臭龙,别以为你是上古神兽老头就怕你,信不信老头把你烤了让你见鬼去!”他活了大半辈子,竟然被条龙嫌弃了?还臭?他哪里臭了?他天天都在山泉水里洗澡,青山的那些呆孙子,一个个还忙活着提他的洗澡水去喝哩!

    子情笑了笑,带着笑意的清眸朝那条火龙看了一眼,说:“爷爷,这条火龙的脾气有些怪,你看看那只扬,白得很漂亮吧?”她说着,示意扬上前乖乖的让她爷爷摸上一摸。

    接收到她那目光,扬拍了拍翅膀,红色的眼珠子转动了一圈,扫了那闪到了一旁去的火龙一眼,稚嫩的声音带着几分讨好气味的说着:“爷爷,你是主人的爷爷,自然也是扬的爷爷,爷爷,你的头发白得真雪亮,跟扬的羽毛一样美丽,爷爷,你别理那条火龙,它就是那个样子,明明是条公的,却害羞得跟条母的没什么两样,真是丢光了雄性的脸。”

    听到这话,子情眼角忍不住抽搐着,瞥见火龙那双金色的龙睛在听了扬的话后,几乎要喷出火来,不由又是暗叹了一声,不是说龙凤都是配对的吗?怎么这两只一见面就斗个不停?这只腹黑的扬,每一次都能在口头上占火龙的便宜,难怪火龙说不过它时就会直接用火喷。

    而老者听到扬的话,一双眼睛顿时一亮,看了看面前的扬又看了看那条愤怒的火龙,伸手摸了摸它那身雪白的凤毛,对着子情说道:“子情丫头,你的这两只幻兽还真是奇怪,那只火爆中带着羞涩,这只却狡诈得像只狐狸。”

    一听它竟然被说成了狐狸,扬红色妖邪的眼珠子闪了闪,咻的一声拍了拍翅膀便飞走了,一边说:“什么狐狸?爷生来就尊贵,岂是那等不入流的忻兽可以相比的?”

    见它这么不毫情面的直接就拍拍翅膀飞走了,子情朝她爷爷看去,见他正瞪着一双眼睛盯着扬和火龙,蓦然眼珠一转,眼中似乎闪过什么,继而嘿嘿一笑,看也不看那两只幻兽,伸手招呼着子情说:“子情丫头,来来来,咱们别理它们,爷爷这回烤的肉,可香了,你快尝尝。”说着,睿智的目光中掠过一丝算计的光芒,瞥向了那两只听到他的话后,脖子伸得长长的龙凤。

    子情把他的神色收入眼底,却是不动声色的笑着:“好。”伸手扯下一小块肉吃着,入口烤肉的味道香浓,口感上佳,于是,抬眸笑说:“爷爷,这肉烤得很好吃。”

    “哈哈哈,那是,爷爷亲自出手,哪能不好吃。”他仰头大笑着,一脸的开心。

    一旁的扬和火龙相视了一眼,却又冷哼哼的别开了对视着的目光,咽了咽口水的看着那架上烤架上的烤肉,它们身为幻兽,也是要吃东西的,尤其是现在,刚被主人召唤出来,身体的能量正在迅速的滋长着,如今闻着这股香味,再听主人也那么说,都不由有些嘴馋了。

    瞥见它们的脖子伸得老长,老者眼中掠过一丝得意的神色,走到了那烤架上的烤肉边,一边对子情说:“就剩下这么多了,我这里还有一种能让肉香味再浓的调料,再加一点,味道一定更好。”他说着,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包东西,往烤肉上面洒去。

    看到他这一举动的子情不由笑了笑,爷爷这下夜真是下得太光明正大了,当着扬和火龙的面这么下药,以刚诞生的幻兽的智慧,怕是很难猜到这些料并非那些所谓的香味吧!不过既然爷爷想玩,那就让他去玩,反正也不会出什么事的。

    拿起那剩下的烤肉,老者拿到鼻前闻了闻,一副面前美味无穷的样子叹了一声:“嗯!真香啊!”说着,作势要张大口咬下去,而一旁的扬和火龙见状,不由直咽口水,本以为会被他三两口的吃完,谁知他却是一顿,手微微拿开了一点,回过头去与它们的主人说话。

    “子情,你够不够?要不要爷爷再分些给你?”老者说着,一边却不着痕迹的把拿着烤肉的手往一旁移开了一些,给足了它们机会。

    扬和火龙一见,眼眸一闪,顿时知道机会来了,当下,两抺身影飞窜而上,像是怕被对方抢完似的,直扑向那块烤肉,凤爪一扯,龙爪一抓,那块被老者拿在手里的烤肉就这么被分成两半了,抢到了烤肉,两只兽兽迅速往一旁退去,远离老者的身边,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嘿嘿嘿嘿,中招了,就凭你们这两只兽兽就想跟老头的智慧斗?还嫩得很。”老者双手叉腰,得意的说着,眼中尽是兴奋的笑意,期待的看着那两只停下来的幻兽接下来会怎么样?

    子情无奈的摇了摇头,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虽然说它们是上古神兽,不过,初诞生的上古神兽这智慧还真的不怎么样,虽然说扬腹黑了一些,但是再怎么说也是刚诞生,还是嫩了点,这不,爷爷只不过是略施小计,它们就中招了。

    抱着烤肉的两只兽兽听到老者的话反应却是不一,火龙怔了怔,金色的龙睛里尽是不解,听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而扬却是红色的眼珠子一转,凤爪捉着的烤肉迅速的被它丢到了地上,眼珠子转了转,盯着一脸得意的老者看了看,便往它们的主人看去。

    “主人,那糟老头算计了我们?”

    子情嘴角笑意微滞,这只扬转变得还真快,前一刻还爷爷爷爷亲热的叫着,这下一刻就变成糟老头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