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7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章 与你有关?
    闻言,子情把刚才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了他,听得他大笑不已。

    “哈哈哈,想不到药师那个老头,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真是有趣,有趣,哈哈哈……”老者仰头大笑着,一双睿智的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线,深厚的笑声充斥在这片林子之中,久久的回荡着。

    子情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爷爷,药师自从知道我熟悉药理后,便一直好奇着是谁教的我,不过我并没向他透露半句,刚才他还对我说,很想见见教我的人,药师的为人不错,年纪又与您相当,爷爷,你想不想见见他?你们两人的兴趣爱好都是一样的,也许你们会成为知己也说不定。”

    “嘿嘿,那老头没见过我,不过我却常见到他,我的一些药材,还是上他那里顺来的,呵呵……既然连你都说他不错,那等我找个时间就跟他会会面。”老者抚着白花花的胡子,笑眯着一双眼睛看着她。

    “好。”听到这话,她笑颜逐开,清雅的笑容绚烂得如同春日里的花儿,芳香而迷人,沁人心扉。

    “哎呀,我的药!”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他连忙去揭开那火炉,看看里面的毒液会不会被烧没了,一看还在,不由轻呼了一声:“还好还好,要是没得可得再去找就麻烦了。”

    子情笑了笑,走了过去在旁边坐下,双手抱着膝盖说:“爷爷,我打算在实战中提升自己的实力,青山总会有弟子外出历练,我想找个时间跟师傅说一声,也去外面试试自己的身手。”

    “好啊!你啊!不能总这样干练着的,去外面历练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一来应变能力什么的也会有所提高,这二来,对外面的大陆也会多接触,多了解,等你以后出山了,才不会对外面的大陆感觉到陌生。”

    他说着,又问:“我听说这青山要跟天山来个比试?到时你去不去报名试试?”

    她摇了摇头,目光透过头顶上翠绿的树叶,落在了那蔚蓝的天空之处淡淡的说:“不了,我在这青山又不是为了名,只要他们不要招惹我,我只想等实力得到认可后,便回家中与父亲团聚,再找出当年那幕后之人!”什么比武论名?什么名次排行,她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人心险恶,以后入世,可不能心慈手软,要知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她收回了目光,落在一身黑袍的他身上,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的轻声说道:“爷爷,你放心,我会谨记的。”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难道她会不知道吗?于她而言,可不是谁都能让她心软的。

    这一日,她来到了凌成的屋子前,伸手敲了敲门:“师傅。”

    屋子里的凌成一听到她的声音,微抬起眼眸,看向了那扇门,沉声说道:“进来。”

    闻言,她推开了屋子的门走了进去,见他正一人独从在桌边,手里拿着一本书,似乎正在看着,便走了过去,向他行了一礼:“子情见过师傅。”

    “嗯,什么事?”凌成放下手中的书,威严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与子砚几人不同,子砚几人有时总会过来请教他一些武功的招式,让他指点一番,而子情却是除非他有找她来,要不然她是很少会上门来的,而通常她到这里来找她,定然是有什么事情才会上门。

    她抬眸看着他,清眸对上了他威严的目光,开口问道:“师傅,我想接任务外出历练。”她直当的说明了自己来这里的原因。

    听到这话,凌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说道:“你想接任务外出历练?”

    “是。”

    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沉声说:“这青山中虽然说是有这样事情,让实力得到认可的弟子们接任务外出历练,但是,实力必须得到推荐人的认可,而且,年纪也必须超过十三,你今年才满十岁,这恐怕……”

    “师傅,年龄不是问题。”她说着,目光毫无一丝闪躲的看着他,眼中,尽是自信的光芒。

    凌成微愣,继而目带深思的看着她,顿了一下,便问:“你现在的实力到什么品阶了?”奇怪,他竟然看不透她的修为?

    她浅浅一笑,知道他是答应了,便说:“师傅可以试一下我的清风剑法。”这清风剑法是他所教,再配以她娘亲所留下的内功心法而修炼,两体结合在一起,发挥出来的威力无穷。

    “好!那就到后林去吧!”说着,衣袍一拂站了起来,迈步往外走去。

    她不紧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后,来到后林,她折断两条树枝,一条递上前给他,一条自己拿着,两人对立而站,看着教了自己五年的师傅,她唇勾微微一扬,清眸中流动着自信而迷人的光芒,说道:“师傅”

    声音一落,瞬间运起体内的玄气气息,注入手中的树枝之上,蓦然间,只见绿色的玄气光芒弥漫在树枝之上,连带着她那身素衣也染上了几分的绿色,呼啸着的气流在她的身边缠绕着,吹动了她如丝绸般顺滑的墨发,拂动了她那飘逸的素色衣袂,一时间,耀眼的自信光芒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那眉宇间的神采,与平日里的她,几乎可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只见,原本平静而淡然的清眸蓦然一变,清冷的神色跃上眼中,一瞬间,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清冽而摄人,看得那对面的凌成心头如同滚滚长江之水被汹涌的激起,澎湃而震撼人心的拍打着他的心头一般!

    他才多久没有考察她的实力?她竟然已经跃身成为绿武宗的品阶?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就眼前的她来看,神色清冽而摄人,浑身散发着强势的气势,十岁的女孩,竟然已经如此的不同凡响,真真了不得!

    蓦然,只见绿色光芒一闪,娇小的白色身影带着一股凌厉的气流朝他袭来,瞬间回过神,持着树枝的手微动,脚步一转,迎身上前,被注入了一丝玄气的树枝在空气中划过,当即发出一声如同划过空气的凌厉风声。

    “咻!咻!”

    两人手中的树枝交碰在一起,那股力道顺着树枝往手腕震去,让两人虎口一阵发麻,迅速的一转,锋利的绿色幽光咻的一声再度划过,节节逼近,那原本没有什么韧性可言的树枝,此时被子情握在手中运行着,竟然如同软剑一般的弯出了不可思议的弧度,树枝末端的绿色玄气,锐利如同刚开锋的宝剑,丝丝冰寒之气,毫不留情,直逼对手!

    与她对战的凌成惊讶于她剑法的出色,没想到清风剑法她竟然练得这么纯熟,而且能发挥出连他也发挥不了的精髓,本来还只是拿出三成功力来与她交手的他,现在被他这节节逼近,再加上心下想要知道她到底实力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于是,手中树枝一转,凌厉之气迸射而出,拿出七成的实力来与她交手!

    见到师傅认真起来,子情也不敢大意,更是小心谨慎,手中舞动着的清风剑法一变,树锋一转,白色的身影咻的一声往前飞袭而出,地面上,被两人的极快变换的脚步踏出了一个个的脚印,在两股气流的涌动之下,地面上的灰尘微微扬起,空气中,流动着一股令人强烈的玄气气息……

    咻的一声,凌成手中的树枝迸射出一股凌厉之气猛的袭向了子情,子情错身一闪,凌空一跃,那道凌厉之气便从她的身侧飞袭而过,刮过了她身后的树枝,砰的一声,劈落了一截的树枝,更是震得一树落叶纷飞,洒落一地。

    子情在凌空一跃之时,手中树枝注入一股玄气,咻的一声劈向地下,绿色的玄气从地面上窜入,直朝凌成而去,砰砰砰的几声巨响响起,地面上爆发出一个个的爆破声,那被玄气爆起的地面上,待那灰尘散去,出现一个个深深的窟窿还有那如利剑劈出一般的痕迹,由此可见,那股气流之凌厉。

    翻身避开的凌成收起手中的树枝,负手而立,原本身上的气息在一瞬间消失无踪,看着面前静立着的子情,他露出了一抺笑欣慰的笑意说:“好!不错!竟然能把清风剑法练成这样,确实是难得!”以她这般身手,相信就算出去了,一般的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若非师傅,也不会有这样的子情,子情能有这样的进步,都是师傅教的好。”她浅浅的笑着,把树枝丢了,走上前说:“师傅,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接任务出山?”

    听到这话,凌成笑了笑,低沉而威严的声音中也带着一丝笑意的说:“既然你想要历练一下自己的实力,那我等会就去山主那里给你看看,有什么任务适合你去。”

    “好。”她轻声应着,唇边的笑容轻轻扬起。

    看着她,凌成目光一闪,说道:“你还没有随身的武器吧?”说着,想了想又道:“你是用剑的,这大陆所有的宝剑都是从名剑山庄里打造出来的,他们那里的宝剑,不止削铁如泥,更是有灵性的,这一回出任务之前,你可以找个机会先去名剑山庄看一看,兴许会找到一把适合你的宝剑。”

    闻言,心下微怔,名剑山庄?那个与她碧落山庄并称大陆三大庄之一的名剑山庄?她是听说过大陆上有名气的宝剑都是由名剑山庄铸造的,上好的宝剑,那是千金难买!

    “是,子情知道了。”她轻声应着,她确实是要一把剑,到时,接到任务出山的话,那就顺便去名剑山庄看看,毕竟能否找到合她眼缘的,还是一回事。

    三月的清风,带着一股凉爽的气息,迎面扑来自有一股淡淡的青草香。与师傅说了要出去历练的事情后,她师傅便去了山主那里,而她则往药谷走去。爷爷今天没有炼药,说是可以见一见药师,自上回见过药师后,她还没跟他说爷爷愿意见他,这会他若知道了,相信定会很高兴。

    想到爷爷以后多了个志同道合的人,她心下也很是开心。

    顺着那山道慢慢的走着,周围两旁的青草在清风中摇摆着,不时看到远处的三两名弟子结伴而行谈笑风生,青山的弟子虽然说是都在这里习武修炼,但这也是一个结交势力的地方,山中不少的弟子来自大家世族,打好关系对他们日后出山步入大陆有一定的好处。

    纵然是不知道一些弟子来自什么家族,身后有什么势力,但是若他本身的实力很是强硬,也是众人所结交的对象,强者,无论到了哪里,都是受众人所敬仰的。

    来到药谷,见谷里的一些小药徒正忙出忙进的走动着,有的在磨药,有的要配药,有的在晒草药,也有的跟在药师的旁边打下手,而她要找的人,药师,此时正在给一些弟子看病。看到那正等着排队看病的弟子,她的目光不由闪了闪,奇怪,那几人怎么好像……

    正在给那几名弟子把脉的药师,一看到她,脸上不由浮现了惊喜的神情:“子情丫头,你来啦!快快快,过来过来!”

    平日里药师都是板着一张脸,很是严肃的样子,就算是时有笑语,众人也是很少见的,此时见他脸上浮现惊喜的神情,双眼放光语带兴奋的大喊着,众人心下微异,都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只见,在忙碌的众人当中,一名约莫十岁的女孩静静的站在那里,朴素的衣裙,只能算称得上秀丽的容颜,看似不凡,却又让人觉得不一般。子情?她是哪个门的弟子?药师怎么看到她出现会一脸的惊喜?

    当众人打量探究的目光都朝她而来之时,她淡然的无视了,移着脚步轻身走上前,轻声的唤了一声:“药师。”她经常来药谷,药谷的人自然都是识得她的,平时这个时候都是没有弟子上这里来的,今天却一来就是几个,还都是身带异样的。

    “过来过来,这边坐。”药师笑呵呵的招呼着她,一边回头对身边的药徒说:“小六子,你去给子情丫头搬张椅子来。”

    别说是那药徒听到这话微怔了一下快步的去搬椅子之外,就连是那正排队站着等着看诊的几名少年都是错愕不已,想他们来了这么久除了坐下被药师把脉的那个人有位子坐之外,另外的几人可都一直是站着的,这个女孩到底是谁啊?一来就这么大的面子?

    药谷里的众名药徒也都有些诧异的看着药师和子情,平日子情没少来这里,药师虽然对她很好,但也没像今天这么热情过呀?今天这是怎么回事了?

    “药师,不用了,既然你正忙着,我就先走了,等你有空了我再过来。”子情说着,就要转身离开,谁知药师一听,笑呵呵的连忙拦住了她:“呵呵,子情丫头,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你来帮我看看,这几个小子都是怎么了?”

    药师说着,拉着子情便往小六子搬来的椅子上坐下,一抬头,见刚才还把手放在桌面上的那名少年竟然把手给抽回去了,当即便板起了脸,不悦的说:“你小子把手伸回去干什么?不想看了?不想看就给我回去,别耽误我的时间!”

    被药师这么一说,那名少年连忙把刚放下来的衣袖卷了起来,再把手伸到了桌面上:“看!当然看,这都痒死我了,药师,你快告诉我们这都是怎么回事了?”

    子情淡淡的往那卷高衣袖的手臂上看了一眼便移开了,少年那手臂上,长着一点点的红斑,依她看来,衣服下面应该也还有,而那正在排队站着的几人,似乎也都是同一症状,她经常在青山中采药,自然知道他们这是碰到了一种有着细微毒素的野花,这种野花生长在青山的一处林中,那里比较偏僻,一般不会有人去的,没想到这几人会跑到那里去,还碰了那种带毒素的花。

    听了那少年的话,药师瞥了他一眼后,便笑呵呵的对子情道:“子情丫头,来来来,我都忙了一个早上了,你来帮我给他们几人看看吧!”说着,自动的移到了一边去,给她让出了位置。他当然也看出了这几个少年的症状了,只是好奇,子情丫头会用什么样的办法来解?

    然,一听到药师的话,那名少年却是怪叫了起来:“药师,你让这个小丫头来给我看?她是什么人我都不知道,又才这么一丁点大,她能行吗?”这药师不会是想让他给这个小丫头当实验吧?想着,咻的一声从椅子上窜了起来,推着后面排队的几人说:“你们先去,我还是等会好了。”

    看到少年的举动,子情不由朝他打量了他一眼,见他年约十五六岁,墨发高束,相貌端正,一身华衣,看来是出身富贵之人,不过瞧他这举止,却有点跟孝一样,自己不想给她看,就推着后面的人先上,不过举止倒也坦荡荡。

    后面的人被他这一推,也不想上前了,毕竟现在看诊的,可是一个约莫十岁的女孩,谁敢给她看啊?于是,几人便相推托着,最后,刚才那名少年又被几人给推上了前,按坐在子情面前的椅子上。

    这一回,少年没再看向药师,而是打量了一下子情后,突然便趴前了身子,把脸往她面前凑近着,笑嘻嘻的问:“哎,你叫子情?”说着,一双眼睛不时打量着她,见她年纪小小神色却淡然,心下不由微异,感觉有些奇怪。

    少年举止有些轻佻,却并不轻浮,并不让子情反感,于是,她点了点头轻应了声:“嗯。”

    听到她的回应,少年显得有歇心,大方的说道:“我叫白锦,是一重门的弟子,你是哪个门的?”说着,瞥了那坐在一旁抚着胡子的药师一眼,压低了声音小声的问道:“你跟药师很熟?他好像待你很热情,你可要小心一点,我听人说,熟悉药理的会在你不知不觉中就给你下药,他越是热情,你越得小心。”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清眸中闪过一丝错愕的光芒,看着面前的这个自称白锦的少年,不由微微扬起了唇角。

    看到她笑了,白锦显得有歇心,正准备问她是否熟悉药理时,却听见她开口了。

    “你们几人身上都是沾到了青山树林中的一种带有毒素的野花,只要服下泻药便可排去体内的毒素。”说着,不等几人回过神来,便对药师说:“他说要见你,现在去吗?”

    正因子情的解法感到奇妙的药师一听这话,心头一喜,当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真的?去!现在就去!马上就去!”说着,拉着子情便往外走去,一边头也不回的对身后的药徒说:“小六子,给他们一人包一小包泻药带回去!”说着,一溜烟的不见了影子。

    看着两人眨眼就不见了的身影,白锦怔了怔,看了看身后的几人,有谐疑的问:“她刚才是说叫我们吃泻药吗?药师还同意了?我不会听错吧?”继而又想到她刚才的话,心下不由称奇,她竟然知道他们去过青山的树林?还碰了一种野花?这么说,她还真有两下子?

    心思一转,不由一笑,对着那正要走开去包泻药的小六子便喊着:“小六子,刚才那个叫子情的,是哪个门的弟子啊?看样子不是你们药谷的,却很熟悉药理啊!”

    “子情是凌峰山的弟子,不是我们药谷的,她经常在青山各处采药,对青山哪里有什么药材很是熟悉,而且跟在我们师傅身边多了,熟悉药理那是一定的,我师傅还经常指点她呢!”小六子说着,便转身走开了,给他们几人包了一包泻药递给他们说:“我师傅都没说,那这泻药应该就是可以解你们身上的症状的,拿着吧!”

    “凌峰山的子情?怎么越听越觉得有点耳熟?”白锦低声呢喃着,想了想,猛的一手拍向了大腿大喊了一声:“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了?”他身边的几人问着,一脸的莫名其妙。

    “凌峰山的子情,不就是那白逸师兄在召唤仪式当众表白被拒的那个吗?原来就是她呀!我竟然一时大意的给忘了,呵呵……”白锦笑了笑,接过了泻药便说:“原来是这么有趣的人,难道白逸师兄对她情有独钟,总是往凌峰山里跑!”

    听到这话,另外的几人也都想了起来那一日白逸的当众表白,因为当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太多了,众人想要忘记也难,再次被提起,更是记忆犹新。

    而拉着子情便走的药师两人走在山道上,往林中而去,药师不时的对着那慢慢走着的子情喊着:“子情丫头,你倒是走快点呀!怎么小小年纪比我这老头走得还慢呢?”听到那个人要见他,他是欣喜万分,到底那个人是什么人?能教出子情这样的徒弟,医术一定比子情厉害很多!想到这,心下涌上了无限的期待。

    “药师,不用走那么快,我爷爷说了会见你就一定会见你的。”子情笑说着,看着神色兴奋不已笑容满面的药师,竟也感染到了他的喜悦。

    “对了子情丫头,你还没告诉我,你爷爷的名号是什么?”路上,她只说了他是认下的爷爷,并非亲的,不过还没告诉他她爷爷的名号,心下不由好奇着,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想必应该不是泛泛之辈,不过大陆上医术了得的人,大多的他都有听说过,不知会是谁呢?

    闻言,子情笑道:“他说,大陆上的人都称他毒医老怪。”

    “什么?毒医老怪?”药师一听,不由惊呼出声,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末了,像是反映过来似的,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朝左右看了看,见到周围都没有人,这才放下了心来,靠近了她的身边,带着惊讶又惊喜的低声问着:“你爷爷真的是毒医老怪?”

    “嗯。”子情点了点头,有些诧异于他的反应。她知道她爷爷的名声应该很响亮,不过没想到药师一听,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再次听到肯定,药师似乎是兴奋过度了,竟然揉搓着双手在子情的身边转动着,口里一直低声的呢喃着:“毒医老怪?毒医老怪?他竟然在这青山这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药师?”子情唤了一声,问道:“这样转着不头晕吗?”

    听到她的话,药师停下了脚步,一脸笑意又带着几分期待的问道:“子情丫头,你爷爷还收不收徒弟?”

    子情错愕,当即怔住了,怪异的看了他一眼说:“药师,您不会是想?”

    “呵呵呵,你一直在青山这里不知道,毒医老怪可是个厉害的人物,在大陆上几乎是无人不识,他的名声说出来都是可以吓死人的,就连是以制毒而闻名的毒门,一听到他的名号都得色变,你也知我对医术有着一份执着与狂热,要是能拜他为师,呵呵,我想我睡觉都会笑醒。”

    听到药师这话,子情不由轻笑出声,说:“我估计我爷爷他不会收你为徒的,不会,你若跟他交好,定然能从他的身上学到东西,他现在也是三天两头的研药,你们两人的性格有几分相像,兴趣又相同,我想你们会相处得来的。”

    “呵呵,那就快点走,我现在急着想要见见他了。”药师说着,抚了抚胡子,心下打定主意,就算拜师不成,那也一定要赖上他,嘿嘿嘿……

    “好。”她笑应了一声,目光朝周围看了一眼,便走上前,对药师说:“那我们现在就去。”带笑的声音一落,她运起轻功一手挽住了药师的手,脚踏清风,带着他往林中飞掠而去。

    “哇!子情丫头,你藏得还真是深啊!轻功竟然如此了得?”被她挽着就在半空中飞掠而行的药师惊讶的喊着,只觉身边的景色咻的一声从他的身边飞过,快得看不见踪影,不一会,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而空气中,一股烤肉的香味也扑入了他们两人的鼻中。

    “到了。”子情脚尖落地,把他放了下来。

    不到片刻的时间,竟然就已经到了,药师心下惊奇不已,还没回过神来,便听到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你们怎么这么慢啊?我这烤肉都快吃完了。”

    终于要见到了那传说中的毒医老怪,他拼命的压住心里的激动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他坐在火堆边,手里拿着烤肉,一身宽大的黑袍和那一头白花花的头发形成了鲜明的诡异,似正似邪,就算已经是六十多来的老人了,却仍浑身散发着一股强者的威压,看得他内心激动不已。

    习医之人,没有一个没听说过毒医老怪的威名,他就像一个传奇,一个让人膜拜的存在,是习医者想要追逐超越的对象!听说过他名声的人很多,但是见过他的却很少,他活了大半辈子,没想到这会竟然能见到这样的一个人传奇人物,激动,在所难免。

    见他竟然激动过头了,怔怔的看着她爷爷,子情不由感到好笑,轻唤了一声:“药师?”

    “啊?”药师回过神来,怔忡的看了子情一眼,便快步的上前,来到他的面前拱手一礼:“李治见过毒医。”

    “行了,什么毒医不毒医的,我现在只是个老头,你也别弄这么些虚礼,看着碍眼。”老者挥了挥手,把手中的烤肉就往他面前一递,睿智的目光半眯,笑成了一条线:“呐,试试吧!这可是老头特意为你准备的。”

    闻言,药师眉头微挑,笑着接过,目光看了那烤肉一眼,便拿到鼻间闻了闻,笑道:“味道还真不错。”说着,也不客气的张嘴大咬了一口。

    一旁的子情见状,目光在那烤肉上停顿了一下,清眸中流光微闪,笑看了两人一眼,静静的站在一旁。

    笑眯着一双眼的老者见他吃下那烤肉,竟然也不见出现什么不适,眼中不禁浮上几分的好奇,问道:“哎,感觉怎么样?”他可是在这烤肉上加了料的,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什么感觉?”药师笑呵呵的反问着。

    “咦?没理由啊!我可是加了药的,你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呵呵……”药师笑了笑问道:“既然你说不用那些俗礼,那我就叫你老怪吧!”说着,不等他开口,便问:“老怪,你还收不收徒弟?收了我怎么样?”

    “什么?收了你这七老八十的老头当徒弟?老头我才不干!”他睨了他一眼,毫不客气的说着。

    “没有七老八十,老夫今年也就将满六十五,不是曾有古人云:彭袓在世八百岁,六十还是少年时,六十来岁,算是年轻的了。”药师笑呵呵的说着,一点也不在意老者的说话。

    “年轻?你这老头倒也不害羞,这话也说得出来呀?”老者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心下却是知道,他吃了他加了料的烤肉没发作,想必也有那么两手,要不然也当不了这四大名山之一青山的药师。

    药师笑眯着一双眼:“呵呵,老夫我也不过实话实说。”

    一旁的子情见状,两人还算谈得来,不由笑了笑,对他们说:“爷爷,药师,你们聊吧!我先回去了。”他们两人年纪相当,性格又有那么几分相像,相信会聊得来的,她在这里也插不上话,还是先回去了。

    “好,你去吧!”两人同时说着。

    子情朝他们两人看了一眼,见药师走了过去,在火堆旁坐下,药师这一坐下,没了先前的恭敬,反倒跟她爷爷斗起嘴来,见状,她不由一笑,转身离开。

    她慢慢的在林中走动着,看着这清幽的绿林,思绪渐渐的飘远着,林中鸟儿的啼叫声,不时的在林中扬起,风儿拂过绿叶的声音,沙沙的响着,她轻悠的脚步,不紧不慢的走着,素色的衣裙随着她的走动而轻轻拂动着,当头顶上透过绿叶斜射而下的阳光洒落在她的身上时,她慢慢的收回了神游的思绪,停下了脚步,清眸,落在了那树头上的鸟儿上面。

    伸手夹住了一片随着轻风悠悠飘落的落叶,手中一凝玄气,蓦然往那枝头上的鸟儿所停落着的树枝袭去,注入了一丝玄气的落叶,并不带杀伤力,却能让那些鸟儿警惕的拍翅高飞。

    绿叶沙沙作响,就在那些鸟儿拍动着翅膀飞起来的瞬间,只见她脚尖轻点,借力而飞上半空,伸手捉住了那猩了起来的小鸟,白色的身影不停的在半空中跃动着,只有看得见她迅速的出手,白色的衣袖在半空中划过,待那原本展翅而飞的五六只小鸟被她全捉左,身影一旋,轻声落地,不发出一丝声响。

    而她的双手中,一边捉着三只鸟儿,一边捉着二只,皆不伤它们分毫,看着在她的手中啼叫着的鸟儿,她手一松放开了它们,鸟儿一得到自由,拍着翅膀便迅速的投入广阔的天空之中,平静的清眸随着那些鸟儿飞动而移动着……

    当她回往自己的屋子走去,远远的,便见那抺显眼的红出现在她的屋子门口,似乎是刚过来找她,在她的窗外看了看,见到里面没人,停顿了一下便离开了。

    她安静的站在林中,林中的树身巧妙的隐住了她的身影,以至于他没能看见,她也没开口唤住他,而是目送着他离开。对于白逸的多情,她有性不消,以前不知道他的心意还好,现在知道了他的心意,见到了他,总觉得有些歉意,也许,他对她,就如同子琴所说的,只是一时的兴起,只要她渐渐的疏离,相信他很快的就会忘记她的存在了。

    “你在躲他?”

    突然间,低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那无声无息靠近的气息,让她心头一怔,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转过身去。只见,一身黑色华衣的白煜负手站在离她不到五步的地方,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似乎要把她看透似的,带着一丝的探究,还有着一种她看不懂的幽光。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跟在她的身后多久了?她竟然连他的一点气息都察觉不到,比起白逸,看来他的实力要高出很多,她平日里的警惕性是很高的,适才却一直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真不愧是青山第一人。

    看到她在避开白逸,莫名的,心头显得有些愉悦,一种连他自己都弄不懂的感觉占据了他的心头。他的伤养好了之后,本能的便走到了凌峰山这里来,上一回无意间得知她竟然有一身不俗的医术,更是让他诧异不已,她连剑法都练不好,竟然懂得医术?而她既然懂得医术,那一回去对他见死不救,想到那日被她的戏弄,这几日心下一直阴鸷着,适才又不知不觉得走到她这里来,却不想让他见到了她在避开白逸。

    白逸的实力与相貌在青山中没有几个可比,生性邪魅,青山中众多的女弟子都暗中爱慕于他,当日白逸当众对她表白,众人都以为她定然会倾心于他,谁知她竟然是个异数,越是与她接触,越是觉得她让人看不清。

    “与你有关?”她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对他,完全没有好感。

    他走了过去,来到她面前一步之远的停住了脚步,深邃的目光带着一抺探究的对上了她的清眸:“看似平凡,却又让人看不透,一身的神秘,难道就是因为这个而吸引了白逸?”这样的靠近,他惊讶的发现,她竟然只到他的胸口处。

    平静的清眸淡漠的看着他,见他如此的靠近她的身边,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厌恶,连话都懒得与他多说,转身就要走开。然,当她一转身正准备走开之时,却见黑色的身影一闪,拦住了她的去路,一股无形的威压强势的朝她袭来。

    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抬起清冷的眼眸看着面前的人:“让开。”淡漠的声音,比先前多了一分的冷然。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