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7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 废掉一手
    “你厌恶我?”

    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压抑着的愤怒,沉闷的气息以及无形的威压强势的袭向了她,与此同时,俯身往前低下,把她困在了自己的双臂之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头涌上了一股无法压制的愤怒,只知道他不喜欢看见她眼中对他的厌恶!在她的眼中,好像就是多看他一眼也嫌脏!想他青山第一人,实力容貌家世皆少有人可与之相比,多少女人对他谄媚奉承,而面前的这个,竟然敢用那样的目光,那样的眼神来看他!

    如此的靠近,男性的气息扑鼻而来,强势的威压,陌生的气息,让她心下一阵反感,被他困在他的双臂之间,身后又抵着一棵大树,根本无法退开,而从面前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强烈而摄人的威压可以知道,她还不是他的对手,这个发现,让她微皱着的眉头不觉的加深了几分。

    半敛下的眼眸中清冷的光芒一闪而逝,冷冽而冰寒,快得无人发觉。如果两人实力相当,那她还会拼上一拼,但差距太多,就算与他动手,自己也讨不到半点便宜,越是这样,她越不能轻易出手,她只能等,等一个最好的时机,一击即中的时机!她会让他知道,她可不是任人随意搓圆挫扁的软柿子!

    久见她不开口,他突然勾唇邪肆一笑,俯低下了头,故意将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深邃的目光紧盯着她半垂着的清秀容颜,眼中闪过一道莫明的幽光,低沉而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中有着一股自以为然的傲慢:“还是说,这是你故意引起我注意的手段?”

    闻言,子情忍不住的心下一阵恶寒,他也太过自以为是了,真当天下间就他一个男人了吗?就算是天下间只剩下他一个男的,她也不会瞎了眼去看上他。唇角淡淡的扯开了一抺讥讽的笑意,抬起清冷而厌恶的目光看向他,语带嘲讽的说:“我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

    “你放肆!”听到这话,白煜气结,怒声的一声暴喝,雄厚的玄气气息随着他的这一喝而袭向了被他困住无路可退的子情,划过她的脸,尤如锋利的刀锋一般,丝丝生疼。

    只见他原本唇边的笑意一凝结,僵在了那里,一张俊脸蓦然一沉,黑得与锅底一般,一身的气息也随着他心情的转变而变得越发的骇人,强势的威压,沉闷的气息,愤怒的凌厉目光,如同一头被惹恼了的狮子,随时会扑上前把她撕成了碎片。

    面对气势这样强势而骇人的白煜,子情没有一点的怯意,反而无惧的迎上了那愤怒而阴鸷的目光,看着那近在眼前的黑沉俊脸,她淡淡的扬起了讥讽的唇角:“我放肆?”清冷的声音微微一顿,又道:“莫名其妙的把我反困在这里不让我离开,让我承受你莫名其妙的怒气,竟然又说我故意想要引起你的注意?你的这份自信是来自于哪里?你的这一身臭皮囊?没想到被称为青山第一人的白煜,竟然除了一身臭皮囊之外,连脑子都没有。”

    她毫不留情的损着,她要的,就是惹他愤怒,像他这样生性多疑又谨慎的人,只有在愤怒时候才会对她疏于防备,也只有在那时,她才可以出手!

    再一次的听到那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讥讽与不屑,白煜那本已经阴鸷骇人的眼中此时更是冒上了两簇熊熊的怒火,似乎要把她燃烧了一般,愤怒的火焰紧盯着她那素净的脸,蓦然,一手强势的挰住了她的下巴,强行的让她抬高了头,咬牙切齿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你是找死!竟然敢说我没脑子?”

    子情拧起了眉头,只觉下巴被他挰得生疼,再一次的认识到了弱者与强者的区别,更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只有这样,才可以主宰想要主宰的一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处于毫无反抗之力的局面!

    清冷的目光迎上了他那阴鸷骇人的黑瞳,衣袖下的手微微的动了一下,三根泛着寒光的银针出现在她的手中,暗暗的注入了一丝玄气气息,看着暴怒的白煜,正准备动手之时,一声愤怒的大喝声蓦然传来,让她正准备射出的银针顿了一下。

    “你干什么?放开她!”

    一身朴素衣服的子青飞掠而来,看到被白煜挰住下巴强行困住的子情时,一张平凡的脸当即窜上了愤怒的神色,紧张,担忧,愤怒,在一瞬间占据了他的心头,担心子情遇到白煜会吃亏,担心白煜会伤到她,担心她被白煜占了便宜!

    看到子青的出现,子情不动声色的把手上的三根银针收了起来,清冷的目光落在面前白煜的脸上,平静而冷漠的问:“不知你打算这样挰着我的下巴到什么时候?”

    白煜阴鸷的目光紧盯着她,似乎没听到子青的那声怒喝似的,挰着她下巴的手力道一点也没有放松,只是那隐隐有些移动的手印可以看出,她被挰着的下巴已经浮上了红红的手指印。

    “放开子情!”子青愤怒的大喝着,手中凝聚了一股玄气气息,猛的一掌狠狠的朝白煜拍了过去,那夹带着凌厉之势的一记掌风,毫不留情,似乎要与他拼命一般,用了十成十的力道!

    感觉到身侧那股强烈而凌厉的掌风狠狠的向他拍来,白煜唇角一勾,轻蔑而不屑的朝子青扫了一眼:“不自量力!”阴鸷的声音一落下,只见他蓦然放开了挰着子情下巴的手,手掌一转,青色的玄气气息弥漫在他的手掌之上,一掌击向了子青拍向他的手掌。

    两人的手掌击落在一起,重重的一记撞击响起之时,一股玄气气流也从两人的手掌中弥漫而出,白煜的实力就那么看应该已经是青武圣的巅峰级别了,而子青却是还没踏入绿武宗的境界,实力相差太多,一交手,胜负已明。

    只见,两人的手掌击落在一起时,子青被白煜的那股凌厉的掌风击退了好几步,青色的玄气顺着那手掌击出的方向顺势而上,一举拍落在子青的胸口中,只听一声闷哼响起。

    “噗!”的一声响起,只见子青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胸口处血气翻滚,他连忙伸手捂住强行压制,谁知因白煜的那一掌过于狠厉,他的玄气竟然无法压制,双唇紧闭着,鲜血却还顺着嘴角溢出。

    得到自由的子情一见,心下不禁担忧,连忙朝他跑了过去:“子青!你怎么样?”该死的白煜!竟然伤得他这么重!

    “子情,你没事吧?他有没对你怎么样?你不用害怕,我会保护你的!”子青抬起手拭去了嘴角溢出来的鲜血,脚步往前一移,伸手一拦,把她护在了身后,怒目瞪着白煜。

    见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不忘要保护她,她不由心头一阵柔软,一股温暖的感觉弥漫在她的心头,让她不自由主的眼眶微红,似乎有什么要涌出眼眶似的,她连忙敛下了眼眸,整理起心绪,再一抬眸,目光平静而温柔的看着他,轻声说着:“子青,不用担心,我没事。”

    原来,被人保护着的感觉,是这样的美好。今日他护她一时,她日,她护他一世!

    白煜阴鸷着脸看着他们两人,见到了子情眼中从未出现过的温柔,心中不由被愤怒占满,该死的她!从未用过那样的目光看着他,而今,竟然为了面前的那个子青而露出了那样温柔的目光,真是该死!

    辨不清这愤怒从何而来,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青筋顿现,咔嚓作响!阴鸷的目光紧盯着那受了他一掌脸色有些苍白的子青,阴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就凭你也敢为她强出头?好!今日我就好好的教训你!让你看看什么是不自量力!”说着,手掌一翻,运起了青色的玄气,一身雄厚的玄气气息也在这一刻释放出骇人的威压,周身顿时复上了一股强势而狠厉的气势。

    “白煜你给我住手!”

    子情一见,秀眉轻拧,当即闪身上前,沉下了脸在子青还没反应过来时挡在他的面前,清眸中跃上了一丝怒意。他明明知道子青不是他的对手,已经伤了他一掌,竟然还想对他动手,真是可恨!

    “子情你让开!”子青见她挡在自己的面前,心头一暖,更是不能让她这么做!虽然他的实力比不上白煜,但是在这青山之内,他是不敢杀了他的,而他有不算弱的玄气护体,就算受了伤,只要休养一段时间也一定可以恢复,但子情不同,子情虽然在医术方面比较精通,但是在武功方面却是不行,若是被白煜伤到了,就算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

    听到子青的声音,见他想要上前,她当即转过了身,清眸带着一丝慎重的落在他的身上说:“子青,你不是他的对手。”若再与他过招,子青只会伤上加伤。

    见两人竟然都担心着对方会受伤,他看得火气直窜,口不择言的讥嘲着:“难怪会拒绝白逸的当众求爱,原来是跟他好上了,只是我就不明白,这小子哪点比得上白逸了?”话一出口,心下却有些懊恼,他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的本意并非如此的,可偏偏一遇到她的事情,就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举止。

    “你胡说什么!”子青一听,愤怒的瞪着他。

    子情目光微冷的看着他,唇角微微往上一扬,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的说:“我劝你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倒不如早点去药谷,慢了,后果可就严重了。”敢碰她?真是不知死活!就像那个什么白锦说的,对医药熟悉的人,可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下药的,更何况,她可不止懂医,她的毒,更是诡异万分!随便的动动手指,她都可以叫他死于非命!

    听到这话,白煜眉头一拧,瞬间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阴沉着一张脸,目光中泛动着危险的光芒:“你对我下了毒?”

    站在子情身旁的子青脸上神色微愣,诧异的看了子情一眼,原来她对白煜下了毒?那是不是就说,就算他刚才没来,她也可以自己应付?不不不!子情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弱女子,就算对医毒精通,但又怎么会是白煜的对手,指不定他一个恼怒下了杀手那可就麻烦了,还好,他有过来找她,虽然打不过白煜,但至少有多一个人在,他也不敢做得太过了。

    子情神色淡漠的看着脸色阴鸷的他,唇角轻轻的勾起:“对我动手,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的武功再厉害又怎么样?她若要杀他,定然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你!”正欲上前的白煜,一身的怒火,才走了两步,却感觉体内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似的,当即迅速用玄气压制住,恶狠狠的朝子情扫了一眼,纵身一跃,迅速的往药谷而去。

    该死的!竟然真的对他下毒!她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下的毒?他竟会没有察觉!

    “咳咳咳……噗!”白煜一走,子青再也忍不住的猛咳起来,一口鲜血噗的一声喷出,眼前一黑,整个人也随着倒了下去。

    “子青!”子情担忧的唤了一声,扶住他沉重的身体,一手迅速的搭上他的手脉,探出他内脏被震伤体内血气翻滚上头才会晕倒,当下迅速的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了一颗丹药塞进他的口中,又扶着他到一旁的树下先靠坐着。她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还没醒过来的子青,心下思绪万千。

    不知过了多久,悠悠转醒过来的子青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子情静静的站在身边,目光望着天空,不知在思索着什么,本能的伸手摸了摸那被白煜所伤到的胸口,奇迹般的竟然不会痛了?他怔了怔,错愕的看着子情说:“子情,我胸口的伤好了?”是她治好了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怎么治好的他?受了那样的内伤,他本以为最少也要好几天才可以恢复的,谁知一醒来竟然好了?这、这也太神奇了吧?

    听到他的声音,她回过神来,对着他笑说着:“醒啦?”

    子青从地上站了起来,伸了伸手,转了转腰,一点也感觉不到胸口曾受过伤的样子,不由惊呼连连:“子情,你太厉害了!白煜那一掌可不轻,你竟然给我治好了?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啊这么厉害?”

    “你也知道他一掌不轻?”子情微沉下脸来看着他,见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由叹道了一声,说道:“下回可不能这样了,遇到比自己强的,不能硬碰,只能智取。”

    闻言,他挠了挠头笑着应:“我知道了。”然,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如果下次还看见子情遇到危险,他怎么说也得先救子情,哪怕自己会因此而受伤,甚至是死!

    另一边,运用着轻功飞快的来到药谷的白煜,此时却在药谷里找不到药师的人影,感觉着身体的那股异样越发的厉害,他阴沉着脸,伸出揪住了一名药徒语气暴怒的问道:“药师呢?”

    “药、药师先前和子情出去了,现、现在还没回来。”那名被揪住的药徒看着面前面色不善,甚至可以说阴鸷得可怕的白煜,不由咽了咽口水,眼中尽是惶恐之色。

    “该死!”他怒喝一声:“马上去给我找他回来……”谁知他这话一喝出声,竟然眼前一片黑暗,整个人也随着倒了下去,惊得药谷里的众名药徒惊慌不已,连忙大喊着:“快!快分头去找药师!”

    几日后

    山道上,结伴而行的几名弟子低声的说着:“你们听说了吗?一重门的白煜师兄,一只手不知被什么人给废了。”

    “不是废了,是没知觉了,这事今天早上已经在青山里传开了,听说前几天他不知从哪里回来,直奔药谷说要找药师,谁知一听当时药师不在药谷,整个人也就晕了过去,药谷的众弟子见状,七手八脚的把他抬了进去,最后因找不到药师,便由药师的几名弟子看诊,据说是中了毒,又因为运气让毒液流遍了全身,最后还好是压制住了,才把全身的毒液逼到了其中的一只手臂放血排毒,不过听说还是慢了,那只手的毒液没清除得了,便麻木了,失去了知觉,好在不是握剑的那只手,要是握剑的那只手没了知觉,那可就真的惨了。”

    “他是怎么会弄成这样的啊?白煜师兄的武功在青山里可一直都是第一的,怎么这次会弄成这样?”

    “谁知道呢?不过啊,我听说他醒来后得知自己的一只手没知觉了,就拼了命的想要出一重门,最后还是他师傅一重门的门主一记手刀把他打晕了才平息了下来,听说山主好像叫了一重门的门主和凌峰山的峰主去谈话了,也不知他们是不是在谈白煜师兄的事情。”

    “叫一重门的门主去还说得过去,怎么连凌峰山的峰主也去了?”其中一人疑惑的问着。

    “也许凌峰山的峰主知道是谁让白煜师兄废了一只手的也说不定,不过啊,这事想必没那么容易解决了,白煜师兄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任由人把他害成这样?那个让他废了一只手的人,只能说惨了。”

    “这倒也不一定,他能让白煜师兄栽了一回,就能让他栽第二回,想必那人,也是不简单的。”几人说说笑笑着,渐渐的走远了。

    与此同时,白逸和子青两人来到了子情的屋子,见她悠闲的在屋子前面不远处的树下乘凉,两人相视了一眼,快步的朝她走了过去。

    “子情,你听到消息了吗?”子青来到她的身边问着,那一日只知道子情对白煜下了毒,却没想到竟然会让白煜废了一只手,白煜是青山的风云人物,这消息一出,不少的青山弟子都在喊着在为他报仇,现在青山,可说快乱成一团了。

    原本靠在树下闭目养神的子情一听,睁开了眼睛,淡然的目光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漫不经心的问:“什么消息?”

    白逸微拧着眉头,语气有着沉重的问:“白煜身上的毒,真的是你下的?”他是一重门的人,当时白煜醒来一得知自己的手没知觉了,甚至无法治好,咬牙切齿的怒吼着的名字,就是子情,然,这件事却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

    “嗯,没错,是我下的,怎么了?”她自己下的毒,自然知道那毒的功效,当时又算准了他就算是飞去了药谷也找不到药师,所以就算不用他们说,她也能知道他现在是怎么的一个模样。

    没毒死他,已经算是很给面子的了。

    听到她的回话,白逸的眉头拧得更深了,说道:“你怎么会惹上他的?别说他在青山里有众多的拥护者,就是单单他自己一人,想要杀了你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你怎么会给你自己树起了这样的敌人。”若她有自保的实力还一回事,但是她武功平平,就算医毒精通,但又怎么会是白煜的对手?他们又不能经常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这样的她,真是让人担心。

    闻言,她抬眸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她知道他是为她好。而她本来也没想要给自己树这么个敌人,但是那白煜三番二次的招惹她,她退而再退,退无可退之时,自然就是给他点教训,他的那一只手,没有她亲自出手,谁也无法让他的手恢复如初!

    “其实也不能怪子情的,当时她也只是自卫,如果不是这样,当时……”子青说着,说到一半又停了下来,闭上了嘴。

    白逸闻言,桃花眼半眯的朝他扫了过去产,问道:“当时怎么了?难道他对子情做了什么?”邪魅的声音微提,半眯着的眼中泛过一丝异样的光芒。难道有什么是他们没告诉他的?子情一向不和白煜对着干,怎么这却会对他用毒?这当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子青看了子情一眼,见白逸正危险的半眯起眼睛,便把整件事情跟他说了遍。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半眯着的桃花眼中泛过丝丝的危险光芒,继而收起了先前的担忧,笑着对子情说:“你当时怎么就给他下了这样的毒?应该直接就弄个毁尸灭迹的,让他整个人化成一滩血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才叫绝,下一回,他若敢再那样对你,你别跟他客气,下手再狠点!”

    听着他带笑的声音,却透着一股狠厉与嗜血,子情和子青两人皆是一怔,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弄不明白他这前后的转变怎么能这么快?刚才还叫她不要给自己树敌,现在竟然教她若有下回再狠一点,干脆做得干净利落,听得那个叫人心头一寒。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让他们三人同时回过了头。

    “子情,山主叫你过去。”子砚神色复杂的看着她,直觉的,关于白煜中毒废了一只手的事情,他总感觉跟她脱不了关系。

    一听到这话,白逸睨了子砚一眼后,便对子情说道:“走吧!我陪你一起去。”说着,双手环胸,神色邪魅的看着她。

    “我也和你一起去。”子青也说着,生怕她落下他似的,连忙往她身边站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她唇角微扬,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如沐春风,令人心头一阵舒爽。

    见她移步往前而去,白逸和子青相视了一眼,全当没听见她的话,慢慢的走着,并没有紧跟在她的身边。只让她自己一个人去,怎么都不放心,还是跟去看看的好,到时就算山主真的要惩罚她,他们也好说上话。

    子砚看了离去的三人一眼,顿了一下,便转身离开。

    青山的议事堂中,主位上坐着的是青山山主,左右两旁的第一个位置上坐着的,则是凌成和一重门的门主,再下来坐着的,是正抚着胡子一身灰袍的药师,几人的神色都显得有些凝重,其中,为一重门的门主的脸色最为难看,毕竟现在被废了一只手的可是他一重门里天赋最好的弟子,试问他的脸色此时能好看到哪里去?

    “山主,凌峰山的子情已经来了,正在堂外候着。”一名弟子垂低着头恭敬的说着。

    “让她进来。”主位上的山主挥了挥手说着。

    “是。”那名弟子恭敬的退下,转身外出。

    不一会,一身素衣的子情慢慢的走了进来,目光淡淡的看了堂里的几人一眼后,便微垂着头,半敛着眼眸,走上前行了一礼:“子情见过山主,师傅,门主,药师。”

    “哼!”一重门的门主轻蔑的瞥了她那一身朴素的衣服一眼,冷哼了一声。一个穷酸丫头,竟然也敢对他的得意门徒下手,当真是混帐东西!

    相较于一重门门主的黑沉脸色,主位上的山主倒是和颜悦色了几分,挥挥手,对她说道:“免了,你抬起头来,我有话问你,必须如实答来。”

    “是。”她轻应了一声,慢慢的抬起了头,平静而清澈的眼眸无惧的迎上了山主打量的目光。

    凌成威严的目光在子情的身上扫过,目光微闪,神色不明,不知在想着什么。而坐在下方的药师则一手抚着垂落在胸前的胡子,半眯着一双眼睛看着一身淡然的子情,眼中精光闪烁。

    他那日回到药师,才知道白煜中了奇毒,一经诊治,竟然无法为解毒,不过当他知道这毒是子情丫头所下的时间,心下更是奇怪,好端端的,她怎么就给白煜下毒了?还是这么厉害的毒?敢情是那白煜招惹她了?后来一诊断,见白煜的一只手竟然失去了知觉,他更是惊讶连连,好奇怪的毒!看似夺命,却又不致命,他当日引血排毒却仍无法排清他体内的毒素,想必,他那一只失去了知觉的手,除了子情丫头之外,想要治好可没那么容易了。

    她那一身的从容气质,冷静而自持,一举一动落落大方,不由让青山山主心下暗赞,好一个清雅脱俗的妙人儿,小小年纪已是如此,他日更是风华难掩,难怪连一重门的白逸都会为她倾心,今日再见到她,更是觉得她不简单。

    整了整心绪,闪烁着睿智光芒的眼眸在一重门门主那黑沉的脸上扫过,继而把目光落在了子情的身上,带着浑厚玄气的声音这才悠悠而出:“一重门的白煜身中奇毒,以致于一手失去了知觉,是否与你有关?”

    “是。”她开口应着,目光不偏不闪,像是并不觉得她所做的有什么不错似的。

    而堂上的几人见她连多说一句也没有,就承认了下来,心里很是诧异。虽然几人都心下有底,但是听她亲口承认却又是一回事。毕竟白煜的实力可不弱,整个青山他若排第二,那就没人敢排第一,然,这样武功不凡实力卓绝的人,竟然会被她这样的小丫头给下毒了?就这么看,这小丫头身上的玄气气息可是弱得很,想必品阶还是停留在最下层,栽在这样的人手里,他们心下都有些不敢相信,但这却又偏偏是事实。

    一重门的门主见她神色平静而淡然,并不带半点的愧疚,又想到自己的得意门徒竟然被废了一只手,怒火直窜而起,猛的一手重重的拍向了桌面,整个人也从座位上气势汹汹的站了起来,沉声怒喝出声:“混帐东西!用毒伤人,竟然还不知悔改,应得这般的干脆,你是不是认为你没有做错?给我跪下!”

    强者的威压顺着他的这一声怒喝释放而出,强势的袭向了那毫无惧意的子情,只见他双眼冒着两簇火焰,黑沉的脸色板起,愤怒而带着强者的威压,强烈而骇人的摄人威压倾袭而出,在空气中弥漫着,不过一瞬间的时间,这大堂便充斥着一股低沉而压抑的沉闷气息,像天上的天空突然间压了下来,直叫人喘不过气。

    饶是子情现在是绿武宗的品阶,但是能成为白煜和白逸两人的师傅,一重门的门主,实力又岂会弱到哪里去?就他的这一股强者威压一袭来,她体内的血气与气息都像被扰乱了一般,正在她的身体里汹涌的流动着,窜上跃下的,血气翻滚,额头间,在这股强者的威压之下,冷汗渐渐的渗出。强者与弱者之区分,一个威压便可分明。

    坐在座位上的凌成一见,眉头不由一拧,见子情似乎有些支持不住,当即灰色的衣袍一拂,一股浑厚的玄气气息袭出,硬生生的把一重门门主袭向子情的威压给拦截了下来,同时面带不悦的瞥了他一眼,沉声说道:“她不过还是一名刚满十岁的孩子,门主这样以威压相逼,实在是有些过份了,再者,我相信我的弟子,不是会随便对人下毒手的人,这当中到底有何原因也没有问清楚,难道,门主你就不想知道?”

    而在凌成拦下了一重门门主袭向子情的威压之时,在她体内冥修着的两头上古神兽也因这股威压让子情身体里的气血翻滚而转醒过来,因在冥修中被打扰,扬和火龙一醒来就是压抑着一肚子的火气,在子情体内睁开了双眼的火凤红色的眼睛比平时血红了几分,血色的光芒流动,添了几分的诡异,而火龙一双金睛似窜上了两簇火焰,本来脾气就不怎么好,再加上现在无端被扰,两头上古神兽当即透过神识,从子情的身体里往外扫去,寻找着那个扰了它们冥修的傢伙!准备给他点颜色看看。

    同时,子情感觉到也因为两头上古神兽的苏醒,一重门门主向她袭来的那股强大而摄人的威压渐渐的在她的身上起不到一丁点的反应,两头上古神兽的威压一出,根本不是一重门的门主可以相比的,体内翻涌着的血气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她的脸色也逐渐的恢复正常。

    而大堂里的几人注意到她神色恢复正常,皆以为是凌成拦下了一重门门主的威压所致,并没有人想到她的体内有着两头强大的上古神兽。

    见自己的威压对子情起不到想要的效果,一重门的门主一脸怒气的扫了凌成一眼,气他破坏他的好事!气他拂了他的面子!冷哼一声,威严而带着如同利剑般凌厉的目光直射子情,夹带着怒气的声音沉声喝道:“那好!本门主就听听她到底有什么好说的!”声音一落产,衣袖一拂,这才往座位上坐下。

    “白逸见过山主。”

    “子青见过山主。”

    突然间,白逸和子青两人在没有人通报的情况下自己走了进来,而大堂外面的弟子,也不知是拦不坠是怎么的,竟然也没人拦住他们,任由两人通行无阻的来到了弥漫着浓烈的威压与沉闷气息的大堂之中。

    看到自己门下的弟子进了大堂,一重门的门主脸色有些不悦。虽然白逸的实力也不弱,但是比起白煜,还是稍逊了点,而且他的性子也太过放荡不羁,与白煜相比,他更偏心于白煜一些。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山主问着,目光朝他们两人看了一眼,又朝见到他们两人神色有些诧异的子情瞥了一眼,不等两人开口,挥了挥手示意道:“你们两个先站一边吧!有什么事等会再说。”

    白逸见大堂上的气氛有几分的不对劲,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威压,看了子情一眼,见她还好,便应了一声:“是!”声音一落,便与子青两人先站在一旁观看着,打算看看清楚再说。

    而在子情体内的两只兽兽,此时已经知道就是那一重门的门主扰了它们的冥修,还害得它们的主人体内血气翻滚,一不小心气血被那股威压所压迫就会血脉爆破而出现生命危险,当即,两只兽兽相视了一眼,第一次的达成了共识,一红一金两双泛着诡异光芒的眼睛中流光闪动,似乎有了什么主意。

    “子情丫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就说出来吧!有山主为你做主,没人会乱来的。”坐在一旁的药师抚着胡子笑说着,半眯着眼睛看着她,一点也不为她担心的样子。

    子情看了他和站在一旁的白逸和子青两人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落在她师傅身上停顿了一下,又瞥了那一脸黑沉的一重门门主一眼,最后才看向了那坐在主位上的青山山主:“山主,我确实有话要说。”她是承认了她对白煜下了毒,但她就没觉得她做错了。

    “哦?你想说什么?说吧!”闪烁着睿智光芒的眼睛落在子情的身上,脸上带着看似慈祥的笑意,却威仪不减,气势一点也不逊在场的任何一人,一身浑厚的玄气气息更是无人能及。

    清眸中流动微动,目光从山主的身上移开,落在了那一脸怒容气势强硬的一重门门主的身上,不大不小的声音,不亢不卑,一字一字的从她的口中传出:“门主,我在青山的名字,唤子情,并非你口中所谓的混帐东西,我敬你是青山的门主,才尊称你一声,但是我不是你门下的弟子,并不需要向你下跪,也无需向你下跪,在没问清事情缘由之前,你以门主的身份,强者的威压相逼,毫无长辈应有的气度,看到这样的你,我才明白,为什么会教出白煜那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渣败类。”    清脆而淡漠的声音如珠落玉盘一般悦耳,然,她这不紧不慢连带着一重门门主也一同骂进去的话,却是听得大堂上的众人鸦雀无声一个个目瞪口呆错愕不已,不可思议带着怔忡的目光落在那抺不亢不卑淡然而立的小小身影之上,一度的怀疑,他们是不是听错了?这一番这般犀利的话真的是出自于她的口中?

    她怎么敢?

    ------题外话------

    亲们,你们的票票呢?你们的留言呢?都出来吼一吼啊!别把我打入冷宫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