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8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 从了我吧
    众人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无语的看着他,心下却微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明明没有看到有谁出手,可他怎么还真的一回两回的摔倒?还摔得这般的狼狈?

    一旁的白逸见状,唇角微勾起一抺邪魅的笑意,红色的身影飞快的一闪,大步上前,像是被面前的一幕给吓到了似的,带着惊慌与担忧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师傅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扶你起来,有没伤到哪里了了?要不要紧?用不用让药师看看?”他关切的问着,然那声音中却带着几分的戏谑,魅人的桃花眼中也有着几分的幸灾乐祸。

    “给我走开!不用你假好心!”一重门门主怒喝着,从地上起来后便推开了白逸,怒目瞪了他一眼。若真的有心,就不会等到他连摔了三次再过来扶他,这个白逸,跟凌峰山那个凌成是站一边的,他才不用他假好心!

    被他推开,白逸便顺势往后退了下,并没有再上前,而是笑眯着一双桃花眼很无辜的说:“师傅你怎么这么说,我是真的担心你,你看你连门牙都给磕缺一角了,还撞得鼻青脸肿的,快让药师给你看一看吧!反正他就在这里,你还不用特意去药谷。”

    “哼!”一重门门主扫了他们一眼,怒气冲冲的哼了一声,伸手一擦鼻子上流出来的血,却不经意是碰到了额头被撞起的大包,不由倒抽了一口气,狠厉的目光在大堂中几人的身上扫过,看不出到底是谁暗中对他出手,只得气哼哼的转身离开。

    “就这样让他走?你不是冰属性的吗?直接用冰把他冻成冰块困在里面个三天三夜冷死他不就得了,又不会怀疑到主人身上来,怕什么?”子情的体内,两头上古神兽正凑着近头低声商量着,难得的友好。

    “你就只会给主人添麻烦,他要是死了,你以为这事容易压下?恶整一下出出气就好,别弄死他了。”扬睨了火龙一眼,神识一探,对它说道:“你要动手就快点,他可要走了。”

    火龙想了想,金色的龙睛闪过一道光芒,说道:“那我放火烧了他的一重门给主人出气!”

    一听它这话,扬不由怪异的瞥了它一眼,红色的眼珠子转动着,说道:“你没听我刚才怎么说的?恶整他就好,连累了不相干的人,小心主人把你拍飞了。”

    火龙看了它一眼,微垂下了龙头,想了想,脑海里灵光一闪,金色的龙晴中闪过一道兴奋的光芒:“那我知道怎么做了。”

    见到它那怪异的神色,扬红色的眼珠子微转,还没细想,便听到外面的传来的一重门门主那惊慌失措的呼喊声:“啊!着火啦!着火啦!快救火,快救火……”

    神识外放,见那走出大堂的一重门门主那身衣袍突然间着起了火,火势虽然不大,但是却烧得很快,原本只是从他的后衣角开始烧的,一眨眼火花便顺势窜上。看到这,扬心下微诧,这火龙虽然平日里羞涩了点,脾气爆燥了点,但这上古神兽的实力,倒还真叫人不可小窥。

    就连刚才它喷出一丝火焰飞掠而过窜上那一重门门主的衣袍,那速度之快,竟然是让人几乎看不到,见大堂里的众人看到面前的一幕皆是目瞪口呆,心下更是知道,想必他们定然都没有看到火龙喷出的那丝火焰,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惊愕了。说得也是,他们只是人类,实力又并非至尊无上的强者,它们上古神兽的实力,又岂是他们看得见的?

    “快!快找水来灭火!烧死我了,快!”一重门门主不停的拍打着身上的衣袍,在大堂外面跳个不停,然,那身上的火焰却是怎么也拍不灭,火焰顺势而上,竟然烧上了他那为数不多的胡子,顿时,一股烧焦的气味便在空气中弥漫着。

    原本还站在大堂里的众人见到这一幕,一个个错愕不已,继而一双双的眼中又浮现了深思,似在思索着,这火焰到底是从何而来?是谁所放?他们刚才的视线一直落在一重门门主的身上,却竟然看不到什么时候有火花的闪过,真是奇了怪了。

    白煜见他一身衣袍已经被火烧住了,连那下巴的胡子也给烧没了,烧焦的气味充斥在空气里,也不知是他被那火烧得紧张还是怎么的,竟然此时不懂得去脱掉那窜着火焰的外袍,只是一味的拍打着。见状,他的眉头微皱了一下,一手抚上了腰间的佩剑,蓦然黑色的身影一闪而出,跃上了半空,只见空气中闪过几道凌厉的剑光,咻咻咻的几声传出,伴随着布料碎裂的声音。

    黑色的身影再度的稳稳落地,原本握在他手中的佩剑已经收回了腰间,他面色黑沉,神色沉稳,深邃的目光落在面前他师傅的身上,低沉的声音也随着说道:“师傅,火已经灭了。”

    听到这话,原本还在喊着快救火的一重门门主这才怔忡的停了下来,感觉那股火热的感觉已经消失了,不由心下诧异,低头一看,脸色却是铁青,一脸老脸也涨得通红。

    只见,此时身上的衣袍已经被白煜适才全给划碎了,破碎的散落了一地,他上半身打赤着,有孝福的肚腩微凸了出来,下身只穿着一只短短的里裤,胡子又被烧没了,焦黑的卷起,模样很是狼狈,看到这样毫无形象的自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再看众人那错愕不已的愕然模样,顿时气得大喝一声:“你们!你们_!”愤怒的声音一落,飞快的运起轻功迅速离开。

    子情淡淡的朝白煜看去,清眸平静而淡然,见他此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沉稳与傲气,就算是一只手失去了知觉,那眉宇间的自信却还是那样的耀眼,强势的气息一点也并没有因那只手而有折损,让她不禁心下暗叹,这白煜,果真是不简单的人!

    “子情,我们先陪你回去吧!”子青开口说着,走到了她的身边。

    然,她还没开口,便听见白煜那低沉而带着威压的声音传来:“从现在开始,她得跟在我的身边一个月,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哪里也不许去!”深邃的目光朝子情扫去,晦暗不明的看着她。

    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她不紧不慢的开口:“虽然山主是让我跟在你身边照顾一个月,但并没有叫我现在马上就必须得跟在你的身边,明天一早我就会去一重门,现在,若你真的一人无法自理,也可以叫别人先帮帮你。”

    说着,走到凌成的面前说:“师傅,我们回去吧!”

    凌成看了那脸色又沉下来的白煜一眼,点了点头便应道:“嗯,走吧!”说着,衣袖一拂,大步的往回而去。

    子情跟在他的身后,脚步一顿,对白逸和子青说:“你们不用跟来了,回去吧!”声音一落,又朝药师点了点头,这才离开。

    她一离开,白煜皱了皱眉头,瞥了白逸和子青一眼,便也转身离开。而正在药师抚着胡子笑呵呵的也要走开时,子青却快步的来到他的身边,不明的问道:“药师,为什么山主要让子情跟在他身边一个月照顾着他?”若真要惩罚子情,方法有很多,为什么偏偏要选这一种?

    听到子青的问话,白逸的目光也朝他们看去。

    “呵呵,你们呀,只想着不让那丫头跟在白煜的身边,并没有为她好好的设身处地的想过,山主这么做,是最正确的。”药师笑呵呵的说着,见他一脸想不通的神色,便再说明:“这样做,可以让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会像现在这样一触即发,缓解了两人现在心下的敌意才是最重要的,要不然,以白煜的实力,若真想要为难子情,你们以为就你们两人可以阻止得了?还得能护得了?”说着,见他们两人沉默着并不言语,不由呵呵直笑的走开了。

    听了药师这样的一番话,两人心下明朗,知道了山主的用心,却道不清此时心头那股郁闷的感觉到底为何?相视了一眼,顿了一下,各自往回走去。

    在往凌峰山而去的路上,一身灰袍的凌成走在前面,一身素衣的子情走在旁边,山道上,凌成的目光落在前方,低沉的声音慢慢的说着:“既然山主让你跟在白煜的身边一个月,那你接任务出山的事情,就往后延一下,等一个月后再说了。”

    “是。”她轻声应着,知道在这一个月之内她是走不开的了,便也只有这样。

    “白煜来自大家世族,身后的势力是不容小窥的,虽然你有自保的能力,但尽量还是少与他为什么敌的好,一般过了十五岁的弟子都会下山归家,踏入大陆,像白煜他们在不久也将陆续离开。”

    听着他这话,子情心下诧异,问道:“师傅,您说一般十五岁一到都会下山归家踏入大陆,那怎么青山中超过十五岁的也有大部份的人还停留在此?还有那天山的冷绝辰,他已经是二十岁的男子了,为何却也还停留在天山?”

    “十五岁一到,去留自如,也有的出了青山之后,每当四大名山有什么盛大的比试,他们也都会回来参加,像冷绝辰,以他的实力早就可以出山自立门户,不过却一直留在天山之中,这到底为何,无人得知。”凌成沉声说着,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目光看着前面路两旁的小草,心下思绪万千。

    子情静静的听着,心下已经了然。四大名山的比武盛会群雄涌聚,集大陆各门各派之人,实力自当都不是泛泛之辈,大陆各门各派,都是师出四大名山,比武论名之盛会,自当都赶回来参加,因为这不仅是四大名山的事情,更是大陆上实力雄厚的强者扬名的机会,能在四大名山比武论名的盛会上榜上有名,便为大陆众所周知之强者,这无论是对他们自身还是他们的家族,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集大陆众强者的比武盛会,一朝扬名便是天下知,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只是她对名利并不感兴趣,她想要的,只是增强自身的实力而已。

    看着垂眸深思的子情,凌成眼中闪过期待的光芒,以她的天赋,他真的很想看看在那四大名山比武论名的盛会之上,她会如何的大绽光芒!

    两人静静的走着,心思各异,当回到凌峰山时,便见一身蓝衣的子砚站在那山口处,看到他们回来,便走上前:“师傅。”子砚恭敬的唤了一声,继而目光落在一旁子情的身上。

    “师傅,我先回去了。”她说着,看也没看子砚一眼,便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子砚眼中闪过复杂之色,回过头问道:“师傅,山主可有惩罚她?”把白煜的手伤成那样,她竟然还能保持着这淡然平静的神色,真是不简单。

    凌成看了他一眼,便说:“这事已经解决了,以后不要再提。”说着,威严的声音顿了一下,又道:“你既然已经是子情的护卫,就应该尽到护卫之责,你们两人同处凌峰山中,你却让她置身于险境之中,这便已经是你的失责,虽然说你是为了子源才当她十年的护卫,但是若不拿出真心以待,你往后的日子可不会像现在这般的悠闲。”两人身处凌峰山中,他又既答应当她的护卫十年,男子就本应注重承诺,又岂可言而无信置她于危险之中?若有他跟在她的身边,那么现在这事就不会发生。

    听了他的话,子砚不由低下了头,这确实是他的不是。自应下当她十年护卫,他根本就没尽责的跟在她的身边过,现在被师傅这样说,更是让他有些愧疚,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话来。

    “子源的伤怎么样了?”凌成负手而立,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落在了前面。

    闻言,他连忙应道:“好多了,再过几日应该可以恢复。”不得不说子情的医术确实了得,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让子源身上的伤恢复,心下突然生起一个念头,既然白煜一手没了知道是她所做的,那么她是否也有本事治好他的手?心下想着,却并没有问出来,就她那性子,若真的她能治好他的手,又岂会去帮他治?想子源的伤都是他用十年自由换来的,白煜,那就更不用说了。

    “嗯。”凌成应了一声,便迈步离开。

    另一边,回到她自己的地方的子情,便把屋子周围晒着的药草收起来,细心的放进了屋子里,而两上古神兽见四下无人,便也从她的体内飞闪而且出,扬邀功般的飞到了她的面前,讨好的说着:“主人,我们把那个自以为是的家伙给恶整了一顿,主人你要是觉得不解气,我等一下再让那爆龙去一把火烧了他的一重门好不好?”

    同样飞在半空的火龙一听这话,龙晴不由瞪了它一眼,说:“你先前不是还说不要一把火烧他的一重门吗?怎么现在就在主人面前这样说了?”这只扬真是坏,它也有份帮主人出气的,现在却像全变成它自己做的似的。想着,便也窜上前,来到子情的面前,有些羞涩的说:“主人,我也有帮忙的。”

    看着火龙那时不时的半垂下龙头的羞涩模样,扬看得直觉碍眼,雪白的翅膀一拍,身体往旁边攋了一些,把它给撞开了,翅膀一张把它给挡到了后面去,稚嫩的声音带着几分的得意笑嘻嘻的说:“主人,都是我出的主意。”

    “主人,我也有份的。”火龙不甘落的挤前来。

    看着两只兽兽邀功般的在她的面前挤来挤去,子情不由露出了笑意:“我知道,你们都很乖,这样吧!今天我就给你们烤些好吃的奖赏你们怎么样?”一重门门主那高傲的神色,轻蔑不屑的目光,恶劣的态度,确实让她对他心生反感,既然两只兽兽帮她出气,她又何乐而不为?想到那一重门的门主连撞到地面三次,磕得鼻青脸肿的模样,最后还连那几根胡子都给烧没了,她就觉得好笑。

    然,两只兽兽一听到她要烤些好吃的给它们吃,却是相视了一眼,心下一凛,不约而同的往后退去,继而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说:“主人,我们是不是做错了?我们不想吃加料的烤肉了。”

    一听这话,她不由一愣,继而噗哧一笑:“你们放心,我又不是爷爷,怎么会烤些加料的给你们吃?”看来,上一回吃了一次亏现在都怕了呢!

    “真的?”两道稚嫩的声音惊喜的响起,双眼放亮的看着她。

    “当然。”她笑应着,对它们说:“你们想吃什么?自己去林里捉,我来准备。”它们是上古神兽,就算此时还是幼儿时期,但实力也还是有的,让它们去打野味,这是很简单的事。

    两只兽兽一听,当即欣喜的点了点头:“好!我们马上就去。”说着,一溜烟的飞窜而出,跑得无影无踪。

    子情见状,也转身出去准备,然,一走到外面,便见到那正往这边走来的身影,当即,唇边的笑容不由敛下了,又恢复了平时的那淡漠疏离的态度:“你来干什么?”看着那走近的子砚,她疏离的问着。

    子砚顿了顿,似在想着要如何开口,半响,问道:“山主可有为难你?”

    “这与你好像没什么关系,如果没事的话,尽量少出现在我的面前。”她淡漠的说着,着手准备烤肉的东西。

    听到这话,子砚皱了一下眉头,似乎不想承认,却又不得承认的说:“我、我是你的护卫,怎么可能不出现在你的面前。”既然答应要当她十年的护卫,那就必须得跟在她的身边。

    闻言,子情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嘲讽的说:“护卫?护卫就得跟在我身边?你要记住,你在我眼中只是一个护卫,甚至连贴身护卫都比不上的护卫,你还没有资格总在我的面前出现,看着让我碍眼,如果有什么要你去做的,我自然会吩咐,若不然,你就给我离远点。”

    “你!你不识好人心!”子砚气结,本来不想过来的,再三思量,到最后还是过来了,谁知却被她这样的羞辱!他再怎么说也是凌峰山的大师兄,她竟然这般的羞辱他!若不是因为那十年之约,他才不会给自己自找麻烦!

    “好人心?就你?”子情淡漠的瞥了他一眼,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继而在他气结的时候,又道:“你不说我都不记得我还没让你做过什么事呢!既然你这么清闲,那就给我去森林中找三个虎胆,还有几株贴壁草回来。”说着,无视着那铁青的脸,又道:“去啊9愣着干什么?”

    没想到他竟然也会沦落到被人使唤的一天,她那不屑的目光,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的态度,深深的打击了他的自尊心。想他乃大家世族的少爷,又是凌峰山里的大师兄,曾几何时被人这样对待了?她真是太可恶了!当即,怒气冲冲的哼了一声,随即转身大步离开!

    瞥了一眼他离开的身影,唇角扬起一抺淡淡的笑意。三个虎胆就必须得去杀三头猛虎,虽然他的实力是不错,但猛虎又岂是那么容易捕杀的?没一番激烈的奋战取不到三个虎胆,至于贴壁草,生长在光秃的石壁缝里,他想要摘也得费上好一番心机,既然自己送上门来,她怎么也得好好的奴役一番。

    而另一处,在树林中寻找野味的扬和火龙两只兽兽两双眼睛不时朝周围扫动着,寻找着可以带回去的野味,谁知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主要是小的嫌太小,大的又没找到。

    “捉什么回去好呢?鸟?太小了,不够吃,老虎?又没看到半只,蛇?那肉烤出来也剩下没多少。”扬一边飞着,一边低声的呢喃着,红色的眼珠子骨溜溜的转动着寻找着可以大吃一顿的野味。

    “啊!那里有只山鸡!”火龙眼尖的看到不远处的树后一只山鸡在跳动着,当下飞窜过去,龙口一张呼的一声喷出了一大簇的火焰,谁知,火势的大小没有控制好,竟然一溜烟的把那只山鸡给烧成了灰烬,连渣也没剩一丁点,看得它们两个目瞪口呆错愕不已。

    “好像、好像火太大了一点。”火龙怔怔的说着,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一丝的愕然,金色的龙睛愣愣的看着那化成灰的山鸡,空气中,只有着烧焦的气味……

    扬白了它一眼,拍了拍雪白的翅膀说:“谁让你用火烧了?被你那火一烧,别说连神兽都得掉层更何况只是一只小小的山鸡。”本还想着找到只山鸡了呢,谁知就这么被这火龙用火喷,直接化成灰烬了。

    “不用火烧怎么捉?用爪子?”火龙呆呆的问着,看了看自己那小小的龙爪,怎么看都还捉不了那只山鸡,想着,又看着扬说:“你看你的凤爪也那么小,拿吃的倒是可以,捉鸡?你捉得到?要不捉几条蛇回去吧!蛇身瘦瘦的,我弄用爪子一抓,应该不难。”本来还想捉大只一点的,可是它们两个现在还没长身体,扬现在就长得跟只小鸟一样,拳头那么大小,而它也只是小小的一条龙,好像还真的捕捉不到大点的野味啊!

    “谁说让我们自己动手捉了?”扬睨了它一眼,目光在周围一转,对它说:“我们到深一点的林子去找只老虎。”说着,雪白的翅膀一拍,往里面飞去。

    “找老虎?”火龙不明所以的看着它问题是:“捉不回去啊!”它平时看着挺聪明的,怎么今天比它还笨了?

    扬头也不回的说着,飞快的往深处飞去:“谁说要捉了?跟着吧!呆会你就知道了。”见状,火龙也只好紧跟在后面。

    子情的屋子外边,她已经生好了火,准备好了东西,却还不见两只兽兽回来,不由心下暗想着,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正当她想着去林子里看看时,却见一头猛虎嘴里咬着一只野猪正朝这边而来,而她的那两只兽兽,正坐威风凛凛的站在那只老虎的头上,看到这,她不由微怔,继而一笑。

    扬的火龙两只兽兽虽然是上古神兽,但现在还处于幼儿时期,想要捉到比它们体积大的野味,确实得动动脑筋,看来它们是用上古神兽的威压让那只猛虎为它们捕捉野味,呵呵,倒也不笨。

    “主人!主人我们回来了!”扬拍着翅膀大声的喊着,稚嫩的声音带着一股兴奋与得意。而那只被它们踩在脚底下的老虎,此时根本没有身为森林之王应有的威风,反而温驯得像只小猫。

    “主人,我们捉了野猪回来。”火龙说着,飞身来到她的面前。

    “你们进了林中的深处?”她开口问着,声音中带着一丝的笑意。青山以林居多,一些森林的深处几乎从没有人去过,所以猛兽比较多,像老虎这样的凶猛野兽,也只有在深处的森林中才会出现。

    “是啊!扬出的主意,说让老虎帮我们打野味。”火龙点了点头,对着那头老虎说:“把那山猪放下,你回去吧!”既然有野猪了,那这只老虎自然就放它回去。

    像是听懂了火龙的话似的,那只老虎口一松放下了那只野猪后朝它们低了一下头,又看了站在它面前的人类一眼,这才转身离开,迅速的消失在树林之中。

    “主人,这只山猪很肥吧!要是吃不完,我们拿点给爷爷吃。”扬讨好的说着,现在它们对老者可是心生敬畏,他的一顿笑药让它们至今仍然心有余悸。

    “好。”她笑应着,看了这只足有一百斤的山猪一眼,在想着要怎么处理?顿了一下,走到火堆边拿了一把刀过来,利落的开始处理,一边叫火龙喷叙把山猪的毛给烧掉,最后才用大的枝架撑起,架到了火堆上烤着,一边加入调料。

    约过一个时辰后,烤肉的香味才渐渐的飘香,弥漫在空气之中,随着那阵阵清风的拂过而飘得更远,就连那与子情的相隔有好一段路的子纱他们几人也都闻到了那烤肉的气味。

    “哪里来的烤肉味?”子杰诧异的问着,闻着空气中的那股浓浓的肉味,胃口大开。

    “好香!”子纱也说着,一脸的惊奇,停下了练武的动作,四处寻找着。

    子立原本正在练着的剑也停了下来,目光看向子情的屋子的那个方向,说道:“好像是从子情那边传来的。”子情经常烤肉,他们是知道的,起初奇怪着她才那么几岁怎么也懂得这个?不过一想若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确实是从小就懂这些,像他们出身较好的,通常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哪里懂得自己动手做吃的?

    “怎么我们烤的肉就没这股香味?”子杰呢喃着,眼中带着几分的疑惑,因为总是经常闻到这样的肉香,所以他们几人也试着烤了好几次,可就没一次烤出来的肉是香的,几乎第一次烤出来的肉都是带焦味的,一点也入不了口。

    “那个子情想必是打小就做这些东西,所以才弄得出来那样的香味,一般有身份的人,哪里会自己动手?”子琴说着,美目中带着轻蔑与鄙夷。

    几人听到这话,皆没有言语,见识到她的手段,他们现在真不想跟她再起冲突。而在这时,一个带着沙哑的声音传入了他们几人的耳中。

    “子杰,怎么不见大师兄?大师兄呢?”

    几人回头望去,见子源不知何时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脸色还有些苍白,声音已经能说出声音,只是却因多日未能开口而变得沙哑,也不知是不是因这些天的身体状况,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看起来像大病了一场似的。

    “二师兄,你怎么了来了!”几人快步的走过去。

    “我好多了,出来透透气。”子源虚弱的说着,因这些天不是生吞小老鼠就是喝药酒,连饭都吃不下多少,刚才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肉香味,不由食欲大振便走出来看看,却见他们几人都在,唯独大师兄不在这里。

    “大师兄不知去哪里了,没有看到。”子纱说着,问道:“二师兄,你现在身体刚好一点,要多注意休息才好得快。”

    “二师兄,你找大师兄有事吗?”子立问着,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子源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点了点头说:“嗯,我有点事想要问他。”

    “那他要是的回来了,我就告诉他你找他。”子杰说着,对他说:“二师兄,既然你想要透透气,那就在外面看我们练武吧!你应该还不知道,青山和天山再过不久会举行一次比武,你的身体恢复得这么快,到时一定也可以参加。”

    “青山和天山比试?”子源诧异的问了一声。

    “是啊!这事已经定下来了,比武切磋,到底我们可以看看双方的实力到底相差多少,天山是四大名门之首,他们门下的弟子实力都是一流的,到时我们也可以长长见识。”子杰笑说着,扶着他走到一旁坐下。

    听到这话,子源的眼中微亮,点点头说:“那你们继续吧!我在这里坐会就好。”天山的弟子实力一直是四山之首,能够与他们切磋,确实是个不错的机会,他也要尽快的养好身体,到时也可以去参加。

    子情那边,烤好的山猪她切下了一些给两只兽兽后,便切下了一大块准备拿去给师傅,又切下了一些留给了她爷爷和药师,看了坐在火堆边的两只兽兽一眼,便笑说:“你们在这里慢慢吃,我给师傅送些过去。”说着,在它们点头间,拿起那包好的烤肉往她师傅的屋子走去。

    子情要往凌成的屋子去,就必须得经过另外几人的屋子,而此时,在屋子外面练武的几人正各自练武着,突然间见坐在一旁的子源突然间脸色一变,似乎看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似的,眼瞳微缩了一下,苍白的脸上浮上了一丝惊惧的神色,几人见状,心下不解,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手里拿着一包东西的子情正从他们的不远处走过。

    再一次的见到她,心下不自由主的浮上了一股惊恐的感觉,第一次,他明白了子纱为什么看到她时总会想躲到一旁去,甚至不敢去看她,原来,见识到了她的手段,心下会不自由主的对她产生一股无法言语的惧意,放在膝上的手微微的颤抖着,咽了咽口水,想要尽量的压下内心的恐惧,然,却感觉怎么也无法淡定下来。

    感觉到他们那几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淡淡的看着前方,目光不偏不斜,全当没有看见他们几个。对于他们,能当没看见她就当没看见,与他们多说一句话也是多余的,那个子源身上的伤,想来也应该快好了,在后面的几包药中,她加入了让他恢复声音的药,不用多久,他的声音也可以恢复正常,只要他们不来惹她,她自是不会与他们过不去。

    来到她师傅的屋子,唤了一声,里面没有声音,她走到窗口处看了看,见里面没人,便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把烤肉放下后便离开,接着,又回到了她的屋子处,拿了一芯肉便运用轻功往她爷爷所在的地方掠去。

    次日,一早起来,她梳洗好后吃了两个野果子,便往一重门走去。既然已经应下了,那她从今日开始就得去一重门,白煜的身边照顾着,所谓的照顾,也就是跟在他的身边,看看他有没什么需要帮忙的,虽然说是去照顾,但她的性子就是这样,折不下腰,他不刁难她还好,若刁难她,她也有的是办法应对。

    走出凌峰山,来到一重门,一进入一重门,门中的弟子皆侧头打量着她,那目光中有着她看不明的神色,正想找个人问问那白煜是在哪里?便见一身红衣的白逸大步的迎了出来,妖孽般的容颜带着魅惑的笑意,双手一张,快步的来到子情的面前:“子情,你这么早就来找我啊?来来来,拥抱一个。”说着,在周围众人错愕的神色中,就要抱上她。

    听到这话,她的嘴角不由微微一抽,脚下步伐轻轻一移,便侧身避开了他那热情的熊抱,退到一侧说:“我是来找白煜的。”心下微微一叹,他明明就知道,却还这般说。

    见被她闪开了,白逸撇了撇嘴,说道:“他啊!他没在这里。”说着,邪魅的声音微微一顿,说道:“这样吧!反正我也闲着,就带你去吧!”说着,不由分的伸手一揽,强势的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不理她的挣扎便愉悦的笑说着:“哈哈,走吧!”

    周围的众人错愕的看着,他们知道白逸当着青山众人的面对这个叫子情的表白,不过不是被拒绝了吗?怎么不见他有半点的气馁和伤心?这会这个子情竟然还找上门来了,却不是来找白逸,而是来找白煜?她一个凌峰山的弟子,青山中有名的修炼废材,怎么如此来去自如的进出一重门?

    “行了,别搂着我。”她开口说着,想要从他身边退开,谁知他那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却不移动分毫,不由让她微皱了一下眉头,虽然她并不讨厌白逸,但是总被这样搂着,感觉还真的很不自在。

    一听她这话,妖孽般的容颜浮上了哀怨的神情,像是一个怨妇一般的看着她,媚人的桃花眼中泛着丝丝魅人的幽光,低低的说道:“子情,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你要跟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身边一个月,你知不知道我会吃醋的?现在让我搂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你就从了我吧!”

    闻言,子情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从了他?这话怎么听着怎么古怪?再一瞥见他那副怨妇般的模样,她还真的有性不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