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8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变样的折磨
    抬眸见在白逸的带引下,已经来到一个院子中,见到这面前独立的院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一重门的弟子是青山中实力最好的,而一重门的住宿也不是别的地方可以相比的,看这面前独立的院子就知道与她凌峰山的茅屋是两个级别,不过胜在她凌峰山那里比这里的环境好,双清静罢了。

    “怎么样?这院子不错吧?”白逸笑眯着一双媚人的桃花眼问着。

    “还好。”她说着,走上前看了看,问:“这是白煜的院子?”白煜的实力是青山第一,看来,这待遇出是与别人不同的,她虽然不曾来一重门弟子居住的地方,但也知道一重门的弟子们都是十几个人一个院子的。

    “嗯,是他的院子,也是我的院子。”白逸说着,伸手指了指一边说:“这个院子分东西两边,我和他一人一边,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住。”

    正当两人说着,原本紧闭着房门打开了,一身黑色锦衣的白煜站在那门口处,一头墨发还没束起来,深邃的目光看向了一身素衣的子情,似乎是刚起床,声音中带着一丝的沙哑:“你进来。”声音一落,便转身往里面走去。

    闻言,子情回头看了身后的白逸一眼,说:“你忙你的去吧!这里我可以的。”说着,便移步往那开着的房门走去。

    媚人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光芒,目光落在那开着的房门里停顿了一会,想了想,便转身离开。他相信子情自己可以应付的,山主既然敢把子情放在白煜的身边,就不怕白煜会克制不住的对她下杀手,现在,她绝对是安全的。

    走进白煜的房间,一股龙檀香的味道扑鼻而来,属于男性的阳刚气息充斥着这一整间房,她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这个青山第一人的住处,见里面的摆投自有一股不俗的风格,简单中不失大气,只是因为他的窗户没有打开,房里的光线并不怎么明亮。

    心下闪过一丝异样,他的房间与她想象的确实有些差距。尽是他气息的房间让她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感觉,为了驱散这股男性的阳刚气息,她走了过去,打开了窗户,让阳光可以照射进来,也让空气得以更加的流通。

    一回头,见他正擒着一双深邃的黑瞳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便开口淡淡的说:“你这房间的空气不流通,开了窗户光线也亮点。”

    他别开目光,坐在椅子边,沉声说道:“过来帮我束发。”神色冷峻而高傲,像是理所当然的一般。

    “你不会自己束?”子情想也不想的问着,话一出,迎来了他冷峻的目光,这才想起他的一只手是没知觉的,估计想要自己束还真的办不到。

    “你不记得是谁让我的一只手没知觉了?”白煜冷冷的说着,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的森寒。

    闻言,视线落在他那垂落在一旁的手上,心下暗想着,她还真是自找麻烦。顿了一下,便静静的走了过去,拿起了桌面上的梳子,便开始为他梳头,束发。当双手一碰到他的墨发,心下划过一丝怪异的感觉,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回帮男子梳头。

    因从没帮人梳头的经验,这一梳,虽然已经放轻了手脚,却还是扯下了他的一大把头发,听着他倒抽了一口气的声音,感觉到他浑身冒上来的冷峻气息,再看看那梳子上被她扯下来的墨发,不由微微皱起眉头,怎么梳个头也这么难?她平时帮自己梳倒也不会扯下这么多头发啊!

    白煜半回头过,当目光瞥见那梳子上的一大所束被扯下来的墨发时,黑沉的俊脸当即复上了一层冰霜,抑压着愤怒的声音冷峻的传出:“你存心的是不是!”该死的!有像她这样梳头的吗?那样叫梳头吗?那样是在扯他的头发!变样的虐待他!

    “我没帮人梳过头。”她淡淡的说着,神色平静。谁让他叫她帮他梳头了?现在想怨谁?伸手把梳子上被她扯下来的头发拿掉,又拿起梳子慢慢的梳着。

    “没有就学!”白煜沙哑的声音传出,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那你就别吵。”她瞥了他一眼,神色淡然,梳子从墨发上梳落,谁知又不知怎么的就缠住了,一不小心,便又听到了那倒抽一口气的声音传入耳中。

    “嘶!你轻点!”

    白煜倒抽了一口气,气急败坏的喝着,像她这样梳头,他哪有那么多头发给她扯?想到往后的一个月里天天都得忍受着这种非人的折磨,他的一张脸当即黑得像锅底一样,冷峻得可怕。

    “别吵。”她没好气的说着,听那声音,像是他打扰到她梳头了。

    “你!”白煜气结,却又无奈,现在自己一只手没知道,根本无法自己束发,也只有假手于他人。

    很简单的一个束发,竟然被子情折腾了将近一个时辰,原本因看到子情脸色就已经变黑的白煜,在这一个时辰里被扯了无数次头发,梳子无数次用力过大划过他的头被折磨了一个时辰后,他的那一张俊脸,已经黑得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了。

    好端端的一个早晨,好端端的心情,全都毁在她的一手里,一大早就被这样折磨,任谁的脸色都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好了。”子情终于轻呼出一口气,放下了梳子,看着那已经被她束起来的墨发,虽然比不上他平时的,不过总比披头散发的好。

    白煜站了起来,一身的冷峻气息,似乎比先前越加的强烈,瞥了她一眼后,拿起了墙上挂着的宝剑,黑沉着一张脸便走了出去。

    见状,她也只能跟上,既然名为照顾,自然得跟在他的身边,想到要与他相处一个月,她就忍不住的轻叹一声,早知道会这样,她就换种毒药下了。

    跟着他出了院子,见他是往林中走去,不由心下闪过一丝诧异,他现在一只手也想去练剑?因她跟在她的身后,不少经过的一重门弟子皆都打量了她两眼,像是在比较着什么似的,那目光,看得她莫名其妙。

    静静的跟着他来到林中没有人的地方,见他在前面不远处的树林停下,她目光微闪,走到了树下坐着休息,要贴身跟着他一个月,武功心法这一个月里都是练不成的了,不过正好,她可以趁此机会,看看这个在青山中实力排行第一的白煜到底有多厉害。

    不远处,绿树之下,一身黑袍的白煜一手舞动着手中的剑,黑色的身影伴随着诡异的步伐闪动着,身形敏捷动作流畅,快得几乎让人无法看到他的每一个招式,只见黑色的身影迅速的一闪,手中的利剑划过一道道凌厉而带着嗜血气息的弧度,在他的周身之边,冷峻而自信的气息弥漫着,就算此时只有一只手可以舞剑,就算此时一只手已经失去了知觉,在他冷静过后出现的,是常人所没有自信!

    他自信着,他高傲着,以他雄厚的家世,以他出众的实力,确实有高傲的资本,换作常人若一只手失去了知觉,想必会沉陷在低谷中无法走出,而他,在发泄过后,在怒声大吼过后,很快的恢复了一惯的冷静,虽然看他不顺眼,但他的这份气度,倒是让她很是佩服。

    目光看着他不停在树林中练习的黑色身影,渐渐的,有些神游,一手托着下巴,目光落在了那绿叶之中,看着那翠绿的树叶在轻风中沙沙作响,听着轻风拂过的声音,感受着它抚过脸上时而带来的那一股如慈母般温柔的手……

    在树下练剑的白煜,虽然精神集中在手中的剑上面,但眼角却不时的往那抺坐在树下的身影扫去。他在这里舞剑,她在那边托着下巴神游,平静而和谐的气氛,让他说不清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觉得有些怪异,她可是让他一只手失去了知觉的人,若换成是别人,他一定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废了对方再说,然而,他除了当时愤怒之外,竟然不想去伤她。

    以前见过几次处,与她相处,两人都是相看两相厌,像现在这样奇怪的相处方式,还真的从没有过,不知不觉中,心里有些期待有她陪伴在身边的这一个月,唇角微微的扬起一抺不易察觉的笑意,深邃的目光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也许,不会那么的无趣……

    “白煜师兄,白煜师兄!我给你送吃的来了。”

    突然间,一个娇俏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让两人同时回过了神,顺着那声音望去。

    只见,一身轻纱着身模样娇美的少女手里提着一个小篮子快步的往这边而来,而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三名同样衣着不凡的少女,皆容貌出色,身段玲珑。

    子情回过了神,淡淡的打量了那几名少女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依旧一手托着腮,继续坐在树下,神色悠哉而淡然,像是没看见她们几人似的。

    而白煜则停下了舞着的剑,反手一收,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面色带着几分的不悦,沉声说这:“你们怎么来了?”

    “白煜师兄,我们知道你在这林子里练剑,便想着给你送点新鲜的水果过来,让你可以尝尝。”其中的一名少女说着,然,那一双媚中带着探究的美眸,却是朝那坐在树下神色悠哉的子情扫去,暗暗的打量着。

    她们听到白煜师兄的身边跟了凌峰山的一个小丫头,心下好奇,便想着过来看看,谁都知道白煜师兄可不比白逸师兄,白煜师兄平时可是不与女子亲近的,怎么会突然让一个女孩子跟在他的身边了?而且这个人还不是她们一重门的女弟子,而是凌峰山那个相传是个修炼废材的女孩,名叫子情的。

    当日召唤仪式,她们一重门的白逸师兄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向她表白了,凌峰山子情这个人,现在一提起,青山内的弟子可没几个是不认识她的。

    几名少女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那坐下树下托着下巴神色悠哉的子情,见她相貌平平,淡漠的神色让人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一身朴素的衣裙身着,身上却并没有一丁点的寒酸味,反而透着一股淡然与清雅的气质,当下,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嫉妒之色,凭什么一个小小的丫头也能这么有气质?

    她就是子情?白逸师兄的心上人?既然是白逸师兄的心上人,怎么现在却跟到白煜师兄的身边来了?她到底想做什么?几人心下暗想着,青山最出众的两人便是白煜和白逸了,别说他们自身的实力,就是他们的家族,那都是数一数二的,不是一般的小家世族可以相比的,现在他们同在青山,又为同门弟子,这么好的机会若是把握不好,那以后只怕也没机会了。

    “白煜师兄,这些果子都很新鲜,你尝尝。”其中的一名少女说着,把篮子里的果子拿了出来递上前,一双美目笑盈盈的看着他。虽然他现在是一只手失去了知觉,但这却依旧无损他的魅力,那一身高傲冷峻的气势,依旧让她们着迷不已。

    “不用了。”白煜瞥了她们几人一眼,沉声说道:“没事就别到这里来,若是有时间,还是多修炼,不要总做这些无谓的事情。”

    听到这话,子情不由朝他看去,看样子,这几名少女已经不止一次做过这样的事情了呀!不过也难怪,他白煜虽然现在一只手没了知觉,不过喜欢他的女人还大有人在,要不然也不会养成那自大的傲慢模样。

    其中的一名少女壮大着胆子,问道:“师兄,她不是那个凌峰山的人吗?怎么跟在你的身边呀?”另外的几名少女一听,一双双的美眸也都落在白煜的身上,等着他的加答。

    瞥了面前的几人一眼,他嘴角微微扯动着,问道:“想知道?那就自己去问她。”说着,眼角朝那悠哉的坐在树下的子情瞥了一眼,他倒想看看,被这么几个人盯上,她还能否这样的悠闲?

    一听这话,几名少女眼中一亮,而那坐在树下的子情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给她找麻烦?未免也太无聊了,正想着,便听到头顶上嚣张刁蛮的声音居高临下的传来。

    “喂!你就是那个子情?你为什么要跟在白煜师兄的身边?”一名身着轻纱的娇美少女站在子情的旁边,一双美目中带着轻蔑与不屑的看着她。白逸师兄真是瞎了眼,竟然会看上像她这样的人,不就是一个修炼废材,要家世没家世的,常年就那两身素衣,看起来寒酸死了,真不知道他到底看上她什么了?

    平静而淡然的清眸慢慢的抬起,瞥了那站在一旁看好戏的白煜一眼,不紧不慢的从地上站起来,伸手拂了拂身上沾着的灰尘,这才看向了面前的几名少女,淡淡的说:“这好像不关你们的事吧?”清眸中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像是在看着跳梁小丑一样的看着她们。

    “你!”没想到她竟然敢这样回她们的话,一时间,那名问话的少女气结,一双美目盈满了怒意恶狠狠的瞪着她:“我警告你,白煜师兄可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高攀的,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子情微微扬唇一笑,一抺不易察觉的嘲讽笑意出现在她的唇边,一闪即逝,瞥了那一身黑衣的白煜一眼,继而把目光落在面前的几名少女身上,清眸中掠过一丝幽光,不紧不慢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的说:“是啊!他那样高贵的人,还真的不是我能高攀的,不过你们就不同了,你们跟他站一起,看着都觉得赏心悦目。”

    本来还一肚子怒火的几名少女,一听到这话,顿时眼中一亮,不约而问的问着:“真的?”她们跟白煜师兄站在一起真的很配?想到这,心下不由甜滋滋的,不时拿着一双含着春波的媚眸朝那站在不远处的白煜瞥去。

    子情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当然,骗你们于我有何好处?”

    “那你为什么要跟在白煜师兄的身边?”这一回,几人的口气缓和了一些,因为知道子情不敢与她们相比,所以语气并不像先前那样的刁蛮嚣张了。

    她无奈的轻叹了一声,说道:“我也不想跟在他身边的,但是这都是山主的主意,因为他现在一只手废了,日常生活多少有些不便,才让我跟在他的身边打点着,说白了,就是给他当使唤的。”说着,瞥了那不远处的白煜一眼,压低了声音对她们几人说:“我再告诉你们一件事。”

    站在不远处的白煜虽然侧身站着,并没有正眼看向子情那边去,但是耳朵却一直听着她们的讲话,本想着让那几个女的找她麻烦让她没能那么清闲的,谁知她话锋一转,似乎把话题绕到了他的身上来了,心下微怔,暗忖着她到底想玩什么把戏?便继续静静的听着。

    “什么事?”见她压低了声音,几人也压低了声音,把耳朵往她的身边凑去,一脸的好奇。原来是山主让她跟在白煜师兄身边的,难怪她们怎么看她刚才自己做在树下发呆,想必跟着白煜师兄也不是她自愿的吧!

    心下想着,不由也有些同情她,一重门中,谁都知道白煜师兄是不近女色的,现在让一个女的跟在他的身边,估计他没少拿好脸色给她看。

    “你们都喜欢他是吧?”子情笑问着,清眸中闪过了一丝莫名的幽光,快得无人发觉。

    听到这话,几名少女俏脸皆是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却又点了点头说道:“白煜师兄人长得俊美,家世又好,实力又强,谁不喜欢啊!”

    “就是,这青山中,可没几个能与他相比。”另外一名少女也跟着说着,媚眼偷偷的瞥了那抺卓绝的身影一眼。

    子情一笑,低声说:“既然你们喜欢他,那就要抓紧机会了,我常听人家说,当他受伤时心灵最是空虚,最容易接受人的,你们要好好的把握机……”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一声带着怒意的声音给打断了。

    “该死的你!到底在干什么!”

    白煜大步一迈,三两步的就来到子情的面前,原本围着她的几名少女一见他一身散发着骇人的冷峻气息,隐隐的怒气似乎要爆发而出,当即自动的往一旁退去,给他站出一条路来,不敢与他太过靠近,一双双的美目眨巴巴的带着不解的看着脸色黑沉的他,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站在原地的子情突然间感觉一股强势的威压向她压了下来,比她高出一个头有多的男性健壮的身体一悼近,便是带给她一股无形的强烈迫压感,头顶上的光线也被他那高大的身影而遮挡住了,面前一片的阴暗,她抬起头,看着此时脸色黑沉浑身散发着冷峻气息的白煜,心下笑意不止,面上却是一脸的不明所以:“怎么了?我说什么惹你生气了吗?”

    见她竟然还一脸茫然用着那不明所以的清眸看着他,他胸口处的无名火不由呼呼的直窜起来,深邃的目光半眯,沉声说道:“你真的什么也没做吗?那你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平日里他赶女人都赶得几乎发狂了,现在她竟然敢给他招惹女人来?还鼓动她们要抓紧?本想着看她如何应对那几个女的,没想到她倒好,一扯就扯到他身上来了!

    “你也看到了呀,我从刚才到现在就是一直坐在这树下,什么也没做。”子情不紧不慢的说着,步伐一移,往后退了一步,与他保持着一小段的距离。

    “师兄师兄,她真的什么也没做,真的,她只是和我们聊……”一名模样娇美的少女上前说着,不想话还没说话,便被白煜一记凌厉的眼眸扫来,当即惊得连退了好几步。

    “滚!”白煜沉声喝着,一身冷峻之气令人退避三舍,凌厉的目光带着威压的扫过她们几人,如锋利的寒剑一般,令人心生寒意,不敢上前。

    几名少女被这么一喝,面露委屈之色,咬了咬下唇,看了看那一身冷峻气息不近人情的白煜一眼,眼眶微红,小步的走上前,把手中的水果递上前对子情说:“这个给你吃,你要好好的照顾白煜师兄,我们要走了。”说着,篮子塞给她之后便相伴着小步跑开。

    子情怔了怔,看着手里拿着的篮子,里面有着好几种青山内很少见的果子,想必是她们让人从外面带来的,原本想给白煜的水果,到最后竟然到她手里了?见白煜还挡在她的面前,半敛下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抬头看向他,唇边带着一丝笑意的问:“吃果子吗?”怎么说也是人家拿来给他的,虽然说现在成了她的了,不过出于礼貌,还是问一声的好。

    心下正生着闷气的白煜被她这么一问,顿时有些无语,见她唇边挂着淡淡的笑容,素净的容颜给人一种平和宁静的感觉,不觉的心头的火气渐渐的平息了下来,见几名少女已经走远,他的脸色缓了缓,深邃的目光冷冷的扫了子情一眼,冷声说着:“要吃你自己吃!”说着,转身大步的往回走去。

    瞥了一眼他离去的身影,子情唇角微扬,看了一眼篮子里的水果,轻声说着:“这么新鲜的水果,不吃真是浪费。”说着,提起篮子便也跟着他往回走去。

    回到了院子,白煜自己便进了房,连带的关上了门,见状,她便把一篮子的水果洗干净后,坐在院子里的桌边吃着水果,好不悠闲。

    如果一个月也就这样的话,那日子倒也过得清闲,虽然是不能练剑,不过晚上回去她却可以修炼心法,还是有点时间空出来的,见篮子里的水果还有那么多,自己又吃不完,便想着给子青留几个,这些水果在青山中可是没有的,必须让人去外面买才有,能把这么新鲜的水果带进青山,想来那几名少女也是不简单的。

    “子情。”

    突然间,子青的声音传来,听到熟悉的声音,她不由微愣,怎么自己才在想着他就出现了?这也太巧了吧?

    “子青,你怎么来了?”她问着,招手示意他过来桌边坐下,从篮子里拿出一个水果递给他。

    子青也不客气,伸手接过,一边问:“子情,这水果哪里来的啊?”说着,咬了一口,香甜的果香味顿时在口中弥漫而开。

    “一重门的几名女弟子给的。”她笑说着,问:“你怎么来了?有事?”

    “嗯,有。”他点了点头说:“我刚才药师那里,听药师让药徒来叫白煜过去,我一想起你在这里,便自靠奋勇的过来了,子情,你在这里怎么样?他有没为难你?”

    “没有。”她轻声说着,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从桌边站了起来:“既然药师找他,那我跟他说一声。”说着,便转身往那扇紧闭着的门走去,敲了敲门,说着:“药师让你过去一下。”见时面传来一声细微的动静,她便转身又走到桌边。

    当她才坐下,原本紧闭着的房门被打开,白煜走了出来,目光在子青的身上停顿了一下,便大步的走上前,经过子情的身边时,说了句:“走吧!你也一起去!”声音一落,不等有她任何意见,已经大步的往药谷而去。

    子情瞥了他一眼,又看了那满满的一篮子水果,便对子青说:“反正水果这么多,拿些去给药师尝尝。”

    “好。”子青应头应着,接过她手里挽着的篮子说:“我来提吧!”

    子情笑了笑,便也随着他去,两人边走边聊的走在白煜的后面,慢慢的往药谷而去。而那走在前头的白煜,听到身后两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不由的目光微闪,想要回头去看,却又硬生生的克制住了。

    一重门与药谷相隔并不是很远,以他们的脚程,只要半柱香的时间就到了,当来到药谷时,依旧是那一番的忙碌的景象,众名药徒在忙碌着,有的晒草药,有的磨草药,有的跟在药师身边打下手,当他们几人一出现,药徒门都停下手头上的事情看了他们一眼。

    “呵呵,你们来啦!”药师笑呵呵的抚着胡子走了过来。

    子情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把手中的果子递上前说:“药师,一重门的几名女弟子送了我一篮子新鲜的水果,你拿去吃吧!”

    “哦?还有水果啊?呵呵,好,那我不客气的收下了。”药师笑呵呵的说着,接过她手中的篮子递给身后的小六子,便说:“子情丫头,你和子青坐会,我给白煜看看他的手。”

    “好。”她轻声应着,与子青走到一旁。

    白煜瞥了她一眼,便走上前,来到药师诊断的桌边坐下,把手伸上桌面,这才说:“吃了药之后,我这只手像有时会有点感觉,但却又不明显,药师,这是怎么回事?”昨日吃了药师开的药后,今日起来就感觉他的手有一点点的知觉,却又不明显,虽然如此,但心下也不由升起一丝希翼,兴许能治好也说不定,但他知道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对于这只手,他是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放宽心,不去在意。

    “有感觉?我来看看。”药师一挑眉,从一旁取出了一包尖尖长长的银针摆放在桌面上,当那上百条由小到大皆不同的银针摆放在桌面上时,头顶上的光线一照,寒光顿闪,让人心底不由一寒,忍不住的打了个颤抖。虽然说银针剌肉是不疼的,但是那么长的银针一点点的没入皮肉中,还真的让人心一股惧意。

    然,白煜却是瞥了一眼后,面色如常的便移开了目光,像是没看到似的。不一会,药师挑了根大小适宜的银针挰在手里,另一手在他的手臂上摸了摸筋脉,便把那银针慢慢的转进去,又再拿起了几根,继续往他的手臂上慢慢转动着,直到银针没入了筋脉中时才松开了手。

    约过半柱香的时间过去后,药师又拔掉了他手上的银针,这才说:“好了,第一来这里一回,我帮你做针疗,应该对你的手会有帮助的,但是你要有心理准备,想要恢复到和你以往一样,想必是不可能的了。”

    白煜不紧不慢的收回了手,放下衣袖,说:“嗯,我知道了。”他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只是再度听到从药师口中说出来的话,心下却还是很不是滋味,深邃的目光带着深思的朝那一旁的子情扫去,若不是她,他这手也不会这样,只是明明她害得他的手没了知觉,可为何除了当时的愤怒之外,现在竟然对她生不出一丝恨意?

    “咦?今天这里怎么这么热闹?”

    突然间,一个轻快的声音传来,听到这有些熟悉的声音,子情回头看去,见到来人,平静的目光轻轻一闪。是那日那个叫白锦的少年。

    走进药谷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让子情看诊的白锦,今日的他,还是一身的华衣,墨发高束,一派潇洒的模样,俊朗的脸上还是带着那阳光般的笑容,一看到那坐在子青身旁的子情,他不由眼前一亮,脸上浮上了惊喜的神色,快步的朝她走了过去,同时惊喜的喊着:“子情!我们又见面了呀!真是有缘。”

    听到他那自来熟的话语,子情不由眼角微抽,她跟他很熟吗?好像也就见过一回吧?

    “子情,他谁啊?”子青问着,目光中带着几分的疑惑,看着那个一脸热情的少年。

    “不认识。”她说着,淡淡的移开目光。

    “谁说不认识了?子情你这么快就忘了我了?我可忘不了你!”白锦大声的说着,听着他这带着几分暧昧的话语,众人不由都看向了子情。

    “你谁啊?别乱说话。”子青皱着眉头说着,目光不悦的看着他。

    “呵呵,别误会,我说的不是你们所想的那个意思。”白锦扬起一抺笑容,上前一步,来到子情的面前说:“那一天药师让你帮我们几个看诊,你连脉都没把就知道我们的症状了,还让人给我们包了药,所以我对你才会记忆深刻,那天你走得太快了,我都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声多谢,所以才一直记着你。”

    听到这话,众人恍然大悟,一脸的了然,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想着,众人这才又开始忙碌着。

    “我叫白锦啊!你记起来没有?”白锦凑上前笑问着。

    而坐在看诊桌边的白煜听到白锦的话,目光微闪,心下诧异。她连脉也没把就知道症状?想到这,心下不由回想起那日在凌峰山里所听到的,当时那个子源身上的伤伤在气门,连药师都没有办法,最后却是由她治好的,不过短生半个月不到的时间,那个子源已经下得了床身体恢复得跟原来差不多了,那他原本中的毒是她下的,她又是否会有能力可以治好他的手?

    只是,想必就算她能治好他,估计也不会帮他治吧!眼中幽光闪过,慢慢的敛下了眼眸。

    “你还想来找药师拿泻药?”子情抬眸看着他,不紧不慢的问着。

    呃……

    白锦愕然,继而爽朗一笑:“哈哈,你那天叫他们给我们包的泻药,可是拉得我们几乎站不起来,不过身上的那些红斑倒是全没了,这都得多谢你。”

    “我也没帮到什么。”她淡淡的说着,目光在他的身上停顿了一下,便移开了眼,不过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还真算不上什么事。

    “走了。”白煜走了过来,看了子情一眼,沉声说着。

    子情朝他看去,见他脸色微沉,似乎又有谁惹他不快似的,眼中晦暗的幽光涌动,她不由心下一动,他又干什么了?整天摆着张臭脸给谁看?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看向了身边的子青说:“子青,青山和天山的比试就快到了,你这阵子好好修炼,到时也可以试试自己的实力,我就先走了,有事就去找我。”

    “嗯,我知道的,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子青点了点头说着。

    “子情,你要去哪?是回凌峰山吗?我还没去过你们凌峰山,要不你带我去你们那里转转怎么样?”白锦一脸的兴奋笑意,似乎想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似的。

    清眸朝他看去,不明他那一脸的兴奋从何而来?淡淡的开口说:“凌峰山除了树就是林,有什么好转的?不过你若感兴趣大可去走走。”说着,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对药师和子青说:“我先走了。”

    “去吧!”药师朝她挥了挥手,笑眯着一双眼睛,目光朝那一篮子的水果看去,呵呵的笑音着,走到了那篮子旁边,拿起了几个水果放里袖中,也跟着迈步走了出去。

    见他也要走开,子青便开口喊道:“药师,您要去哪里?”

    “呵呵,我也出去走走,散散步。”药师头也没回的说着,不一会,灰色的身影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处。

    见子情跟着白煜走了,药师拿了几个果子之后也走了,白锦不由摸了摸下巴,一脸的深思,见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当下咧嘴一笑,步伐一移走到他的身边,明亮的黑瞳中闪动着好奇的光芒,问道:“哎,你怎么称呼?是哪个门里的弟子?你跟子情很熟悉吗?她怎么会跟着白煜走了?他们是什么关系啊?”

    子青瞥了他一眼,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说:“你谁啊?打听那么多干什么?”

    “呵呵,我是白锦,刚才不就已经介绍过了吗?白锦,一重门的白锦。”他咧嘴笑说着,阳光般的笑意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爽朗。

    “白锦?”子青打量了他一眼,眉头一挑,问道:“你想知道?”

    “想!”白锦眼睛一亮,当即点了点头,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我不告诉你!”子青说着,在他错愕的瞬间,迈步往外走去。

    听到那话,白锦神色错愕的看着他,见他拔腿就走,当即追上前去:“哎,你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啊?喂!你等等我!别走得那么快……”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