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8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一争高下
    大陆上最具盛名的,便是那排行在二堡三庄四楼最前的一城,名为暗城。暗城的势力强大得无法估计,它占据一方,划地为城,城中除了暗城城主之外,还有暗城的公子,接下来再是四大长老,六大堂主,八大护法以及护法使者,暗城的护法使者以天地玄黄四个级别区分,每一个都是大陆上少有的强者,就算是实力在护法使者当中最弱的黄色使者,大陆上也少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只是暗城神秘莫测,无论是人或事都鲜少被外人所知,外界对于他们也都只在于传闻,他们的实力究竟强大得如何?除了与他们交过手的人之外,那是无人知晓。

    暗城,就如同一个城堡,如同一个小王国一般,想要进入暗城的人,必需持有通行徽章,在暗城之内,必需遵守暗城的规距,在那里,不是你有实力就可大声说话,暗城中流行着一句话,就算你是龙,进了暗城,你也得盘着,就算你是虎,进了暗城,你也得卧着,若是犯了暗城城规,暗城的人可以让你活着进来躺着出去!

    在这里,暗城的城主是他们的王,是他们敬仰的神,他们拥护着暗城,因为暗城越是强大,他们身为这里的城民,也越加的富裕。暗城的繁荣,也不是一般的地方可以相比的,在这里,有着实力雄厚的强者,有着身家雄厚的财主,因为众人都知道,若能成为暗城的城民,那便能得到暗城的保护,这样一个强硬的后台,可不是谁都可以想有就拥有的。

    在暗城主城的一个院子里,一身蓝色华衣着身的冷绝辰神色慵懒的半倚在卧榻上,他一手托着头一手轻抚着那只趴在他怀里的雪白狐狸,幽深如深潭般的目光半眯着,听着那站在一旁的一名黑衣男子在向他汇报着子情的事情,那神色,看似漫不经心,实际心里如何?只怕也只有他自己心里知晓。

    暗城是一个大家族,暗城城主的妻妾加起来就有五名,这一妻四妾所生的儿女,加起来也有十几人,而冷绝辰在这里,排行第三,他的娘亲只是一名妾室,但是因为他惊人的天赋与卓绝的手段与实力,让他娘亲的地位在这暗城中几乎与正妻平坐,碍于他的摄力,没人敢轻视或不敬。

    他虽然是天山老人的关门弟子,盛名更是天下皆知,但是世人只知道他来自非同一般的大家世族,却没人知道,他是暗城城主的三公子。家族大,斗争自然就多,更何况还是这样一个非一般的家族,其中的勾心斗角更是少不了,他能以一个庶出的身份让暗城中众人心生敬畏,又岂会如他外表看的那般出尘脱俗仿若天外之人?能盛名满天下的人,又岂会是泛泛之辈?

    听完黑衣男子的汇报,半眯着的黑瞳中掠过一丝幽光,性感的唇角微勾:“哦?让她照顾那个白煜一个月?”漫不经心的语调,令人捉摸不透。

    那名黑衣人垂低着首,恭敬的应着:“是。”主子从来都不会对谁上心,这次竟然会让他暗中注意着那名女孩的一切,刚接到这命令时,他是惊讶万分,却不敢多言。

    “我也半月没见她了,她长高了没有?”

    又是漫不经心的语气,只是这回的这话问得,让那名垂低着头的黑衣男子嘴角一抽,心下很是无语。半个月就算有长高也高不了多少,主子这话问得,真是……让他怎么回答?以下暗暗思绪着,便硬着头皮说:“长高了。”

    “嗯。”听到这回答,似乎很满意似的,微微勾起了唇角,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俊眉轻轻一拧:“她那身子看起来很没营养,你等会走时,去药室里把那条千年人参拿去给她补补身子,告诉她,再过不久我就会回去。”

    “是!”黑衣男子以下震惊,千年人参,那是补药中的药王,整个暗城也就只有三条,珍贵得不得了,平日里就算是城主的几位夫人想要城主都不肯给,却给了一条给他们主子,主子一直放着,没想到现在却要把那千年人参送去给那个叫子情的女孩,那女孩,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值得他们主子如此宠爱?

    “你去吧!小心一点,别让她发现你了。”他挥了挥手,举止之间自是散发着一股尊贵无比的气息,那一身令人窥之不透的雄厚实力弥漫在他的周身之上,王者般的强势霸气,令人心生臣服之意。

    “是!属下告退!”黑衣男子恭敬的一抱拳,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的一闪,迅速的消失在院子之中。

    而在这里,一名模样娇美身段玲珑的女子轻身走了进来,在离他身边三步之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轻柔的声音带着恭敬的说着:“公子,城主有请。”

    “嗯。”他低低的应了一声,瞥了那只舒服的窝在他身侧的白色狐狸一眼,蓝色的华贵衣袍一拂,优雅的起身,迈步往外走去,低沉的而带着磁性的声音慢慢的传出:“照顾好小雪。”

    “是。”身后的美貌女子恭敬的应着,在他走后,这才走上前,伸出手准备去抱起那只雪白的狐狸,谁知刚才还一副懒洋洋姿态的雪狐蓦然一睁眼,红色的眼珠子泛过寒光,利爪一扬,刷的一声敏捷的划伤了那名美貌女子的手,当即,几道血痕渗出,她吃疼的缩回了手,看了那雪狐一眼,只得静静的站在一旁。

    雪狐是最具灵性的,它不让她碰,她便碰不得,更何况,公子让她照顾的更得小心一点。

    在气势磅礴的暗城主城里,议事大堂之上,坐满了一个个浑身弥漫着强大气息的强者,锐利而蕴含着无限威压的凌厉目光,以及那不怒而威的强者气势,把他们那久居上位者的威压与气势尽显而出,只是一眼,便叫人心生惧意不敢多窥,更不敢对上他们那摄人的锐利目光。

    今天,暗城里的重要人物都到齐了,因为今天有一大事情要决定,所以四大长老,六大堂主,八大护法,皆已到齐,只为今日要在城主的八位公子中先出暗城少主的人选,而在这八人当中,最受拥护的,其实只有两名,一名便是原配夫人所生的大公子,冷厉辕,另一名便是四夫人所生的三公子,冷绝辰,至于其他的几名公子,众人皆知,只是今天的陪衬罢了,能成为暗城少主的人选,也只有这么两位。

    大夫人所生的大公子,为嫡子,照理所说,这暗城的少主之位,自当是由他继承,但在暗城这里在暗城城主这里,暗城少主之位,能者居之,他想要的是让暗城的威名更上一层,暗城的势力再向外扩展,暗城更加的繁荣,所以,有能者居之,当上少主之位,日后即是暗城的城主,所以在实力方面,处理的能力方面,以及是否有能力带领底下的人?是否有能力成为一方霸主?今天都要有一番的考验。

    “城主,几位公子已经到了。”一名护卫垂低着头站在大堂的门外恭敬的说着。

    几级阶梯之上的大堂正中,一名身着玄色华服的中年男子坐在那气势磅礴的黑龙宝座上,两手置于宝座的两边,握着那两边的龙虎头,身形沉稳如泰山,两脚分开而坐,一身久居上位的摄人气势直逼云霄,锐利的目光闪动着睿智的光芒,浑身散发着一股强大的王者气势,他,就是这暗城的城主,冷绝辰的父亲。听到护卫的话,主位上的暗城城主伸手一拂,带着浑厚气息的声音从他口中而出:“嗯,让他们进来吧!”

    “是。”护卫恭敬的应了一声,迅速的转身快跑向正在前面等候的几名公子那里:“几位公子”护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他们上前。

    几人相视了一眼,便大步的走上前。知道今日是挑选少主的大日子,他们几人心下期待已久,在暗城之中他们虽然有着尊贵的地位,但是任谁都想登上那权力最大的宝座,虽然知道他们的实力不能与冷厉辕和冷绝辰相比,但是,只要有一丝机会,他们都想要努力去争取!

    一想到这个,心中热火腾升,一双双的目光中涌上了两簇燃烧着雄心的火焰,为了他们的日后,今日,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把一切不可能变成可能!

    大步来到大堂,几人一进里面,便走上前,收起了张狂之意,恭敬的向主位上的人行礼:“孩儿拜见父亲大人。”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在这大堂之上回荡着。

    “嗯。”暗城城主瞥了他们一眼,冷漠的应了一声。

    “见过四过长老。”几人又向四名长老行了一礼,在这暗城之中,这四位长老的地位仅次于少主,就算他们是暗城的公子,却还得向他行礼。

    “几位公子不必多礼。”四位长老说着,神态高傲而冷淡,见进来的只有他们六人,而不见冷厉辕和冷绝辰,其中的一名长老便开口问道:“大公子和三公子呢?怎么没与你们一道前来?”

    正在几人想要开口时,门外的护卫又传声喊道:“大公子三公子到。”

    听到这话,众人的目光朝大堂处看去,只见,两抺卓绝的身影同时迈步而来,冷厉辕身着黑色绣金线的黑色华衣,宝玉腰带束身,身形健壮步伐沉稳,浑身散发着一股摄人的凌厉气势,再看他面容,俊美而透着一股阴寒,那一双狭长的黑瞳泛动着丝丝锐利的阴狠光芒,一看,便知此人手段狠厉,绝非善良之辈。

    再观他身边之人,冷绝辰,一身儒雅的蓝色锦服着身,华贵的锦服把他那一身尊贵的气质更是衬托了出来,一举一止皆散发着一股优雅与自然,那身内敛的气息神秘莫测,令人窥不透他如今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只知他看似儒雅,却锋芒暗藏,清冽的气息弥漫在他的身边,如同寒冰般令人不敢靠近。

    再看他容颜,刚毅却不失俊美,恍若上天的鬼斧神刀精雕细刻的一般,每一处皆恰到好处,散发着致命的男性魅力,眉宇之间透着一股随性与不受约束,而那双蕴含着神秘气息的幽深黑瞳,却又带着王者般的摄人霸气,蓝色的锦服随着他的走动而轻轻的拂动着,一举一动自有一股无人能比的优雅风范,尊贵的气息在他的身上尽显无疑。

    主位上的暗城城主,看着面前这两个如此出色的儿子,心下很是欣慰,终于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意。看到如此卓绝不凡的两个儿子,他才有了生为人父的骄傲与欣慰。

    两人来到大堂中间,那原本站在中间的另外六人本能的向一旁退去,为他们两人让出了位置,当感觉到自己那打心里生出的对他们两人的敬畏与自己本能的反应时,不由朝周围看了一眼,见到那几位长老眼中的轻蔑之意时,不由脸上微烫,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因为羞愧,几人敛下了眼眸,静立于一旁。

    “见过父亲。”两人来到大堂中间,同时拱手半弯下腰行了一礼。

    “嗯,坐吧!”暗城城主缓了缓那原本一脸威严的脸色,伸手一拂,示意他们坐下。

    “谢父亲。”两人沉声说着,各走到左右两旁的第一个位置坐下。

    几位长老和堂主这时都站起身,恭敬的向两人向礼:“见过大公子,三公子。”他们两人是下任城主的继承人,实力与能力又是有目共睹,自然受得起他们这一礼。

    “各位不必多礼。”两人说着,露出一丝笑意,继而相视了一眼,眼中幽暗的光芒流动。

    “见过大哥,三哥(二弟)。”几位公子同时上前一步,向他们行了一礼。六人当中,还有一个是排行第二的,所以称冷绝辰为二弟,在实力的面前,就算是身为兄长,也必须低头。

    两人朝他们点了点头,便移开了目光。在这样的大家族里面,如果有人问,在大家世族里什么最重要?那他们都会知道,实力最重要,兄弟?那是奢侈品,在暗城这里,在这样的大家族这里,是没有所谓的亲兄弟的,谁知道表面跟你笑颜以对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在你背后捅上一刀,大家世族里的兄弟,都是一个踩着一个上位的。

    同样的关系,只因自身实力的问题便有如此不同的待遇,让那站在一旁的六人心下愤怒不已,同样是父亲的儿子,可他们在父亲的眼中就如同一个陌生人,他们虽然身为暗城的公子,但是除了一些实力考核,平日里想见父亲一面也是难过登天。因为不被待见和原因,他们虽然名为公子,但是在暗城在家族中的地位,别说是长老了,连堂主都比不上,在暗城里,让他们管理的也只是一些入不了眼的事情。

    众人都坐下后,他们也在余下的座位上坐下,冷厉辕和冷绝辰两人坐在四名长老的前面,而他们几人则坐在几位堂主的下面,这区别,可见而知。

    待众人坐下后,主位上的暗城城主这才开口:“今日便是少主人选的选拔,你们几个,可做好了准备?”带着雄厚气息的声音传出,回荡在倘大的大堂当中,锐利的目光扫过他们几人,最后落在了冷厉辕和冷绝辰两人的身上。

    “孩儿自当倾尽全力。”几人沉声说着,目光中闪动着一股奋战的决心。

    他们全都知道,第一关,便是实力测试,虽然说倾尽全力,但是到底能有几个的实力能过得了关,这还是未知之数,但他们敢肯定的是,冷厉辕和冷绝辰两人是绝对过得了的。

    “嗯,身为暗城的少主,要的不仅是自身拥有强大的实力,更要有过人的领导能力,你们兄弟几个今日一比,也可让我看看你们各自的实力,少主之位只有一个,输的人也不要丧气,我会根本你们自身的实力,对你们进行安排,让你们辅助着少主,但要紧记,选出少主之后,纵使是兄弟,这规距也不可少,听明白了吗?”

    “是。”几人沉声应着,心下因他的话而浮上了期待,就算他们无法当选少主,父亲也会给他们机会?

    “第一关,是武功比试,身为少主,实力自然不能低于底下的人,比武的场地已经准备好,走吧!”暗城城主沉声说着,声音一落,衣袍一拂,从那黑龙宝座上站了起来,大步的往外走去。

    众人见状,也都跟在他的身后往比武的场地而去。因为这是暗城里的内务事情,所以暗城的城民们并没有机会可以围观,能观看这次选拔的人,也都只是暗城里面的众人而已。

    不多时,众人来到比武场,那里已经围满了暗城里面各处的人,其中,除了有城主的几位夫人之外,还有着暗城的几位小姐,以及八大护法,四阶护使,暗影和众多的护卫侍女,比武台并非平台,而是五米多高的梅花桩,在不远处的两旁,摆放着各式的武器供他们选择。

    暗城城主和四大长老以及八大堂主众人坐在了比试台的不远处,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梅花桩上的一切,自然可以看到在梅花桩上比试的人的一举一动,城主的几位夫人和小姐,则坐在右侧,看到他们走向左侧时,几位夫人显得有些激动,又带着紧张,却因碍城主在此不敢放肆,只能无言的看着他们,无声的鼓励着。

    当冷厉辕和另外的几位公子在位子上坐下时,冷绝辰却是迈步走向了右侧,来到了一名容貌绝美的美妇人面前,刚毅而俊美的俊脸上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意:“娘,你不是说有些不舒服吗?怎么还出来了?”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娘怎么能不来,去吧!娘在这里看着你。”美妇人轻声说着,慈爱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能有这么一个卓绝出众的儿子,是她这一生最大的骄傲。

    “好,那不要坐太久,看一会就让人扶你回去休息。”他说着,目光落在那站在他娘亲身后的侍女:“小心侍候好夫人。”

    “公子放心,奴婢会小心侍候好夫人的。”那侍女恭敬的说着。

    闻言,冷绝辰这才转身离开,从头到尾,看也没看那坐在他娘亲身旁的那位大夫人一眼。

    大长老站了起来,走上前说:“比试很简单,由天阶的护法使者把关,过关的人才能与八大护法交手,而最后战胜了八大护法的人才能视为过关,下面,几位公子,你们谁先来?”说着,目光往他们的身上看去。

    冷厉辕和冷绝辰两人悠哉的坐着,喝着侍女端上来的茶水,半敛着眼眸,神态轻松而自信,而另外的六人则相视了一眼,想了想,其中一人站了起来说:“大长老,就由我先来吧!”

    大长老看了他一眼,说道:“好,七公子请。”说着,眼角一个示意,其中一名天阶的使者也上前一步:“七公子请。”

    那排行第七的公子看了那保天阶的使者一眼,走到一旁的武器架上拿起了一把软剑,运起轻功飞身跃起,停落在那五米多高的梅花桩上,心下警惕起来,天阶的使者,是护法使者中实力最强的,他也从没与他们交过手,不知道他们的实力到底有多厉害,现在对战,心里还真有点没底。

    那名天阶的使者也走到武器架上拿起了一把软剑,脚下一点,便飞身跃起,身形稳稳的住在那梅花桩上。

    “刀剑无眼,生死由天,若不想成为剑下亡魂,就拿出真本事奋力一战,现在,比试开始!”大长老低喝一声,目光落在那梅花桩上,只见,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梅花桩上的两抺身影也闪动了起来,凌厉之气四溅而出,杀气重重!

    坐在正中的城主半眯着锐利的目光看着梅花桩上的比试,早在比试前他就下了命令,让他们尽量下手狠点,只有这样才能激出他们潜在的实力,他的那些儿子,有几个能成才的他都看在眼里,对他们的个性也摸个七八分,唯独看不透的便是他的大儿子和三儿子,这两人的实力十分出众,个性也让他捉摸不透,虽然身为他们的父亲,却猜不透他们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而这次的少主,能居之的也只是他们两人当上的一个,会是谁?他也很是期待。

    梅花桩下有人的看得紧张不已心惊胆战,有人的看得一脸悠哉漫不经心,而梅花桩上却是刀光剑影四闪而出,凌厉杀气扑面而来,招招都是必杀技,招招都为夺对方的首级,面前这样杀气重重的对手,在梅花桩上应战的七公子手心不由冒汗。

    这、这根本就不是在比试!这根本就是存心想取他的性命!难道,这是父亲下的命令?若不是父亲下的命令,这名天阶使者怎么样这样招招致命?越想心越惊,一个不留神,倒抽了一口气,飞快的往后退去,只见手臂被迎面剌来的利剑划伤了,鲜血顿时渗出,沾满了他身上的锦衣。

    在下面看着的五夫人惊得险些叫出声,看着受了伤的儿子,她心头一片的担忧,不知怎么的,总感觉有不好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连她不懂武功的人也看出了那梅花桩上,杀气腾腾!

    冷厉辕和冷绝辰两人只是漫不经心的朝梅花桩上瞥了一眼便移开了,一脸的不感兴趣。外行人看不出,不代表他们看不出,不过不得不说,这天阶使者的实力便是让他们开了眼界,明明看似招招带着杀意,凌厉而骇人,却偏偏处处留着生路,看样子,是想把他逼入绝境,看他能否有能力绝处逢生,真不得不佩服他们父亲这样的用心。

    然而,却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出这一点,就算另外的几名公子,此时却是心惊不已,看着台上的杀机,他们心下不由生出退怯之意,天阶使者的实力竟然远远的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之外,如果上去,难保他们不会像那老七一样被剑气剌得浑身是伤,逼入绝境之中……

    “铿锵!”

    蓦然,两剑相碰的声音清脆的响起,传入了底下众人的耳中,只见,梅花桩上剑气横扫而出,那名天阶使者身上无一丝伤口,反观那排行第七的公子,此时一身华衣沾满鲜血,额头上渗出点点冷汗,脸色难看,看样子像是快支撑不住了。

    果然如同众人心头所想,只见那名天阶使者旋身飞出,手中利剑带着重重杀气飞袭向他的胸口,逼得他节节后退却无反抗之力,眼见锋利的剑尖就要剌入他的胸口,那名天阶使者突然抽回袭出的利剑,转而一脚飞踢而出,重重的把他踹下了梅花桩。

    “啊!”

    “砰!”

    一声惊呼来自于那七公子的口中,紧接着,响亮的落地声响起,他整个人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溅起一地的灰尘,而他也随着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老七!”那五夫人一见,不由惊呼出声,想要跑过去,却被人拦了下来:“五夫人,七公子自会有人照顾,五夫人不必担心。”一名护卫挡在她的面前,面无表情的说着。

    闻言,她也只有干着急的份,眼角瞥见城主目光不悦的朝她扫来,当即心头一惊,连忙坐了回去。

    “下一位。”大长老面无表情的说着,像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似的,一点也不意外。

    相继的,排行第五的公子站了起来,选了武器后跃上了梅花桩,而梅花桩上的那名天阶使者已经换了另外的一名,以一对一,这是公平的比试。

    随着大长老的开始一喊出,梅花桩上又是一阵刀光剑影,有了上一场警惕,排行第五的公子一点也不敢大意,使出了毕生所学的迎战,只见,随着他体内玄气的催动,绿武宗的玄气气息弥漫在他的身上,继而复上了他手中的剑,原本锋利的利剑被玄气一附上,瞬间发出一声低低的气流声,随着他利剑的挥动,一股凌厉的剑罡之气咻的一声飞袭而出,猛的朝那名天阶使者袭去,同时另一只手暗中滑下暗器,准备来个突击!

    当他的剑罡之气劈上前时,不想被那天阶使者挡了下来,只见那天阶使者在梅花桩上借力一点,矫健的身影腾空飞跃而起,手中寒剑一转,带着杀气的凌厉剑花咻的一声飞袭而出,以掩耳不及之势的袭向那对面的五公子。

    而在此时,那五公子飞身一转,手中迅速聚集一股玄气注入利剑当中,把剑横挡在自己的胸前本想挡下那股飞袭而来的剑气,谁知那股剑气之强大,非他可抵挡,饶是他以剑阻挡身体也还被推后了好几个梅花压,直到后脚顶住了梅花桩这才稳住了身影。

    狠厉的目光往那飞袭而来的身影扫去,他知道,想要能在这天阶使者手中取胜,正面迎击是不行的,只能用另外的方法,眼中光芒闪过,脚下踏着梅花桩上前,看似剑花挥出,实却是暗中射出了藏上袖中的暗器,泡过强烈软骨软的暗器一出,那天阶使者没想到他会这样卑鄙,待发觉时已经闪避不了,只觉胸口一吃疼,紧接着一麻,脚下步伐顿时不稳。

    看准时机,五公子飞身袭出,手中利剑泛过一股森寒的光芒,带着杀意的朝他天阶使者中了暗器的胸口处袭去,他要一剑穿透他的胸口,这样一来,就没人能发现他是用暗器取胜的了!快如闪电的身影咻的一声一闪而过,猛的飞掠而出,当那名天阶使者站稳脚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挡住那剌向他胸口而来的利剑。

    只听,嗖的一声,利剑剌入身体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五公子手中的那把泛着玄气的利剑穿透了那名天阶使者的身体,利剑上,腥红的鲜血一滴滴的滴落着,那名天阶使者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僵硬了起来。

    “砰!”

    五公子眼中露出一丝狠厉的神色,毫不留情的一掌劈出,把那名天阶使者击飞了出去,撞上了梅花桩后才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看着自己的同伴身染鲜血奄奄一息的躺在地面上,另外的十一名天阶使者眼睛一红,眼中浮现愤怒之色的扫向了台上一脸得意的五公子。从他们这个角度,分明可以看见那五公子使诈!否则就凭他,怎么可以伤得到他们天阶使者!

    见到五公子使诈的,又岂会只是十一名的天阶使者?暗城城主以及四大长者和六大堂主八大护法还有冷厉辕和冷绝唇都看到了,只是,没人打算说罢了,他能施计过得了这一关,却绝对过不了八大护法那一关。

    “下一位!”

    大长老示意人抬走那名晕迷过去的天阶使者,同时高声响着,接着,另外的几人也陆续的上场,只是,不知是他们的实力真的不怎么样还是天阶使者的实力实在是太强?竟然除了那排行第五的公子之外,没人过得了,到最后,就只剩下冷厉辕和冷绝辰两人还没上梅花桩了。

    “三弟,是你先上还是我先上?”冷厉辕半眯着目光,朝旁边的冷绝辰看去。

    闻言,冷绝辰漫不经心的说道:“大哥是兄长,自然得你先。”这场较量,也只是他们两人的较量,谁先上结果都是一样。

    “既然如此,那就我先来吧!”冷厉辕说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脚下运气一提,连武器也不用便飞身跃上梅花桩,黑色的华衣随风扬动,只见他负手而立,身上散发着狠厉的气息,半眯着的目光瞥了那悠哉的坐在下面喝茶的冷绝辰一眼,唇角勾起一丝冷笑。

    “请大公子赐教。”一名天阶使者飞身跃上前,语气恭敬的说着。如果选出了少主,他们天阶使者便会像听命于城主一样的听命于少主,而现在少主尚未选出,他们对这两位最有可能成为少主的公子自然不能有一丝的怠慢与轻视。

    冷厉辕瞥了面前的人一眼,狠厉的目光半眯,话也没说的便飞身掠出,没有拿武器的他用的是掌法,凌厉的掌风咻的一声在半空中袭出,看似简单,实却变化多端,一个掌法到了那名天阶使者的面前就幻化出了无数个手掌印,让人无法分辨出哪个是虚?哪个是实?

    “砰!”

    在众人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在那名天阶使者还没能感觉他倾身靠近的时候,冷厉辕已经一掌轻轻松松的把他拍飞了出去,对于冷厉辕来说,这一掌的力道并不大,但是对于天阶使者来说,这一掌虽然不致命,却也去掉了半条命。

    “噗!”

    当那名天阶使者的身影在半空中飞出之时,猛的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随着身体也重重的撞上了梅花桩,继而摔落在地面上,原本还龙精虎猛的一名天阶使者,竟然只是一掌,就被打成了重伤,脸色血色尽退,比起先前那名被五公子剌了一剑和打了一掌的那名天阶使者,简直就是只重不轻。

    大公子到底有多厉害?竟然只是一掌便把那名天阶使者打成重伤?围观着的众人心下震惊不已,看着那名被抬走的天阶使者,再看着那名站在梅花桩上一身黑色华服着身气势强大的大公子,心下对今日的这场少主选拔有了一丝的不确定。

    本来大多数的人都偏向于三公子,认为他最有可能当上暗城的少主。虽然大公子一直跟在城主的身边习武,实力也一直是众人之最,但是三公子名声在外,天山老人关门弟子之名更是响绝天下,无人不知,他的实力没人知道深浅,但却知道不俗,不过今日见到大公子这轻轻松松的便打败了一名天阶使者,众人心下不由又偏向于大公子,觉得他夺得少主之位的可能性一点也不逊于三公子。

    看到梅花桩上傲然而立浑身散发着强硬气势的大公子冷厉辕,几位长老和堂主的眼中都不由浮上了赞叹之色,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大公子的实力一向都是被众人肯定的,像这样强势的他,想必除了三公子之外,另外的几位公子皆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更别说与他一争高下了。

    想到这,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朝那坐在座位上一派悠闲神色带着几分慵懒的三公子冷绝辰看去,看到他这般沉稳与淡定,四大长老和六大堂主眼中不禁浮上赞赏,三公子与大公子不同,大公子是强势的,而三公子是内敛的,两人都是不简单的人物,两人皆是他们无法看透的人物,这样的人,当他们的少主,自然是最有资格的,不过少主之位只有一个,会是他们两人之中的谁呢?

    坐在正中的暗城城主在看到梅花桩上的冷厉辕利落而矫健的身手时,蕴含着强大威压的锐利目光中不禁浮上满意的神色,这样的实力比起当年的他,确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这个大儿子,气势强悍外放,手段狠厉,是做大事的人。

    想到这,目光朝三儿子看去,见他神色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似乎一切都入不了他的眼中一般,那么的随意,那么的自信,那双幽深如同古井深潭般的黑瞳半眯着,里面偶尔闪过的光芒却是有如至尊强者俯睨天下般的傲然,目空一切,却有足够的资本,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看到他这三儿子,越是看,越是满意,比起他的大儿子,这三儿子冷绝辰显得低调,内敛,却更出色,更具有王者的风范,更加的不凡,他的淡定,他的睿智,他所散发出来的气势,以及那身被隐起的强大威压,都一一的诏告着他的非同一般!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深得他的喜爱,他的信任。

    他相信,就算是今日不是他当选为暗城的少主,以他的实力,以他的睿智,他也可以建立一个与暗城一样的城堡,建立一个不逊于暗城的强大势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