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8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七章 别碰我
    梅花桩上,冷厉辕飞身而下,带着自信而强势的威压走回了他的座位,在冷绝辰的面前停顿了一下,唇色微勾,狭长的黑瞳中掠过一丝幽光:“三弟,到你了。”

    冷绝辰一拂黑色的衣袂,从空的站起来,幽深的目光朝他瞥了一眼,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大哥真是好身手。”以他的实力,就算是八大护法想必也不是他的对手。

    冷厉辕瞥了他一眼,只是笑了笑,却笑意不达眼底,衣袂一拂,旋身坐下。见状,冷绝辰不甚在意的唇角一勾,幽深的目光落在那已经跃上台的天阶使者身上,一提气,脚下踏风而行,蓝色的身影从容的跃上半空,衣袂轻扬,卓绝的身姿翩若惊鸿,如一道优美的风景在众人的眼前掠过,让众人眼中一亮。然,当众人以为他会立足于那梅花桩上之时,谁知却听到一声淡漠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传出:“看招。”

    听到他的声音,那名因他卓绝身姿而闪神的天阶使者心头一惊,连忙回过神,谁知就在此时,只见那凌空跃起的蓝色身影在半空中伸手一弹,一道夹带着浑厚暗劲的凌厉之气铺天盖地的朝他袭来,强大的气息瞬间逼近,如同泰山压顶,心头顿然大惊,体内血气承受不住这股威压猛然翻滚,就在他以为自己会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下筋脉爆破而亡时,只见面前蓝色的身影如鬼魅般的一闪而出,瞬间来到他的面前,那极快的身法,那令人捕捉不到的神速,咻的一声已经逼近,而最让他震惊的,却是他竟然没有出手伤他,只是伸手一拂,把他挥落梅花桩。

    “下去吧!”淡漠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带着疏离,带着尊贵,仿佛面前的人还不足以让他动手,衣袖随意的一拂,便已经把他挥下了梅花桩。

    下去吧……

    被挥落梅花桩的天阶使者,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他的这句话,错愕的目光看着那居高临下的站在梅花桩上看着他的那名尊贵若天神般的绝世男子,只感觉,从上面压下来的威压复着他的身体,让他无法翻身跃起,直到……

    “砰!”的一声重重落地,背后撞到地面传来的痛意袭来,身上的那股直压着他而下的强大威压也随着消息,再往上看,却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不知被谁扶了起来,只知道脑海里一片的空白,怔怔的看着那抺优雅的走回座位的男子……

    震惊,错愕,不可思议,占据了他的心头,生平第一次,他不知如何反应的怔怔的站着,目光紧随着那抺优雅卓绝的身影。三公子,他、他竟然没有伤他……直到被同伴扶了回去,他还无法回过神来,想不明白,三公子怎么对他手下留情了?

    暗城城主赞赏的目光落在冷绝辰的身上,点点头,说道:“嗯,不错。”声音一顿,目光掠过冷厉辕,这才说道:“你们两人的实力都不错,厉辕手段狠厉,干脆利落,绝辰重视生命,果断立决,身为一位上位者,身为一位领导者,手段是很重要,但是同时也要得人心,今日这场比试,并非生死决斗,除了看你们的实力之外,还要看你们的性格,厉辕心中杀气太重,一出手就把那名天阶使者打成重伤,绝辰则反之而行,以强大威压摄其心魂,让其无法反击,伸手一拂,点到即止,却又不失强者气魄。”

    听到暗城城主这么说,四大长老和八大堂主以及周围的众人心下都知道,这一关,想必是三公子冷绝辰占了上风,而确实也如同城主所说,比起大公子的狠厉,三公子的强者气魄更是让他们打心里臣服,敬仰。

    冷厉辕听到这话,心下一片阴鸷,面色上神色如初,只是勾唇一笑,狭长的眼眸中光芒晦暗不明:“三弟真是厉害,连父亲也赞赏有余,我这个身为大哥的,真得向你学习学习!”

    “大哥只要多手下留情,相信父亲也会对大哥赞赏有加的。”冷绝辰淡漠的说着,唇边挂着一惯的淡笑,疏离而冷漠。

    “到于老五。”这时,暗城城主的目光从他们两人的身上移开,落在了那一旁的五公子身上,脸上原本浮现着的几分笑意慢慢的敛去,脸色微沉,锐利的目光中似乎带着一丝的不悦,睨了他一眼,沉声说道:“身为我的儿子,竟然用那样卑鄙的手段取胜,若是没有本事,那就别出来献丑!”

    “父、父亲……”那五公子一听,顿时吓得跪倒在地上,浑身直发抖着。

    厌恶的瞥了那软弱无能的人一眼,挥了挥手,对三长老说:“三长师,他就交给你处置,务必给他一个教训!”输了不可耻,可耻的是他竟然用敢着这么多人的面用那样卑鄙无耻的手段,真不配当他的儿子!

    一听到竟然要把他交给三长老,五公子顿时吓得脸色发白,三长老是主管刑罚的,手段极其残酷,经由他手的人,就算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他,他不要被交给三长老!他不要!当即,连忙求饶着:“父亲,父亲,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父亲饶了孩儿这一回吧!父亲……”

    暗城城主不悦的皱了皱眉,伸手一拂,沉声说道:“把他带下去。”说着,便移开了目光不再看他。

    “父亲……”那被拖走的五公子大喊着,不敢离去,最后一名护法一记手刀劈落,便让他当即闭上了嘴,整个人晕死了过去。

    周围的众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大气不敢喘一个,城主发话,谁敢不从?谁敢求情?要怨,那也只能怨这五公子自己不安好心,竟然用那样卑鄙的手段重伤天阶使者。

    蕴含着睿智光芒的锐利目光扫过周围的众人,暗城城主低沉而带着浑厚玄气的声音慢慢传出:“另外,今天受了伤的天阶使者,每人皆用上好的药材治疗,再赏固元丹一颗。”

    此话一出,周围哗然一片,一个个羡慕不已的看着那天阶使者,固元丹那可是神药谷的炼制出来的上品珍药,一颗固元丹价值千金,对于要步入下一品阶却总跨不过的修炼者最为有效,神药谷神秘莫测,莫非神药谷开放请客进谷,外人皆无法进入,更别说得他一瓶丹药了,没想到城主竟然这么大手笔,赏了天阶使者一人一颗固元丹。

    而那在周围看着的天阶使者,在见到五公子这样的下场时,他们眼中的愤怒这才渐渐的消失了,天阶使者十二名,实力皆不相上下,他们都是打小一起成长的,虽然不是亲手兄,但却比亲手兄还要亲,感情自是非同一般,如今看到同伴被这样暗算,自然是愤怒不已,在怒意消散后,不想还听到城主赏赐他们一人一颗固元丹,当即眼中涌上惊喜之色,他们相视一眼,大步上前向城主恭敬的跪下:“谢城主赏赐!”

    冷绝辰的目光在那天阶使者的身上掠过,继而慢慢的敛下了眼眸,赏罚分明,他父亲的处事手段确实是有一套,今日若是不处置老五,难保这天阶使者不会心生芥蒂,每名天阶使者赏赐一颗固元丹,想必定是能让他们心下感激不已,日后更加忠心的为暗城办事。

    “嗯,都起来吧!”暗城城主拂手一拂,示意他们站到一边,睿智的目光落在冷厉辕和冷绝辰两人的身上,这才说道:“过了天阶使者这一关,再过八大护法那一关,这一才才能算是通过,你们两个,去吧!”

    闻言,两人朝梅花桩上看去,那梅花桩上,此时八大护法已经站在上面,手中持着武器,目光正看着他们两人。

    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暗城城主又道:“这是一对四,你们两人分明各自以一敌四,八大护法的实力在暗城中是属于少有的强者,你们若能以一敌他们四人,那这一关,才能算过关,如果其中一人过不了,那么接下来的也不用比了,直接就是那名胜出的为暗城少主。”

    听到这话,冷厉辕和冷绝辰两人相视了一眼,继而同时飞身跃起,向那梅花桩上掠去,足尖轻点,停落在梅花桩上。四大护法的实力虽然比不上列名排名的二堡三庄的几大庄主和堡主,但是却也是少有敌手,以一敌四换做别人根本没有胜算,但是他们两人皆不是泛泛之辈,若连四大护法也对付不了,那也确实是没资格当这暗城的少主。

    冷绝辰的目光落在那停落在面前的几名护法的身上,自信的光芒流动在漆黑而幽深的黑瞳中,那傲然的神采中带着几分的随性,眉宇间摄人气息若隐若现的浮现着,王者般的威压与气势在他周身之边弥漫着,这一刻,褪去了几分的慵懒,目光中多了一丝令人心生惧意的冷冽之色。

    身在大家世族当中,很多的事情都是身不由已,他并非贪恋这暗城少主之位,只是为了给他娘亲更好的地位,以他的实力,以他的威名,相信他若想要,建立一个不逊暗城的王国,那也只是几年的时间,但是,暗城的实力同时不容忽视,所以他只能夺得这暗城少主之位,把这股势力收入囊中!

    因为他深深的明白,若是自己无法成为暗城少主,一旦让冷厉辕当选,那他一定不会容忍他的存到,若是他自己还好,但是他还有他的娘亲,明刀易挡,暗箭难防,只有拥有实力,权力,才可以主宰一切!

    梅花桩被分为两半,八名护法围住了他们两人,手中的武器在阳光下泛着锋利的森寒光芒,八大护法的身上雄厚的玄气涌动着,蓝武尊的光芒从他们的体内涌出,弥漫在他们的身边,空气中的气压随着几人的玄气流动而变得低沉,似乎有一股强大的气流在互相挤压着似的,呼啸着的凌厉风声,如同冰寒剌骨的利剑,飞扫在空气之中,刮过他们的身体,掀起梅花桩上几人的衣袂,杀气四涌,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息充斥在周围,让在底下周围观看着的众人不由提起了心,屏住了呼息,生怕错过一招一式。

    蓝武尊,放眼整个大陆,也只有百来人能跨过这一品阶,有的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踏入蓝色武尊的境界,而八大护法竟然都是步入蓝武尊的强者,依他们身上流着动着玄气来看,他们最少是五级以上的蓝武尊强者!

    一名蓝武尊的实力,相当于十名青武圣,更何况还是五级以上的蓝武尊,其扎实浑厚的实力,自然是不在话下,底下围观的众人都是修炼武功之人,自然是深深的明白这一点,看到了八名护法的实力,他们不由为那两位公子担心着,他们两人的实力又到了什么品阶?以一敌四,还是如此强大的对手,他们可敌得过来?

    站在梅花桩另一端的冷厉辕狭长的狠厉眼眸瞥了冷绝辰一眼,狠毒的光芒在眼中一闪而过,快得无人发觉,只见他嘴角扯出一丝冷笑,瞥了围住他的四名护法一眼,手一伸,玄气一运起,吸过了武器架上的一把宝剑,同时身上玄气涌动,当他周身之上复上了一股紫色的玄气时,底下的人不由惊呼出声。

    “天啊!大公子竟然已经步入紫武神的境界!”

    二十来岁步入紫武神,这可说是天才中的天才,这样的境界,是有的人如何修炼也无法达到的境界,但此时他们暗城的大公子就已经步入了这样的境界,怎不叫他们震惊万分,心下更是敬佩,真不愧是他们城主的儿子,这样的实力,当真是大陆少有!

    对于底下众人的震惊,激动,敬仰,冷厉辕似乎很是享受,唇角微微勾起,眼中闪过一丝傲然得意之色,他可是五剑级的紫武尊,对付四名蓝武尊,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知道冷绝辰的实力定然是在蓝武尊之上,不过就算他也步入紫武尊的境界,也绝对不会超过他!因为他的天赋,已经是世间少有!

    “大公子,请赐教!”四名护法沉声说着,声音一落,四道身影咻的一声飞窜上前,手中的武器带着一股凌厉的杀气袭向那一身黑衣的冷厉辕,虽然对方是大公子,但是他们今日的任务便是发挥出他们最大的实力,来挑战他们两人,看看他们是否有资格成为他们的少主!

    冷厉辕这边已经开打,强大的气流随着几人体内玄气的涌动而在空气中飞窜着,凌厉之气似一股一道道锋利的利刃,泛着丝丝寒光在半空中飞袭而出。

    “三公子,请选兵器。”四大护法见他一直空着手,并没有拿出武器来,当下便开口说着。他们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心下对三公子的实力却很好奇,三公子常年在外很少回暗城,他们对三公子的了解也只在于大陆上的盛传,到底他有多厉害?他们还真想一较高下,难得今日有这样的机会,自然是不会放过,只是,三公子若不拿武器,只怕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冷绝辰看了他们一眼,目光幽深如一汪深潭,神秘而清冽,眉宇间散发出来的随意与那一身的从容,仿佛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泛动着丝丝光芒的黑瞳朝那已经正在奋战的冷厉辕瞥了一眼,见到他周旋在四大护法之中,虽然不落败,却也显得有性力,那脸上浮现的凝重神色,似乎才发觉四大护法并非他想象的那般容易对付。

    性感的唇角微微的一勾,目光从冷厉辕的身上移开,落在围着他的四大护法的身上,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不,我不需要兵器。”

    不大不小的声音一传出,却是让周围的众人惊掉了下巴。不用兵器?三公子说他不用兵器?那可是八大护法之中的四大护法,蓝武尊境界的强者而且还是一连四人对他一人,他不用兵器打得过他们吗?

    众人好想问出声,却碍于城主在这里而不敢过于放肆,一个个只睁着一双惊愕的目光看着那抺绝世而飘逸的蓝色身影,他身居高处,负手而立,神色随意而轻松,一点也没有应战者的紧张与不安,反而一派从容,风姿卓绝,冷傲尊贵如天下王者,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大地万物,这样的他,只是一个眼神,就已经令人身心震撼,久久无法回神!

    坐在底下观看着的城主看着气势如此强势的冷绝辰,眼中闪过满意之色,唇边的笑容不由的加深了几分,底下的几位长老见状,心知城主必然较属于三公子,再往那梅花桩看去,那人身姿出众,气势从容,一派云淡风轻,却把一切尽握手中,心下也暗暗赞叹,比起大公子,这三公子确实是更加的出色,也许,他们暗城要的,就是一个这样强势而从容的少主。

    梅花桩上与冷厉辕对战的四大护法听到冷绝辰的话,皆是心下一怔,三公子不会不知道他们的实力是如果的强硬,竟然这般自信?难道他的实力比大公子还要厉害?

    而冷厉辕却是眼中闪过一丝讥嘲之色,不用兵器?哼!他还真是自信!他倒要看看,不用兵器的他如何与四大护法对战!

    围着冷绝辰的四在护法相视了一眼,听着那边传来的凌厉风声,知道战得正激烈,其中一人便开口说道:“三公子,你还是用武器吧!”不是他们轻视他,而是不用武器?他如何与他们打?

    听到四大护法的话,冷绝唇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我的剑,一般不出销,剑一出,绝不会有活口,你们都是暗城的得力护法,杀了你们,未免也太浪费了。”

    云淡风轻的话语,说得那么的自然,那般的理所当然,那言语之中所带着的自信是那样的强烈,令人不敢怀疑他这话的真实性,而听到他这话,众人也才想起,从来都没见他身上有剑,从来都没见过他拿剑指着别人,难道,就是因为剑出必取人性命?剑下绝不留活口?

    四大护法从震惊中回神,顿了一下,这才说道:“既然如此,那三公子,得罪了。”四人沉声说着,蓦然目光一变,凌厉之色顿现,手中兵器夹带着一股浓浓的杀气直奔那中间的冷绝辰。

    他们不管三公子怎么说,只有与人真正过了招,他们才会认可他的实力!既然他说得那么的厉害,那么,他们也想看看,他是否真的如他所说一般,对付他们四人,根本无须用武器!

    像是没看见他们几人夹带着浓浓杀气袭来的气流似的,他不紧不慢的抬头往烈日高照的天空看了一眼,剌眼的光芒带给他的眼睛一阵的不舒服,在烈日下交手,他还真的不怎么有兴致,于是,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漫不经心的语气淡淡的说着:“太阳太晒了,速战速决吧!”

    声音一落,在众人因他的话错愕的瞬间,只见蓝色的身影飞掠而出,快如闪电,看不清他的招式,只见蓝色的影子一闪,强大的气流,强者的威压铺天盖地的袭向他们,原本从四面攻击他的四名护法正当被那股强大而骇人的威压震得体内血气翻滚,嘴角溢出鲜血之时,却又不知怎么回事猛的被他吸了过去,手中的武器在那股强大的吸压之下从他们的手中飞脱而出,待他们猛的顺着兵器望去时,不由心头大惊!

    天啊!这、这、这怎么可能!

    只见,冷绝辰一手伸手,手中弥漫着一股雄厚的玄气气息,那股玄气气息把那四名护法的武器全都吸了过来,此时,四样武器正在他的手掌前面停落着,随着他大手一拂,四样武器蓦然飞弹而出,夹带着一股强烈而雄厚的暗劲,重重的击落在四名护法的胸口处。

    “噗……”

    猛的被自己的武器击中,雄厚的暗劲袭来,撞击得他们胸口一阵剧痛,体内血气翻滚而起,涌上喉咙,噗的一声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同时,四人的身影也随着被击落了梅花桩,这一幕,只发生在那么一瞬间,快得令人无法反应过来,待众人看到那四名被击落梅花桩口吐鲜血的护法时,一个个不可思议震惊不已的看着那一派悠闲从容的站在梅花桩上的三公子冷绝辰!

    这、这、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三公子竟然在一招之内就打败了四大护法?还是在没有武器在手的情况下?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先前三公子为何说对付他们无须用剑了,若是用剑,只怕此时这四大护法已经去见阎王爷了!

    “好!”见到这一幕,城主忍不住的大喝出声,脸上尽是欣喜之色,那睿智的目光落在梅花桩上的三儿子身上,没人知道,此时的他心里已经掀起了一番巨大的惊喜,震惊,错愕,不可思议的情绪在这一刻涌上了他的心头,让他忍不住的站了起来,大步的走上前。

    真不愧是他的儿子!这般实力,只怕就连他也不是他的对手,而先前他虽然运用玄气,却让人看不出他的品阶到了哪个级别,但,根据他的自觉,想必已经是白玄武尊之上的品阶!白玄武尊啊!他修炼了大半辈子,此时也才是白玄武尊巅峰级别,而他这三儿子今年也不过二十,竟然已经到了这样的一个境界,当真是太让他震撼了!

    而另一边,刚看到这一幕而错愕不已的冷厉辕,一个闪神,竟然在此时被四大护法一掌拍下了梅花桩,落败!当身体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时,他才认清了一个事实,他,竟然败给了四大护法……

    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那优雅的飞身从梅花桩上掠下的冷绝辰一眼,心下不甘,愤怒,嫉恨几种情绪在此时一一涌起,占据了他的心头,拳头紧紧的握紧,继而又放开。他败了!但是输人不输阵,他还得站起来!然,就在刚要站起来时,却听到了那让他愤怒不已的话话,一时间,原本已经压下的愤怒,不甘,嫉恨,又在这一刻涌了上来,比起刚才,更甚!

    “哈哈c!真不愧是我的好儿子!”暗城城主大步上前,一手拍在了冷绝辰的肩膀上,同时扬声说道:“今天的比试就到此为止,下面的,不比了!我已经决定,暗城少主之位,就由我这三儿子冷绝辰继承,从今天开始,他的话,就是我的话!”

    听到这话,众人顿时欣喜的高呼出声,有这样一个拥有强硬实力的少主,是他们的福气,他们知道,三公子不仅实力强硬,就连处事能力,领导能力都是一流的,要不然怎么就算三公子很少回来,城主还是很放心把那么多外面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去处理。

    见众人这么开心,他的目光看向那坐在一旁温婉的四夫人,带着笑意的声音沉声说道:“还有一件事就是,四夫人为本城主生了这么个出众的儿子,理当应赏,从今天开始,四夫人抬为平妻,与大夫人起平坐不分高下!”

    听到这话,四夫人不由擦了擦眼泪,其实平妻不平妻的,她都不在乎,她有这么个孝顺的好儿子,难道会担心别人欺负她不成?只是没想到城主会想到她,一时心下感动不已。

    “谢父亲。”冷绝辰开口说着,声音中带着一丝的笑意,目光看向了他的娘亲,心下欣慰。他要的,就是让娘亲可以过得开心,有父亲的宠爱,日后他就算不常回来暗城,娘亲也会开心的过着日子。

    “好了,今晚大摆宴席庆祝一番,再找个好日子,让暗城的城民们都知道暗城的少主已经选出来了!”暗城城主扬声说着,那声音中,有着为人父的骄傲,有的掩不住的欣喜,在众人的祝贺声下,他走上前搂着四夫人便与众人一起往回走去。

    待他们都走了,冷绝辰这才回头,走到了冷厉辕的面前,低沉的声音让人听不出他到底是想什么:“大哥,这会烈日当头,还是不要在底下晒着好,一同前往大厅喝杯水酒吧!”

    “三弟真是深藏不露,大哥以前真是小看你了!”冷厉辕阴沉着声音说着,与少主之位失之交臂心下一片的阴鸷。

    “呵呵,大哥多心了,我一向都是如此,并没刻意藏着。”他低低的笑着,幽深的目光中泛动着摄人的光芒,刚毅而俊美的容颜因这抺笑意而显得越加的真实,但那一身的冷冽疏离之气却也是那样的明显。

    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他唇角轻轻一勾,不再看他一眼的转身离去。留下身后那愤怒不已的冷厉辕拧着青筋浮现的拳头在原地久久的站着。

    是夜,在另一边的青山之中,子情独自一人走在回凌峰山的路上,她已经跟在白煜的身边半月有多了,每天晚上回她自己的屋子,都会独自一人慢慢的在这路上散步。夜幕下的青山入眼的几乎是一片的漆黑,只有弟子们所居住的地方弱弱的光线散发出来,路上是没有光的,但是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在漆黑的夜色中视物并不困难。

    周围是绿林,因为夜幕,虫鸣声不断的传入她的耳中,被风摇动的树叶声伴随着一阵阵蟋蟋的声音弥漫在周围,给这漆黑的夜幕添上了几分的诡异。她慢慢的走着,抬头看着那布满闪闪发亮的星星的美丽星空,它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迷人,那样的宁静,望入那片星空之中,仿佛抛开了世间的一切,一身的轻松,同时,也让她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伫立于天地间,她只是小小的一个人……

    迎面的清风有些微凉,吹在她的身上,却很舒爽,那清风像一双温柔的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墨发,摇着她的裙袂,她慢慢的走着,直到,来到了她的屋子,正准备推开屋门走进去,却感觉到身后有人,于是,回头一看,却见那是一名不认识,也没见过的黑衣男子。

    她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因为对方身上不带杀气,所似她不用担心他会对她不利。而且,就她的感觉来看,这名黑衣男子的实力显然与她是不分上下的,不过,她会毒,若要取他性命那就是举手之劳般的容易。

    已经在暗处注意了她有半月有多的黑衣男子对于她此时的淡定,但也不感到惊讶,因为平日里的她,好像也总是这副神情,似乎什么都入不了她的眼,什么都不能激起她的好奇似的,在她的眼中,他所看到的皆是冷静,淡漠,这份冷静与淡漠真的不像是一个十岁女孩应有的,但却如此真实的出现在她的身上。

    他是主子身边的暗影,名唤追风,擅长轻功和隐藏,所以才被派到她的身边来,他一直想着,主子到底对这个女孩抱着什么样的一种心态?经过这半个月的观察,他知道主子待她是非同一般的,提起她时,主子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像他们平日所见的那个尊贵冷冽的男子,这让他们更加的好奇,这个女孩到底有什么特别的?竟然能让他们主子如此?

    “小姐,这是我们主子让我带来给您的。”追风恭敬的说着,把背后背着的一个包袱取了下来,递上前。

    听到这话,子情平静的目光轻轻一闪,看着他问道:“你主子是谁?”

    “我主子是天山老人的关门弟子,主子让我告诉小姐,他很快就会回来,让你把这个吃了。”追风恭敬的说着,主子送了她这珍贵的千年人参,自然得让知道这是谁送的,而且,主子也交待过了,除了亲手交给她之外,还要告诉她,他很快就会回来。

    闻言,她心下有些诧异,这人竟然是辰的人?目光在他手中的包袱上停顿了一下,说道:“我这里不缺吃的,你把东西拿回去吧!”

    “小姐,这是我主子的一番心意,他特意命我大老远的送来,你若不收下,我回去不好交待,还请小姐收下吧!”开玩笑,主子交待的事情他要是不办好,回去不得被主子剥层皮?想着,再上前走了一步,把手中的包袱塞到她的手里说:“这是主子给小姐补身子的,小姐务必领了我家主子的一番心意。”说着,东西一塞,也不等她说话,黑色的身影一闪迅速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看着那来去自如的人,她不禁怀疑,到这是这人的实力太过厉害呢?还是青山的守卫松懈了?竟然谁都能在青山里来去自如?看着手里被硬塞过来的包袱,心下有些奇怪着,他什么时候回来用得着跟她说吗?还有怎么想着送东西给她吃?这里面是什么?补品?

    拿着包袱推开屋门走了进去,在屋子里点上了灯,这才把包袱放在桌面上打开,见里面是一个长方形的精致冰盒子,看到这如此精致的冰盒子,她不由对里面的东西产生了好奇,是什么样的东西得用这样的冰盒子装着?

    怀着好奇的心情打开一看,当目光看到那长得跟白萝卜差不多粗长却有着白萝卜没有的须子时,不禁有些怔愕,她不会傻得以为这是一根萝卜,虽然长得是很像,但这分明就是一根人参!而且还是一根年份很久远的极其珍贵的人参!

    她在桌边坐下,打量着那冰盒子里躺着的那根粗长的人参,长长的参须垂落在盒子当中,浓浓的参味扑鼻而来,那样的奇特,闻着令人精神一阵抖擞,想到刚才那黑衣男子的话,不由嘴角有些微抽。

    我主子是天山老人的关门弟子,主子让我告诉小姐,他很快回来,让你这个给吃了。吃了?这么大的一根人参,如果她没猜错,这应该是千年人参,让她把这条千年人参给吃了?她的身体哪里受得了?要知道,这样的千年人参极其的珍贵,药用价值也很好,就算是入药,炖品,一次切个两三片就已经有神效了,吃多了,直接上西天极乐世界去。

    她把冰盒子盖了起来,再把那盒子包好,目光在自己这简陋的屋子里看了看,这么珍贵的千年人参,她还得找个地方来收藏,可她这么简陋的屋子,这么珍贵的千年人参放哪儿去好?想了想,不由轻叹一声,随手就把那包袱放在床头,算了,就放这里吧!这才走到床上去盘膝修炼心法。

    次日,子情不紧不慢的跟在白煜的身后,跟着他来到了树林里,自上回两只兽曾被打扰到冥修后,出来玩了几天,接着又回她身体时面继续修炼了,像是在比着谁比较快进阶似的,两只兽兽一入冥修状态,几乎就忘了一切,而她也因此耳边清静,不用担心着它们一个不留神又跑到哪里去作弄人了。

    “你走快点!别慢吞吞的跟在后面。”走在前面的白煜头也没回的说着,继续走着他自己的路,往林中走去。

    正在想着事情的子情本就有些神游,突然间听到他不知在说着什么,便抬头往前看去,谁知脚下一个不留神踩到了一块石头,脚下一个踉跄,竟然扭到了脚。

    “嘶!”那一瞬间脚上传来的剧痛让她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气,身体一弯的跌坐在地面上,想移动脚,谁知才一动,额头间的冷汗就渗了出来,痛得她又倒抽了一口气,被扭了一下怎么痛得这么厉害?难道伤到脚筋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响,走在前头的白煜不由回过头,见她抱着脚坐在地上,眉头微拧的样子,不禁走了过去,沉声问道:“你怎么了?”

    “我好像扭到脚了。”她微拧着眉头说着,目光落在那传来阵阵痛意的脚上面,心下暗想着,她身上好像没带可以治扭伤的药。

    闻言,白煜皱了皱眉,瞥了她一眼,口气不善的说道:“女人就是麻烦!连走几步路也会走到扭伤!”说着,走上前,在她的面前蹲下,便伸手要去拉她的裙子。

    “你干什么!”子情伸手一拍,拍掉他朝她伸过来的手。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