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9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八章 拦腰抱起
    伸出的手被她拍落,白煜不由眉头微挑,睨了她一眼,唇角勾起一抺邪肆的笑意说:“你以为我想干什么?你不是会医术吗?现在给你自己看看?让你的脚马上能站起来走路如何?”说着,不等她反应过来,手便迅速的伸出,掀起她的裙角,脱下她的鞋子。

    看到他的举止,子情微微皱了下眉头,沉默的看着他。她是会医术,但是现在扭到她自己,又没有带药在身上,怎么可能说一下子就能站起来?目光从他认真的脸上移开,落在自己那已经一片红肿的脚上。

    见他那只失去知觉的手垂落在身侧,只能用着那只没有受伤的手在她的脚根处按了按,做着最简单的检查,此时的他,没有了平日里见惯的冷傲,神色认真而仔细的检查着她的那一片肿的脚,看着这样的他,反倒让她心里一片复杂。

    “骨头没事,应该是扭伤韧带了。”白煜检查了一番,便抬起头说着,一抬头却见她正盯着他看,那目光中,没有了平日里的冷漠与厌恶,反倒像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在打量着他一样,虽然是陌生的目光,但是却不知怎么的,竟然让他心头一喜。

    终于,他在她的眼中没看到那厌恶的神色了!然,当自己脑海里浮现着这句话,和心里涌上的喜悦之情时,自己却是一怔,为何他要在意这些?为何他要在意她对他的感觉?为何他会因为她看着他时眼中没有冷漠与厌恶时浮上欣喜?

    一时间,理不明白心里复杂的感觉到底为何?他敛下了眼眸从她的面前站了起来,神色又恢复了平时的冷傲,只是那深邃的目光深处,却带着一丝的迷惘。

    “你不是识得草药吗?说吧,需要什么样的草疑以让你的脚消肿?我去帮你采胸来。”他沉声说着,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别处,像是这样的话根本不会从他口中说出来的一样,神色有着少见的别扭。

    听到这话,她心里有些诧异,本以为他会丢下她在这里自己走了,却不想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倒是让她有些不解。他不是很恨她的吗?这会怎么这么好心了?不会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吧?心下正想着,话便已经出口:“你会这么好心帮我去采药?”他怎么看都不像这样的人。

    一听她这话,白煜显得有些恼怒,回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我当然不会那么好心的帮你去采药!我是想趁机加点让你更肿的药下去,让你的脚废了最好!”该死的!难得他好心的想帮她,她竟然还怀疑他!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子情怪异的看着他,她怎么感觉这人有点恼怒成羞的感觉?全当没听见他那话似的,对他说:“那你就去找消山草,这附近应该就有,不用走远。”说着,见他还站在面前,便不解的看着他:“还有事?”

    白煜心下怒火一烧,瞪了她一眼口气不善的说:“你不跟我说那消山草长什么样我怎么找?”真当他是她不成?随便说个名字叫他拔一把杂草回来?

    “叶缺,骨圆的就是。”她淡淡的说着,没把他的怒火放眼里。

    闻言,白煜这才转身大步的往林中走去,谁知走了几步,脚下一顿,眼中闪过犹豫之色,还是回头冲着那坐在地上的子情喝着:“这一带野兽众多,不想被野兽叼了就给我好好的在这里等着!”说着这才大步的往林中走去。

    无端的被喝,子情怔了怔,今天这人是哪里不正常了?

    看了看自己一片红肿的脚,不由皱了下眉头,从怀里掏出好几个药瓶看了看,却没有的到合适的药来用,不由又把那些药瓶又放了回去,目光朝周围看去,静静的打量着。

    这里是一重门的后山树林,平时较少人来,因为这林中树木杂草居多,常有野兽出没,而她因为采药,不止一次来过这里,所以对这里还算熟悉,想要从这里回到一重门,想必得走上一柱半香的时间,今天也不知那白煜脑袋哪里进了水,竟然跑这里来。

    “沙沙……”

    突然间,周围的杂草传来沙沙的声音,像是被风吹动而发出的声音,又像是有什么在靠近。听到这声音,坐在地上的子情抬眸朝周围看去,平静的清眸中光芒一闪,伸手把被白煜脱下的鞋子套了回去,手一运气往地面上一拍,身体腾空而起,跃上了其中的一棵大树上。

    坐在树上,她的双脚垂荡在半空,坐在高处往下看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只见,在不远处,几只灰狼在茂盛的杂草丛中穿梭着,似乎在捕猎着一只野山鸡,饶是那只山鸡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几只灰狼的围攻,三两下的便被扑到,再一扯,细微的叫声传出,鸡毛顿飞血腥味也随着在杂草丛中散一……

    她的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没看到白煜的身影,见他已经去了那么久了,还没有回来,想必是已经离开了。想到这,她唇角一勾,暗自嘲笑一番,为先前心底生出的复杂感到可笑。她废了他的一只手,他想杀她都来不及,又怎么会真心的帮她去寻药呢!

    正想着,便准备施展轻功回去时,却听见林中传来一声猛虎的怒吼声,似乎被什么激怒了一般,那声怒吼中带着嗜血的气息,凶残无比,让她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就算这林中有野兽出没,但猛虎却是很少出现,怎么会在这里听到虎啸的声音?

    “吼!”

    又一声怒吼声传来,她目光中带着深思,听这声音,好像这猛虎不止一只?心下思忖着,便往那发出怒吼声的林中看去,后知生觉的想起,那个方向好像是刚才白煜走去的方向。

    微微皱着的眉头不由加深了几分,心里的一个念头在浮现着,不会是那个白煜被猛虎围攻吧?不对!他应该已经离开了,怎么可能会还在这里呢?应该不是他!可不是他又会是谁?如果真的是他,那他若真的有为她去采药而遇上猛虎袭击,出了什么事可就不是她乐意见到的了。

    想了想,不由轻叹了一声,人情真是这世上最难还的。手扶着两旁的树枝,另一只脚从半空中伸了上来,踩在树枝上,而另一只脚却只能轻轻的踏着,不敢用力,也用不上力,身上玄气一运行,借着那没扭伤的脚便往前面跃去,每到一棵树上停落时,她便用手扶着树枝,以免身形一偏倒了下去。

    渐渐的,顺着那虎啸的声音来到里面,远远的便见三头猛虎正围攻着白煜一人,这三头猛虎似乎受了轻伤,身上被划开着几道剑痕,也不知道是因为血的气味还是被激怒了,那一双双的眼睛中浮现着凶残狠厉的神情,虎爪锋利的亮出,虎牙獠开,模样很是吓人。

    而那被困在中间的白煜,一手持剑,一手垂落在身侧,而他的身上似乎被虎爪爪伤,胸前和背后都有着凌厉的爪痕,鲜血渗出,让他身上那件黑色华服的颜色更加的深沉,当她的目光落在那那塞在怀里还露出一些的草药时,目光不由轻轻一闪,眼中闪过诧异之色。

    她不轻易相信人,这是本能,也是性格所致,所以在他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时,便断定了他已经离开,却没想到他还真的有为她去采药。看到此时气喘不停有些狼狈的白煜,她眼中闪过了复杂的神色,若是白煜的另一只手可以动,相信这三头猛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是现在一只手废了,想要同时应付三只猛虎,怕是没那么容易。

    这时,她不禁庆幸着自己有过来看,如果白煜真的因为这样死了,她也许会心里不安。毕竟,他是得罪过她,但是罪不致死。

    轻身跃上前,扶住了树枝停落在树上。正在与三头猛虎激战的白煜感觉有人靠近,便抬头看去,谁知却见竟然是她一副金鸡独立的模样站在树枝上,这一看不由怒火中烧,咆喝一声:“该死的你!没看见这里有三头猛虎啊!你跑过来做什么9不快走!”

    见过笨的,没风过这么笨的!他现在只有一只手,哪里护得了她?如果这猛虎转而攻击她,只怕护着她他根本无法战胜这三头不知被谁激怒了的猛虎!

    “嘶!”

    谁知他这么一个闪神,背后竟然又被一只猛虎的利爪爪伤,身上的衣袍又被划开了几道口子,渗出鲜血的背后一片血肉模糊,他猛的转身,手中的利剑带着一股凌厉之气的劈向其中的一头猛虎,谁知却被那敏捷的身影闪开了,劈了个空。

    “你的幻兽呢?怎么不叫它出来?”见他自己在底下血战着,却不见他的那只双翼金虎出来帮忙,清眸中不禁浮上几分的不解,就算他自己打不过,他的那只猛虎也可以打得过啊!

    白煜退到一棵树前,背后抵着粗大的树干,没好气的说:“你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上回中的毒让双翼金虎此时也无法恢复,我怎么会不知道叫它出来帮忙!”那一回他的毒是解了,但是双翼金虎中的比他多,而且又带着他飞了回来,导致毒气入体,就算是事后药师给它吃了解毒丸,却还无法让它恢复如初。

    “吼!”

    突然间,一声怒吼传来,她所站着的大树也突然的椅了一下,低下往下看,见其中的一头猛虎不知何时已经扑向了她所在的这棵树,锋利的爪子一直在树身上爪着,抓出了一道道深深的爪痕,那双凶残而狠厉的虎睛一直紧盯着头顶上的她看,见到这么疯狂的猛虎,她眼中浮上几分疑惑的看向白煜。

    “是你惹怒了他们?”这些猛虎太反常了,怎么一副像非撕了他们不可的样子?

    “没有!”

    闻言,子情不怎么相信的目光朝他扫去。这里除了他没别人了,不是他会是谁?

    “真的没有!”白煜怒声说着,瞪了她一眼后又说:“我采了药要回去,这三只跟发了疯似的的猛虎就不知从哪里扑出来!”他现在只有一只手可以用,怎么可能会去招惹这三只发疯的猛虎。

    突然间,站在树上的子情瞥见了前面不远处的一抺有些熟悉的身影,目光不由闪了闪,对底下的白煜说:“你上来。”

    “什么?”怀疑自己听错了,白煜不由愕然的问了一声。

    “我叫你上来。”子情瞥了他一眼,目光朝那正往这边而来的人喊着:“子砚,过来!”

    原本正追着几头猛虎的子砚听到这声音,不由怔了怔,朝周围看了看,意外的见到那前面不远处站在树上的子情,心下愕然,她怎么在这里?

    而听到子情的话,白煜才知道有人来了,于是纵身一跃,停落在另一棵树上,见来人是凌峰山的子砚时,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突然围攻着的人跃上了树,三只猛虎像发了疯似的退后,再猛的往前扑去,想要把那站在树上的人给撞下来一口撕了,重重的撞击声传出,让那不远处的子砚迅速的回过神。

    是他在追的那三只猛虎!

    “把它们宰了。”子情站在树上,淡淡的说着,那几乎是以命令般的口气,让另一棵树上的白煜显得有些错愕。

    他怎么她与凌峰山的另外几名弟子是不和的,但是这子砚怎么说也是凌成的大弟子,她就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再往那子砚看去,却见他沉默了一下,没有说什么的亮出了手中的剑,飞身扑向前,见状,更是让他不解,这凌成的大弟子,何时这般听从子情的话了?

    “草药拿来。”子情说着,已经在那树下坐下,对底下那正与三头猛虎奋战的子砚不看一眼,分明就是不管他的死活。

    听到她的话,白煜想到她刚才让他上树的话,再看那现在正在底下奋战三只猛虎的子砚一眼,脚尖一点便朝她掠去,停落在她身旁的树枝上,从怀里掏出先前采到的草药:“是这个吧?”

    “嗯。”她淡淡的应了一声,伸手接过,把草遗在手心中搓碎,这才敷在那红肿的脚上,接着撕下了自己的裙角包扎了一下。

    “怎么样?能走路了吗?”

    子情不由嘴角一抽,抬眸瞥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说:“你以为这是仙药?还是灵丹?这么快就有神效?”修炼天赋那么好,不过看样子,他的脑袋并不怎么样。

    闻言,他索性闭上了嘴,看了底下被几头猛虎围攻身上挂了彩的子砚一眼,问道:“你不打算管他?”

    子情淡淡的看着,神色漠然,看着底下锋利的爪子从他的身上划过,看着他被三头猛虎逼入角落,看着他身上的衣服染上了血迹,这才从树上站起来说:“我要回去了。”

    “你自己走得了?”白煜睨了她一眼,目光停落在她那包扎着的脚上。

    “我怎么说也跟在我师傅身边几年了,你不会以为,我连最简单的轻功也没学会吧?”说着,正打算再单脚的跃回去时,却突然被人搂住。

    “放手!”她看着突然搂着她的白煜,面色微冷。

    白煜只是看了她一眼,便说:“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只是带你回去。”说着,也不等她开口,身上玄气一运行,便搂着她往回而去,一黑一白的两抺身影,瞬间消失在树林之中,只留下那还与三只猛虎血战的子砚在原地血拼着。

    见到他们两人竟然理也不理他的就自顾离开了,子砚愤怒的一吼:“独角兽!出来!把这几只畜生给我困起来!”随着他的怒吼声一落下,身体里一道光芒闪出,一只像牛却不是牛的独角兽蓦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雄壮的体形往那三头猛头一撞,当即把它们撞飞了,同一时间,地面上不知怎么回事的出现一条条的粗大的树杆,三两下的便组成了一个木笼,分别困住了那三头猛虎。

    另一边,被白煜搂着回去的子情紧皱着眉头,他身上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胸口处先前被虎爪抓伤的伤口渗出血迹,因为搂着她,此时沾在她的衣襟之上,让她那原本就已经紧皱着的眉头拧得越加的深。

    “你在前面放我下来就可以,我自己可以回去。”眼见出了树林,她便开口说着。

    白煜只是睨了她一眼,却并没有依言放她下来,而是继续搂着她飞掠而行,见她要挣扎,不由皱了下眉头,不悦的说道:“别动!我身上有伤,再动难保不会把你摔下去。”真是不安全的人,没看见他为了帮她采药已经弄得一身的伤了吗?

    眼见此去的方向是药谷,她淡淡的开口说:“我不用去药谷,要前面放我下来。”她不过就是扭伤,休息几天就可以了,根本不会有什么事。

    “谁说我要带你去药谷?”白煜睨了她一眼,说道:“要不是你靠到我胸口上的伤口了,我早把你丢下了。”

    听到这话,子情朝他胸口处瞥去,见自己的肩膀抵着他那被虎爪抓得皮开肉裂的血肉上,自己的素衣沾上他的鲜血,看起来,反倒像是自己受了伤似的。微微皱了下眉头,便不再言语。

    不多时,两人到了药谷,药谷的药徒们一见到他们两人踏风而行搂着而来,不由怔了怔,这子情和白煜不是一向不和的吗?怎么这回这么亲近了?然,当他们看到子情那沾上鲜血的肩膀时,不由惊呼出声:“快,快请师傅出来,子情受伤了!”

    在他们这里没有人不知道药师对子情的特别,他们的师傅对她都那样的特别,他们这些当徒弟的,自然是不能有一丝的怠慢,一见到她此时衣裙上沾上了血迹,当即惊得迎了上去:“子情子情你怎么会受伤了?伤得重不重?怎么不先止血?你看你的肩膀都染红了一大片了。”

    众弟子手忙脚乱的把她从白煜的怀里扶了出来,紧张的上下打量着她,见她连脚也受伤了,连忙小心的扶着,一边问着:“子情,你怎么会弄成这样了?要不要紧?我们先扶你到那边坐会,师傅马上就出来,你不用担心。”

    见他们一个个紧张的凑了过来,把她这个没有受伤的人围得密不透风的,却把白煜那个浑身是伤的人凉在一边,不由轻轻一笑,说道:“我没有受伤,你们不用紧张。”

    “什么没有受伤?你看看你,这肩膀上的血都把你的衣服染红了。”其中的一名弟子说着,定睛一看:“咦?怎么没有伤口?”

    她笑了笑说:“我只是扭伤了脚,肩膀上的血是他的,不是我的。”说着,指着那被人凉在一边的白煜。

    闻言,众人这才回头看去,见白煜身上挂满了彩,像是被野兽爪的一样,胸前,背后都有着锋利的爪痕,鲜血沾上他的黑衣,虽然看不怎么出,但那被利爪划破的衣襟里面却是一片的血肉模样,当即众人连忙走了过去:“白煜师兄你没事吧?”

    “你们看我这个样子像没事的人吗?”白煜冷着脸,沉着声音问着,冷傲的目光在他们的脸上掠过,最后落在了那坐在一旁的子情身上。

    真不知她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小小的凌峰山弟子,竟然能那么多人另眼相待,就连这药谷的这么多的弟子都似乎待她特别热情,当真是不简单。

    一听到子情受了伤来到药谷,原本正在后面休息的药师套了件外套后便风风火火的赶了出来,一见到她那肩膀处的血,不由惊呼着:“哎哟!子情丫头,你怎么弄得这么一身的血回来了?你伤到哪里了?是白煜那个混小子把你伤成这样的吗?你要不要紧?伤得重不重?快,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我只是扭到脚,没有受伤,受伤的是他。”子情冲着药师笑了笑,示意他看向那边一身挂满了彩的白煜。

    “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你受了伤呢9好还好。”药师拍了拍胸口,轻呼出一口气,像是放下了心来似的。要是她真的受了伤,指不定那老怪还不知道要怎么整他,说他没照顾好他的孙女,现在他一有时间就往老怪那里跑,两人经常试药,炼毒,但通常都是他被那老怪恶整,没办法,比医术医术比不过人家,比毒那就更不用说了,根本跟他那毒老怪没法比。

    瞥了那站在一旁浑身挂彩的白煜一眼,药师挥了挥手,对身后的小六子说:“小六子,你们几个给他止血,再随便找些药给他擦上就好。”说着,对另一名弟子说:“你去把我那瓶珍藏着的跌打药拿过来,我给子情丫头揉揉。”

    听到这话,白煜不由嘴角微抽,放着他这个重伤的给他的几个小徒弟拿去做实验,自己却去给子情揉脚?怪异的目光朝药师看去,见他正笑呵呵的不知与她在说什么,而他也随着被几名药徒扶着走到另一边去止血。

    “子情丫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啧啧,看你这脚,就算是擦了我这上好的跌打酒,没个二三天也走不了路。”药师一边说着,一边解开她绑在脚上的带子,看到那敷着的草药,这才说:“还好有先敷药,要不然这会肿得更厉害。”

    她笑了笑说:“没关系的,只是小问题。”她本来打算回去自己揉些药酒就可以了,谁知却被那白煜带到这里来。想着,目光不由朝那边的白煜看去,见到他那垂落着没有知觉的手,目光轻轻一闪。

    “嘿嘿,子情丫头,你跟他是怎么回事啊?”药师凑上前,好奇的问着。

    子情不明所以的看着他,问:“什么怎么回事?”

    “我是问,你们两个怎么会一个扭到脚一个被受成那样?是去哪里了?做了什么来?”经师笑呵呵的问着,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山主不是说我跟着他一个月吗?今天他跑到一重门的后山去,在那里我不小心扭到了脚,后来又有猛兽出没,就弄成这样了。”她淡淡的说着,一语带过,并不想多提。

    “你这跟在他身边也快一个月了,呵呵,起初子青那小子可是担心你会出什么意外,没想到快一个月过去了,也还好好的活着,呵呵,真不得不说,山主这主意好。”

    闻言,子情沉默着,并不言语。山主的用意她自是明白,而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也知道白煜并不是什么阴险狡诈之人,不过就是个养尊处优,性格自大高傲的男人罢了,这样的人,跟在他的身边快一个月了她才知道,青山不少女弟子喜欢他,而他却板着一脸冷傲的脸来吓跑那些女弟子,难怪在女弟子当中,白逸的名声比他好那么多。

    药师帮她揉了药酒后,这才说:“好了,你那有跌打酒没有?要是没有这瓶就拿回去用。”

    “这瓶你留着吧!我那里有。”她说着,轻轻动了一下,感觉没先前那么痛了,却还是走不了路,使不上力气。

    “子情!子情你怎么受伤了?”

    突然间,白逸那带着焦急的声音传来,只见红色的身影一闪,他就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不由奇怪,她也不过才到药谷没多久,他怎么就知道了?

    “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要不要紧?是谁伤了你的?”说着,焦急的目光一变,带着冰寒而骇人的目光朝那一旁的白煜扫去,阴鸷着一张妖孽般的容颜问:“是不是他让你受伤的?”说着,拳头一拧,骇人的玄气涌动。

    “不是,我没受伤,你不用担心,只是扭伤了脚。”她轻声说着,见他一身阴鸷的气息弥漫着,似乎并不相信,不禁无奈的说:“真的,这衣服上的血不是我的。”

    “呵呵,她没受伤,只是扭伤了脚不碍事的,正好我想找人送她回去,既然你来了,那你就送她回去休息吧!这两天不要让她到处走就没事了。”药师笑呵呵的说着,把手中的跌打药酒塞给白逸说:“呐,这个拿给她用吧!我这里是用不着的。”

    听到这话,子情不由无语,整个青山的弟子有什么事都是往药谷里跑,他那跌打药酒又怎么会说用不着呢?想来是不舍得让给别人用。想到这,唇角笑容轻轻一扬,带着几分的无奈。

    “好,交给我吧!”白逸说着,接过那瓶跌打药酒放入怀里,妖孽般的容颜勾起一抺魅惑的笑意,对她说:“子情,我送你回去。”不等她开口,就拦腰把她抱起。

    整个人突然一阵悬空被他拦腰抱起,她本能的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见到他笑颜逐开阴谋得逞的笑意时,有些微怔。他到底喜欢她什么?只因抱着她,就开心成这样?

    “那就麻烦你送我回去了。”也不知是不是曾经这个怀抱接住了从高处摔下的她,他的怀抱,她倒是不反感,只是男女毕竟有别,这样的亲密,让她有些不自在。

    “嗯,你放心,我一定安全送把你送回去。”白逸扬唇一笑,抱着她慢慢的就往凌峰山走去。

    听着他的话,她不由嘴角一抽,这是在青山里,什么叫一定安全送她回去?一回神,见他一步一步的慢慢走着,不禁有些错愕:“你不用轻功带我回去?”这样慢吞吞的走,要走到什么时候?

    “这会天色正好,我们散步回去,一路还可以看看风景,你要是累的话,就在我怀里小睡一会,到了我就叫醒你。”自抱起她开始,他的唇角就一直愉悦的扬起,这会看到她错愕的神色,唇边的笑意更是加深了。这么好的机会,他当然得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回去,要是换做平时,她哪里肯这样乖乖的让他抱?

    错愕的神色渐渐的褪去,她淡淡的看着他,问道:“你很闲?”

    “不,我很忙,不过再忙的事情跟你一比,就不是事情的。”白逸愉悦的说着,微低下头,魅人的桃花眼带着柔情的看着她,唇角邪里邪气的勾起,问道:“怎么?是不是很感动?是不是开始被我的魅力迷倒了?”说着,还眨了眨眼睛,对着她就来了一记勾人的媚眼。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那张妖孽般的俊脸,突然间,她轻轻一笑,清眸中闪过着一丝的笑意说着:“我突然觉得,你要是穿起女装来,估计就连女人也会逊你三分。”

    半眯着的桃花眼中魅惑的光芒一闪,邪邪的看着她说:“如果你答应长大后嫁给我,我倒不介意为你穿上女装。”

    闻言,她一怔,唇连带着浅浅的笑意:“所谓情爱,我现在不懂,也不想懂。”此时,她想要的,只是强大自己的实力,然后报仇!

    在他们身后的白煜看着子情被白逸抱走,那深邃的目光中浮现着晦暗不明的幽光,薄唇紧抿,拳头不知不觉的紧拧着……

    把白煜的神色尽收眼底的药师,笑呵呵的抚着胡子,闪烁着睿智光芒的眼中浮上了几分的笑意。看来,又一个中了子情丫头的毒了,呵呵……

    抱着子情慢慢往凌峰山走的白逸,真希望这一条路一直就这样走下去,把她抱在怀里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实,只有这样,他才清楚的感觉到她就在他的怀里,她的体温,她的身体的柔软,以及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这一切都让他不舍得放手,但,路还是会走到尽头,就算他再放慢脚步,凌峰山还是到了。

    当他抱着她走向她的屋子时,经过另外几人的屋前,他们打量的目光中,有着好奇,有着疑惑,有着不解,一一随着他们的身影移动而移动。

    子情静静的搂着白逸的脖子,任由他抱着,无视着那些人的目光,然,当眼角瞥见那抺身上挂满了彩出现在她和白逸面前的身影时,眼中轻轻一闪。

    “大师兄!”看到突然出现一身狼狈身上带伤的子砚,那原本站在不远处的几人惊呼一声,快步的跑了过来。

    “你干什么?”白逸不悦的问着,看着面前这个挡住他的路的人。

    子砚皱着眉头看着被白逸抱在怀里的子情,先前是白煜,现在是白逸,她的身边还真的不缺少人。看着她被人如珍宝般的抱在怀里,护着,而他自己为了她的一个命令,一句话,竟然弄得一身的狼狈,一身的血腥。

    “这是你要的东西。”他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递上前。

    子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对白逸说:“走吧!”便不再去看他,仿佛没看见他的那一身伤是的。

    见她不去理会,白逸也不打算理会,于是抱着她继续往前走去。而在身后,另外几人快步的跑到子砚的身边,担忧的问着:“大师兄,你怎么弄成这样了?你身上的伤要不要紧?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子砚说着,转身就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一定是子情让大师兄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了,要不然大师兄怎么会弄得那么狼狈。”子琴愤恨的说着,粉拳紧拧,目光紧盯着那两人离去的方向。

    “我们都是师兄弟,有什么事自然得一起担,找个时间跟大师兄聊一聊,让他以后子情要是有任务给他,就让我们也帮点忙。”子立说着,敛下眼眸思索着。

    “嗯,我同意,让大师兄自己为了二师兄而给子情当十年的护卫,实在是……”子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听到寻个熟悉的声音,几人不由一怔,连忙回头望去,果真见到子源站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

    “二师兄?你怎么出来了?”几人问着,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子源快步的来到他们几人的面前,捉着子杰的手急切的问:“子杰,你告诉我,刚才你们说大师兄为了我而给子情当十年护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到底瞒着他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能告诉他?

    闻言,几人不由相视了一眼。除了二师兄子源之外,他们都知道大师兄为了让她救二师兄而给她当十年的护卫,但是大师兄曾经交待,让他们不准把这事告诉子源,要是告诉他,还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可现在又被他听到了,应该如何是好?

    “你们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子源低沉喝着,刚恢复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沙哑,这么大声一喊忍不住的咳了几声。

    “你们不说我说!”子琴看了他们一眼,对子源说道:“二师兄,大师兄为了让子情出手治好你的伤,以十年自由为交换条件,所以,他要给子情当十年的护卫,现在子情有什么事就叫他去做,刚才大师兄又不知是干什么回来,弄得一身的伤,现在正在屋子里清洗。”

    “子琴!”另外的几人喝着,似有些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难道真的不告诉二师兄吗?十年的时间并不短,就算想瞒也瞒不了多久,倒不如早点说出来。”子琴看了他们几人一眼说着,一点也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原本身体还处于虚弱时斯的子源一听这话,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也跟着晕倒了下去。旁边的几人一见,惊呼一声,连忙扶住了他:“子源!子源!”

    见他晕倒了,子杰带着怒意的声音丰子琴喝了一声:“你看看你,让你别说你非得说,现在把二师兄给激晕了你就开心了是不是!”说着,扶着他便快步的往屋子里走去。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子琴看着他们几人的身影,带着委屈的说着。

    到了子情的屋子,白逸抱着她走了进去,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床上,这才说:“好了,终于把你送到了,我看你今天也累了,休息一下吧!我晚一点再过来看你。”说着,拿出那瓶跌打药酒放在桌面上说:“这是药师给你,等晚一点我再过来帮你擦一擦吧!”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你不用过来了。”她抬眸看着他,轻声说着:“青山和天山要切磋实力,白煜的手又这样,想必你师傅放了不少期望在你的身上,你就在一重门里好好的修炼吧!不用总是来看我。”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