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9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 交换
    “那可不行,现在要是不多抽些时间陪你,以后我想见你一面就没这么容易了。”

    听到这话,子情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白逸轻叹了一声,魅人的桃花眼中带着丝丝柔光,期待的问:“子情,如果我离开了,你还会记得我吗?”她是那样的捉摸不透,一直以来,他对她表明心迹,而她却只当他是朋友,真让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感。

    “你是我的朋友,我当然会记得你。”她轻声说着,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他已经十五岁了,按理说,也应该是在这段时间离开青山了,既然是大家世族的子弟,自然要回去接手家族的事情。

    闻言,心头不由浮上一丝失望。在她的心里,他就只是朋友吗?甩去了心里的那抺失落,他勾唇笑道:“朋友就朋友吧!总好过你不把我当朋友,我前两天接到家里来的信,所以应该再过不久就要离开青山回家里去了,以后可能不能常来看你,不过五年之后的四大名山比试,我一定会来的!”

    “嗯,你已经到了下山的年龄了,实力又在青山中算是姣姣者,自然应该回家族帮忙。”她轻声说着,这几年看着陆续有学子出山,她就知道他们有朝一日也会这样的,只是没想到这一日会来得这么快,说真的,这几年来他真的帮了她很多,她都记在心里,临别之际,确实会有一丝不舍。

    白逸深深的看着她,拉着她的手说:“子情,等我在家族中站稳了脚步,等我有独当一面的势力时,我一定接你去我那里,你可以等我吗?”

    清眸慢慢的抬起,对上了他诚恳而坚定的目光,不禁轻轻一叹:“你何必费心思在我的身上呢!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一直以来,我都只把你当成朋友别无其他,别再为我费心了,好好的做你自己要做的事,我相信以你的实力与智谋,定然能在大陆上扬名的,你先回去吧!我累了,要休息了。”她说着,慢慢的把他的手从自己的手上拿开。

    白逸苦笑:“若真管得住自己的心,我又何尝不想?”带着失落的目光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去。以他的身份,以他的容貌和实力,想要怎么样的女人没有?可偏偏他就着了她魔,为她失了心,那一张素净的小脸,只能算得上清秀,但入了他的眼,却是怎么看怎么美,就算再美的女人又如何?不是她,又怎么能让他倾心?

    看着他落寞的红色身影离去,平静的眼眸中轻轻一闪,无奈的轻叹一声,如果换做在家中,十岁的女孩此时已经可以指婚了,再过几年也可成亲。她虽然年仅十岁,但并不是无知的女孩,她所经历的一切都让她的思绪变得成熟,如果她只是一个天真无忧的女孩,像小时候蹦蹦跳跳的嬉笑着,那么遇到一个对自己这般真心的人,也许她会应了她。

    但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她。天真,无忧,已经不再属于她,她想做的事,只想靠着自己去拿,自己亲手去处理,才能让她心中多年的恨意放下来,才能对得起当年那么多条的性命!

    目光微闪,神色又恢复一惯的平静淡漠,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让她打破这份从心底涌上来的冷漠一般,她可以与他们成为朋友,却不是谁都能走近她的心……

    次日,一早,知道子情扭伤了脚的子青,一大早的便往她那里跑去,手里提着清淡的小粥,来到她的屋门:“子情,子情。”

    “子青,进来吧!门只是轻合着。”里面传来那熟悉的声音,门外的子青一听,当即推一了屋门走了进去,见她已经起床,正坐在桌面。

    “子情,我今天早上才听说你扭伤了脚,怎么样?严重吗?”他快步的走上前,把手里提着的篮子放在桌面上。

    “没事,药师拿的跌打药酒很好效,昨晚白逸还特意过来帮我揉了一下脚,今天起来已经没那么肿了,不过就是还使不上力气。”她轻声说着,清眸看向他提来的篮子,问道:“你给我带什么吃的来?”

    一听她的话,子青连忙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摆放在桌面上:“这是清粥,还有几个小菜,你饿了就快趁热吃。”说着,把粥递到她的面前。

    子情接过,问:“你吃了吗?”

    “我吃了,你吃吧!”子青咧嘴笑说着,坐在桌边看着她。

    “子青,你今年也有十五岁了吧?”她一边吃着粥,一边问着。

    “不是十五,你记错了,是十六了。”子青咧嘴笑说着。

    “一般十五岁一到都会下山,你不下山吗?”她抬眸问着,呆在青山只是学武,并不能让武功得到发挥,只有踏足大陆才能与人一较高下,闯出点名堂来,他身为男子,难道就没想过这一点?

    “下山啊?我有想过,不过我现在不想下山。”他说着,目光微闪,看向了别处。

    “不想下山?为什么?”

    子青回过头来,看着坐在他面前吃着小粥的子情,把想说的话给吞了回去,只是说:“我想等你下山了再下山。”子情在修炼方面的实力一直欠佳,虽然会医术,也会一点小玩意儿的毒药,但是那都不足以自保,所以他想留在青山这里等她下山了自己再下山,这样一来,就算有人欺负她他也可以护着她。

    听到这话,子情一怔,清眸看着面前神色有几分憨厚却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的少年,心头不由一暖。他这是在担心她吧,担心他和白逸都走了她会没人护着,其实,他们都不知道她自己可以保护自己,绝不会让人占半点便宜。

    唇角轻轻的露出了一抺笑意,她看着他,轻声道:“男子大多都是去外面闯荡,争取闯出个名堂来,你就不想?”

    “不想。”他断然的摇头说:“你也知道我就是穷地方出来的,当初进青山也就图学几招防防身,不会随便被人欺负去了,现在的实力虽然不是最好的,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现在我经常在青山里接历练的任务,除了能让自己的实力得升之外,还能有银子收,银子我是用不着的,所以都拿回去给家里用了,我爹娘也说了,不图我大富大贵出人头地,只要我不被欺负,平安的活着就好,所以我很早就打定了主意,等你下山了我再和你一起下山,你也知道你武功不行的,所以我得保护你。”

    “噗哧!”听到这话,子情忍不住的噗哧一笑,眉眼中尽是掩不住的笑意。

    见她突然笑开了,子青愣是没反应过来,也不知自己哪里说错话了,呆呆的看着她,愣愣的问:“子情,你笑什么?我说错话了吗?”说着,不由挠了挠头讪讪的笑着问:“你是不是笑我武功不怎么样好却说出这样的大话来?不过我真的可以保护你的,虽然我的武功比不上白逸和白煜他们,但是我在三重门中的实力也算是很好的,真的。”

    “呵呵……”她轻笑着,心里很是愉悦,那唇边的笑意止不住的往上扬着,轻声说道:“不是,我是听到你这么说,心里很开心,所以才笑的。”都说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他的爹娘能说出那样的话来,想必儿子的平安在他们的眼里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家人,真的让人羡慕。

    “真的?那我们就说定了,以后你下山了,一定要带上我。”子青咧嘴一笑,憨厚的神情让子情忍不住的又轻笑出声。

    “好。”她轻笑着应着,眉宇间尽是笑意。

    吃完了粥后,清眸中光芒轻闪,放下了碗对子青说:“子青,麻烦你去把白煜给我叫来。”

    “啊?白煜?”听到这话,他不由微怔,顿了一下,这才说:“好吧!那你在这里坐会,我去给你叫。”说着把碗筷收拾了,便飞快的往外掠去。

    她一手托着腮,目光平静的看着外面的景色,思绪却是渐渐飘远,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一个声音传来,她才回过了神。

    “你找我?”白煜走了进来,目光中带着一丝古怪的看着她,认识这么久,还没见过她会主动找他的,所以刚才听到子青说起时,还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顺着那声音望去,见他一身黑衣的走了进来,子青则走在他的身后,她坐直了腰,看着他说:“不错,有件事要跟你谈谈。”

    “什么事?”白煜问着,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你的幻兽不是说中了毒还没恢复吗?我可以让它在一天之内就恢复如初。”她淡淡的说着,清眸迎上了他的目光。

    一旁的子青面带诧异的看着她,她怎么会突然想帮他的幻兽解毒了?心下疑惑,目光不由朝白煜看去。

    听到这话,白煜一挑眉,他知道她的医术,既然她能说出口,那就一定是可以做到,只是,她会突然这么好心?于是,便沉声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子情唇角微勾,语气平静而淡漠的说:“条件很简单,我不是还要跟在你身边十来天吗?就用这十来天来换吧!”她不做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帮他的幻兽解毒,而他还她十来天的自由,这很划算。

    白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顿了一下,这才说:“好!”吃了药师的解毒丸他的双翼金虎却还无法恢复如初,药师说,要靠幻兽自身的免疫能力的话,最快也要用一年的时间它才会恢复,如果她若真有办法在一天之内让他的双翼金虎恢复如初,他自然是会答应!

    “把你的幻兽叫出来我看看。”平静而带着漫不经心的语气,像是说着最普通的话一般,一点也不为能否解得了幻兽身上的毒素而感到担心。

    “金虎,出来。”白煜沉声一唤,就见一道光芒从他身上闪出,待光芒逝去,一只收起翅膀的金色老虎神态疲累的趴在白煜的脚下,抬起虎头看了子情一眼,像是很累似的,又垂低下了头。

    子情站了起来,手扶着桌子来到那只双翼金虎的面前,帮它检查了一番,便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一颗丹药让它服下,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可以了。”

    “这样就好了?”白煜有些怔愕,一颗不知名的丹药就可以上他的幻兽恢复原来生龙活虎的样子?

    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便对一旁的子青说:“子青,送客。”说着,便漫不经心的喝着茶水。

    “请。”子青上前一步,示意他可以走了。

    白煜皱了下眉头,看了她一眼,便把双翼金虎唤回了幻兽空间,这才转身大步的往回走去。如果真的到了明天金虎可以恢复原来生龙活虎的样子,那这是最好,要不然自当会再来找她!

    待白煜一走,子青便走上前,在桌边坐下:“子情,你就给他那只幻兽吃了一颗药丸,这样就可以了?”

    她轻点了下头,说道:“嗯,幻兽本身的抵抗力就比人类强,再加上先前药师已经给它解了毒,也就是还有一点毒素还残留在体内罢了,如果没有我给它吃的药婛,它也会恢复,只不过要用的时间久一点而已。”

    “那真是太好了,你不用再跟在他的身边了。”子青欣喜的笑说着,又道:“对了子情,我又接了任务了,打算过两天就出任务去,到时可能有几天不能来你这里。”

    “没事,不过你接任务也要小心一点,虽然说会按照实力来分配任务的高低度,但是也不能大意。”她叮嘱着,让他遇事小心一点。

    “这个我知道,你放心吧!再说了,我也不是第一回接任务了,虽然总是呆在青山,但是对外面的一切我也并不陌生,都接了好多次任务了,不会有事的。”

    “嗯,那就好。”她浅浅的笑着,真心关心着他的安危。想到上回白煜接任务时被毒所伤差点死了,她心中一动,对他说:“子青,你帮我在那边拿一个小瓶子过来。”

    “好。”他应着,起身走到一旁的用树杆做成的小架子面前,拿了一个空瓶子。

    子情接过,便从怀里拿出几个药瓶,找了找,从中拿出一个装着解毒丸的瓶子,倒出了几瓶解毒丸递给他:“这个虽然不是顶级的解毒药丸,但是也许在关键时刻可以救上一命,你带在身上以防万一。”

    “给我?”子青愣愣的看着她。

    “嗯,拿着吧!你总是要接任务,没个药在身上傍身也不行,等我的脚好了,我再给你炼一些剑伤药什么的让你可以带在身上。”她轻声笑说着,把瓶子递到他手里。

    子青接过,心头暖暖的,看着她,咧嘴笑呵呵的说:“子情,你对我真好。”除了家人,就是子情对他最好了。

    “你是我朋友,我当然对你好,再说,我自己会炼药,这些也就是拿来练练手的,算不上什么。”她轻声说着,看着他那副心满意足的神情,不由也笑了起来。

    趁着休息的这几日,她潜心的修炼着凌天心法,这几天,隐隐有着要进级的感觉,却总是差是那么一点,现在的她已经是绿武宗的品阶了,再往上就是青武圣,她知道以她的这个年纪能这么大达到这个级别,凌天心**不可没,这也让她更加的明白,当年为什么那些人要抢她娘亲的凌天心法为己有了!

    身上的绿色玄气隐隐的在变成青色,时而绿时而青,像是一道槛过不去似的,盘膝坐在床上的子情此时额头已经渗出了不少的汗水,身上的衣裙因背上的汗水而沾湿,头顶上袅袅的白烟升起,只见她双手反扣着,周身浓郁的玄气呼呼的涌动着。

    如果此时有人看到,定然会吓了一跳,然,因此时是夜晚,他们不可能会知道,在他们眼中的废物,竟然已经是一名快步入青武圣的强者,要知道,十岁的青武圣强者,那大陆上可没几个,有的人就是修炼了一辈子,也就只能在这绿武宗的品阶中停滞着,无法再往上进阶,像她这样的天赋,被人知道了,那就只能说是天才中的鬼才,百年难是一见。

    她微合着双眼,感觉着体内的玄气似洪水一般的在咆哮着,冲击着她的筋脉,感觉着体内那股雄厚的玄气能量似乎在一发不可收拾的破体而出,当下,她猛的双手一转,将那股势如洪水一般铺天盖地的朝她卷来的玄气能量引导入丹田之处,雄厚的玄气蓦然一冲,只觉脑海里轰的一声,进入了另一个境界,整个人浑身一阵舒爽,体内的血气也渐渐的恢复如初。

    她心中一喜,睁开了眼睛,顿觉眼前一片的清亮,视觉似乎比原先更好了一点,耳边微动,连外面的一些细微的动静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突然间,一道细微的呼吸声传入她的耳中,她微微一皱眉,仔细的聆听着,神外同时外探。

    外面有人!

    她眼中蓦然清冽的寒光一闪,起身下床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清眸在夜色中显得一片的幽深,神秘,带着点点平时少见的凌厉之色,眉宇之间清冷之气迸射而出,目光最后落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

    “出来!”淡淡的声音,比不时多了几分的冷然,目光扫向了那棵大树,想要一窥到底是何在藏身于那里?然,漆黑的夜色成了很好的保护色,她只知道那里有人,却看不见那到底是谁?

    隐藏在树上的追风突然被这么一喝,原本三分的睡意顿时被吓跑,整个人清醒了过来,看着那站在屋门外的身影,心下诧异,她不会是在说他吧?不可能吧!他在她的暗处也将近一个月了,她都没有发现怎么现在会发现了?定睛一看,见她身上隐隐的还弥漫着一股青色的光芒,顿时惊愕与不可思议的神色出现在他的脸上。

    不会吧?她到底是不是人啊?怎么突然间就成了青武尊级别的强者了?他们主子让他守着的这个女孩到底是谁啊?这么变态?这变态的程度都几乎赶上他的主子了!

    见树上没有动静,看来那人是不想出来,子情目光微冷,身上的气息在一瞬间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清冽之气迸射而出,素色的身影快如鬼魅般的一闪,只见白色的影色在漆黑的夜色中掠过,手掌凝聚一股玄气,猛的朝那树上击去。

    眼见她带着凌厉之气的掌风朝他袭来,追风心头一惊,这可是主子让他守护着的人,他可不敢跟她打,再说,就她现在青武尊的实力,他也不是对手啊!当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一个转身就要跑。

    “想走?没那么容易!”子情冷声说着,腾飞在半空中的身影蓦然一转,飞旋而出,手掌带着凌厉之气的袭上那人的身影。

    感觉到背后袭来的寒风,追风不由心头一惊,惊讶于她的速度之快,见跑不了,也只能迅速回手与她在半空中过招,但是却又不敢下手太重,生怕一个不小心伤了她那他就得让主子剥掉层皮了,只想着寻机会可以溜走。

    “砰砰砰……”

    两人都没有用上武器,子情是因为她还没有武器在身,而追风则是不敢使用。只能徒手与她过招,但他身边暗影的本事,此时竟然使不上用处,想溜却溜不走,心下不由干着急着,要是再这样打下去,难保不会被人发现。

    漆黑的夜色成了黑衣人的保护色,只让她看到了他的身影,却看不到他长什么样,只是隐约的觉得那身影有几分的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与他交手,心下不由暗自惊讶,她刚进入青武圣的境界,而这与她交手的人实力应该只到绿武宗,然,他那敏捷变化多端的招式,以及那熟练的身法,让她知道,这人定然是在厮杀中走过来的,因为他每一招都本能的带着腾腾杀气,每一招都是足可取人性命的狠厉招式,却又像害怕伤到她似的,不敢下手,这让她心底很是疑惑,这人,到底是谁?

    心头一动,目光一闪,蓦然手中招式一变手掌凝聚掌风猛的一拍,砰的一声传来,那名黑衣人避之不及被她拍飞了出去,而她顺势而上,伸手擒住了他的衣领便把他猛的往回一摔。

    “砰!嘶!”

    重重的落地声传来,紧接着听见一声倒抽一品气的声音,她飞身而下,来到他的面前,当他的容颜暴露在她的眼前时,眼中不禁闪过错愕之色:“是你!”

    追风从地上起来,有些窘意的看着她,讪讪的伸手一抱拳:“追风见过小姐。”还好没人看见,要是让他的那几个兄弟见到他竟然打不过一个十岁的女孩,那真是把脸丢到老家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子情微皱着眉头,这人不是辰的人吗?她本以为送完那千年人参他应该走了,谁知竟然躲在她的外面?

    “小姐,是这样的,我奉主子的命令,暗中保护你。”他脸色一整,已经不见了先前出现的窘色,沉声说着。

    听到这话,子情目光一冷:“保护我?我还不知你主子竟然这般有心。”美名保护,其实是暗中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而她竟然不知这人就在暗处,若非今晚敲进阶,还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一时间,心头浮上几分怒火,还好她最近没去爷爷那里,要不然岂不是让爷爷的行踪暴露了?

    “呃……”听到她这话,再见她这脸上神情,追风自是知道她定然是生气了,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开口,只能干站着。

    清眸中闪过一丝冷漠的清冽寒光,冷声说道:“回去告诉你主子,若是再让人潜伏在我周围,就别怪我不念与他相识一场的情份!”

    “小姐你别生气,我主子并没有恶意。”追风连忙说着,心下暗自责怪,都是他,要是他小心一点就不会被她发现了,现在好了,回去跟主子如何交待?

    一记清冽的寒光扫去,她并不言语。见状,追风便道:“我这就走,这就走。”说着,闪身跃入漆黑的夜色之色消失不见。

    待他离去,子情朝周围扫了一眼后,眼中的冷意这才渐渐的消失。她与他是有些交情,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派人跟在她的身边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着那在星空中高挂着的一弯皎洁的明月,想着那个卓绝飘逸如天人般的男子,那浑身散发着尊贵气息的男子,他的心思,真让人捉摸不透,更无法理解……

    几日后的暗城中

    “哦?她已经进入青武圣的境界了?”躺在卧榻上的冷绝辰性感的唇勾微微一勾,半眯着的黑瞳幽深如古井,刚毅而俊美的容颜带着男性独有的魅力,一个眼神不经意间的流动,皆带着万千风华,尊贵的气质天然而成,优雅万千。

    修长的手指轻抚着趴在他身上的雪狐,神态悠闲而带着几分的慵懒,与众人平日所见的清冽仿若天外仙人的绝尘气质形成对比,此时的他,那疏离冷漠之气息依然,身边三步之内,皆无一人可以靠近。

    “是。”追风恭敬的应着,垂低着头不敢看他。

    “她还说什么?”辰轻抚着温驯的雪狐,漫不经心的问着。

    听到这话,追风有些头皮发硬,难保主子听到他要说的话后不会生气。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开口说:“小姐说、说主子若是再让人潜伏上她身边,就、就别怪她不念与主子相识一场的情份。”

    抚着雪狐的手微微一顿,继而又恢复刚才的动作:“既然她这么说,那就按她的话做。”

    “是。”见主子没有生气,他不由轻松了一口气。

    “把她最近的事情都跟我说说吧!”辰漫不经心的说着,抬起幽深的眼眸,落在那三步之远的追风身上。

    “最近小姐也没什么事发生,除了前些天跟白煜在林中遇到猛虎袭击扭伤了脚,然后……”追风正说着,就被他的声音打断了。

    辰微不可察的皱起了眉头:“怎么会遇到猛虎?还扭伤了脚?现在好了吗?”

    “因为小姐跟着白煜去后山,一个不留神扭伤了脚,白煜就去为小姐采药,谁知碰上了几只发了疯一样的猛虎,现在只有一只手可以用的白煜敌不过三头发疯的猛虎,被抓得浑身是伤,小姐听到虎啸声便过去看,后来那个子砚来了,小姐就让他去对付三只猛虎,白煜搂着小姐就去了药谷找药师。”

    追风把他所看到的都说出来,可是当他一说完这话时,突然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降了温一般,偷偷的抬起头往前一看,见他主子冷着一张脸,浑身的冷气弥漫而出,似乎很是不悦似的,不由心下暗问,他难道又说错什么了吗?

    目光一闪,想到他收到的另一个消息,便道:“主子,还有一件事就是,小姐帮白煜的幻兽解去了毒,所以剩下的那些日子不用再去跟在他的身边了,还有那个白逸应该在天山与青山的切磋比赛结束后就会离开青山了。”

    听到这话,辰的胸脸色主才渐渐的好转,冷气慢慢的消失无踪,像是刚才那是错觉似的,瞥了追风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是吗?”

    “是的。”他暗自松了一口气,实在是摸不清主子的脾性,然,就在他才松了口气时,再听到主子接下来的话后,身子不由一僵。

    “嗯,你退下吧!再回去狱谷好好的训练。”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

    追风僵硬着恭敬的应了声:“是!”狱谷,主子的所有暗影训练的地方,如同名字一般,那里就是一个人间地狱,一天三百六十五天都在进行着魔鬼般的训练,只有通过考核的人,才能从狱谷里出来,想他两年前就已经考核通过了,现在再让他回去,不就是惩罚他的失职么?暗叹了一声,却不敢有任何怨言,主子的命令,他们是不会违背的,更何况,这一次的事情他确实是失职了,竟然输给了一个十岁的女孩,真是,说出去他都觉得丢人……

    “公子,夫人来了。”那名跟在冷绝辰身边侍候着的美貌少女恭敬的走了进来,轻声就着。也就在她的声音刚落下,一名衣着华贵的美妇人也随着走了进来。

    “绝辰。”美妇人慈爱的唤了一声。

    “娘,你怎么来了?”他从卧榻上坐起来,先前的那名美貌少女已经搬来了一张贵妃椅放在冷绝辰的身边不远处,这才走上前,对那美妇人轻声说:“夫人,您请坐。”

    美妇人在贵妃椅上坐下,慈爱的目光看着他说:“你这次回来,还要再出去吗?”她的儿子,自小便离开她的身边在外学艺,难得有如今这样的实力,却还是在外面的日子居多,让她想要见上一面也难。

    “如今少主已经选出,家族里的事情大部份我也接手,不过我还想在外游历几年,所以应该再过些天就会离开了。”暗城的势力再大,也是他父亲一手创建起来的,他想要的是一个自己创建的势力,一个不输给暗城的势力,所以他会用几年的时间去建立起那样的一个势力。

    “那有没打算什么时候回来?”美妇人问着,眼中带着不舍。

    辰勾唇一笑,幽深的目光看着天空:“该回来的时候,我自然就会回来。”这次他被选为暗城少主,想来冷厉辕心中一定很是愤恨,以他的个性,是不会就此罢休的,往后的麻烦事也一定会一件接一件的发生。

    听到他这话说,美妇人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像想起什么的说:“对了,你爹昨天跟我说要为你寻一门亲事,我刚才过来时,他正跟几位长老在商量着,准备趁这你回来的这个机会把这事给订下来,让你先去女方家下聘。”

    闻言,性感的薄唇微勾,扯出一丝不带笑意的笑意,他神色悠闲的轻抚着怀中的雪狐,不紧不慢的说着:“父亲还真是心急,我这才少上少主,他就急着想要联婚了?”

    “你对这桩亲事不满意?”见到自己儿子的神情,美妇人自是知道一点,只是,身在大家世族,哪里有那么多的自由?城主肯让他到天山学武,现在学有所成又少上暗城的少主,这婚事,还真的只怕与利益少不了关系。

    “娘,我是什么人,您不会不清楚,您觉得我是那种按着别人给我规划好的路走的人吗?”他漫不经心的说着,对她说的话,不感到一丁点的担忧与紧张。从来,只有他自己想做的,若是他不想做的,没人能让他低头,就算那个人是他的父亲也一样!

    闻言,美妇人无奈的说:“娘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你若不当先暗城少主还是一回事,当上了,就得对这暗城有责任,这事你若是不想答应,那就要先去跟你爹说一下,免得到时不知会怎么收场。”

    “嗯,娘放心吧!这事我自有分寸。”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抚着怀里的雪狐,心里却是想着,送她只雪狐她会不会喜欢?想到这个问题,便抬头问着站在一旁的美貌少女:“怜儿,你喜欢雪狐吗?”

    这突然的问话,让那名叫怜儿的少女微怔了一下,看向那只温驯的趴在他怀里的雪狐,浑身雪白如雪,皮毛柔软而顺长,也不知是不是这只雪狐太懒,养了还没一个月,竟然长得那小身子胖乎乎的,煞是可爱,着实的令人见之心头一喜。

    只是,这天山雪狐极具灵性,一般的人入不了它的眼,所以并不是谁喜欢就能拥有的,想到公子的问话,她虽然不解,却还是点了点头恭敬的说着:“喜欢。”

    “哦?喜欢这小东西的什么?”辰感兴趣的问着,他想知道,女孩子是不是都特别喜欢这猩爱的小动物?

    “天山雪狐极具灵性,虽然不像幻兽狐一样具备攻击的实力,但是胜在小模样长得可爱,女子见了,多数会喜欢。”怜儿恭敬的回答着,在公子的院中侍候这么久,她可不会认为公子是想把雪狐送给她,不过,听公子的话,好像是打算准备把这雪狐送给哪个女孩?

    公子一向身边三步之内不与女子靠近,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名女子才能入得了他的眼?还如此费心的让人捉了雪狐准备当礼物般送出去?

    “嗯,有道理。”他点头说着,修长的手指摸过趴在他身上的雪狐那胖乎乎的肚子,这只雪狐比较懒,一有时间就是睡觉,所以在他这里养了还没一个月,就把它的肚子给养出来了,现在抱着,就跟抱只粉嫩嫩的小猪一样,只是比小猪多了一身雪白而美丽的皮毛而已。

    听到他这话,旁边的美妇人眼中闪过一丝好奇,问:“儿子,你不会在外面有了女人了吧?”

    “娘,你想哪里去了?”他有些无奈的说着,抚着趴在身的雪狐,说道:“我在外面得罪人了,正准备拿这只雪狐当礼物送她呢!”子情现在还太小了,他还得再等几年,这只雪狐本来就是他命人捉来给她的,今天听到追风说她生气了,正好可以拿来让她消消气。

    然而,一听到他的话话,美妇人和那怜儿两人不由眼中带着惊愕的看着他,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厉害?竟然能让他送礼赔罪?要知道就连是在这暗城这里,也没见过他向谁低过头。

    想到这,美妇人怔了怔,便说道:“儿子,你得罪了什么人?很厉害的吗?你把人说出来,我去让你爹叫人去给你灭了那些人!”绝美的容貌。温柔的声音,但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心头一惊,这干脆利落的手段如果说她不是暗城的人,还真就没人信了。

    一听她这话,冷绝辰微微一怔,继而轻笑出声:“呵呵,娘,你弄错了,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她,他护她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伤她呢?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