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19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章 下山品剑大会
    看着她儿子那眼中带笑的神色,她不由慈爱的笑说着:“要是真喜欢哪家的小姐,就把她娶回来,省得你一年都往外面跑,不想回家。”

    辰笑了笑,从卧榻上优雅的站起来弹了弹衣袍说:“娘,你先在这里坐会吧!我去跟父亲说一说。”他说着,唇角微勾,迈步往外面走去。

    “怜儿,你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能被我儿子看上?”美妇人好奇的问着那站在一旁的美貌少女,神色若有所思。

    怜儿娇美的容颜上绽开一抺笑意:“夫人,您就不要为公子的事操心了,能让公子看上的,定然不是一般的女子。”

    “呵呵,这也是,不过最近大陆上也没听说过关于他的什么消息啊!若真的有,怎么可能没有什么消息传出?”

    “也许是公子是想保护好那名女子,还不想让人知道。”怜儿轻声说着。

    闻言,美妇人点了点头,一脸赞同的说:“嗯,这倒也是,虽然我们暗城的威名在大陆上很响亮,但也有不少的仇家,若是让人知道绝辰有喜欢的女子,定然会捉着她来对付他。”

    旁边的怜儿听到这话,不由掩着小嘴轻笑着:“夫人又忘了,公子常年不在暗城,除了暗城的城民之外,外面大陆的人都不知道天山老人的关门弟子就是咱们暗城的三公子呀!依怜儿看,公子是想暂时不让人知道那名女子是谁,要不然以名子的威名,定然会为那名女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呵呵,瞧我这脑袋,就是记不住事,不过呀,再过几天绝辰是暗城少主这事就要公布于世了,到那时,想必不用多久大陆上的众人都会知道。”美妇人说着,从贵妃椅上站起来说:“怜儿,你陪我去后花园里走走吧!”

    “是。”怜儿轻声应了一声,便走上前,轻扶着她。

    另一边,议事厅里,暗城城主正与四大长老在为冷绝辰的婚事做打算,正商量着,便见一身紫色锦服的冷绝辰走了进来,当下,暗城城主沉声笑说道:“绝辰,正想让人过去找你呢!来,坐吧!”

    “少主。”四大长老向他行了一礼。

    “几位长老不必多礼。”冷绝辰沉声说着,走上前,便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下,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随性的问:“不知父亲找我有何事呢?”

    “是这样的,如今你已经是暗城少主,我想给你找门亲事,女方已经衙了,就是大陆上二堡之一的其中一堡洛家堡的千金洛菁宁,不过现在她年纪还尚小,我打算让你先去下聘,等过几年再迎娶她进门。”

    待他说完,辰不紧不慢的说:“父亲,我过来找您,也是为的这件事。”

    “哦?你也知道了?呵呵,我已经让人打听清楚了,这洛家堡就这么一位掌上明珠,今年正好十岁,模样娇美灵动,自身的天赋也很不错,年纪轻轻已经是六剑级的黄武师了,虽然与你相差十岁,不过这根本不是问题的,以我们暗城在大陆上的盛名和你的天赋容貌谁都想攀附,只要我们一提出,女方绝对会答应的。”

    “父亲,我要说的正好与您相反,我并不打算娶那洛家堡的千金,而且我的婚事,我希望您可以不要操心。”他沉声说着,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听不出一丝的情绪,让人捉摸不透。

    一听这话,暗城城主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沉声说:“你不想与洛家堡结亲?你可知,以洛家堡在大陆上的势力,与我们结为亲家是最有好处的!”

    闻言,他唇角微微勾起,扯出一抺淡淡的笑意,原本半敛着漫不经心的黑瞳对上了主位上他的目光,说道:“难道父亲认为,我需要靠这样的方法才能让暗城在大陆上的威名更加的响亮?”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浑天而成的尊贵气息,淡淡的说:“还是说,父亲怀疑我的实力?不相信我?”

    听到这话,别说是四大长老,就连暗城城主此时也被他无形中散发出来的王者霸气给摄住了,那浑天而成的威仪,尊贵而不可言比,只是一个眼神,只是一句话,他那眉宇间散发出来的自信,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和威压,都深深的震撼着他们的心灵。

    暗城城主回过神,眼中光芒流动,唇角微微扬起,大笑一声:“哈哈,好!有气魄!既然如此,那我就如你所愿,以后再也不再干涉你的一切,你拥有一发自主的权力!”

    “谢父亲。”他勾唇一笑,幽深的黑瞳中光芒流动,神采摄人……

    另一边,青山之中,一重门内,白煜的院子里,此时,他正一人独自坐在院中独饮,这半个月来有她总跟在自己的身边,竟然让他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她的存在,虽然两人并不常说话,但却让他知道,在他的身边不远处,她总会静静的跟着。他走,她便走,他坐,她便坐,而自她治好了金虎的毒之后,他不再有理由可以让她跟在自己的身边,这一种感觉,单人独处的感觉,又似乎变回了从前。

    凌峰山中,脚已经完全恢复的子情拿起那千年人参便往她爷爷所在的地方飞掠而去。她今天早上已经接到了一个任务,今晚就要出青山去了,在执行任务之前,她还要去给自己找一把剑,所以打算提前出发,自己离开就没人看着屋子,所以这极珍贵的千年人参不能放在茅屋那里,得放到爷爷那里去。

    白色的身影在翠绿的林中几个飞跃,很快的就来到她爷爷所居住的山洞里,见到他不知又是炼制着什么药,连她来了都没发现,不由笑了笑,走上前轻唤一声:“爷爷,你又在研制新的毒药?”

    听到这声音,老者这才抬起头,笑呵呵的说:“子情丫头,你怎么来了?”

    “爷爷,我接了任务今晚要出山,有东西要放你这里。”她来到他的身边坐下,把那放着千年人参的盒子拿出来。

    “这里面是什么?”他抚着胡子问着,鼻子闻了闻,有些怪异的看着她:“老头我怎么闻到一股很浓的参味?你这盒子里放的是人参?什么人参的味道这么浓?”他说着,伸手拿过就打开了盒子。

    “哇!这是千年人参!子情丫头,这可是有钱买不到的好东西,整个大陆好像也就三根千年人参,还都是放在暗城里头,你怎么就弄到手了?”老者笑眯着一双眼问着,一脸宝贝的抱着那盒子。

    “这是辰给我的。”她说着,想到他刚才的话,又问:“爷爷,你说这大陆只有三条千年人参?还都放在暗城里头?”

    “是啊!这千年人参不止大补,还有很高的药用价值,一次只要一两片,那效果就好得没话说了,这么大的一根千年人参,呵呵,得制出多少良药啊?”他已经抱着千年人参乐呵呵的想着,全然没看见旁边的子情一脸疑惑的神色。

    整个大陆也就三根千年人参?而且还都放在暗城里头?这么说,辰是暗城的人?子情心下暗暗思忖着,暗城,那个拥有很大势力的暗城,以辰的天资,以辰那浑天而成的气势,难道会是暗城的公子?

    “丫头,你想什么呢?”老者撞了撞她一下,凑近她的身边笑呵呵的问着:“你真要把这放在这里?不怕被你爷我用完了?”

    闻言,她轻轻一笑,说道:“爷爷,我的东西就是您的,您要用,随便拿去用就好了,还有,呆会我去捉两只山鸡,用千年人参来炖鸡汤,给您补补身子。”

    “呵呵呵,真不愧是爷爷的好孙女,好!呆会就捉两只山鸡来炖汤,呵呵……”老者一听她这贴心的话,笑得一双眼睛都眯成一条线。

    当夜幕渐渐来临之际,子情来到了她师傅的屋子,见屋门开着,她便走了进去:“师傅。”

    “来啦!坐吧!”坐在桌边的凌成示意她坐下。

    她走上前,在桌边坐下。待她坐下后,他这才开口:“这是你第一次接任务,为师按你的实力给你找了个难度不怎么高的,等你慢慢适应之后,再接一些难度高一点的,那样才有利于你的实力提升,还有一点就是,虽然你的实力在同岁之中是姣姣者,但是毕竟没有实战经验,所以万事要小心。”

    “是,子情知道了。”她轻声应着,知道他是在为她的安全着想。

    “你没有兵器,所以最好出去后,设法去名剑山庄取一把宝剑,一把好的剑可以发挥你想像不到的威力,这里有点银子,你拿着在外面可以用,现在外面天已经黑了,你去吧!路上小心一点。”

    “师傅放心,子情会为自己找到一把好剑的。”她轻声说着,接过他的银子从桌边站了起来,向他行了一礼后,这才往外走去。

    看着她纤细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夜幕中,凌成这才站了起来,走到门外,负手看着天上的星辰……

    辞别了她师傅,子情就往山下飞掠而去,凭着绝顶的轻功,白色的身影在黑夜中如鬼魅般的飞掠而过,快得无人察觉。虽然她没出过青山,但毕竟在青山生活了几年,再加上一直在青山四处采药,对这里的路线是自然很是熟悉,再加上有凌天心法的相助,她的轻功比起白煜还要更胜三分。

    虽然是夜晚,但在青山四处走动的人还是不少,要出青山除了用飞行的幻兽之外,还有二条路,一是走正门,二就是从正门那里翻出去,青山的大门高十几米,若无一定的功底,根本无法翻身而出,而她要走的,便是从正门那里翻出去。

    渐渐的接近大门处,那里有不少的弟子在把守着,每个接任务下山的弟子,都不可能会让正门打开让你走的,因为这出青山的大门,也是一个考验,你有飞行幻兽是一回事,若是没有,想要出这青山大门,就要看你的实力够不够格了。

    从两名弟子的身边闪过,快得如同一阵轻风,后知后觉的两人感觉背后似有人影闪过,一回头,却什么也没见到,其中一人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人:“哎,你刚才有没看到有人从我们后面闪过?”

    “我也感觉到好像有人,不过你看,这里没人啊!应该是错觉吧!”另一名弟子说着,朝周围看了看,也没见有什么人在。

    “说得也是,这都这么晚了,谁还会到这里来,我们也走吧x去休息。”说着,就不再理会,大步的迈步往前走。

    无声无息的来到大门处的子情,见那大门处守着四名弟子,周围还有不少的在在巡视着,她看了看那高达十几米的围墙,目光落在那一旁的大树上,清眸中闪过一丝光芒,脚下步伐一移,飞身一跃跃上了那棵大树。

    树叶轻轻的摇动了几下,像被轻风拂过一般,无人察觉。树上的她,看了底下巡视着的弟子一眼,运起体内的玄气气息,蓦然气流拔地而起,白色的身影猛的飞身而上,似一道流星一般的飞跃上那十几米高的围墙消失不见。

    某一处,青山山主抚着胡子在夜色中迎风而立,看着那抺消失的身影,睿智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笑意……

    次日,一处繁华的城镇上,一名身穿白色素衣的女孩安静的走在路上,纤细的身影,看起来应该只有十岁左右,一头及腰如丝绸般顺滑的墨发仅用一根银丝带束着一小束,其余的任由它自然的垂落在身后披散着,十岁左右的年纪,并没有时下女孩的活泼,反而透着一般与年龄不成比例的淡雅。

    她不紧不慢的走着,优雅的身影尊贵如大家世族里的养在深闺中的千金小姐,没有看到她的容颜,只能看到她的出众的背影,然,那路两旁从她身边经过的百姓们,目光却总是随着她的身影而移动着,那眼中,分明就浮现着惊艳的神色。

    “这是哪家的小姐?小小年纪竟然出落得这般美丽,当真是少见!”

    “你们看她那优雅的身姿,定然是宝贵人家的千金,只是出门怎么没带上一两个护卫?长得这么美,要是遇上歹人就不好了。”

    大街上百姓的声音一声声的传来,而那被众人议论的那个人,却是神色淡淡的,像是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一般,静静的走着自己的路,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接了任务出青山的子情。

    此时的她,与身在青山时不同,如今的她,就像换了一张脸似的,完全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那还还没长开的容颜,绝美如精致,仿若上天精雕细琢而成,那巴掌般大小的脸上,有着如弯月般的秀眉,一双平静的眼眸中泛着点点清冷的光芒,平静而幽深,似乎蕴含着外人无法窥透的神秘,精致的瑶鼻下是一张小小的樱唇,那朱红色的樱唇上盈着丝丝水莹的光芒,唇边带着似有若无的淡淡笑意,虽然是一身素净的白衣,她整个人却散发着一股迷人的气息,身在喧哗热闹的大街上,她就尤如一颗闪亮的星星,浑身上下散发着夺人眼球的光芒。

    这一张,才是她本来的容颜,因为身处青山,绝美的容颜会为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她在跟她爷爷学医毒的同时,也学了她爷爷的另一样拿手本领,易容术,整个青山中,除了她爷爷之外,没人知道她是易容的,平时在青山里,她都会好几天一次的取下脸上的易容,让皮肤可以适当的吸收清新空气。

    就在她在大街上走着的时候,两旁的一间酒楼二楼中,一名模样俊俏的小公子一双眼睛骨碌碌的盯着她瞧,那眼中带着几分的好奇,几分的兴奋,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似的,飞快的下了楼,寻着那抺白色的身影而去。

    子情正想着看看这附近哪里有兵器铺,突然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她,心下一动,当作不知道的继续往前走着,见前面的有条小巷便转了一个弯,身影同时一跃消失在墙的另一边,往另一条小巷走去。

    “咦?怎么不见了呀?”在后面跟了半天的小公子诧异的看着那空荡荡的小巷,不见半个人影,不由小声的嘀咕着:“本来还以为是不会武功的,没想到一转眼就不见了,能让我跟丢的人可没几个,不行,我得再去找找,我就不信还找不到她了。”漂亮的眼睛骨碌碌的一转,看了一眼那墙头,也跟着跃了上去。

    难得下山一回,难得遇上个长得那么好看的,怎么也得玩玩再说,只是,这人哪里去了呀?朝周围看了看,也没见半个人影,突然瞥见眼角处几个熟悉的身影,连忙往人家小摊边钻去。

    “公子!公子你在哪里呀?公子……”几个护卫模样的人在大街上的着,见不到他们要找的人,不由干着急着。这下可坏了,要是让他们老爷知道,少不是又要受罚了。

    躲在小摊底下的小公子偷偷的冒出半个头,漂亮的在大眼睛看了看那些渐渐走远的护卫,这才轻松了一口气,从小摊底下钻了出来,飞快的往另一边跑去,心里一直念着:那个漂亮的姐姐呢?那个漂亮的姐姐呢?怎么不见了?小嘴一撅,俊俏的小脸粉嫩粉嫩的,模样煞是可爱。

    一边走着,一边踢着脚,见到大街上有人卖糖葫芦,眼睛一亮,快步的走上前:“老板,给我一串这个。”白皙的小手指着那红通通糊着糖的葫芦,漂亮的眼睛笑眯成一条线,小嘴一笑,露出了两个可爱的虎牙。

    “好勒!来,小公子给。”小贩拿下一串递上前,接过碎银,笑着又吆喝着离开了。

    咬下了一颗,咔嚓的一声外面的那层红糖被咬碎在口中,伴随着那山楂的味道,酸酸甜甜的很是好吃,边走边咬着,一点也不介意别人怪异看着的目光,突然间,眼角瞥见一抺白色的身影,顿时眼前一亮:“哇!漂亮的姐姐在那里!”说着,脚下步伐一移,飞快的往那抺白色的身影掠去。

    “漂亮姐姐!漂亮姐姐等等我!”清脆的声音带着兴奋的在大街上响起,顿时引得众人一回头,朝那抺狂跑着的身影看去,有些摸不着头脑。

    正准备迈进兵器铺的子情听到那声音,不觉的回头顺着那声音看去,只见一抺与她一般大小的身影飞一般的朝她扑来,一身略显宽大的蓝色锦衣着身,腰间别着一把扇子,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模样俊俏,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最是吸引人,标准的一个富家公子哥的模样。

    “漂亮姐姐!”兴奋的叫声传来,手中的糖葫芦被一把丢到了身后,双手大张就要扑上前去抱住她。

    看到那架势,子情微怔,目光轻轻一闪,脚下步伐一移便避开了。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扑了个空的人。他是谁?怎么一见面就扑上来?看他的衣着打扮以及模样,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小公子。

    没有预想中扑倒她,小公子不由撅起了嘴,漂亮的眼睛带着一丝水雾的看着她:“姐姐,你干嘛避开我!你不知道我找找了你几条街了,差点就让人给捉回去了!”

    “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也不是你姐姐。”看着面前这个小公子,约莫与她一般大小,不过却比她矮上半个头。

    “嘿嘿,我没认错啊!漂亮的我都管她叫姐姐。”笑嘻嘻的说着,伸手就要去挽住她。

    听着那莫名其妙的话语,子情微微一皱眉,冷下脸来说:“我不认识你,别跟着我。”说着,便转身走进兵器铺里。

    兵器铺的老板一见有客上门,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这位小姐,您要找点什么兵器?我们店里什么兵器都有,上等的,中等的,什么价位的都有,您可以进来看看有没合适的。”说着,热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想看看你们的剑。”子情淡淡的说着,目光在兵器铺上一扫,突然见身边多了个人影,不由轻拧起眉头:“我跟着我做什么?”这个人打哪里来的?怎么就赖上她了?

    “姐姐,你想找剑?”小公子凑上前,看了看周围继而小声的说:“我告诉你,这里的兵器都是些没用的二货,真正的,那就只有名剑山庄里的兵器,十八般兵器样样都有,随便一样就是价值千金的,你若要找兵器,当然得去那里找,这里是找不到好东西的。”

    原本正领着子情去看兵器的老板一听,顿时不满的叫了起来:“哎哎哎,你这小公子怎么说话的?怎么我店里的兵器就不是好东西了?你可要知道,我这店里什么兵器都有,最好的上千两银子的都有,虽然比不上名剑山庄的,但是在这一带我们兵器铺也是很有名的,你年纪小小的,不知道就别乱说话。”

    “你说本公子乱说话?”一听这话,小公子不满了,双手叉着腰,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说:“那好,咱就来比一比如何?”

    “比?比什么?”老板不明所以的看着那长得俊俏的小公子。

    “当然是比兵器呀!你把你这店里最好的兵器拿出来跟我的比一下,看看谁的好怎么样?记住了哟,要拿最好的兵器出来比,要不然说不定两把兵器一碰,毁的就是你的兵器了。”小公子微抬着下巴,一脸挑衅的看着他。

    “你说我店里的兵器一碰就坏?真是大话,我这可是老字号了,店里的兵器都是精炼出来的,不过我不跟你比,毕竟你们是客人,再说,你年纪也小,要是让人知道了,还说我欺负人,这对我们店里的声誉可不好,两位,你们要是想买兵器呢!就往里面看看,我给你们介绍介绍,要是不买,看看也行,我们兵器铺里的兵器,把把都是锋利无比,削铁如泥的。”

    那老板说着,拿起一旁的一把长剑,就说:“您们看,这剑一开销寒光摄眼,锋利无比,一看就知是把上好的宝剑,小姐,你看这把如何?这把剑适合女子佩带,我看小姐用这把很合适,你要不看看?”

    子情只是瞥了一眼,便淡淡的移开了目光,落在店里的别处,寻找着看看有没能入她眼的兵器。一旁的小公子见状,笑嘻嘻的开口说:“就你这剑,只要我的兵器一碰,它就得断掉,你信不信?”

    又见他在打击着他的兵器,本来不想搭理他的老板一见他那笑嘻嘻的自信笑脸,突然觉得很是碍眼,便说:“既然这样,那小公子的兵器是什么样的?拿出来瞧瞧如何?”

    “想看本公子的兵器?”小公子眼角一挑的瞥了他一眼,目光一转,笑嘻嘻的说:“老板,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赌?怎么样?赌什么?”老板一听,似乎来了兴致一般。

    一旁的子情见状,瞥了他们两人一眼便往里面走去,看看别的兵器。看那老板的样子,一听到赌字就像活了过来似的,估计是个赌鬼,至于那小公子,鬼灵精怪的,那老板碰上他估计得吃亏。

    “要是我的兵器碰了你手上这把剑一下你的剑完好无损,那我就算输你五百两银子,如果你的兵器被我的兵器碰一下就坏了,那你得输我五百两银子,怎么样?”算计的光芒在那漂亮的大眼睛中一闪而过。

    “这……五百两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老板有些犹豫了,感觉赌得有点大,他平时跟别人玩也就玩个输赢几十两,这五百两……

    “怎么?不敢了?我就说嘛!你这店里的兵器都是没用的。”小公子说着,冲着在里面看兵器的子情喊着:“姐姐,我带你去别处买吧,这里的兵器都是没用的,你看这老板都对自己的兵器没信心。”

    听到这话,子情唇角微勾,激战法,看来,那老板想不吃亏都难了。目光落在一处架子上,拿下了上面的一把剑在手时打量着,而身后,果然就听见那老板传来的声音。

    “什么、什么没信心了?我这里的兵器都是好兵器!不仅锋利无比,还不容易断裂c!既然你想赌,那我就陪你赌一把,不过你得拿出五百两我看看你到底有没这个钱。”

    “五百两,小意思。”小公子笑嘻嘻的说着,伸手往怀里一掏,一套银票便在那老板的面前晃了晃:“怎么样?这里不止五百两吗?”

    看到那叠银票,老板的眼睛都亮了:“好!来吧!”说着拔出手中的剑。

    小公子一见,笑嘻嘻的从腰间取出软剑一挑,把他的剑挑上半空,同时手中的剑脱手而出,撞了上去。

    “铿锵!”

    只听铿锵的一声传出,剑刃断裂的声音传来,哐的一声掉落在地面上,而小公子的软剑,在一瞬间则回到了小公子的手中:“怎么样?是不堪一击吧?”得意的声音传出,看着面前怔愣的老板,笑得好不开心。

    “我、我、我的剑……”那老板怔怔的看着断成两截的剑,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

    “别你的剑了,拿来,五百两。”小手一伸,一副讨债的模样。

    “这、这、这、我、我、我……”

    “别这这那那的了,愿赌服输,老板,你不会输不起吧?”小公子说着,目光一眯,一脸危险的看着他。

    没看到入眼的,子情暗叹了一声,便转身往外走去。一般的兵器铺的兵器,自然是比不上名剑山庄的兵器了,那小公子的软剑一击就把那把剑击成两截,看来应该是出于名剑山庄,难道,真的要去名剑山庄找剑?从这里去名剑山庄,似乎要一天的时间。

    见子情走了,小公子把那老板一推,也跟着跑了出去:“姐姐,等等我呀!”

    那老板见两人走了,不由轻呼出一口气,还好,只是毁了一把剑,他的五百两还在……

    “姐姐,你要去哪啊?”蓝色的身影窜上前,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她。

    “你跟着我做什么?”子情问着,淡漠的目光落在面前的人身上。要不是见他一开始就没恶意,她也不会总这样任由他跟着,在她看来,他应该是哪个富贵人家里比较好动的小公子罢了。目光在他身上一扫,心下暗忖,黄武师的品阶,实力还算不错。

    “我无聊啊!呆在家里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就出来玩玩,没想到就遇到你了,嘿嘿,我喜欢长得好看的人,所以一看到你我就特有好感,姐姐,反正你也是一个人,你就让我跟着你吧!咱们两人还能说说话,你说是不是?”

    听到这话,子情目光轻闪,这人还真是有什么说什么,就冲着她长得好看就要跟着她?这是什么怪理论?

    见她没有说话,小公子又道:“对了姐姐,你要找兵器的话,可以上名剑上庄找呀!我知道再过两天名剑山庄有一个品剑大会,到时会有很多人到名剑山庄那里去,我听我爹说,名剑山庄的庄主还邀请了另外两大山庄的庄主去参加了,所以到时一定会很热闹,姐姐,到时我也会去喔,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然,听着他的话的子情在听到另外两大山庄的庄主也会去时,心头顿时涌上一股激动,这么说,她爹爹也会去吗?她已经五年没见过她爹爹了,如果去名剑山庄,那不就有可能可以见到她爹爹吗?想到这个,脸色神色虽然平静,但是那双敛下的眼眸中却是涌上了激动的光芒,心头浮上了一股期待,名剑山庄品剑大会……

    “啊!快!公子在那里!”

    突然间,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原本站在子情身边的小公子一听,顿时一个激灵,拉着身边的子情就跑:“姐姐快!他们追来了,快跑!”

    正要想着事情的子情被他运用玄气一拉,身体顿时随着他一起飞掠而去,在他算不错的轻功之下,两人一眨眼的时间就消失在那肖卫的眼前,只留下那空气中的带着兴奋笑意的声音传来:“回去告诉我爹爹,不用找我……”

    两人来到郊外,小公子才放开了拉着子情的手,兴奋的笑说着:“哈哈,太好了,这回他们找不到我了。”

    “你是女的?”子情怪异的看着她,若不是刚才握到她的手脉,她还不知道这个一身男装打扮模样俊俏的小公子竟然是个女儿身。

    “咦?我哪里露馅了吗?”她一听,顿时低下头朝自己浑身上下看了看,又伸手摸了摸胸前:“束胸没掉啊!姐姐,你怎么看出来的?我每次出门都是扮男装,可从没人看出来。”

    见她自然而随心的举动,子情微怔,她打小身边就没交好的女孩子,子琴和子纱两人一个娇艳一个娇美,虽然都在青山长大,但是却没见过她们有像面前的这个女孩这般的随性,当着她的面,这样的在她自己的身上乱摸一通,这样也行?她还从来都不知道,女孩子也能像她这样的率真。

    没有回答她的话,子情朝周围看了看,淡淡的说:“你这样走了,不怕你家人担心?”刚才那些追着她们的,应该是她的护卫吧!她的实力并不弱,竟然能配着护卫,看来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掌上明珠。

    “姐姐,我是天山的弟子,一般都不会在家的,不过是因为知道名剑山庄会开品剑大会,所以就特意下山出来看看,再说,我有自保的能力,只是我爹爹和大哥他们总是把我当孝般看待,生怕我出事才让那肖卫跟着我,你都不知道,那些人像跟屁虫似的,讨厌死了。”她说着,皱了皱眉头。

    子情一听,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你刚才说名剑山庄的品剑大会在两日后开始,既然如此,我们一起吧!”

    “真的?太好了,那我们去雇辆马车,然后去名剑山庄!”说着,开心的笑了起来。

    “嗯。”她淡淡的应着,看着她的笑脸,心情似乎被她那纯真感染了一般,唇角也微微扬起一丝浅浅的笑意。

    两日后下午

    今日正是品剑大会,因为这品剑大会是在晚上举行的,所以在下午时分,众人便已经开始入内,天色还没暗下来,名剑山庄里就已经是满庄来自各地的贵客,当天色渐渐的暗下来时,庄里点上了灯,上百把宝剑从密室中取出,像展览品一样的摆放在庄里前院的正中间,中间放着十几颗夜明珠,把那一把把的名剑照得通亮,五色的宝石在夜明珠散发出来的光芒之下闪烁着摄人的光辉,周围有着无数的护卫着,暗处还有着众多实力一流的暗影,这些人,皆只为了保护着这名剑山庄的名剑,因为这里的每一把能被列放名剑榜的名剑,每一把都似给过鬼斧神刀精雕细刻而成,剑销上,镶嵌着各色的名贵宝石,每一把都是价值连城的宝剑,名剑山庄炼制的宝剑,全都是独一无二的,被列入名剑榜的,更都是销铁如泥的宝剑。

    名剑山庄的名剑,说是说品剑大会,但是真正好的宝剑,却是有灵性会识主的,名剑山庄,以其中的十把绝世名剑而闻名,但这十把名剑放着已经很多年了,也很少有人能从这里不花一分钱的取走名剑,套句名剑山庄庄主的话,他名剑山庄的名剑,都是有灵性的,是会自己选择主人的,如果不能得到宝剑的认可,就算花再多的钱买回去,也是拔不出剑来的。

    这次的品剑大会,众人除了来观看名剑山庄的十把名剑之外,还有的就是在那一些上等的宝剑中寻找着合适自己的宝剑,也有的想一试那令名剑山庄闻名的十把名剑,看看能否好运气的从中取得一把绝世好剑。要知道,在名剑山庄这里,上等的好剑一把也要花上千金购买,而那十把名剑,则是不卖的,众人都知道,名剑山庄的庄主曾说过,那十把名剑只要谁能拔得出剑,那么就可以把那把剑拿走。

    热闹的前院坐满了各地专程赶来的人,其中有受邀请的另外二庄庄主,还有二堡堡主,以及各门各派的人,众人齐聚一堂,为的便是观看名剑山庄的名剑,看看这次的品剑大会,有没人能从中取走名剑。

    “姐姐?姐姐?”原本跟子情在一起的女孩张探着脑袋瓜子四处张望着,寻找着那抺白色的身影,原本跟着她一起来到名剑山庄外面的,谁知人一多,两人就这么一挤被挤开了。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