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0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一章 龙啸凤吟
    其实她不知道,这是子情故意的。与她一同到来是因为同路,现在既然到了名剑山庄,而她又有自己的事要做,自然不能再跟她呆在一起,此在天色渐渐暗下来时,她已经悄然无声的潜入了名剑山庄之中,停落在某一棵大树之上,一双清幽的眼眸往那喧哗的众人中寻找着那熟悉的身影。

    蓦然,那一直在她脑海里出现过千百回的人影跃入眼底,平静的清眸中刹间涌上了一丝激动与欣喜。爹爹!她无声的在心里唤着,多想上前扑入他的怀中,诉说着这几年的一切,看着那已不如当年般精神抖擞神采摄人的爹爹,心头泛过了一层辛酸。这些年,爹爹过得也不好吧?

    名剑山庄的庄主走了出来,与众人抱拳笑语着,招呼着众人坐好后,这才走到了那摆放着名剑的中间,伸手一个示意,原本喧哗的场地顿时静了下来。

    “各位,承蒙各位看得起,特地从各地赶来参加我名剑山庄的品剑大会,我白某不胜感激,今晚的品剑大会,除了十把名剑之外,还有我名剑山庄特意为这品剑大会打造出来的百把宝剑和各式兵器,各位可以依自己使惯的兵器而选择,与往年一样,价高者得。”带着玄气的声音传遍每一个角落,清楚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底下的人有的等得不耐烦了,便高声喊着:“庄主,快开始吧!我们都等久了!”

    “呵呵,好。”名剑山庄的庄主白一桥笑着一拂手,一名模样美艳的红衣女子便走上前,来到那百把名剑的前面,而他自己则大步的走到墨成轩的身边坐下,与旁边的二大堡主和庄主们抱拳一笑。

    “几位远道而来,请务必在山庄中休息几天,也好让白某尽尽地主之宜,与答谢几位的赏脸。”白一桥笑说着。

    “白兄客气了,我们也想来看看名剑山庄新打造出来的宝剑,能一赌这等剑容,也是大开眼界。”墨成轩沉声笑说着,时间在他的脸上似乎没留下了任何的痕迹,依旧是那样的正直威严的神情,只是比起几年前的他,眼底的深处多了一抺抺不去的忧伤。

    坐在一旁的洛家堡堡主笑呵呵的说:“呵呵,是啊!名剑山庄的兵器果然是大陆第一,看看这今晚特意从各处赶来的豪杰就知道了,名剑山庄的盛名,已经是大陆皆知,就连我家的那个丫头也说,兵器一定要名剑山庄的,别的就是送给她都不要。”

    闻言,白一桥笑说:“洛兄家里只有一位千金,又拜在天山门下,记得小时候与洛兄来庄里时,还甜甜的唤着我白叔叔,那小丫头长得甜美可爱,我见了都喜欢,改天让她到庄里来挑选一把合心意的,就算是我这叔叔送给她的礼物。”

    洛堡主笑道:“呵呵,洛某谢过白兄的好意的,白兄忘记了?三年前我曾在你这买了一把上好的软剑,那软剑就是给那小丫头的,宝贝得很,从来都不离身,这回听说名剑山庄的品剑大会,特意从天山下来,本来让她与我一道来的,谁知半路不知跑哪里去玩了,那丫头,玩心太重了。”

    说着,洛堡主又笑呵呵的说:“我知道白兄的儿子也在天山学艺,哪天让这两人认识认识如何?”

    “这个自然,小儿今日也回来了,呆会我让他出来拜见几位。”白一桥笑说着。

    一旁的雷家主听到他们的话,不由摇了摇头,大嗓门的一笑:“好了,你们两个,今晚是品剑大会,弄得像是在拉儿女亲家似的。”

    此话一出,几人一怔,继而哈哈一笑,便打住了这个话题,把精神放在那上面的剑台上。

    坐在旁边的墨成轩看着台上的各式兵器,又想着刚才洛堡主和白庄主两人的对话,神色有行然,如果他的墨墨在这里不知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兵器呢?那夜来送信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墨墨跟着他有没学武呢?已经五年了,她过得还好吗?会有多高了呢?

    台上,各式精心打造出来的兵器在众人的叫价声中,一件件的交到新主人的手里,得到合心意的武器,众人心头欣喜,而名剑山庄把兵器高价卖出,有钱赚入,自然也是欣喜,看着台上的兵器陆续的被人以高价买走,渐渐的,叫价的声音少了,也在这时,那名站在兵器前面的红衣美艳女子再次的开口了。

    “各位,接下来,就是十把名剑的介绍。”轻柔的声音带着丝丝魅惑之意,妖媚的目光扫过底下的众人,最后走上前,把那盖在十大名剑上的红色丝绸给掀了下来,顿时,十把形态各异的名剑顿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哗!这十把名剑真当不是一般的剑可以相比的,先前的宝剑与这一比,差别就是天和地!”底下的众人惊讶的呼声传出,一双双带着惊奇的目光紧盯着那台上的十把名剑,这十把名剑,人人都想要,却不是谁都可以得到,就算你看中了,你拿不走,也相当于没用。

    “那当然,要不然怎么称之为名剑山庄的名剑呢!剑是好剑,可有几个人能拿走?”

    “也许今晚有人能拿走其中一把也说不定,毕竟今晚可是来了很多以往不曾到来过的人。”

    “各位,这就是名剑山庄的十把名剑,接下来,由我红扇为大家介绍一下这十把名剑的名称。”红衣女子说着,来到第一把剑的面前:“这是一把男子用的佩剑,名为斩月,剑身以玄铁打造,削铁如泥,锋利无比,剑销外以三颗蓝宝石装饰,又细雕刻有精美的花纹,自这斩月打造完成之后,剑一入销,就再也没人能拔出。”

    “第二把,圆月弯刀,为女子所用,刀身如弯月,同样取自于玄铁打造,刀销精美,以黄宝石点缀,自打造完成之后,也一直未有人能拔出。”

    台上的红扇,一把接着一把的介绍着,十把名剑,分别以不同的名字命名,底下的众人感兴趣的听着,目光灼热的少在那十把名剑之上。

    而站地树枝上的子情,已经平复下心头的激动的她,目光也是落在那台上的剑上面,然,却并非盯着那十把名剑,而是看着那十把名剑的中间,放着的那把没有剑销的软剑。

    那是一把女子用的软剑,剑身不知是用什么打造而成,只见一片雪白,因为距离太远,她只看得到那锋利的剑身上似乎还雕刻着什么一样,却没能看清,那把软剑虽然没有精美的剑销,但那剑身上散发出为的丝丝摄人的剑气,冰寒渗骨,在那旁边的夜明珠照耀之下,剑身上泛动着一股雪亮的莹光,只是一眼,她就看上了这把剑,只是,听完那红衣女子介绍完十把名剑,却并未见她介绍那一把,心下疑惑。

    怎么不介绍那一把?

    “红扇姑娘,那上面放的那一把又是什么剑?怎么没有剑销的?”底下的人似乎也好奇着,不由问出了声。

    那红衣女子看了白一桥一眼,见他点了点头,这才说:“这把剑,名为凤吟剑,与龙啸剑是一对的,也是我们名剑山庄里唯一的成对的名剑,凤吟剑与龙啸剑取自千年玄冰铁打造,乃是上任庄主那时打造出来的,两把剑皆没有剑销,剑身寒气逼人,拥有强大的冰寒之气,若没有雄厚的玄气能量,轻易触碰皆会被剑身之寒气所伤。”

    听到她的话,底下众人皆暗暗惊讶,千年玄冰铁,那可是上古神铁,以前曾听说有这么一块千年玄冰铁,但是却没人知道下落,原来是被打造成了一对龙凤剑!千年玄冰,可不是一般的玄铁可以相比的,没想到那把没有剑销的软剑竟然这么大有来头。

    见只有一把,有人问道:“那怎么这会只有一把?那把龙啸剑呢?”

    “龙啸剑已于多年前被人取走。”原本坐在几位庄主中间的白一桥走上前说着,面对众人,说道:“各位,接下来,若是对这十大名剑有兴趣的,都可上来一试,只要能拔出其中一把,那么名剑就归你们了。”

    “庄主,那凤吟剑呢?”

    “凤吟剑没有剑销,不过,先前红扇都已经说过了,凤吟剑剑身寒剑副人,可不是谁都能拿得起的,还有一点就是,凤吟剑是属于女子的软剑,龙啸剑的剑身雕刻着的是一条翱翔天际的飞龙,而凤吟剑雕刻着的则是一只栩栩如生展翅飞翔的凤凰,如果你们有兴趣,也可以试一试,不过话我白某要说在前头,如果被凤吟剑所伤,那我名剑山庄皆一律不负责。”

    “好!既然如此,那我先来试上一试!”其中的一名汉子大声的说着,同时从人群中站了起来,大步走上前,来到那名为红扇的红衣女子面前,红衣女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自己便退至一旁。

    那名汉子先是看了那凤吟剑一眼,就把目光落在十大名剑之上。那凤吟剑虽好,但却是女子的佩剑,他要了也没用,还是试试这十把剑名当中可有能拔出剑销的,再往前走了一步,看着那泛动着宝石光芒的名贵宝剑,他眼睛不由闪过一丝亮光,单这剑销上的宝石都已经价值连城,这剑就更不用说了!这会只要拔得开便是自己的,怎么说也得每把都试上一试。

    把手伸向第一把剑斩月,本想着轻轻松松就可拿起,谁知竟然重如千斤,他暗暗运用玄气,谁知却被反震回去,整个人连退三步之远,手心更是一麻,伸手看,手心之处竟然被那反震回来的玄气划伤了,鲜血渗出,带着丝丝剌疼。

    心下大惊,目光看向另外十把,却不敢轻易上前。十大名剑,果真是非凡!

    周围众人见状,参加过的人并不奇怪,没参加过的人心下震惊万分,这十大名剑竟然也会反伤人?如此一来,那想要上前试剑,不就得做好被伤的可能?

    一时间,因为见到那台大汉呆滞在台上,周围的人低声窃语着,却不再有人敢轻易上前。名剑顾然是吸引人,但是生命更是重要,若是一个不小心被反伤得严重,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各位,有谁还想上来一试的?”白一桥笑问着,目光在底下的众人身上掠过。

    “我来!”这时,一名身着锦衣的男子走上前,来到那白一桥的面前说:“本公子倒想试上一试。”

    “呵呵,公子请。”白一桥笑说着,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锦衣公子走上前,目光在那十把名剑上面一一掠过,最后落在其中一把上面,手下运足了一股玄气,伸出手探向那把剑,在众人屏佐吸的目光中,只见他竟然轻易的就把那把剑拿了起来,然,当他的手打算拔出剑销时,却是怎么拔也拔不出,原本带着几分笑意的脸,也在那一刻僵了起来,试了几下还是无法拔出,不由轻叹了一声,把剑放了回去,无不惋惜的说:“看来我与这些名剑还是无缘。”

    接着,又有好几人上前试剑,实力太弱的反被所伤,也有的连剑都拿不起来,几番下来,见无一人能拿走任何一把,众人渐渐的也没了期待。

    与此同时,在名剑山庄的后院中,此时一身粉色衣裙的洛菁宁正探头探脑的在四处寻找着那抺白色的身影,一边走着一边小声的嘀咕着:“怎么就不见了呢?”

    一名锦衣少年悄然无声的靠近她,在她身后带着好奇的问着:“什么不见了?”

    “我姐姐呀,刚才明明还在的,谁知被人挤开后就不见了,也不知她会不会在这里面迷路了。”她随口应着,突然间才反应了过来,蹦的一声跳了起来,迅速的退后了几步,伸出白皙的手指指着那面带笑容的俊朗少年:“你你你谁啊?怎么这么不懂礼貌!突然出现在人家身后想吓死人啊!”

    “呵呵,我是白云飞,看见你在这里转溜着,便想着过来问问你在找什么,原来你在找你姐姐啊,你姐姐长什么样的?我叫人帮你找如何?”白云飞笑问着,俊朗的外貌加上亲切的笑容,让人一下便放下了戒心。

    “你就是白云飞?名剑山庄的少主?你不是在天山学武的吗?怎么也跑回来了?”

    也?这个字眼让白云飞的目光轻轻闪了一下,笑说:“当然是因为这次的名剑大会了,对了,你叫什么?是哪家的千金?”

    “我叫洛菁宁,洛家堡的,我爹爹就在前面,我绝对不是偷偷跑进来的。”她一边说着,生怕被他误会她是偷跑进来的,而确实,她本来就没跟她爹爹一起来,不过是趁着人多时挤了进来。

    “喔!原来是洛家堡的。”白云飞笑说着,心下却暗忖,据他所知,洛家堡只有一位小姐,那就是洛菁宁,好像也是在天山学武,既然如此,那她口中的姐姐又是什么人?心念一转,便说:“我虽然没见过你,不过曾听我爹说过你好像也是天山的弟子,这么说来,我们还是同门师兄妹呢!而且我与你大哥洛少翔也是好友,在天山未能与你相识,在这里认识也是缘份,既然你在找人,那我带你去前面的品剑大会上看看吧!也许会在那里也说不定。”

    洛菁宁一听,漂亮的大眼睛骨碌碌的一转,点头说道:“原来你是我大哥的朋友啊!也好,反正你这院子我都快转了个遍了,就是没找到我姐姐。”

    两人往前走去,白云飞一边问着:“你一直在说着姐姐,不过我记得,你洛家堡除了你大哥之外,也就只有你了呀,又哪里来的姐姐?”

    一说起这个,洛菁宁不由笑开了,漂亮的眼睛弯成了一条线,笑嘻嘻的说:“我在路上认的,长得可美了,我姐姐可是我长这么大见过最美的。”

    听到这话,白云飞微怔:“你不会是见人家长得美,就硬认成是姐姐的吧?”有这么认姐姐的吗?这洛菁宁长得已经算是少有的美人胚子了,比她还美的女子?会是怎么样的?心下,不由升起一丝好奇。

    “什么硬认的?我可是一路叫下来,她都没反对我叫她姐姐的。”她得意的说着,本来她确实就是见她长得好美就硬赖上她的,不过一路相处下来,虽然感觉有些冷冷的,不过却感觉还是不错的。

    “喔?那你姐姐叫什么?是哪家的小姐?”白云飞一挑眉看着她。

    “啊!”突然间,洛菁宁惊呼了一声,顿住了脚步。

    “怎么了?”见状,白云飞也停下了脚步看着她,心下暗忖,原来少翔的妹妹长得这么可爱,这一张小脸,怎么就能变化那么多的表情?

    “我忘了问我姐姐她叫什么住在哪里了!要是等一下找不到她,那岂不是以后就找不到了?不行不行,我得赶紧去前面看一看。”说着,也不再理会白云飞,脚下步伐一移,飞快的往前而去。

    听到这话,白云飞微怔,继而轻笑出声,同时也跟着运用轻功飞掠而行,快速的跟上她的脚步。

    前面的品剑大会,此时已经渐渐的静了下来,因为有不少的人上台一试,却都无法拿下任何一把名剑,底下的众人议论纷纷,却不再有人上前试剑,白一桥便沉声说道:“不知在座的各位,还有没人想要上台一试?”品剑大会并非每年都有,错过了这一次,那就要等下回了。

    立身于树上的子情见已经没人上前试剑,清幽的目光不由落在那把凤吟剑上面,见底下那么多各门各派的人,目光轻轻闪了闪,运起体内的玄气,脚尖在树枝上轻点,白色的身影在半空中飞落,在那夜色中晃得格外的显眼,尤如小仙女一般的衣袂轻飘,轻身落地。

    突然出现的一小小女孩让众人微怔了一下,见她一身白色素衣,年约十岁,还没长开的容颜却堪称绝色,精致如上天精雕细刻而成,约十岁的年纪突然出现在这样的大场面上,却不见有一丝的怯场,那双清幽淡漠的幽眸,平静如湖泊,莫名的吸引着众人的目光,眉宇之间更是散发出一股浑天而成的自信。

    在场的众人都是大陆有些地位的人,见到有人突然闯入,除了打量之外,便是查看此人的修炼,谁知却无一人能窥透一二,不由各自心下深思着,这女孩是什么人?那身上的气质与她的年龄实在是不相符合,若非她那精致绝美的小脸上还带着一丝稚嫩,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她也就只是一名约莫十岁的女孩。

    “哪里来的臭丫头?竟然连名剑也庄也敢闯!”轻蔑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除了坐在前排有地位的人沉默的打量着她之外,后面的人都在叫嚣着。

    子情缓缓的转过身,清冷的目光扫过底下的众人,漫不经心的说着:“我倒不知道乱吠人的狗身上会是香的。”

    “竟然敢把我们比成狗!臭丫头你是找死!”一名大汉厉声喝着,阴狠的目光紧盯着那站在前面的白衣女孩,身上玄气一动,飞身跃上前,手中的大刀发狠的朝那白衣女孩毫不留情的劈下。

    看到这一幕,周围众人幸灾乐祸的笑着,看好戏般的看着那个白衣女孩,跟敢那大汉较劲,真是没死过!

    瞥了一眼那朝她挥下来的大刀,她淡淡的说着:“谁找死还说不定呢!”声音一落,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只见她飞身迎向那大汉,身影在半空中一转,从大汉的面前闪身到他的身后,手掌凝聚一股雄厚的玄气带着凌厉之势拍向那名大汉的背后。

    “砰!”

    “噗!”

    当她那夹带着凌厉掌风的手掌拍向大汉的背后时,一声重击声传出,只听那大汉闷哼了一声,一个鲜血蓦然喷出,身体也随着从半空中跌落,扑入底下众人当中,惊得底下众人纷纷站起退至一旁!

    “我没看错吧?她、她竟然一掌就把那大汉给击败了?”

    “那女孩到底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怎么看不出她的品阶?”

    而那被一掌击得吐血的汉子,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拿起大刀,准备上前把她劈成几大块时却被白一桥命人拦了下来。

    “白庄主,你什么意思?你想护着那臭丫头!”那大汉怒目瞪向让人拦住他的白一桥,见周围众人那耻笑的目光,不由怒火中烧。

    白一桥呵呵一笑:“这位朋友,你不是这位小姑娘的对手,蓦然上前,只会伤上加伤。”

    听到这话,众人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看向了那白衣女孩,能让白一桥这么说,这女孩,定然不简单!难道他们都看不出她的品阶,看来还真是深藏不露啊!心下暗暗庆幸先前没像那大汉一样去挑衅那名女孩,输了事小,在这么多人面前输了,面子可就不太好看了。

    当她的身影从半空中飘然而落时,当她的脸转向了一排墨成轩所坐的方向,原本坐在前排的墨成轩眼瞳微缩了一下,身体本能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震惊,惊愕与不敢相信的目光出现在他的眼中,那衣袖下的手不知不觉的微微颤抖着,心头如同掀起了狂风巨浪一般,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抺白色的身影,盯着那与他夫人有几分相信的面容。

    墨墨!是他的女儿墨墨!他绝对不会认错的!那张脸,与柔儿有几分的相像,从她刚才脚尖落地时,她那看似无意间朝他看来的目光中,明显有着难掩的激动与欣喜,他不会看错的!一定是他的女儿!一定是他的墨墨!

    周围的人见墨成轩那异样,皆不明所以的看向他,又看了看他一激动的看着的那名白衣女孩,一旁的卧龙山庄庄主带着疑惑的沉声唤了一声:“墨兄,你认识那个女孩?”竟然能一掌打伤那名大汉,可想而知实力定是不弱,小小年纪能有如此修为,当真是让人惊讶。

    认识!怎么会不认识?那是他的女儿!墨成轩在心底说着,但是从墨墨的神色来看,似乎不想让人知道她就是他的女儿。想起五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人的传话,他极力的压下心头的激动:“不,不认识,我只是惊讶于这小姑娘小小年纪,竟然有这么了得的身手,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他的墨墨,几年来应该吃了不少苦吧?刚才的那一身法与凌厉的掌风,在场的人就没几个可以比得上。想到这,心头多年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墨墨她,如今已经有了自保的能力,这样一来,他就不用再担心着她的安危了。

    听到墨成轩的话,众人这才释疑,这名女孩确实身手了得,他们几人一眼就看出了她的非同寻常,能一掌击败一名实力强悍的大汉,可不是一般人就能相比的,也难怪墨成轩会如此惊讶。

    子情听到她爹爹的话,也慢慢的压下心头的激动与见到亲人的欣喜之情,微微的朝他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抺笑意后,这才转向了一旁的白一桥:“庄主,我想试一下贵庄的凤吟剑,可以吗?”

    谁知,白一桥还没开口,那站着的墨成轩倒先开口了:“不行!”

    听到这话,众人又是一愣,怎么这墨庄主今晚这么奇怪了?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墨成轩看了众人一眼,大步的走上前,来到子情的身边说:“你一个小小的女孩,又怎么能拿那凤吟剑呢?那凤吟剑本身就带着极寒之气,一不小心连命都会被夺去。”好不容易看到自己的女儿,他怎么能让她冒这个险!

    闻言,子情心头一暖,唇边的笑意绽放而开,清幽的目光带着外人无法看懂的神色看着面前相见却不能相认的爹爹,轻声说着:“我可以的。”就算是多少年没见,她的爹爹,疼爱她还是一如既往。

    见状,墨成轩不由微微皱了下眉头,最后才说:“那你小心一点。”说着,转身站在一旁,并未回到座位上坐着,是打着如果呆会她若被寒气所伤,他可以在第一时间救下她。

    “咦?我姐姐!我姐姐真的在这里!”洛菁宁看着那站在名剑面前的白色身影,想也不想的就要跑上前去,不想被身后的人拉住了,不由回头怒瞪一眼:“你干什么?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姐姐!”

    “现在不行,你没看见她正要试剑吗?一不小心会害她没命的。”白云飞拉着她说着,目光往那台上的白衣女孩看去,目光中不由闪过一抺惊艳之色,果真是好美的人儿!难怪这洛菁宁一直在念叨着她的姐姐长得很美,若是再过几年,想必更是美得倾国倾城!

    听到他的话,洛菁宁皱了皱小脸,咬了咬唇,这才没有上前,与他一同站在一旁的角落处看着,打算等会再上前去问她,到底她叫什么名字?如果要找她,那应该去哪里才能找到她?

    “呵呵,既然如此,那小姑娘,你请吧!”白一桥看了看墨成轩,笑呵呵的对面前的白衣女孩说着,心下有些疑惑,难道墨庄主认识这女孩?不过这女孩的那一手轻功,倒是让他们都开了眼界,就连他家那小子,只怕也比不上她。

    听到白庄主的话,底下的众人不由都把目光落在那白衣女孩的身上,这么小的女孩,竟然也敢打那凤吟剑的主意,真的不怕被反伤?

    而在一旁看着的白云飞和洛菁宁,见到她往那凤吟剑走去,这才知道她竟然是想拿那把凤吟剑,两人心头都震惊非常,那凤吟剑可是由千年寒冰玄打造的,寒气逼人,一个不小心,有可能连命都没了,她当真是好大的胆量!

    在众从的目光中,子情走到那把凤吟剑的面前,目光在那锋利泛着丝丝寒光的剑身之上打量着,果然见那剑身之处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剑身薄如蝉翼,在周围夜明珠的照耀下,散发着一股摄人的光芒。这当真是一把好剑!她不禁在心底暗赞一声,暗暗的运起体内的玄气气息,无人见到的手掌心中,一股雄厚的玄气气息弥漫着,她伸出了手探向了那把凤吟剑。

    墨成轩在一旁暗自紧张着,连手心都渗出了汗水,眼中尽是掩不住的担忧。当她伸手探向那凤吟剑时,周围的众人皆以为她定会被寒气反弹而开时,却不想她竟然轻而易举的就将那放在中间的凤吟剑拿了起来握在手中打量着。

    “看!她竟然拿起了凤吟剑!”周围的人不由惊呼着,不可置信的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心下震惊不已。

    “太不可思议了!她竟然能拿得到那凤吟剑?这怎么可能?”有的人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先前已经有好几名女子想上前试拿那凤吟剑,谁知手还没碰到就被反击了出去,而这女孩,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拿到了,真让人不敢相信!

    看到她没有被反伤,墨成轩这才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心头也惊讶万分,墨墨竟然能取得这凤吟剑,当真是太让他惊讶了!不过旋即一想,他与柔儿的女儿,又怎么会差到哪里去呢?

    “哇!我姐姐太厉害了!”洛菁宁欣喜的欢呼一声,眼中尽是掩不住的开心,像是那拿到凤吟剑的是人是她一样。

    一旁的白云飞目光轻闪,看着那名白衣女孩,心底也难掩惊讶,那凤吟剑放在这名剑山庄多久了,他自是清楚,这么多年来都没人能拿得起这把剑,没想到今日倒是让这女孩给拿去了,只是,这女孩,到底是什么人?

    白一桥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重新打量的目光落在面前白衣女孩的身上,带着笑意的声音沉声的问着:“小姑娘真是好本事,既然能拿起得这把凤吟剑,那从此这凤吟剑就是小姑娘的了,只是尚未请教,小姑娘是哪里人氏?师承何处?”

    子情的目光从手中的凤吟剑上移开,慢慢的抬起了眼眸,看了面前的白一桥一眼,这才不紧不慢的问着:“乔庄主,你先前似乎没说取剑必须报上身份吧?”

    听到这话,白一桥目光微闪,笑道:“呵呵,小姑娘能拿得起这凤吟剑,想必不是泛泛之辈,如此人才,我白某自是想结识一番,不知小姑娘可否告知?”

    “我不过是无名之辈,不值白庄主如此费心。”子情淡淡的说着,看了笑容有些微僵的白一桥一眼,便走到她爹爹的面前,声音中不似先前与白一桥说话时的淡漠,反而多了一份的亲切与笑意:“多谢墨家主先前的关心,后会有期。”说着,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脚尖一点飞身离开,如同她悄然出现一般,来去无踪……

    墨墨……

    墨成轩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心头不禁浮上浓浓不舍之情,今夜意外相见,却不能相认,连真正说上几句话也没时间,她就这般走了,下次再见,是否就是她回家之时?

    众人见那白衣女孩如风一般飞闪离开,快得只见一抺白色的影子在众人的面前飞闪而过,还没回过神,她已经带着那就把凤吟剑消失在众人的眼前,让众人恍觉如梦一般……

    “姐姐!等等我呀!”与白云飞站在一旁的洛菁宁见她突然的就离开了,不由怔了怔,迅速回神提起轻功就追上去。

    而那洛堡主听到自家女儿那熟悉的声音,自是回头一看,只见那粉色身影飞掠向半空处,追着那白衣女孩而去,不由沉声喊着:“宁儿,你去哪里!”

    “洛世伯无须担心,我会把她平安带回来的。”白云飞跟着飞闪而出,追着她们两人而去。

    一听这话,洛堡主看了看他,正想着他是谁?耳边就传来白一桥的声音:“呵呵,洛兄不用担心,有云飞跟去不会有事的。”

    “原来是白兄的公子白云飞,没想到已经是一翩翩少年朗了,真叫我一时没认出。”洛堡主一怔,继而放心的一笑。

    而原本静下来的众人,此时全都回过了神,皆在议论着刚才那名白衣女孩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怎么突然间又走了?

    “哎,洛堡主,你不是只有一位千金吗?怎么令千金适才喊着那名白衣女孩为姐姐?”周围的人想起刚才洛菁宁的话,皆把探究的目光落在洛堡主的身上。

    “呵呵,我那丫头喜欢结交朋友,想必是在外面结识的吧!我也不太清楚。”洛堡主呵呵的笑着,心下却暗忖着,宁儿怎么会认识那白衣女孩?突然想起那日护卫的禀报,说她是与一名白衣女孩一起走的,今夜看来当时与宁儿在一起的女孩应该就是这白衣女孩了。

    听到他这话,众人心下各异,却都聪明的不再言语。墨成轩看着几人离去的方向,心思飞远……

    另一边,从名剑山庄离开的子情运用着顶级的轻功很快的摆脱了身后的追寻,停落在一处无人的地方时,看着手中的剑,心念一动,突然间,手中的剑顿时化为一条雪绫般的缠上她的腰间,如同腰带一般的让人看不出那是一把剑。

    她诧异的看着那化成雪绫缠在腰间的软剑,这凤吟剑竟然还能变成这样?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估计就是连那名剑山庄的人也未必知道那凤吟剑竟然能变成雪凌,想着自己下山的那个任务,又听见不远处传来的声音,目光轻轻一闪,运起轻功,飞快的消失在夜色中……

    “咦?我姐姐呢?我刚才明明看见她往这边来的啊!”洛菁宁追到这里却不见那白色的身影,不由四处张望的着:“姐姐!姐姐你在哪里?姐姐……”

    “好了,你不用喊了,估计她就不想你跟着她,要不然也不会躲你了。”白云飞飞身落地,来到她的身边,目光则是周围扫了一圈,没见半个人影也感觉不到有别的气息存在,心下知道那人定然是已经离开。

    一听他的话,洛菁宁不由失望的垂低下头:“我还没问她叫什么名字呢!也还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以后我去哪里找她呀?”

    “凤吟剑是独一无二的,以后你只要见到谁使用凤吟剑,不就知道谁是你要找的人了。”白云飞说着,看了看夜色,又道:“这夜也深了,快回去吧!你爹爹很担心你的。”

    “可是我找不到姐姐。”她小声的说着,漂亮的大眼睛里带着一抺伤心,她可是很喜欢那长得那么美的姐姐的,可是现在看来,姐姐应该是不喜欢她的,要不然也不会避开她了。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