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0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四章 思之如狂
    听到她这话,白逸显然心情很是不错,魅惑的桃花眼中泛过点点柔光,神色邪魅的凑近了她的耳边,属于男性独特的温热气息故意的喷洒在她的耳后,邪肆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低低的说着:“嗯,长着一朵美人花,引得我好想一亲芳泽,你说,如何是好?”

    没想到他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说出这般邪肆的话来,那笑语中流露出来的几分邪气,与他故意靠近的轻佻举止,就像一个流连花丛的风流痞子一般,偏偏那双魅人的桃花眼中却泛着点点让她无法消受的柔情,让她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一步。

    “师兄请自重。”她敛下了眼眸,一本正经的说着。就算不用抬头也知道此时周围众人的目光皆落在她与他的身上。

    然,白逸却像没听到她的话似的,半眯着的桃花眼挑衅般的朝那坐在评委台上此时正往这边看来的冷绝辰瞥去,见到他唇边的笑意渐渐的隐去,不由觉得很是痛快。论武功,他不是冷绝辰的对手,但是论这与子情亲近,他可就比不上他了吧?呵呵,要知道,他与子情好歹也是在青山中相处了五个年头,又岂是他那三天两头不见人影的人可以相比的?

    站在一旁的白煜瞥了他们两人一眼,目光微闪,眼中深处浮上一丝莫名的情绪涌动,不知在想着什么,只见他慢慢的敛下了眼眸,再次抬起,眼中先前涌动的情绪已经恢复了平静。

    坐在评委台处的冷绝辰,虽然没有听到白逸对子情说了什么话,但是见到他刻意的靠近子情的身边,还用那带着挑衅意味的目光朝他看来,性感的唇角不由微微的勾起一丝危险的笑意,慢慢的敛下了眼眸。

    “嘻嘻嘻……”

    突然间,一阵让众人错愕的笑声传来,台上的众人不由皆顺着那笑声望去,只见,台上原本正在与天山的女弟子比试的子琴一手持着剑,娇艳的小脸上笑颜如花,一声声的轻笑声就是从她的口出而出,而怪异就怪异在,她自己发出一阵轻笑后,居然反射性的伸手防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脸惊慌的看向台上面色各异的众人。

    “嘻嘻嘻嘻……”

    又一阵开怀的笑声传出,众人不由怪异的看着她。在这样剑拔弩张的诚上,她居然发出这样的笑声,怎么都让人觉得她有几分的不正常。

    “你笑什么!”那名与她比试的天山女弟子见她一上台打没几招就一直在那里笑个不停,不由恼火的喝着。

    听到她的话子琴放开手惊慌的说道:“我没笑、哈哈哈……”可谁知,话还没说完自己又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那从胸口涌起的莫名笑意就是想止也止不住,惊得她方寸大乱不知所措。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她明明不想笑的,可为什么总是会自己笑出声?

    惊恐的神色浮上了她那张娇艳的小脸,因这连自己也弄不明白的笑声而惊慌着,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偏偏又说不上来。

    然,那名天山女弟子见她这样,以为她是对她心存轻视之意,毫不把她放在眼里,当下娇叱一声:“看来你是看不起我这个对手,那好,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说着,手中软剑一转,灵敏的身影飞闪而出,手中的软剑复上了她身上的玄气,带着凌厉之气飞袭而出。

    “咻!”

    “嘶!啊!”

    风刃在半空中划过,如同割开了空气一般的传出一声咻咻咻的气流声,快得让人来不及闪避的剑影一出,只见锋利的剑锋已经在子琴的胳膊上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渗出之际,听她猛的倒抽了一口气,谁知继而又是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嘻嘻嘻……”

    底下众人一片无语,皆神色错愕的看着受了伤还笑得开心的人,纷纷暗自猜测,她不会脑袋有问题吧?

    站在人群中,子情的目光轻轻一闪,唇边扬起一抺若有若无的浅浅笑意。而在她身边的几人,皆神色怪异的看着那在台上跟发疯了似的子琴,沉思的目光皆落在那一身白色衣裙的子情身上。

    “大师兄,子琴这是怎么了?”与子砚站在一起的子源几人担忧的看着台上时不时大笑出声的子琴,刚才还好端端的人,怎么这会就成这样了?

    看到台上时不时大笑的子琴,子砚心中一突,并没有回答他们几人的话,而是把沉思的目光朝子情看去。是她吗?因为她知道是子琴算计的她吗?

    顺着子砚的目光看去,几人眼中浮上惊愕,难道跟子情有关?

    “啊……”

    台上的痛呼声拉回了他们失神的心绪,往台上看去,见子琴竟然被天山的那名女弟子伤得一身的伤,身上的衣裙裂开了一道道的口子,点点鲜血渗出,虽然不是很吓人,但是若与她那不对劲的笑声合在一起就显得很是骇人了,因为看到这样的她,众人心头皆浮现着同样的字眼。

    疯子!

    洛少翔和白云飞两人不由相视了一眼,怎么这青山的人都这么奇怪?

    那站在一旁的一重门门主和三名天山门主显然也没能从这样的比试中回过神来,皆错愕的看着,竟然也忘了喊停,最后还是皱着眉头的青山山主沉声一喝:“住手!”

    带着浓厚玄气的声音一出,一股肉眼可见的玄气气息如同水纹一般的在空气中荡开,玄气来到那比试的台上,把那名正准备再一剑袭向子琴的天山女弟子震开了。

    突然被一股强大的玄气弹开,那名天山女弟子也在愤怒中回过了神来,目光怪异的看着那被她伤得遍体鳞伤却还在那里笑个不停的子琴,终于,察觉出她的不对劲来了。正常的人,此时受了这么多的伤怎么可能还笑得出?

    难道青山派了个疯子来跟她比试?想到这个,脸色不禁难看了起来,但见青山山主和自己的师傅正朝这比试台上走来,不由收起了手中的剑,退至一旁。

    “嘻嘻嘻嘻……呵呵……”止不住的笑意从子琴的口中传出,然,她虽然是在笑着,却不知已经从何时开始,两行清泪已经挂在脸上,那又笑又哭的神色,再加上她那一身的伤,此时的她已经不见了平日里的骄纵与刁蛮,十足一个疯子一般。

    青山山主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睿智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扫,手指一弹,一道气流飞袭而出,点住了她的昏穴,让她昏迷了过去,同时对那正走过来的凌成说:“带她去药谷看看是怎么回事。”

    凌成走近,正好接住了正要倒下的子琴,复杂的看了一身是伤的她一眼,朝山主点了点头后,这才抱起她运用轻功往药谷而去。台上的子砚几人一见,迅速的也跟上去。

    “接下来你们可以随意的比试,但是要点到即止,不到弄出人命了。”青山的山主说着,又不知与三名天山的门主说了什么就一起离开了。

    见他们离开,底下的众人又开始兴奋了起来,有的跃上台,扬声喊着:“谁想上台来较量一下?”

    子情正欲转身离开,不想身后传来了几声带着挑衅的声音:“喂!那个穿白色衣裙叫子情的,你敢不敢上台来跟我们比一比?”

    原本正迈开的脚步微微的一顿,只是一顿,就继续往前走着,全当没听见那身后的声音,然,就算她不想凑热闹,那身后的几名天山女弟子却不肯就这样放过她,几人相视了一眼,飞身跃下了台挡住了她的去路。在她们看来,她能赢得了吕冰雁也不过就是侥幸,若是与她们较量,她们一定不会像吕冰雁那样的失手!

    “你们干什么?让开!”子青大步一迈,挡在了子情的面前,微沉着脸色冷冷的扫了面前的几名女孩一眼,除了对子情之外,他一向对别的女孩都是黑沉着脸的。

    “我们又不是跟你说话,你出什么风头?”其中的一名天山女弟子睨了子表一眼,根本没把他放在眼底,只不过,当目光触及那同时站在一旁的白煜和白逸时,脸上闪过几分娇羞之色。

    她们的冷师叔就如同高高在上的神,让她们仰望着尊贵不可高攀,而那两名少年,虽然不及她们冷师叔出色,却也是少有的美男子,而且一个邪魅,一个冷酷,让正处于少女时期的她们见之心跳加速,娇羞之情无法自抑。

    “你们几个的实力比起那个吕冰雁还少得远,连她都不是我们子情的对手,你们不会以为你们就能打赢她吧?”白逸双手环着胸,一脸悠哉的朝子情走了过来,轻蔑的睨了那几名挡路的天山女弟子一眼。

    “你!”实力被当面质疑,几名女弟子脸色皆不好看,粉拳紧拧着怒目瞪着那毫不把她们放在眼里的白逸一眼,气得牙狠狠,当眼角瞥见那朝这里而来的白色身影时,不由喜上眉梢:“冷师叔!”

    冷绝辰一身宽松的白袍着身,随着他的走动,身上的白色衣袂随风轻拂着,刚毅而不失俊美的容颜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幽深的黑瞳神秘如古井深潭,时而闪过的寒光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的笑,明明看似如沐春风,却偏偏让人感觉淡漠而冷洌,明明就近在眼前伸手可触,却又似远在天边遥不可及。

    像是没看见那几个一脸崇拜的看着他的女弟子,他旁若无人的来到子情的身边,一手亲昵的搂住那身高只及他胸口处的子情,一手轻抬起她的下巴,幽深而泛着丝丝笑意的黑瞳锁住了怀里呆愣的人儿,在众人不可思议的震惊目光之中,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带着宠溺的说着:“小情儿,一月不见可有想我?”

    静静!如同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行走一般,周围的众人,连同台上的那些弟子,此时一个个的皆目瞪口呆错愕不已的僵硬着身体,震惊的看着那两抺白色的身影,听到那样不可思议的话,他们仿佛觉得下巴咔嚓的一声被惊掉到地面上。

    那个语气中带着柔情目光中带着宠溺的男子,真的是他们眼中那个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冷绝辰?那个亲昵的搂着那名唤子情的女弟子的男子,真的是那个不许女人靠近他身边三步之处的冷绝辰?那个语气中带着一丝戏谑与挑逗的男子,真的是他们眼中那个淡雅绝尘温文尔雅的冷绝辰?

    这、这怎么可能!

    众人只觉脑海轰隆的一声,心头似乎承受不起面前这一幕带来的震惊,一个个僵硬着身体怔怔的看着,比起先前的比试带给他们的震撼,此时的震撼几乎如同狂风铺卷而来,又似汹涌的海浪重重的撞击着他们的心灵!然,接下来他的话,又让好不容易要恍过神来的众人砌底的石化了……

    “我可是一月不见你,思之如狂。”性感的声音带着低低的笑意再度的传出,见怀中的人儿神色怔愕的看着他,唇边的笑意不由加深了几分,低声笑道:“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这里人太多?没关系,我带你走。”

    带着愉悦笑意的磁性声音一落下,众人还没回过神来,就见他伸手搂住子情的腰带着她踏风飞向林中深处,那两抺白色的身影在半空中翩然若仙的离去,如误落凡间人仙人一般一眨眼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只留下那飘逸的身姿久久的在他们的脑海里无法散去……

    白逸和白煜两人微皱着眉头复杂的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心下蓦然一沉。看来冷绝辰真的对子情非同一般!

    “少翔,那真的是冷绝辰吗?不会是别人假冒的吧?”白云飞从不可思议中回过神来,撞了撞身边的好友喃喃的问着。

    “那个叫子情的女孩,到底是什么人?”洛少翔沉思着,刚才那样的冷绝辰,是他们从未见过的,究竟那名女孩有何特殊之处?竟然能让他这般特殊对待?

    白云飞缓了缓神,说道:“我听人说,她是凌峰山凌成门下的一名弟子,入山五年,修炼的进度却一直停留在橙武者的阶段,看起来特别普通的一个女孩,但是不知怎么的,却又让人觉得她不简单,对了,我总觉得她的身影有些熟悉,却记不起在什么时候见过这样一名长得普通的女孩。”

    “看来还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不止冷绝辰对她不同,就连他们两个也是一样。”洛少翔的目光落在那脸色难看的白逸和白煜身上,眼中泛过一抺深思。

    “这长得美吸引了他们的目光那倒还说得过去,可她一无傲人的美貌,二无令人敬佩的实力,怎么就能让一个个卓绝不凡的男子都看上她呢?”白云飞托着下巴喃喃的思考着,突然间脑海里闪过一些什么,记得起一直没出现的人,连忙问道:“对了,你妹妹不是来了吗?怎么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没见到她的影子?”

    听到这话,洛少翔不由回过头来,怪异的看着他,问道:“怎么这阵子你对我妹妹的事这么上心?你不会是想打她的主意吧?”

    闻言,白云飞脸色涨红,像是被吓到似的,猛咳了几声,神色有几分不自在的说:“咳咳……你、你胡说什么!我只是担心她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宁儿她就是一个不安份的主,这里是青山可不是天山,也不知她又乱窜到哪里去了。”

    “是吗?”洛少翔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当然!”

    “那就好,你也知道你风流成性,天山的女弟子都不知有多少是你的红颜知己,我可不想我妹妹被你辣手摧花。”他说着,迈开了脚步也转身离开。

    “你、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我是那种人吗我?”白云飞朝他吼了一句,见他走远却没跟上,而是心思一转,寻着洛菁宁而去。

    而当众人都在前面看比试的时候,青山的某一处,一身粉色纱裙着身,把长发编成两条辫子的洛菁宁,眨着一双漂亮的灵动大眼睛,探头探脑的四处溜转着。

    “咦?这里是哪里啊?”她小声的呢喃着,灵动的大眼睛闪过一丝好奇的光芒,抬头看了看,见门上面写着几个大字,一重门。

    “原来这是青山的一重门,不知跟我们天山有什么不同?”她嘀咕着,见四下无人,娇俏的小脸绽开一抺如花般的笑容,推开那扇关着的大门走了进去。

    “有没人呀?有没人呀?”她小声的喊着,探着脑袋四处张望着,见这里面有的她们天山里也有,不禁觉得无趣,正打算往回走去别处玩玩,就听见外面已经传来了脚步声,目光骨碌碌的一转,落在了头顶上的横梁之上,脚尖一点轻身跃了上去。

    “真没想到子情那个废物竟然打赢了天山的吕冰雁,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那天山的冷绝辰竟然会对那个子情说那样的话,若不是亲耳听到,打死我也不信那会是真的。”

    “真不知道那个子情到底有什么好?白逸师兄喜欢她,就连白煜师兄现在目光也总随着她的身影而移动,你们说她要美貌没美貌,要实力没实力,凭什么让那么多人喜欢她了?”

    “就是!我看她能打赢那个吕冰雁也不过是侥幸,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着底下酸溜溜的声音渐渐的远去,趴在横梁上的洛菁宁歪着脑袋好奇的眨了眨眼睛,她们天山的冷师叔对什么子情说什么话了?那个子情是谁呀?听她们说那话怎么怪怪的?

    见她们走近,她连忙从上面跃了下来,粉色的身影一闪而过的出了一重门,这才轻呼一口气,拍了拍胸口:“真是的,弄得我好像小偷似的,我不过就是闲着无聊到处转转嘛!刚才怎么就躲起来了。”她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漂亮的大眼睛朝周围看了看,又挑了一条路走去。

    “原来青山也跟天山一样,都是很无聊的。”洛菁宁边走边嘀咕着,走着走着,走到了没什么人走动的树林里去了,本想往回走,谁知眼角瞥见了前面不远处草丛中生长着的紫色楔,见到花儿心头一喜,她蹦蹦跳跳的往那边跑去。

    “哇c漂亮的紫色楔。”她兴奋的看着面前的一大片紫色楔,蹲在了草丛与花丛之间,哼着小曲一边摘下两朵紫色楔别在她的辫子上,再拿起她自己的辫子看了看,漂亮的大眼睛里尽是欣喜:“真好看。”

    原本无聊的心情因见到这一片紫色的楔而变得开心起来。与青山的比试,以她的实力本来也是在其中的,不过她不想比,好不容易磨得她师傅让她跟过来玩又不用去比试,所以当前面在比试时,她就趁着这个机会跑到青山里面来玩了。

    正当她摘了一束花后准备离开时,突然见两抺白色的影子从树林中飘了下来,因距离有些远,看不清是谁,只看到是白色的影子,而那样轻飘飘的身影和那随着轻风在半空中扬着的白色衣袂隔着树林这样看去,顿时让她吓了一大跳。

    不会是鬼吧?她心头一惊,连忙伸出捂着小嘴,害怕惊呼的声音脱口而出。本来打算要离开的,谁知现在竟然被那轻飘飘的白色影子给吓得不敢动了,小嘴扁了扁,可怜兮兮的蹲在原地不敢乱动。

    为什么青山白天树林里会有鬼?

    其实无怪她会这么想,因为她生性本就调皮好动,小时候她大哥洛少翔有一回与她玩过头了,夜间一身白衣长发披面的出现在年仅四岁的她的面前,当时吓得她哇的一声就哭了,事后虽然总是解释是没有鬼的,是骗她的,但是似乎这件事多多少少在她心底留下了阴影,别看她一副鬼灵精笑盈盈的样子,如果是深夜,独自一个人她就不敢外出。

    一般的人运用轻功身体都会有所晃动,更时而得用脚尖借力才能让身体踏风而行,然,冷绝辰的轻功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就算是搂着子情也无须借助外力那身影就已经如风飘浮在半空中一样,再加上两人都是一身的白衣,冷绝辰的衣袍又宽大,在半空中随着轻风的拂动,与扬起的墨发形成了对衫,隔的距离又有些远,在树枝的阻挡之下又看不见面容,这一看之下,还真有几分的诡异。

    不对呀!现在可是白天!洛菁宁像想到什么似的,顿时精神了起来,放下了捂着小嘴的手,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前面的白色身影。

    不是鬼,那就是偷情的?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眼中顿时闪过兴奋的光芒,嘻嘻,好玩!不过这两个人真是太大胆了,竟然趁着众人都在比试时跑到这里来偷情?他们偷情就偷情,竟然还把她吓了一跳真是太可恶了!

    皱了皱可爱的鼻子,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她轻手轻脚的从腰间摸出一把弹弓,在地上捡了颗小石头,哼哼!敢吓唬她,那就让你们尝尝我百发百中超级无敌弹弓手的厉害。

    娇俏的小脸上绽开了兴奋的笑意,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把手中的那束花放下,弹弓瞄准了那远处的两抺白色的影子。

    咻!

    刚搂着子情落于地面的冷绝辰还没放开搂着她的手,耳边一动,目光微闪,抱着她一个转身闪开了那朝他们而来的‘暗器’,当他们两人同时看见那击落在树身上的所谓暗器时,不由微怔,回头朝林上望去,眼尖的看到了那不远处的一抺半蹲着的身影,一个转身在半空中飞过。

    竟然没击中?洛菁宁不满的瞪了瞪眼,正打算弯腰再捡起一颗小石头再接再厉时,却瞥见那不知何时已经停落在她面前的四只脚,反射性的反上一看。

    “啊!”

    待看清她刚才弹弓所打之人,不由吓得惊呼一声,连跳了好几步紧紧的抱住了一颗大树的树身,谁知一个不小心撞到了树干,疼得她皱起了小脸,结结巴巴的说着:“冷、冷、冷师、师叔,怎么、怎么会是你啊?”她苦哈哈的皱着一张娇俏的小脸,没想到竟然会是他。

    “那你以为是谁?”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的冷冽,不满来到这样的地方竟然还会冒出个人来凑热闹,而这个人,竟然还是天山的弟子,那个每次见到他就像老鼠遇见猫一样的洛菁宁。

    子情趁机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平静的清眸有些意外的看着面前一身粉衣绑着两条辫子的洛菁宁,自上次离开后,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冷师叔,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看你偷情的,不是不是!我是说,我不是故意躲在这里偷看你们的,真的,我以为,我以为是别人,所以所以才会拿弹弓玩玩的。”她可怜兮兮的说着,一脸怕怕的看着他。

    然,当眼角不经意见瞥见那已经站在一旁的白色身影时,不由目光微亮,似乎忘记了冷绝辰还在面前似的,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疑惑的打量着她。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啊?在哪里见过吗?可是这张脸好平凡,她只记得长得美的,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一个长得这么平凡的呀!

    见洛菁宁紧盯着她瞧着,子情目光轻轻一闪,本来还相着如何摆脱冷绝辰回去,现在正好。于是,她走上前来到洛菁宁的身边说着:“你的额角流血了,我带你去擦一下药吧!”

    本来想要应下的洛菁宁,见冷绝辰还站在那里,似乎只要她一应下就会过来掐死她似的,害得她直摇头:“不用了不用了,我没事的,你继续陪着我冷师叔吧!我、我没事的。”

    见状,子情看了他一眼说:“多谢让人送来的人参,我要先回去了,有什么事下回再说吧!”说着,对洛菁宁说:“你真的不走?”

    洛菁宁看了看冷绝辰,又看了看子情,最后果断的说:“走!”说着,连忙放开了抱着的那棵大树,紧紧的跟在她的身边。开玩笑,她才不要跟这危险的冷师叔在一起,多呆一刻她也会被他吓死的,只是没想到平时冷冷的冷师叔,竟然会跑到这里来偷情,真是奇怪了。

    心下暗想着,偷偷的看了子情一眼,冷师叔喜欢她?长得又没她姐姐美,实力好像也不怎么样啊!冷师叔竟然喜欢她?真是奇怪了。见她迈步往前走去,她连忙紧紧的跟上,时不时的回头瞧着那没说半句话的冷绝辰一眼。

    直到两人走远了,她这才轻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放下了心来。还好,冷师叔没有跟过来。

    “你很怕他?”子情淡淡的问着,大多数的女孩见到冷绝辰都是双眼冒红心,这洛菁宁倒是一个异数,竟然像老鼠遇见猫似的。

    闻言,她猛的点了点头:“嗯,冷师叔很可怕的。”在天山里,她最怕的就是他了。

    “为什么?”

    “以前有一回我帮一位师姐送东西去给他,谁知他不收,我想着怎么也是那位师姐的一片心意嘛,所以就帮那名师姐多说了两句好话,谁知道只不过站得离他近了点,还没碰到他的衣角,他就把我双手双脚绑了起来倒头吊在树上,吓死我了!所以从那以后我见到他就有多远离多远,他可是很危险的!我才不想哪天突然死得不明不白呢!”

    听到这话,子情微怔,还真的很难想象冷绝辰会做这样的事,毕竟她所见到的冷绝辰似乎与别人眼中所见的是不一样的。

    像想到什么似的,她笑盈盈的跳到子情的面前,双手背在身后,倒退着走着:“对了,我叫洛菁宁,你叫什么呀?”

    “子情。”她说着,带着她来到小溪边,对她说:“你先去把你头上的血洗一下吧!”

    “我就说遇到冷师叔绝对没有好事的,我的弹弓打不到他,自己还撞到了头,真是够倒霉的。”她小声的嘀咕着,往那小溪边走去,掬起一把水清洗了一下撞破了皮的额角。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