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1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 委以重任
    扬见火龙跑过去哭诉着,自己也有模有样的小嘴一扁,挤出了几滴眼泪的朝她跑了过去:“主人……”

    “脏。”见他一身黑漆漆的就朝她跑过来,她微微皱起眉头淡淡的说着。

    而听到她的话,扬浑身一僵的急急在她面前煞住了脚步,黑漆漆的手高举着,没有碰到她。见她悠哉的躺在吊网里,扬漂亮的眼睛不禁浮上几分的委屈:“主人……”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她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不紧不慢的说:“我不是说过不准你们动用本身实力的吗?怎么你们又忘记了?”现在他们皆是以人类的样子生活在这里,如果让人看见两个三岁大的孝一个会喷火一个会冻冰,那还不知得吓坏多少人。

    被这么一说,火龙偷偷的抬起头看了看她一眼,紧接着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怯怯的低下了头。好像他刚才一生气就喷火了……

    “主人,我没有,是火龙,是火龙喷的火,你看我都被他烧成这样了,连头发也都烧没了。”扬嘟喃着,伸着被烧得黑漆漆的手捉了捉头发,整个人就像一个炉里爬出来的似的,浑身上下,黑漆漆的一片。

    一听扬的话,火龙紧张的抬起了头慌张的挥着手说:“不是的主人,是他欺负我、我、我一生气一生气就、就管不住的喷火了……”说着,他无措的垂低着头。

    子情目光轻轻一闪,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说:“扬,把火龙的东西还给他,既然你们又闲得闹了起来,那这次就罚你们两个去爷爷那里帮他打一天的下手吧!”

    “不要!”

    两个小家伙同时惊呼一声,猛地往后一跳,退离她的身边,一边摇着头说着:“不要不要!我们不要去他那里,主人,主人……我们下回不敢了,真的,真的不敢了!”

    开玩笑!去毒老怪那里简直就是送上门去给他虐,以前还是兽形时他就没少拿他们来试药,现在可以幻化成人形了,每见他们一回那双手就在他们粉嫩嫩的脸蛋上使劲的掐,不掐红就不肯放手,他们到了他的手里就算成了玩具似的,没有反抗的余地,碍于主人的面,他们又不敢真的与他动手,所以遇到他也只有被虐的份。

    “去吧!再说的话就再多加一天。”她轻声说着,悠闲的躺在吊网上,半眯着目光看着头顶上的天空,思绪渐渐飘远,看着头顶上的绿叶蓝天,她无声的在心底说着,十年了,已经十年了,也许是时候该回家了……

    看着明显已经游神的主人,扬和火龙互瞪了一眼,哼了一声后便往林中而去。

    另一处,一身蓝衣的子砚迈步走向子砚居住的屋子,还没靠近,远远的就见她那长满了紫色牵牛花的茅屋,原本毫不起眼的小茅屋,在当年白逸拉了花滕蔓延上去之外,她的小茅屋也成了这凌峰山的一道亮点。

    远远看去,紫色的牵牛花布满茅屋的周围,在茅屋的不远处则是一片的树林,清幽而宁静,绿树紫花相衬托着,美得如同一副经过精心描绘而成的风景画。

    当他的目光落在那绿树之间,睡在吊网上的白衣女子时,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明的幽光,迈步走了过去,来到她的身边不远处停下了脚步:“子情,山主有事找你。”

    “嗯。”她淡淡的应着,一个翻身,从吊网上跃了下来,白色的衣袂轻轻的在半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一转身,只留下一个淡雅出众的白色背影。

    看着她转身离去,子砚顿了一下这才跟上前,却并没有跟得太近。五年了,虽然这五年来一直相安无事的相处着,但是他却知道,无论是他还是子源他们,都无法走近她的身边,虽然无法得到她的真心以待,但这这的相处方式,却也比以前的要好,他们知道她并不待见他们,所以在没必要的情况下,他们都会自动的离她远一点。

    子情往凌峰山外走去,还没走出凌峰山就见她师傅负手而立的站在山口处,目光轻轻闪,走过去轻唤了一声:“师傅。”

    “嗯,山主不知有什么事,我们一起去吧!”凌成说着,迈步往前走着。

    听到这话,她心下划过一丝诧异,连师傅也叫上了?见他已经走近,这才移步轻身跟上。而那一直在后面跟随着的子砚见他们两人离去,这才停在山口处等着。

    “大师兄,山主叫师傅和子情去做什么?是有什么事吗?”子纱走了过来,看着那两个已经走远的人。

    “不知道。”子砚说着,收回目光,就见子源和子杰子立他们也走了过来。

    “大师兄,我们刚从外面回来,听不少的弟子说好像最近要组织一个外出的历练,这次历练的人数是一百名,不少的弟子都去报名了,大师兄,我们要不要也去试试?”子杰感兴趣的说着,一双带着亮光的目光紧看着他,只要他一点头,他就打算去报名。

    一旁的子源说道:“这是个不错的历练机会,报名的人数很多,不过我听说能出去历练的人跟接任务外出的弟子是一样的,必须实力得到肯定才行,大师兄,以我们的实力若去报名一定会通过的,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就一起去吧!”

    “那我也要去。”一旁的子纱兴奋的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上的兴奋的笑容渐渐的收了起来,叹息的说:“要是五师姐还在这里的话,我们大家就可以一起去了。”

    闻言,几人沉默了下来,当年的那件事后,虽然子琴恢复了正常,但是却在不久后被她的父母接了回去,这一别,也已经几年了。

    “这事等会跟师傅商量一下,看看师傅怎么说再决定。”子砚说着,转身便走开了。

    “对了子纱,刚才师傅和子情去哪里了?”几人看向一旁的子纱问着,想起先前好像见他们往外面走去了。

    “山主让人来传话,说要见师傅和子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她耸了耸肩说着,对他们说:“师兄,我先去练武了,做好准备下山历练。”说着,带着期待的神色转身离开。

    另一边的议事厅里,青山的山主笑呵呵的笑在主位上,一手抚着白花花的胡子,一脸的和蔼神色的看着那神色淡然一脸事不关己的子情,浑厚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的说:“今天叫你们过来呢!其实是有事要跟你们商量的。”

    一重门的门主脸色有些难看,看着那一脸笑意的山主,沉声问道:“山主,你说叫凌峰主过来商量这还说得通,可怎么她一个小小的弟子也能进来这议事大厅?还与我们几位门主平起平坐?这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

    他们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岂是一个小丫头可以相比的?叫凌成过来也就算了,怎么连那个叫子情的小丫头也叫来了?还让她与他们平起平坐的坐在这议事大厅上?山主不会是年纪太大脑子糊涂了吧?

    “是啊山主,先别说她只是凌峰山内的一名弟子,就是她的实力,她也没资格进入这青山的议事大厅,现在让她不止进来了,还与我们平起平坐的坐在这大厅上,这成何体统啊?”另一名门主也不满的开口着,不善的目光冷冷的朝那一脸事不关己不为所动的子情扫去。

    “几位门主,既然山主能叫子情过来,必然有山主的理由,难道山主身为青山的最高掌权人连决定一名弟子的坐站都还得别人过问?”凌成沉声问着,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威严的在这大厅中传出,目光从几位门主的身上扫过,最后才落在了那半敛着眼眸坐在自己身边的子情身上。

    只见她,从刚才进来时淡淡的扫了大厅里的众人一眼后便敛着目光,以一副局外人的身份静静的坐着,大厅里的几位门主因她出现在这时而显露出了不悦的神色,而她却像没听见没看见一般,素净的容颜上一片的平静,唇边带着似有若无般的淡淡笑意。

    主位上的青山山主赞赏的看了那神色悠哉仿若局外人一般的子情一眼,心下暗自赞叹着,真果是非一般的人物啊!几年的时间,她身上的那股气息越发的内敛,就连他这身为青山山主的竟然也无法穿透她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样的一个品阶?以着事不关己的姿态任由众人去议论着,放眼青山眼下,竟然无一名弟子能与之相比。

    被凌成这么一说,几人不由静了下来,确实,山主身为青山山主,他要做什么事情,要做什么决定他们都无权干涉,若是再开口,就显得他们不把山主放在眼里了。

    当下,几人都沉默了下来,只是心下却在思量着,到底为什么山主要让那个子情来议事大厅这里?还让她与他们一样的平起平坐?这岂是一名弟子应有的待遇?想当年白逸和白煜两人都没这般的优待过。

    山主收回了停落在子情身上的目光,看了几名门主一眼,微沉下脸来,浑厚的声音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几位门主只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就可以了,不要超了规距才是好。”说着,浑厚的声音一顿,缓了缓面色,这才说道:“今日叫你们来,是要告诉你们这次的外出历练,这一百名弟子当中必须都得是实力得到认可的,这一回的历练虽然说是历练,但是没有门主峰主带队,全要靠他们自己的应变能力,而且这回的历练必经生死,一不小心就会丧命在外,所以此事不能马虎。”

    “山主,真的不准备让一两名门主或峰主跟着出去?要是他们闯出什么祸事为那可如何是好?”其中的一名门主微皱着眉头说着,不让门主或峰主带队,这样的事情是以前从未有过的,那些弟子虽然实力不错,但是遇事的反映能力与处事能力却还有待加强,就这么让他们出去,还真无法放下心。

    青山山主抚着胡子,半眯着目光说着:“这次要的就是让他们自己学会怎么处理事情,他们都不是孝子了,如果拥有实力却连应变能力和处事能力也没有,那就算下了山,以后又能有什么样的大做为?”

    子情静静的坐着,静静的听着,还真有些不明白这山主到底叫她来做什么?山中的弟子去历练又不关她的事,叫她来听他们讲话?山主应该不会做这么奇怪的事情才对,那么就是说,这次的历练,她也有份?

    她正准备着下山回家,可没兴趣跟着他们一起外出历练。

    “呵呵,子情。”

    突然间,山主那和蔼的声音声音带着笑意的传来,她一听,不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抬起了头:“子情在。”她轻声应着,清澈的眼眸看向了那笑得如同一只老狐狸一般的山主,心下寻思着,他到底想做什么?

    “我有件事想拜托你帮忙,不知你可否应下来?”山主笑呵呵的看着她,亲切如邻家的老爷爷,一脸的无害,然,那双睿智的目光中却闪烁着无人能懂的光芒。

    听到这话,她心下微怔,面上却还是神色如常,慢慢的敛下了眼眸,轻声说:“山主言重了,只要是我可以做到的,自然不敢托辞,只是,不知山主想要子情做些什么呢?”

    另外的几位门主一脸的怪异,就算山主真的有什么事需要别人帮忙去做的,青山中能人有的是,怎么会想找她帮忙了?

    “呵呵,这事只有你能做,别人做不来的。”青山山主笑呵呵的说着,抚着胡子说:“刚才你也听到了,青山的将会有百名弟子外出历练,而这一次不会有门主或峰主带队,要看的都是这些弟子们的团结之力和处事的能力,所以我想让你到时跟着一起去,我会给你一股特权,让你当这百人中的主心骨,如果遇到什么麻烦的事,必须以你的意见为先。”

    听到这话,一重门的门主嗖的一声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惊愕的指着子情对着山主说:“山主,你不会弄错了吧?你刚才不是说这一次的历练是必经生死的,能外出参加这次历练的弟子实力一定要得到肯定,而她,整个青山里谁不知道她在武功就是连刚进门的弟子都可以轻易的把她打倒,你竟然想要让她也跟着去?这不是让她拖累着那九十九名弟子吗?而且还说让她当说话的那个人?她哪里有那个本事?”

    “我的决定自有我的道理,难道门主你有意议?”山主板下脸来,为他的大惊小怪而感到不满。

    “山主三思啊!”另外的几人也站了起来,只有凌成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

    见状,山主微皱起眉头,因不悦的气息散发而出,身上那股浓郁而骇人的威压也随着释放了出来,一时间,整个大厅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气息,几位门主脸色皆显苍白,额头上的汗珠不由自主的渗出,滴落在地面上,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压力似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胸口如同压了一块大石,让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然,除了青山山主和凌成之外,竟然没有人看见那站在厅中一身白衣的子情神色依旧,一身的淡雅一身的宁静,那平静如湖泊的目光静静的看着那站在她前面几步之远的几人,丝毫不受大厅里那股沉重而压抑的气息所影响。

    青山山主心底震惊非常,睿智的目光在见到她那依旧淡然平静的神色后眼瞳微微一缩,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此时他心底的到底掀起了多大的震撼。这一股威压他是有意发出,整个大厅中,除了避开了凌成之外,其他的几人皆无法避免被他那强大的威压所袭。

    然,在他这一股如此强大的无形威压之下,连几位门主都受不了的强者威压,竟然对她起不到丝毫的影响,这、这只能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她的实力已经强大得不畏惧他所散发出来的强者威压!

    而凌成见到山主眼中闪过的震惊之后,不由也朝子情看了一眼。他也不清楚子情如今的实力到了什么样的品阶,不过能让山主这般震惊,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山主,怒子情不能答应。”就在那几位门主被那股强大的威压压得快受不了的时候,子情的声音传出,把他们解救于水深火热之间,在这一刻,他们皆觉得她的声音有如天籁之音一般的悦耳。

    “嗯?这是何缘故?”山主收回强大的威压,神色已经恢复如初,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问着。

    “正如几位门主所说,子情没有那个本事,无法胜任如此艰巨的重任,而且,我在青山也十年了,正打算离开青山,所以还请山主另觅人选吧!相信青山中那么多的能人,定然有人能担此重任。”她轻声说着,声音从容而淡定。

    听到她这话,除了凌成毫不意外之外,不止是那几位门主,就连青山的山主眼中也难掩诧异的神色。她要离开?别说四大名山以武论名之盛会再过不久就要开始,就是现在,他也不可能就这样让她离开。

    “呵呵,不,这事除了你,别人都无法胜任,我知道你的医术不错,此次外出,难免会有人受伤,有你在的话,我们才可以放心,再说,这整个青山的弟子当中,没有一个可以比得上你的了,这个事,除了你别人都做不了,你说你要离开,那没问题,不过也不用急于一时呀!”

    见她正想开口,青山山主连忙笑呵呵的又道:“至于你刚才说的那些都不是问题,我相信你是可以的,好了,你就先回凌峰山好好的休息,这剩下的事情我们会安排的,到时我让你师傅跟你说明一切就可以,去吧去吧!”

    “山主……”

    她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下有些不愿,她本就打着主意在最近离开,现在若是应了下来,那到时跟他们出去历练的话又得往后延长日子了,而再接下来,就是四大名山比武论名的盛会了,她前几天听人说这四大名山的比武盛会因抽签决定,最后在青山举行,到时一定会大陆英豪齐聚一山,人那么多,还指不定到时又弄出什么事情来。

    而几位门主听到山话的话,面色各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了看山主,又看了看子情,最后还是憋住了。什么叫除了她青山没人能胜任?就她那只懂得三脚猫功夫的人也能胜任?山主真是越活越老糊涂了,别说他们几个都不赞成,就算是山主执意要她去,还要让百名弟子在必要时听从她的安排,那些弟子一个个心高气傲,如果说让一名实力得到肯定的人当说话的那个人,他们还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换成是她那可就难说了。此次下山,别说她想号令那百名弟子,就是能不能好过还是未知之数呢!

    “子情,就按山主说的去做吧!”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凌成开口了,他知道她的性格,如果这次的事情有她一同去,相信那些九十九名弟子是不会弄出什么事情来的,只不过想要他们听令于她,她还得下点功夫,若不能拿出点实力让他们信服,只怕就算是山主发话,他们也不会拿她当一回事。

    “师傅?”

    凌成站了起来,走过去说道:“你在青山也这么多年了,这次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历练一下对你也是有好处的,再者,这次能下山的九十九名弟子必须经过严格的挑选,他们各方面的实力都是青山最好的,所以你应该也不需要做些什么,只是与他们同行,若真的遇到严重的事态,帮上一把就可以了。”

    闻言,她敛下眼眸想了想,既然师傅都这么说了,那她就当出去走一圈吧!这么多年来师傅待她如亲生女儿,所以师傅的话,她一向都是听的。心下决定,便抬眸看向了山主,轻声说:“既然我师傅都这么说,那我去便是了。”

    “呵呵呵,好好好,你先回去休息吧!等会我会让你师傅告诉你此次下山的一些细节。”见她答应了下来,山主乐得笑眯了一双眼睛。

    子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才向他们行了一礼后,转身往外而去。看山主那样子,估计是清楚她的实力,要不然也不会不顾几位门主的反对执意要她与那些人一同下山去历练,只是,往年的历练都是弟子们各自下山的,这回怎么会想要组队去?任务会是什么呢?

    待子情离开后,山主这才收回了目光,脸上和蔼的笑容一收,一脸威严的对几位门主说:“你们把报名的弟子的名单全拿过来给我,尽快的挑选出九十九人准备下山。”

    “山主,这次他们下山的任务是什么?”一重门的门主开口问着,到现在,山主还没有告诉他们这些百名弟子下山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只知道这次的任务好像不同以往,一个不小心,就是有去无回。

    听到一重门门主问出了几人心头的疑惑,另外的几人也都把目光落在山主的身上,想听听他的回答。很明显的,山主很注重这次的历练,但是会是什么历练呢?他们身为门主却也无法得知。

    青山山主看了他们几人一眼,一手抚着胡子,神情严肃的说:“最近大陆上出了不少邪门邪派,到处胡作非为,不少的百姓被欺压得叫苦连天,而这些邪门邪派的人成帮结党,实力又皆属上乘,一些大家族不愿去得罪和理会这些事,而一些小门小派的人又敌不过他们,天山的山主因闭关还没出来,底下的人皆无法作主,而另外两大名山也不愿管这事,所以我才想从青山的众多弟子当中挑选出实力上乘的下山处事这事。”

    “既然如此,又为何不让我们带队呢?山主难道就放心让他们去做?山中的弟子虽然有些实力很是出众,但是应变能力与处事能力也许还欠火候,只怕他们无法担此重任。”

    “所以我才让子情与他们一同下山,有子情在,我相信他们可以很好的处理这件事的。”山主一说到子情,不由又笑眯了一双眼睛。青山里出了这么个天才中的天才,他真是太开心了,到时等那天山老头出关,好好的向他炫耀一下。

    又是子情?

    几人见山主笑眯了眼,一开口又提到那子情,脸上神色尽是怪异,他们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山主三句不离口的就提一那个子情?她不过是一个略懂医药的丫头罢了,有什么能耐?这么重要的任务,竟然到时还要众人以她为首,真不明白山主到底是想什么?

    青山中,因今年正好是四大名山比武论名之盛会,所以大部分的弟子都留在青山,准备等这盛会结束后再下山,因此,此时在青山中的大部份弟子,男的大部份都已经十七八岁以上,女的大部分也都满十五,每一年总有弟子离开,也有新的弟子进来,在青山中是师兄妹,下了山步入大陆再次相见也可能是敌人,所以拿出真心相交的弟子是少之又少。

    凌峰山中,子砚站在山口处等着他们归来,远远的就见子情一人回来,却不见师傅,不由心下思索着,怎么师傅还没回来?

    “有事?”子情走了过去,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便淡淡的开口问着。

    “嗯。”子砚点了点头,说道:“我听说青山里组织了一次下山历练,就在这两天就要下山。”

    闻言,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想去?那就去报名。”说着,移步往自己的屋子走去。这几年子砚尽责的当好一个护卫的责任,除了在凌峰山内不用总跟在她身边之外,外出时,他总会远远的跟在她的身后,就算是他接任务下山也会跟她说一声,今天和她说起这事,看来就是他也要想要参加这次的历练,只不过,能让山主如此重视,只怕这次的历练不会像表面的那样简单。

    “好。”子砚欣喜的应了一声,快步的走去叫上子源他们几个一同去报名。本以为她会叫他尽责的跟在她的身边,没想到她会允许他去报名,真是太好了。

    听着身后那带着欣喜的声音传入耳中,她目光轻轻一闪,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那快步跑向子源他们那里的子砚,眼中一丝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快得如同错觉一般。

    她回到屋子后就把采回来的草药拿出来晒一晒,不久后,她师傅也随着而来,她停下手中的事情,走向了他:“师傅。”

    “嗯。”凌成点了点头,缓了缓严肃的神色,在她屋子外面用大树桩做成的木头凳子上坐下,说道:“山主刚才事情都说了一下,我过来跟你说说,你坐吧!”

    “好。”她轻声应着,也跟着坐了下来。

    “已经决定了,会在后天下山,这次能下山的弟子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实力皆不会输给一般的人,这次下山你要谨慎一点,因为稍有不慎连命都有可能丢在外面,等人选都选定后,我会把记载着他们特长的资料都拿来给你看看,这也许对你下山后会有帮忙。”凌成沉声交待着,又把山主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一遍给她听,让她注意好一切,又把收集回来的资料交给她,让她好好看看到下山时才知道要怎么做。

    两日后,这一天,经过精挑细洋,九十九名实力得到山主和几位门主认可的弟子整齐的站在场地上,因为这次出山不知会在外面逗留多久,因此他们身上皆带着小包袱,一个个精神抖擞挺直着腰杆的看着山主和几位门主峰主,这九十九人,皆是从每门每峰中挑选出来的,并非全是一重门的人。

    在这九十九名弟子当中,只有少少的五名女子,其他的全是男子。除了子青和子砚也在其中之外,子源和子立子杰他们也在当中,不过子纱却没能被挑选上。原因是,实力还太嫩了。

    “这次的任务,十分艰巨,你们这九十九人是从青山成千上万名的弟子中挑选出来的,不仅实力得到肯定,你们还有较为拿手的本领,皆是这次的任务所不可缺少的……”山主在前面说着,而底下的人却在小声的窃语着。

    “怎么只有九十九人?还有一个是谁呀?怎么还没来?”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