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1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八章 取其首脑
    第二十三章合作

    “啊!气死我了!”水中的女子用力的拍打着水,气愤的瞪着那转身离去的白色身影。

    “子情,刚才那边在喊什么啊?”坐在树下的子青见她回来便开口问着,因为刚才有人去看了,所以他并没去,而他也怕看到不该看的场面。

    “没事,只不过是有人不小心掉水里去了而已。”她轻声说着,在他旁边坐下,见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周围的众人点起了几个火堆,围坐在旁边说着话,而有的处理了打回来的野味后,便用树枝叉起后放在火上面烤着,一时间,肉香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着,随着那轻轻拂过的清风而飘远。

    “子情,你饿了吗?再等一会就可以吃了。”子青一边说着,一边翻烤着手里的烤肉,看着她一直背在身上放放正正的包袱,不由好奇的问着:“对了了,你背的那个是什么啊?怎么四四方方的?”这次下山的弟子除了两套劲装之外,也就带了一些银子在身,所以包袱也只装了这么点东西,而子情的这个四四方方的,看起来不像是包着衣服啊!

    “这是我的箱子,里面放了一些药。”她轻声说着,把背上身上的箱子解了下来放在一旁。

    这时,原本坐在另一边的白晋朝她走了过来,在她的对面坐下,沉声问道:“山主曾说把这次任务的路线以及我们要去的地点都整理成一份资料拿给你看过,而这一路我们一直往北走,我想知道,我们要去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哪里?”

    子情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第一个目的地是沙河镇,按这样的脚程来走,应该在明天正午之时可以到达。”

    闻言,白晋微怔,又问:“你又没下过山,又怎么知道明天正午之时可以到达沙河镇?”对于常年居住在青山中的人,她又怎会如此熟悉这外面的路线?

    “我看过地图。”她淡淡的说着,瞥了他一眼,就不再言语。

    “子青,来,试一下味道怎么样。”子青递过烤肉给她,又对白晋说:“你也吃一点吧!”说着也扯出一大腿给他。

    “多谢。”白晋伸手接过,对他点了点头。

    “不客气。”子青笑说着,自己也扯下一块吃了起来,一边说:“子情,这是山鸡肉,子砚他们打回来的。”

    “嗯。”她淡淡的应着,朝那坐在另一火堆边的几人瞥了一眼,便撕下一小块肉慢慢的嚼着吃。

    白晋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她,见她一天下来,神色依旧,不见半点疲倦的神态,那一身白色衣裙依然是纤尘不染,她就静静的坐在那里吃着烤肉,但一举一动却皆散发着一股优雅的气息,仿若大家贵族里面尊贵的小姐一般,高贵而不可亵渎。

    “看够了吗?”她突然抬起眸眸,清幽的目光落在对面一直打量着她的白晋身上,淡淡的问着。

    被她这么突然的一问,白晋目光微闪,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对他们说:“我回那边去。”说着,便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子青有些愕然,看了看那起身离开的白晋一眼,又看了看那又慢慢的吃着烤肉的子情一眼,心下暗想,对他们那一个个身手出众的人而言,子情只是一个弱者,对于弱者,他们总是不屑的,虽然山主说过遇到什么事时让众人听子情的意见,不过他可不认为那些人会认可她,只是,自先前发生那件事后,好像他们对子情有些跟原先不一样了。

    “子青,我吃不了那么多,你把那些都吃了吧!”她说着,从火堆边站了起来,目光在周围看了一眼,对他说:“我到树上睡一觉,你要是累了也找地方休息。”声音一落,脚尖一点轻身跃上了树上。

    当夜深渐深之时,众人也都陆续的找地方休息,有的睡在树下,有的睡在树上,有的睡在火堆旁,漆黑的夜间,几堆燃烧着的火堆驱散了夜里的寒冷,火花散发出来的热气弥漫在周围,让众人在夜间睡得暖和,直到,次日的太阳升起,温暖的阳光洒落在众人的身上,他们才悠悠转醒。

    一夜的时间,几个火堆已经灭了,只留着一丝细细的烟还在那里袅袅上升着,他们整理好衣容后,便集合在一起。白晋看了看众人,开口说道:“我们下山时只知道一路北下,并不知道目的地,不过昨晚我问了一下子情,山主把这次的路线以及我们要去的地点整理成一份资料给她看了,所以每处理好一个地方的那些邪派后,她会告诉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现在,我们继续往北走,按我们的路程应该在正午时分可以抵达沙河镇。”

    “那就快走吧!睡了一觉会整个人都舒服很多,现在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会会那些人了!”其中的一名弟子语带兴奋的说着,想到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心情很是兴奋。

    “嗯,走吧!”白晋说着,众人也都开始往前走着,在不知不觉当中,白晋的话众人也都没昨日的那般抵抗,因为他的考虑很周全,既然他说得有理,他们自然也会听从,再说,他的身手在这么从人当中也算是姣姣者,要不然又怎么会进得了最严格的一重门呢!

    “子情,你昨晚睡得好吗?”子青边走边问着,伸了伸腰拧了拧脖子。

    “还行。”

    “那就好,我还担心着你没在外面露宿过,也不知会不会习惯,不过见你对露宿的事情一脸的见怪不怪,还比那些弟子容易接受,要是说没下过山一般的人还真不会信。”

    闻言,她目光轻轻一闪,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说:“那你怎么就信了?你难道不认为,我也许是下过山的吗?”

    “呵呵,这怎么可能呢?我虽然不是跟你一样住在凌峰山,但是我经常去找你呀,就算你有下山我也会知道,再说了,你在青山都这么久了,可没听说过你有下山。”

    “没听说也不一定就代表没有。”她浅浅的笑着,抬眸看了周围一眼。

    听到这话,子青一怔,不过却没有再问,在他看来,子情有没下过山都是一样的,子情就是子情,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的。

    一众的人一路往北走着,然,这通往沙河镇的路上却是连个人影也没有,这有些不正常的现状让众人提高了警戒,听说了自从三个月前那些人在这沙河镇落脚,就把这沙河镇当成了他们的地盘,占领了这一带后,除了祖居沙河镇的城民之外,就很少有人往这边而来。

    “沙沙……”

    山道间的树叶无风而摇,发出一声声细细的沙沙声,子青和子砚察觉到周围的不对劲,不动声色的守在子情的身边,而在这时,突然间咻的一声利器飞射而出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声接着一声,一道道利器带着嗜血的杀意从两旁密如雨点落地般袭来。

    “大家小心!”

    “铿锵!铿锵……”

    众人拔出腰间佩剑抵挡那从四面射来的利器,两器相碰撞时,发出一声声清脆的锵锵声,子情被子青和子砚护在中间,就算她不动手,也没有利器可以伤得到她,只见,不一会,那些利器皆被众人击毁在地面,而在此时,从两旁山道间也随着跃出了上百名的手持刀刃的汉子。

    那些人身着绿衣,头顶上绑着红色丝带,一个个凶神恶煞气势汹汹,他们把子情包围了起来,其中的一名大汉手提大刀走了出来,阴气沉沉的目光紧盯着身着黑色劲装的众人:“你们就是青山下来的人?哼!老子劝你们最好不要多管闲事,要不然让你们出得来回不去!”

    听到这话,众人有些诧异,看来这些人就是他们这次的目标,只是没想到他们的消息竟然这样灵通,竟然知道他们是从青山下来的?

    “既然知道我们是青山来的,竟然还敢说这样的大话,看来你们还真的是狂妄过头了!”其中一名弟子沉声喝着,凌厉的目光直视那说话的人,手中利剑随着他体内玄气的涌动而附上了一层浓郁的玄气气息,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气势,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哈哈哈!老子们在这里落地为王,占领着这沙河镇的一带已经三个多月了,还没有人敢用这样的口气跟我们说话,你们不过都是一群毛头小子,青山弟子又怎么样?真以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不成?哼!既然如此不识好歹,那老子们今天就叫你们全都把命留在这里!兄弟们!给老子上!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杀……”

    随着那为首的那名汉子一声令下,上百名汉子大吼一声,双眼染上了嗜血的气息,挥着手中的利刃猛的冲向了那被围在中间的青山弟子!上百名汉子身上皆散发着浓郁的玄气气息,一见便知都是实力不弱的人,再加上这些人身上嗜血的气息过重,若非经历生死血战的人是不可能身上带着这么浓郁的嗜血气息的。

    众名青山弟子一见,眼中跃上兴奋的光芒,这些人的实力与他们相比应该不相上下,所以今日定然少不了一场激战,遇到强劲的对手心头难免会想要一较高下,浑身散发出一股凛冽的气势,战意起,热血沸腾,体内玄气澎湃的涌动,迅速的从他们的身体里弥漫而出,众人顿时大喝一声:“杀!”

    中气十足的低喝声汇聚了众人的玄气气息如同雷霆万钧直冲云霄,气吞山河般的震撼河山,一时间,战意涌,杀意起,凌厉之气势如破竹般的直射那些嗜血的汉子,随着铿锵的一声传出,刀光剑影划过众人飞闪在空气中,凌厉的剑气四射而出,如同一把把的利剑在空气中杀戮着,划过身体,剌入肌肤……

    “咻咻咻……”

    “锵锵……”

    低喝的声音夹带着杀气在混战中传出,青山弟子九十九名,对方的人数却是百多名,实力又不分上下,渐渐的,在对方那经验丰富的战斗中,青山的弟子有不少人身上皆挂了彩,血腥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子情被子青和子砚护着,静静的观看着周围的战斗,见不少的青山弟子身上都受了伤,战斗似乎渐渐的有性力,而反观对方,虽然也有不少的汉子受了伤,不过他们却是越战越勇,对身上那些伤根本看也没看一眼,血的气味更是剌激了他们的神经,让他们杀红了眼,见状,清幽的目光不由轻轻一闪。

    青山的弟子身手是不错,但在这第一场的战斗中,却只有少数的人遇强则强越战越勇,其他的人大部份的因为受了伤而变得有些束手束脚,如果照这种状态持续下去,最后的结果可想而见。

    “子青子砚,你们两人不用护着我,速战速决o力取了为首那人的首级!”她开口说着,见两人微怔,目光皆朝她看了过来,她不由又说了一声:“快点!”

    “好!那你自己小心!”子青应着,锐利的目光在周围扫过,视线落对方为首的那名汉子的身上,黑色的身影飞袭而出,手中的利剑带着凌厉的杀气奔那名汉子!

    杀人,对他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这么多年的任务当中,他们已经练就了一身杀人不眨眼的铁血本领!尤其对手是这种专对普通百姓动手的恶人,他们杀起来更是不会手软!

    “子源子杰子立,保护好子情!”子砚冲着不远处的几人说着,同时身形一闪,跃离子情的身手与子青一同往那为首的汉子袭去,手中利剑一闪,寒光咋现,杀意四起!

    “是!”几人听到他的话,同时闪身来到子情的身边,把她安全的保护起来。

    子情淡淡的看了几人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这些人想伤她还没那个本事,只不过有人挡着她又何乐而不为?

    不远处的白晋听到子情对他们两人说的话,目光一闪,见他们两人招招狠厉的直攻对方为首之人,凌厉杀气四溅而出,虽然那名汉子实力属上乘,但在子青和子砚两人的配合与夹攻之下渐渐的有落败的迹象,他的身上也因顾不了前后的夹攻而被划出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蓦然只听子青低喝一声,寒光飞闪而过,凌厉杀气迸射而出!

    “喝!”

    “啊……”

    一剑飞闪而过,寒光锋利无比,腥红的鲜血飞溅而出洒落一地,一颗头颅飞滚落地在地面上滚了好几个圈后撞到了一名汉子的脚这才停了下来,而那名汉子没有看清以为是什么抬脚就是一踢,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又被踢飞了。

    “啊!那是、那是老大的的、的头……”

    其中的一名汉子回过神来,惊呼了一声一个闪身自己也被一名青山弟子劈了一剑,猛的回过神来后捂着伤口迅速的退后,惊恐不已的望着那颗滚落在地面上在众人的脚下踢来踢去的人头。

    被这么一声惊呼,那些大汉们猛的一惊,目光皆在地上寻找着那人说的头颅,当目光触及那颗血淋淋沾满了灰尘的头颅时,心口皆猛的一震,惊恐失色的猛的惊呼着:“老大!”

    “撤!快撤!”见他们为首的人被砍杀了,众名大汉顿时出现了惊慌,慌乱的大喊着,迅速的往回退去,顿不上那个被砍杀的首领,纷纷惊得飞快的退离!

    “想跑?没那么容易!”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持着剑就要追上前去。

    见一众的人就要跟着那人追上前,子情皱了皱眉,开口喝道:“别追了!”就他们那样也想追?刚才怎么没见他们敢放开了去拼杀?

    听到身后传来的话,众人这才硬生生的煞住了脚步回头一看,见一身白裙的子情依旧纤尘不站在中间,而子源几人则护在她的身边,众人的身上就算没有受伤的也被溅到了鲜血,只有她,一身的干净,恍若局外人般的站在那里。

    这时,有人不满的扫了她一眼,说道:“我们在血战时你不用动手还得人护着,现在我们想趁着他们落败时再给予致命一击,这样又关你的事?别忘了你可是连动手都没有的人,这样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一刻开口?”

    众人的目光皆落在她的身上,见她依旧的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色衣裙,飘逸如仙子般的静立即着,神色悠闲而透着一般淡雅,一点也没有经历生死时应有的反应,见到这样的她,众人不由一怔,适才的血战杀气四射,凌乱的场面让他们根本没能顾得上她,也不会想她一个只懂得三脚猫功夫的人能否应付这样的场面?更不会去为她担心,却没想到她竟然被保护得好好的,连溅到一点血渍也没有,更不见她露出惊慌的神色,当真是奇怪。

    而白晋则目光微闪,本想开口,却还是顿了一下,想看看她会如何解决?

    只见,子情淡淡的看了他们众人一眼,轻轻的扬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抺浅浅的笑容,然,这抺笑容却只挂在唇边而达不到她那清幽的眼底,目光越过众人后,落在了那名说话的男弟子身上,不紧不慢的说着:“如果我没看错,在刚才的战斗中,你有二次可是退缩了,现在那些人撤退了,又来说这邪,你不觉得刚才若敢放开了去拼杀,会比现在在这里说这邪有用得多吗?”

    “你胡说什么!”那名男弟子被她这么一说,不由涨红了脸,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不由气得拳头紧拧。

    “我胡说吗?”她浅浅一笑,说道:“你身上受了伤,一次当那人迎面一记利刃朝你劈落时,你本可以用你手中的剑去抵挡的,不过你却往后退了,后退的结果却是让你再中了一刀,也错过了可以一剑令其毙命的机会,还有一次就在刚才,当几个人围攻你时,你退到了另一名男弟子的身后去了,不知,我有没说错?”

    听到这话,众人不由愕然,她刚才在观察着他们的战斗?一般没有自保实力的女子遇到这样血腥杀气四溢的场面,不应该惊得失了方寸乱了神吗?怎么她竟然还能如此平静的观察着众人的战斗?

    “怎么可能!刚才那样乱的场面你怎么可以看得清这些事?”那人被她这样指出,原本的愤怒变成了底气不足,因为似乎在刚才他确实是本能的退缩了,本以为没人会看见,没想到她竟然看见了。

    “你都说有人保护着我了,我自然有那个空闲来观看你们的战斗,虽然是有这么多人,不过真正越战越勇的却没几个。”她淡淡的说着,瞥了他们一眼后,对子青说:“子青,你受了伤,过来这边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说着,转身就朝干净的地方走去。

    听到她的话,子青看了看怔愕中的众人,依言的跟在她身后走去,一边说着:“子情,我伤得很轻,不过我看他们当中有不少伤得挺重的,你不给他们看一下?”

    “他们又不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给他们看?”她问得理所当然,头也不回的走着。她是背着药箱出来了,可没人规定她背着药箱就得给人治疗。

    呃……子青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好像她虽然是医术很好,不过却是不轻易给人治疗的,至少就他所知的,青山的弟子当中除了他之外就没人能让她在没有代价的情况下出手。

    而听到她的话的众人,也是明显的一怔,没想到她会回答得这般干脆,见子青也就手上被划伤了两道口子,比起众人,其实那并不算得了什么伤,不过却能得她细心的包扎,众人看着,心下都不由暗暗羡慕着。

    “子情,他们有的伤得很重。”见众人也在一旁清理着伤口,却没有任何药物可以包扎时,子青又忍不住的开口了。

    “放心,死不了的。”她漫不经心的说着,帮他把伤口包扎好后,把一瓶治疗剑伤的药抛给坐在一旁的白砚:“拿去。”

    白砚一怔,没想到她会给他们药,不由开口说道:“多谢。”他们几人也受了伤,伤口比子青还要深,若是有了她的药,相信伤口很快可以恢复。

    “我不喜欠人情,所以这是你们应得的。”她淡淡的说着。若不是看在刚才几人把她保护在中间,免去她的一身衣裙不沾一滴血迹,她才不会好心的给他们药。

    几人听到她的话,并没有开口,不过眼中却皆浮上几分的欣喜,这是第一次她给他们治伤的药,不管是出自于什么原因,他们都多谢她。

    子砚接过药后,便递给子源他们几人先,让他们在伤口处上洒上药散,止住了血,不一会,几人的伤口也都包扎好了,有了她的药散,伤口处渗出来的血倒是止住了,虽然伤口还有些痛,却已经不怎么碍事。

    周围的众人见她的药那么神奇,竟然一洒上去就止住了血,想要开口问她要不瓶,却不好意思开口,因为他们似乎一直都没给她好脸色看,这会更是不好了意思用她的东西,所以也只有强忍着伤口上传来的疼痛,用条布把伤口紧紧的包住。

    白晋见众人的伤都没疑上,顿了一下,不由朝她走了过去,来到她的面前问着:“子情,可否给几瓶药我们?”

    “我的东西从来都是不白给的。”她淡淡的说着,抬眸看着站在她面前的白晋。

    闻言,白晋目光微闪,问道:“我也可以用钱向你购买。”

    “一瓶价值千金。”她淡淡的说着,那平静的声音仿佛不知道她的这话有多惊涛骇浪似的。

    一瓶价值千金,这是一百瓶上等止血散的价格了,听到她的话,其中一名女弟子大声的说着:“你是想钱想疯了?一瓶药千金?你当你这药是毒医所炼制的灵丹妙药啊?”

    毒医,五年前出现在大陆上,三年前因他奇怪的脾气和绝顶的医毒而闻名于大陆,如今大陆上无人不识毒医之名,听闻他是毒医老怪的弟子,所以大陆众人也简称他毒医,然,除了湖心小筑里的几名侍女之外,皆没人见过他,不知她是男是女,年岁多少?只知道他所炼制出来的药价值千金,却并非有钱就可买到,大陆上不少的有地位的人去请他治疗,却皆被他拒绝,原因是看不顺眼的不治,而若有人不服惹事,第二天,那惹事的人必将身中无人能解的剧毒而死,因此,毒医之名比起以前的老怪,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没说要卖给你。”她淡淡的瞥了那名女子一眼,那人,正是那次在溪边的那名女弟子。

    “就你那夜不知行不行的,我就是有钱也不会去买你那样的药。”那名女弟子毫不示弱的顶了回去。

    “我买三瓶。”白晋没有多说,从身上取出三张千两的银票递给她。

    瞥了白晋一眼,她淡淡的说:“我只卖一瓶。”说着,从他手中抽出一张银票,同时把一瓶药散递给他。

    见状,白晋伸手接过,又把另外的两张银票收回怀里,既然她说只卖一个瓶,那定然就是一瓶,多说也卖不到,不过他看子砚他们用了那药鲜血即止,便知此药定是上等好药,虽然价格贵了点,但有这个药效却还是值得。

    “子情,你说我们杀了他们为首的人,那接下来要怎么做?沙河镇估计是被他们控制住了,里面有不少的城民,如果处理不好的话那星民的人身安全也成了一个问题。”子青沉声说着,半敛下的眼眸中闪过沉思,在为那星民们担忧着。

    “你担心里面的城民?”子情笑问着,清秀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嗯,毕竟那些汉子都是杀惯了人没人性的,也许被我们逼急了,他们会拿城里的人下手也不一定。”

    “这也是有可能的。”她轻声应着,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

    没有走远的白晋听到他们的话,便回过头来看着她问着:“那依你而言,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如果是的正面交锋,双方的实力不相上下,我觉得我们能赢的胜算不大。”他知道先前众人能够脱险,皆是因为她让子砚和子青两人取了对方首领的头颅,如果当时不是她对两人下达了那样的命令,也许再战下去他们就会输的。

    “这次是任务,也是历练,你们不会自己想办法解决吗?据我所知,你们当中不是有不少拥有特长的人吗?只要活用了你们自身的长处,还怕解决不了这件事?”她只答应山主看着点,却没说一定得很事事帮他们出头,若是连接这事都解决不了,那接下去的几个点他们也不用去了。

    闻言,白晋一怔,这才想起自己自从她那一天果断的处理了那件事后,他就不知不觉的想要听取她的意见,竟然也忘了他们都是可以自己去做决定的。顿了一下,对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才转身走到一旁坐下,先处理好伤口。

    “子情,你真的不打算理?”见子砚他们好奇着,却不敢问出声,于是子青便开口了。

    “以白晋的能力,他可以处理这件事。”子情淡淡的说着,这里这样些人的资料她都看过,也全记在脑海里,虽然现在不知他们是哪个跟哪个,不过只要叫出了名字,她就是知道他们的特长以及实力,在这些人当中,有战斗实力的不少,想要歼灭了那些人,那么他们就得团结的合作。

    “对啊!我们身手虽然是不错,但是别忘了,我们当中也有不少人拥有特长的啊!既然正面交锋没有多大的胜算,那我们可以用计来取胜!”其中的一名男弟子说着,眼中跃上了几分的兴奋,对白晋说:“我擅长的是隐藏气息,我可以悄悄的潜入沙河镇去探清里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搜集到了消息后我们再出手,一举把他们给歼灭了!”

    “是啊!我们怎么没想到?我用暗器在行,我可以与你一同去,这样一来你也安全一点。”另一名男弟子说着,也站了起来。

    ------题外话------

    亲亲爱爱滴们,今天有二更哟,涌跃的出来冒泡,让我多点动力哈,不然我会偷懒滴o(n_n)o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